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余生与尔共朝暮 > 正文

余生与尔共朝暮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发布时间:2020/9/17 13:40:09热度:

《余生与尔共朝暮》是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女的。”顾言深扔下两个字,随即拿起外套,身姿挺拔步履稳健地径直下了楼,留下哥俩目瞪口呆,无风而凌乱,女的??...

余生与尔共朝暮

白景迁躺着床上,翻来覆去怎么样都无法睡着,脑海里的东西太多太繁杂,让她无从打理,甚至有些轻微的头痛。

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响了一声,她打开屏幕,微信上有一个好友验证消息,昵称就一个“言”字,验证信息写着“我是顾言深”。

脑海里又浮现出男人笑若清风的脸,眼里是藏也藏不住的愉悦。他要了她的微信号后,还特意叮嘱了一句:“一定记得通过好友验证啊。”

不知为何,她突然笑了出来,头疼突然消失了,迟疑了几秒钟,点击同意。

沥安市中心一家顶级娱乐会所的顶层,几个男人正聚在一起打桌球。顾言深微微俯身,垂在额前的黑发稍稍盖住眼睑,下颌线紧绷,聚精会神地进行着手下的动作。

然而,他的注意力其实并没有很集中,面上却还是一片冷淡,旁边熟悉他的几个男人并没觉得有丝毫不妥。

兜里的手机发出一声提示音,他深沉的瞳眸似亮了亮,随手进了一个球后,动作潇洒帅气地将球杆甩在一边。

“不玩了,你们继续。”

他仰躺在一边的沙发上,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一旁的哥们儿周晞尘愣了一下,随即说道:“看来深哥今天打球兴致不高啊。”他们其实才玩了一会儿,换作平时,哪这么容易就罢手。

另一个哥们儿易弦笑得轻佻,随口说道:“能有比打球更重要的事,肯定非与美眉聊天莫属啊,深哥你说是不?”

顾言深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心想这小子难不成偷窥自己,还真让他给说中了。给白景迁发过去一条消息后,他语气冷淡地说:“好好打你的球,废话怎么那么多。”

白景迁盯着屏幕,一条消息弹出来:还没睡?

纯白:睡不着

言:失眠很严重?

纯白:不严重

言:你喜欢打桌球吗?

纯白:还好

言:你爱喝酒吗?

纯白:还好

言:怎么什么都是还好?

得,隔着屏幕都可以听出他语气中的不满了。

白景迁默然,然后回复:还好就是不喜欢也不讨厌的意思。

言:那你喜欢我吗?

白景迁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条消息,差点怀疑他是发错人了。喂喂喂,他们才认识没多久,这种程度越界了吧?

她眉头一皱,克制住将对方删除的冲动,回复了过去。

然后另一边的易弦与周晞尘就目睹自家深哥以他们从未见过的紧张神色盯着手机屏幕,大概过了半分钟,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下来,然后将手机摔到了桌子上,破天荒地低骂一声。让一旁的易弦与周晞尘愣了愣,目露惊讶。

乖乖,这场面活久见啊。

顾言深看着屏幕上的消息,有种将手机扔出去的冲动。这女人,居然直白地回复了一句:不喜欢。

行吧,活了这么些年,他才终于看清了自己的魅力,什么迷倒万千少女,什么沥安市少女大众情人,都是扯淡!

他不甘心,抓过手机回复过去。

于是白景迁就看到了这么一条满含心酸与委屈的消息:怎么办,好生气,想把你拉黑。

这下白景迁真的笑出声来了,这反差也太大了吧,白天见着还算一个比较正常的高冷男人,这会儿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居然还有卖萌的架势,难道他私底下是这么一个可爱的形象?

纯白:那你拉黑吧

言:你可真能气人,不说了,睡觉吧

于是对话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结束了。

易弦与周晞尘见顾言深不自然的脸色,彼此对视一眼,觉得事情有蹊跷。周晞尘长相俊美,有种痞坏痞坏的感觉,笑得邪气:“哟,哪个活得不耐烦的家伙惹我们深哥不高兴了?”

顾言深瞪他一眼,语带威胁:“周晞尘,注意你的措辞。”什么不耐烦的家伙,他想一巴掌朝他脸上扇去。

这下俩男的更好奇了,周晞尘笑问:“深哥,说说呗,谁啊?谁惹你不高兴了哥俩去收拾他,当然了,违法犯罪的事情本少爷是不干的。”

他这人从小仗着家里有钱有势,脾气嚣张惯了,也养成了睚眦必报的性格。在他的世界观里,谁欺负了他,他铁定是要欺负回去的,谁惹了他好哥们儿,他更是得加倍狠狠地欺负回去。

“是啊哥,谁让你不痛快了,我们为你撑腰。”易弦也附和道。

顾言深略感头疼地揉了揉眉头。这些小子跟他岁数差不多,怎么这些年来小孩子的脾气丝毫没改,还是一样地张狂桀骜。他皱眉不耐烦地说:“怎么搞得跟H社会似的,你俩老实点儿,人家没惹我。”

没惹?那怎么那个反应?

“你就说说是谁呗。”

“女的。”顾言深扔下两个字,随即拿起外套,身姿挺拔步履稳健地径直下了楼,留下哥俩目瞪口呆,无风而凌乱,女的??

仅仅两个字,对他们来说却无疑是一个惊天炸弹。众所周知,顾言深不近女色,接触过的女人屈指可数,平时走到哪儿都有女人要微信或电话,他却从没给过,话都懒得多说一句,若是遇到不知死活纠缠他的女人,他铁定能把那女人玩儿死。

若不是他们这些熟悉顾言深的人深知他是个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男人,他们都要怀疑他是同性恋了……

所以他们几乎一致认为,这哥们儿注定是要单身一辈子的,这会儿见他居然在跟一个女人聊天,看样子还挺上心,他们简直恨不得死命把顾言深扣住来个彻彻底底的盘问。

“喂,深哥,别走啊,说清楚啊,哪个女的被你看上了,哥!哥……”

白景迁瞪大眼睛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思绪有些纷乱,满脑子都是顾言深刚才那句话。

你喜欢我吗?

喜欢……

自从那个人走了以后,她就不认为自己会再喜欢上别人了。

她也不想再喜欢任何人了。

闭上眼睛缓缓进入梦乡,不知为何,以往频繁做噩梦的她今夜睡得格外香甜。

余生与尔共朝暮

他是沥安市年轻有为的青年总裁,在商界一战成名的金融才子,不近女色、清冷高傲,却唯独对她青睐有加。她是豪门千金,冷漠倨傲,将所有的秘密掩埋于心底,拒绝任何人的靠近。他将她一颗冰冷的心捂热,把所有的温柔与宠爱给了她一人。“顾言深,你别缠着我了,想要什么你直说。”“我想要你啊。”他笑着回答,眉目间是温柔的风月,让她无处可逃。“其他的自己留着,把你交给我就行了。”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