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天枢之契约行者 > 正文

天枢之契约行者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发布时间:2020/9/25 21:29:46热度:

《天枢之契约行者》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卫戍正要关窗,天狼星已经一个梯云纵来到他面前,一拳把木石制成的窗户打裂,把他从窗户里揪了出来。卫戍四脚朝天地摔在地上,被...

天枢之契约行者

卫戍正要关窗,天狼星已经一个梯云纵来到他面前,一拳把木石制成的窗户打裂,把他从窗户里揪了出来。卫戍四脚朝天地摔在地上,被天狼星一脚踩在胸口,痛苦不已:“英雄饶命,英雄饶命,小人有眼不识泰山。”

  这时,城门打开了,一队卫戍跑出来将他们围住,为首的那人道:“你是大漠孤狼天狼星?有什么可以证明你的身份?”

  天狼星道:“我天狼星驰骋大漠多年,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何须证明?”

  卫戍队长道:“沙国鬼市有来自四面八方的商人旅人,如果谁都像你一样,只凭一张嘴就想入市,那这里岂不乱套了。”

  卫戍们正要动手拿下天狼星,一名身穿长袍、戴着青铜鬼面的人从城门上飞落下来,挡在了两队人中间。他凑到卫戍队长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卫戍队长面露惊讶之色,又打量了天狼星一番,换了副嘴脸道:“原来阁下真的是天狼星,失敬,失敬。我们国主请阁下去宫里一坐,请随我来。”

  如果不是事先有人告诉天狼星这是彭祖,他一定不会相信,眼前这个黑发披肩、病怏怏地倚在王座上的男子就是彭祖。彭祖明明是个男人,却神态阴柔,肤色苍白如死尸,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鬼气,让他十分不舒服。而且,更奇怪的是,这样一张脸,却让他觉得似曾相识。

  一路走来,天狼星已经注意到,城门的卫戍眼睛下方有两道白纹,普通沙民有一道白纹,王宫的卫戍有三道或四道白纹,而彭祖身边的亲信则有五道白纹。看来,这白纹是划分沙民等级的标志。至于那彭祖,不用画白纹,整张脸本就是惨白惨白的。

  彭祖的王座上,铺着一整张白虎的虎皮,身上的裘衣也是白虎的皮毛制成。彭祖以虎王自居,难怪想吞并自己的狼族势力。

  寻常沙民和商客见了彭祖,都得下跪。天狼星没有下跪,彭祖也没有强求。彭祖打量了天狼星一番,说道:“天狼星,当初我邀请你来,你却屡次拒绝,如今我都快忘了你这号人物了,你反倒自己跑来求见。说吧,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彭祖的声音十分古怪,空灵轻巧,找不到发声点,就像山谷中的一抹回音。

  天狼星道:“我来求一味药,为一个人治病。”

  “药?”彭祖从王座上起身,走到天狼星身边,饶有兴致地看了他一会儿,“如果你是来求药的,那么你算是来对地方了。”

  彭祖见天狼星有所怀疑,凑到他耳边道:“我彭祖过去只是一个无名小卒,所以没有人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让我彭祖发家致富的,正是药材。”

  天狼星道:“一般的药材治不了她的病。”

  “那是自然,如果一般的药材就能治好你夫人的病,你也不必来求我。”

  天狼星一惊,为了不让自己受制于人,也为了保护白狐,他特意隐瞒了病人的身份,不料却被彭祖直接点了出来。“你怎么知道生病的是我夫人?”

  彭祖坐回到王座上,用一种怜悯的眼光看着天狼星:“两年前,我手下的医生就替你夫人治过病。那时,我就知道她得的是什么病,也知道怎么治好她。”

  “你……你既然知道怎么治好我夫人,为什么不早说?”一想到白狐这两年所受的苦,天狼星气得双眼冒火,恨不得把这个阴阳怪气的彭祖大卸八块。“如果我今天不来找你,你就打算见死不救吗?”

  彭祖笑道:“你不必用这种眼神看我,你夫人现在还活着,所以还为时不晚,不是吗?”

  天狼星深吸了一口气,才勉强把怒火压下去:“好,如果你真能治好我夫人的病,那么这天枢重器就是你的了。”

  “天枢重器?我不知道天枢重器是什么东西,也不想知道,我对它不感兴趣。不过如果你能满足我的要求,我可以帮你找到最慷慨的买主。这样一来,你不但可以治好你夫人的病,还可以让她后半辈子过得衣食无忧。”

  天狼星眉头一皱,问道:“不想要天枢重器,那你想要什么?”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值钱的是什么吗?”

  天狼星不耐烦道:“有屁快放。”

  彭祖死尸般的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这个世界上最值钱的,不是金银珠宝,也不是权力地位,而是——秘密。每个人心中都有秘密,有的秘密一文不值,有的秘密却可以让一个家财万贯的人倾家荡产,也可以让一个位高权重的人沦为阶下囚。我想要的,就是你最大的秘密。”

  “我天狼星做事一向光明磊落,没有什么秘密。”

  彭祖的眼里闪过一抹阴鸷之色:“是吗?可据我所知,你的身体异于常人,不管受多重的伤,都能很快恢复。我想知道的,就是你身体的秘密。”

  天狼星看着眼前这个羸弱而阴沉的国主,感到有一股寒意自心底升起。自己身体的能力,除了同族中人,就只有白狐知道,连玉儿和亲信都不知道。这个和自己毫无交集的人,怎么会知道自己有这样的能力?

  天狼星不假思索道:“不行,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件事不行。”

  天狼星的语气十分强硬,彭祖的脸上露出了不满之色:“天狼星,你要搞清楚状况,现在是你有求于我,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天狼星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如果你非要坚持,我就只能另寻他法。”

  “另寻他法……呵呵,你以为沙国鬼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把他给我拿下!”

  沙国王宫的地下牢房里,天狼星被五花大绑地抬过来,丢进最里面那间牢门里。这间牢房的牢门、墙壁、地面都用铁链包裹,牢门上挂着两把大锁,应是用来关押危险的重刑犯。

  天狼星被丢进去的时候,目光呆滞,一言不发,像是三魂丢了七魄,连下巴在铁链上磕出了血印子都毫无反应。此刻,天狼星还沉浸在一种恐惧的情绪里,彭祖命人拿下他之后,说了一番让他震惊不已的话,他说:“我不但知道你身体异于常人,我还知道你的天狼星和我的彭祖一样,不过是江湖诨号。你祖上原本姓白,在一个兵荒马乱的年代逃难至此。为了守护一个秘密,隐姓埋名,不与中原人往来。”

天枢之契约行者

一场由秘宝引起的血雨腥风,一段兄弟之间的相爱相杀,看男主力挽狂澜破解数百年的家族诅咒,杀狐蝠过海镜斗洞人决战九龙之巅。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