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青春悸事 > 正文

青春悸事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7章结果还是不了了之

发布时间:2020/10/18 9:54:53热度:

《青春悸事》是一本剧情极佳的青春类型小说,小说主要讲述:我就知道顾昕昕不会真的有什么可以类比《出师表》的金玉之言,她是那种别人得罪了她,她就恨不得身上捆满炸药去同归于尽的人,也...

青春悸事

  ——陈逸小兄弟,在下倒是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的思绪被顾昕昕突如其来的一句古风腔给拉了回来,登时有一种穿越了的错觉,她是拿着羽扇头顶慧灯的卧龙军师诸葛亮了,那么难道陈逸是正义凛然求贤若渴所以对着她唯命是从的刘玄德?

  ——但讲无妨,洗耳恭听。

  陈逸朝顾昕昕拱了拱手,动作出奇地标准,连同一旁的张孟轩也很配合地打出古装片的架势来,我想陈逸懂顾昕昕的世界,我想他应该还是比较喜欢有特点的人,也许在他温润的外表之下,真的有一副渴望超脱和狂妄的灵魂,才会如此不由自主地被带刺的东西吸引。

  ——你认识小沁的男朋友么?

  ——认识的,叫常林,以前跟小沁还有他一起吃过饭。

  我有点郁结,小沁居然能把自己的男朋友和一个正在追求自己的男人叫出来一起吃饭,我不了解她的那块区域到底有多大,我一开始只以为那不过是冰山一角,可是越挖掘下去,我就越觉得人心莫测,越觉得如果不是那么刻意地想要去了解一个人的棱棱角角,那么就算日久,也未必能真的见人心了。

  ——非常好,革命的脚步又近了,马上打电话给这个什么林,让他上那个狗比倒灶的论坛看看,他的绿帽子已经苍翠欲滴了,让他知道小沁是怎么在论坛上宣传你们两个的爱情故事的,顾杳杳又是怎么硬插一脚横刀夺爱的。

  我就知道顾昕昕不会真的有什么可以类比《出师表》的金玉之言,她是那种别人得罪了她,她就恨不得身上捆满炸药去同归于尽的人,也就是江湖俗称的疯子,她想出来的办法十有八九伤敌八百自损一千。虽然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的话,这个方法无疑是最直接有效的。

  但是她不是我,所以她不会明白我曾经真的把小沁当成推心置腹的姐妹,不会明白即使小沁不假思索地就背叛了我,我也从没有想过要把她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她不是我,所以更不会明白在我看来小沁对于陈逸而言,已然成为了一颗不痛不痒却直涌心头的眼旁朱砂。我很佩服,也很羡慕她的无所顾忌,可我怎么也做不到,大抵是因为我拥有的东西太少太少,所以我才从不愿意去冒这种可能会失去一切的险。

  久而久之,那些左右我人生控制我思想的人,也不会再在命令我的时候问我一句“你觉得怎么样”了。而我居然从没有去抱怨过我正所处的这种状态,我想我是不是也算有特点了,那就是人为刀俎,我永远为鱼肉。

  ——我不同意。

  我猜到陈逸会这么说,可心里还是难免有些疙瘩,毕竟我不忍心这么对小沁是一回事,他对小沁的又一次放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突然有一种想法,要是时光可以倒流,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问小沁,到底要怎么才能做到一颦一笑都备受关注,不管犯了什么错都可以被原谅。如果我们犯了错,并且承认了错误,却还不及一个人连句抱歉都没舍得给,可得天独厚地获得了一切赦免,那会不会太不公平了。

  ——你少站着说话不腰疼,受害者是我们家顾杳杳,你怎么不问问她。

  目光再一次都转向我,我不敢去看陈逸的眼睛,我知道他有多希望我也能通情达理地说出一个“不”字。但我又想,如果此时此刻我说我是想让他这么做的,那他到底会怎么选择。但是我马上觉得自己真傻叉,这种一开盘就满盘皆输的赌局,我又何必要拿自己会落得不近人情的印象的可能去下注。

  这件事的最大受害者从来不是我,是陈逸,是他一遍遍地被我们的旧事重提而撕裂那些早就溃烂散着浓腥伤口,是他面对着我们对他故事的评头论足还要平心静气的哀愁,是他明明心里已经够烦够乱了却还要满怀隐忍地来处理我这些破事的包容。

  ——我也觉得还是算了吧,大不了我以后不上论坛就是了,反正他们最多再八卦个三四天也就不会再说起了。

  我猛然想起小时候我还跟顾昕昕一起住在那条小弄堂里的时候,她三天两头跟隔壁的男生打架,我在旁边哭着拉着她要走,她用拳头结结实实地揍了我的脑门一下,我瞬间眼泪鼻涕一起下来,把那些男生都吓得站着不动。她指着我盛气凌人地说你真没骨气,你一点也不像我妹妹。那一刻我却没有一点恨她,我觉得她像个女王,那种坐在加冕宝座上对着人颐指气使令人不敢逼视的王者。搬家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因为真的生气而打过我,可我一直到现在还是没有过骨气。那么她的那股摄人的冲劲到底是为什么被她刻意地敛藏起来了。

  不过我知道,她心里的那团火还在燃烧着,旺盛地,火光冲天地,我的心里没有火,只有一条不敢造次,却常常暗涌流动的小河。

  ——算了算了,当我是妄作小人了,你们都是善良人,都是东郭先生,被狼吃了还要替她数盲肠。

  顾昕昕把手一甩,我以为她真的就此作罢了,紧接着她一脚踹在我屁股上,我跟在旁边的陆佳云滚成一团。画面再一次僵住,直到张孟轩拍了拍陈逸的肩膀说我送你下去,陈逸点了点头,顾昕昕也跟着站了起来,饭后散步也是她保持身材的习惯之一。

  ——顾杳杳,今天你也跟着我下去走走,我每次散完步回来看到你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我都会以为是一坨烂掉了的里脊肉爬上了老子的真皮沙发,要是有一天你的肥肉溢出了你的裤腰带,我会毫不犹豫把你这团罪孽的脂肪扫地出门。

  我想我之所以没能真的被论坛上那些流言蜚语所击倒,跟顾昕昕每天对我诚恳又真切而且从来不重复的批评是脱不开关系的。可即使是这样,我也不敢去看陈逸脸上是什么表情,无论是他是憋着笑还是漠然置之,都会让我真的想要变成一团烂掉的里脊肉死在沙发上。

  ——走吧顾杳杳同学,朝着你的小蛮腰锥子脸出发吧,我也想看看你要是瘦成你姐这幅尖酸刻薄的样子会不会也口吐信子嘴喷毒汁。

  ——放心吧顾杳杳,我们家的优良血统绝不会让你有瘦成尖嘴猴腮的机会,要是有一天生物实验科来抓人,绝对是朝对门那只原生态苏岛眼镜猴去的。

  张孟轩和顾昕昕两个人你来我往斗法斗得不亦乐乎,火花乱溅,我站在中间像被雷劈了。陆佳云把我拽到一边,攥着我的手,她的手心里都是汗。我想她也许是吃醋了,因为他们两个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对结了婚七年的夫妻在互相揭短骂娘。

  这时候我感受到了陈逸的目光,他张了张口好像对我说了什么,我也没听清,木然地就点了点头,然后居然下意识地跟他一起分别捂住了顾昕昕和张孟轩的嘴,动作如出一辙。我知道我死定了,我罪无可赦。陆佳云从背后轻轻地推了我一下。

  ——哇阿杳你胆子可真大,不知道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啊。

  顾昕昕又朝她瞟去,她的样子马上变得比我更怂。

  ——不不不不,昕姐我不是说你的嘴巴是老虎屁股啊……

  ——那小佳云你是说我的嘴是老虎屁股了?

  声音从眼神无辜嘴巴还被陈逸捂住的张孟轩这里发出,我猜他一定把口水喷满了陈逸的手心,陈逸像触了电一样把手放开,从桌子上抽了张纸巾不停擦,我差点忘了张孟轩说过他有洁癖。张孟轩依然不死心地对着陆佳云深情款款,陆佳云转过身去干呕了几下,然后推着我让我快点走,我也点点头表示同意,毕竟我和她都不敢吐在顾昕昕每天让钟点工用吸尘器吸八遍的宝蓝色地毯上。

  楼下的公园周边亮起一排弧光灯,几千瓦的灯光把法兰盘照成金黄色,灯杆上贴满治疗不孕不育的小广告。公园里小孩子踩着单人漫步机两只脚一起晃荡,我对味道很敏感,所以总感觉老远就能闻到镀锌管上面的金属腥气。天色还没完全黑,残云在天空深蓝色的布景下到了一朝一夕中最显眼的时刻,就像大多数人一样,没法靠自己的力量发光发热,只能企盼着身边人的光能够黯淡那么几刻钟,来获得短暂的关注和虚荣。

  说来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陪顾昕昕下楼散步,我实在想不出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明明可以步履轻快,为什么却非要做出雍荣雅步的样子美其名曰散步来浪费时间。我觉得这种事情起码要等到我退休了,老到连瓜子都嗑不动,儿不孝女不亲,老伴也不在了,然后我才要拖着风烛残年的身子下楼来再贴近大自然的好风光最后几年。我曾经把我的想法说给她听,她说我要是再这么坦荡如砥地懒惰下去,大概也就不用等到风烛残年就已经半身不遂失去行走能力了。

  张孟轩和陈逸走在最前面,张孟轩指着停在左边的一排车子,踢着路上的碎石头,挨个说出型号和报价,我起初以为他是蒙的,后来看到陈逸在旁边微微点头才相信他真能一眼看穿车子的身家,这算什么,特异功能么?

  ——哥的梦想,就是开一家全中国最大的4S店!

  我在那一秒钟有些晃神,像张孟轩这样好逸恶劳的人也有这种看起来与他形象完全不贴边的梦想。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的人除了我,好像都在饶有默契地追逐着什么,只有我看着匆匆而过的行人,从没有想过下一分钟我会在哪里,我是不是也要跟他们一起追逐什么。

  陆佳云在我旁边貌合神离地走着,她最近总是会时不时走神,我用胳膊碰了她一下,她就心虚地抬起头朝我笑了笑,我也不再管她。顾昕昕今天对张孟轩的印象又下降了好几个百分点,对着他的背影猛翻白眼。

  ——就算你开了全世界最大的4S店,那也是舶来品。

  张孟轩嘴上没反驳什么,脚下踢石头的力道好像加重了些,这让顾昕昕看起来有点无从置喙。又是两颗石头从张孟轩的脚下飞往一边的草丛里,陈逸和张孟轩突然停下脚步,一起转过头来看我们三个。

  ——你们有听到什么声音么?

  2007年7月8日

  

青春悸事

对于十三岁的顾杳杳来说,初中生活的开始是一场救赎,终于逃脱备受欺辱的日子,小小的身体快要负荷不了被迫成熟的心智。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她与网友小沁见了面,小沁介绍了她的男朋友陈逸,陈逸正好是杳杳初三的学长,但是她意外发现陈逸与小沁以往描述的居然天差地别。在杳杳报道的第一天,她偶然从两位新同学这里知道了学校里有一位人气超高的虞姓学长,但因为这两位花痴的计算偏差,她们并没有见到学长。而与此同时,顾杳...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