位置:首页 > 悬疑 > 妖孽相公找上门 > 正文

妖孽相公找上门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7章《妖孽相公找上门》

发布时间:2020/4/9 15:19:11热度:

《妖孽相公找上门》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悬疑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因而卫卿抬了抬他的下巴,左右看了看他,道:“长这么好看,死在荒郊野外,确实可惜。”...

妖孽相公找上门

  卫卿脚步一凝,道:“怕啊,所以我这不是赶着下山么。”

  “你背篓里可是药草?”他问。

  卫卿暗啐一声,怕是从她一靠近这片范围伊始,就被他不动声色地观察着。

  卫卿抬脚继续往前走,道:“不是。”

  又走了几步,身后那声音幽幽传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美德。”

  卫卿扬了扬眉,道:“你运气不好,遇到的是个不怎么有美德的人。”

  她料想,这人躲在树后迟迟不现身,又要她背篓里的药草,必是伤得十分严重。卫卿要走,他未必拦得住。

  结果他却说道:“我这里有钱,可以向你买。”

  卫卿回头去一看,见他从树后伸出一只手来,那手心里躺着的果真是两锭白花花的银子。

  卫卿心里一动,她现在身无分文,能弄到点钱也好。

  遂她主意一改,转头朝那棵树走去,道:“你不是被人追杀么,命都快没了,竟还把银子揣得这么紧。这银子应该很重吧,你一路逃命揣着也碍事,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卫卿走到大树旁,没见着树后面躺的是怎样的一个人,便从他手上取走了银子。

  却见他那只手洁白分明,分外好看。

  他想趁卫卿取走银子的空当反手抓住她的手腕,但卫卿早有防备,手腕灵活一挑,叫他抓了个空。

  卫卿一时没现身,道:“先把你的武器给我。”

  “嗯?”

  “我若救了你,万一你恩将仇报,拿武器宰了我怎么办。”

  他道:“那我若把武器给了你,一会儿你拿武器宰了我怎么办?”

  卫卿一耸肩:“得,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都没有,我还救你作甚。多谢你的银子,我走了。”

  还未及转身,适时,树后的人便把一把长剑递了过来,那长剑上还滴着黏稠的血。

  他道:“我把身家性命都交给你了,麻烦姑娘道德一些。”

  卫卿勾唇笑了笑,伸手接过他的剑。手指碰到他的指尖,温温凉凉的,看样子甚是虚弱。

  卫卿也不再耽搁,拎着剑便绕过大树,走到了他面前。

  眼下夜色来临,天幕中悄然挂上了细细碎碎的星子,还有一轮精神抖擞的月亮。

  一抬头便依稀能够看见。

  是个晴朗的夜晚。

  但树叶遮挡间,光线却十分昏暗。

  卫卿低头一看,隐隐见得树脚下靠着一个男子,气息幽弱。他也正抬头看着卫卿,一双眼眸在树叶缝隙间漏进来的月色下,恍若浸着满天星辰。

  卫卿在他面前蹲下,早有准备,从怀里取出火折子,这是之前她在小院厨房里生火时用的,顺手就揣了起来有备无患。

  卫卿问道:“这林子里可还有你的对头?”

  他摇了摇头,“全无。”

  那生火就不用顾忌什么了。

  卫卿打开火折子吹了吹,顿时豆点的熹微火光在两人之间缓缓亮开来。

  这林子里最不缺柴,她随手捡了些树枝来架上,以枯叶点燃,不一会儿便是一个明亮的火堆。

  火光轻轻闪烁。

  卫卿这才抬头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男子。

  他确实伤得很重,身着浅色衣袍,可周身浸着血色,必是伤痕累累。

  他的伤口轻重不一,严重些的久久止不了血。因而他脸色极具苍白。

  即使他已经这般狼狈虚弱了,卫卿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个男子长得真是好看。

  宛若清风拂泉、明月松照般令人赏心悦目。

  因而卫卿抬了抬他的下巴,左右看了看他,道:“长这么好看,死在荒郊野外,确实可惜。”

  他笑了笑,双眸微弯,眼里有几许深浅不定的光,道:“被一个乡野丫头调戏的滋味,很不好。”

  卫卿看他眼神便知,他的心思可不如表面上这般无害。真要以为他是在跟自己打情骂俏,那就大错特错了。

  卫卿在他面前坐下来,拿过背篓,在火光下开始翻找草药,道:“鉴于你长得不错,得加钱。”

  “……”他无语了片刻,道,“长得不错不是该给些优惠,怎的还要加钱?”

  卫卿看他一眼:“你的皮囊给你的性命多添了两分价值,自然就贵些,你加是不加?”

  男子道:“方才说了,我全部身家性命都在你手里了。”

  卫卿睃了一眼他的腰间,“不是还戴着一枚玉佩么。”

  “这个不行,这是娶妻用的,你想做我未婚妻?”

妖孽相公找上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妖孽相公找上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妖孽相公找上门

卫卿穿越了,她的原则是——能动手绝不动口。继母歹毒,长姐耍狠,不好意思,她辣手撕鸡,专治人渣三十年!重回卫家,她把卫家门楣碾踩在脚下。一向视她为弃女的渣爹这时候跟她大谈父女感情。卫卿笑了笑,道:“爹,你逼死我娘的时候,可半分也没留情啊。”半路救了个妖孽,半路又救了个恶鬼,哪想是玩弄权势的两个死对头,这就比较尴尬了……什么,要以身相许?不存在的,她怕自己福薄命短,消受不起!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