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顾晨风和欧阳暖暖
顾晨风和欧阳暖暖

顾晨风和欧阳暖暖

  • 热度:
  • 时间:2019/11/22 22:11:30
  • 来源:阅文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为了能娶到她,顾晨风威胁了欧阳暖暖,让她和他领结婚证。为了妈妈,欧阳暖暖答应了顾晨风,和他领了结婚证。本以为他是座冰山,和她单独生活的时候,才知道,他是那样的暖,对她呵护有加,百般疼爱,为她而改变。从发现自己爱上她的那一秒,顾晨风就决定了,宠她爱她一生一世。  剧场一  男主:“暖暖,我爱你。”  女主:“……”  男主:“暖暖,我是真的爱你,好爱好爱。”  女主:“我宁愿...

精彩章节预览

  豪华总统房里,灯光柔和,暖意融融,壁灯影射出暖黄的光芒,投影在雪白的墙壁上,晕染出大半朵的花瓣形状,美丽而温馨。

  随着滴一声,门被迅速地推开,一男一女拥吻旋转而入,倒入硕大的床上,一番亲吻抚摸之后,相视而笑,面带几分的羞涩。

  “晨风,我要把我的第一次给你,你喜欢吗?”那女人温柔细语,听了,为之酥软,同样的,那男人的声音磁感而魅惑,充满着使听者为之倾倒的魔力,又不乏宠溺之意。

  “傻瓜,当然喜欢。”

  “晨风,我们结婚吧。”

  “好,只要你开心,一切都听你的。”

  “是你说的啊,一切都听我的。”

  “那是当然。”顾晨风伸手将散落在穆婉君精致妩媚脸庞上的几根秀发,撩起,伏贴在她的耳边,动作轻柔,体贴入微。那骨节分明的手指在触及女人的肌肤时,她不禁为之痉挛一下,身子好不酥软,情不可抑制,但她抑制了这种情不自禁。

  “那你把那个保姆和拖油瓶轰走,我不想结婚后,整日面对着我不想见到人。”她的手指抠着男人白色衬衫上的扣眼,柔美的手指在扣眼里搅动着,似乎有意无意地诱惑着男人。

  “轰走她们,我折磨谁去?”男人的脸色微微暗淡了些,似乎非常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听见不想听到的话语。

  “晨风,”穆婉君伸手推开顾晨风,鼓着嘴巴,生气道,“轰她们走,让你爸和那个保姆离婚,否则我不嫁。”

  顾晨风勾着唇角瞧着眼前的可人儿,沉默中,眸眼里的情欲慢慢消失。

  “这件事情,你不做到,别想碰我!”穆婉君身子移动了一下,离顾晨风远远的,眼眸嗔怪地瞧着顾晨风,红肿的嘴唇微微撅着。

  顾晨风异常亢奋的身体激剧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化为冰点,整个人不爽极了,瞧着穆婉君愣神中,而穆婉君一副高高公主在上,势在必得的架势,等着顾晨风顺从她,一切听从她的。

  “干不干?”顾晨风直截了当道,两人来这里是开心的,这么不专心,太扫兴!

  “不干!”穆婉君异常果断,寒着小脸说道,“除非你将那对母女轰出顾家。”

  “好。”顾晨风点点头,一副你厉害的模样,“不干,总有女人愿意干。”

  “晨风。”眼见顾晨风起身下了床,穆婉君恼羞成怒道,“你逢场作戏也就罢,不要把你的玩世不恭造成事实,我会对你很失望的。”

  “我对你很失望,竟然敢支配我做事情,还没成为顾太太,就要清理门户了?”顾晨风显然也是恼怒了。

  “晨风,如果你今天敢走出这个房间,我们玩完,我明天就出国,不回来了!”穆婉君恼羞成怒威胁道。

  顾晨风扣着衣袖的扣子,嘴角噙着一抹坏笑,“好,这是你说的,不要后悔,到时候,又来撩本少爷。”

  “晨风。”感觉眼前的男人的生气是真的,穆婉君的语气变得柔和起来,嗲着声音道,“晨风,你不是不喜欢那对母女嘛?把她们赶出顾家,眼不见为净才好,省得你经常生气,对身体不好。”

  “那是我的事情,不是你能干涉的,即使你成了顾太太,没有我的允许,休想做我的主。”听了女人温柔的话语,顾晨风不爽的心情好了些,但是本来妩媚,膨胀,令他为之疯狂的气氛已经不存在,身体对欲望的渴求也不存在了。

  整理好全身,顾晨风双手插在裤兜里,望着那小脸上被他啃噬得红肿的嘴唇,眸色淡然中透着丝丝的冷。

  今天非常的扫兴,否则定是颠鸾倒凤,销魂不已。

  “晨风。”穆婉君身子往床尾移动,美丽白皙的小脚,在顾晨风的腹前挑逗,暧昧撩人,顾晨风得意地勾嘴而笑,眸华闪亮。

  “晨风,我知道,虽然你总是针对你爸爸,其实你是爱他的,所以才没有将那个保姆赶走。我想赶走那个保姆和拖油瓶,还不是为了你?所以,你就不要生气了。”

  “知道就好!”顾晨风冷眼道,嘴角那抹坏坏又流露了出来。

  “那,晨风,你来啊,我们继续。”穆婉君伸手抓住顾晨风那双白皙的大手,拽着他,趋向自己。

  “今天,就算了,我还有个会要开,明天吧。”顾晨风弯腰在穆婉君红润的唇瓣上亲了一下,捏着穆婉君的下巴宠溺中带着威胁,“明天这时候,洗干净点,躺着等我!记住,不要再让我扫兴!”

  “开什么会?让别人开去,人家现在就要。”穆婉君圈住顾晨风的脖子撒娇道,瞬间,顾晨风趴在了穆婉君的身上,薄唇凑近,磁感魅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萦绕,游入她的耳蜗。

  “乖,这个会议非常重要,我必须去。”顾晨风忍了忍,控制了又控制,不舍地起身,视线在穆婉君那完美之处流连忘返,最终还是拿掉穆婉君那两条柔软得没长骨头似的手臂,站直了身体。“你敢走,我明天就出国,不回来了。”瞬间原形毕露,穆婉君气得差点吐血,她都这样低三下四了,顾晨风不答应赶走那对母女,这个可以从长计议,但是她已经让步了,妥协了,降低身份的引诱顾晨风,顾晨风竟然不为所动,去开什么破会。

  难道她还不如什么破会议?

  顾晨风是出了名的“浪荡公子”,什么时候这么认真工作了?分明是不把她当回事,这还没嫁给他呢,就这么不重视她,等结了婚,她还怎么当顾家的女主人?

  不行,得给他点颜色看看,否则他是收不住心,到时候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她穆婉君怎能受这样的窝囊气!

  “这话,你都说了多少次了?”顾晨风再次整理了一下全身,在房间里,他可以光着,可以不修边幅,肆无忌惮,但出去了,可得整整齐齐,做个谦谦君子,这是形象问题。

  “好了,小祖宗,我是真的有会议,非常重要的会议,女人固然要紧,可事业更要紧,否则我怎么养你这个有着八分之一英国皇室血统的娇娃?”

  “知道就好!”穆婉君自豪得意道,一副高傲在上的模样。

  “不许使性子,动不动说出国,不回来这样的话,我不喜欢!我喜欢住在自己的国家。记住了,明天,洗干净等着本少爷。”顾晨风弯腰再次亲亲那个嘟着的红唇,宠溺地捏捏小脸蛋,转身出去了。

  “不许走!”穆婉君气愤到了极点,既然知道她的身份高贵,竟然如此不把她放在心里。

  在顾晨风出去,带上门的那一瞬间,一个枕头飞向了门。

  “顾晨风,你会后悔的!”

  晨曦穿过粉色纱幔,温暖和煦的映射在床头,如一抹春晖散漫在那张粉嫩白皙的脸庞上,柳眉,秀额,翘而细长清爽的睫毛,有些调皮,仿佛是在羞涩地翘首仰望窗外美好的阳光,秀挺的鼻梁,完美的唇瓣如水蜜桃一般,水润光泽,让人忍不住想吸一口。

  白皙,长得恰到好处的脖颈,精致完美的锁骨,以及那裸露在紫色蕾丝吊带睡衣外一半的山峰,挺拔耸立。

  这样完美的一个人儿,谁会想到,小时候就是个丑小鸭,都说女大十八变,果然是这样。

  欧阳暖暖的妈妈都不相信,这是自己生的女儿,一度想带着女儿去做DNA,看看到底是不是自己亲生的,但一想到母女情深,即使不是亲生的,也无所谓。

  暖暖懒洋洋起身,靠在床头,纤细白皙的手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滑了一下,手机屏幕弹开,百度上的头条:顾氏现任总裁顾晨风昨晚夜会妖娆女郎,附上照片,一个男人的背影搂着一个细腰肥臀的女人行走在朦胧的霓虹灯下。

  砰!暖暖扔了手机在床上,身子一滑,又躺下了,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暖暖,起床吃早饭了。”妈妈在外面叫暖暖,已经叫了好几声。

  暖暖习惯锁门睡觉,这样安全。

  “知道了,妈。”暖暖趴在床上闭着眼睛,懒洋洋答道,一个翻身,平躺在床上,双手向上举起,全身绷直,足足的伸了个懒腰,那个舒服。

  回笼觉不能睡,睡不够很难受的。

  几乎是闭着眼睛,打开了卧室的门,暖暖要去衣帽间看看,有没有没穿过的裙子,只有几件裙子,穿来穿去,穿烦了,而且颜色也退了,穿着不好看。

  一身紫色吊带衣,直到臀部以下,上裸露两半个圆,随着走路的频率而有节奏地上下跳跃,下露着修长白皙透着粉嫩的长腿,圆润白如玉一般的小脚在卡通薄棉拖里显得是那样的可爱。

  再看看那张脸,美丽脱俗,五官精致完美无缺,再看看那头,就是另一番景象,即使是乌黑亮丽的秀发,也是乱七八糟的。

  由此可见,睡觉的时候,头发是多么的遭罪,散乱不说,差不多盖住小脸,站在离暖暖近点,能瞧见她五官,但离得远,就像个女鬼,况且她是闭着眼睛走路的,身子直晃,脑袋不稳,活活一个女鬼。

  顾晨风白衬衫休闲裤,穿着整齐,从靠里自己的卧室里走出来,抬头一瞧,吓得别在墙壁上,这个拖油瓶,这是要干什么?装鬼吓他吗?不是不让她穿睡衣出来吗?胆子不小,竟然把他的话当成耳边风!几天不收拾,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

  顾晨风刚要怒叫,想想还是不叫更好,计上心头。他勾着嘴角,快速走了过来,瞧着闭眼走路的暖暖,视线不自觉落在那**露在外的山峰,喉结不自觉的滚动着,咽着口水。

  这个拖油瓶长大了,丑小鸭变成了仙女,脸好,皮肤好,身材好,再瞧瞧那双玉足,不是一般的小巧可爱,让人爱不释手。

  “噢!”暖暖的肩膀被撞了一下,身子不稳倒在地上趴着,半天爬不起来。没睡好,身子是软的,没力气,被这么一撞,脚底发飘,站不稳。

  顾晨风嘴角噙着邪肆笑容,回头瞧向趴在地上的暖暖,一眼瞧见那穿着卡通粉色三角内裤的粉嫩屁屁,脸上的笑容瞬间没有了,眸色深冷,嘴角抿着,面瘫脸一张。

  幼稚!穿卡通内裤!

  “拖油瓶,起来!”

  暖暖摸摸膝盖,回头瞪着顾晨风,“哥,你干嘛撞我?”

  “谁是你哥?给我爬起来!”顾晨风瞪目森眼道,“你看看你,都是什么德行?屁股都露出来了,要不要脸?”

  “啊!”暖暖气得抓狂,手肘痛,膝盖痛,明明是顾晨风撞的她,而他却这般羞辱她,气死她了,这个冰山又整她,可又不敢大声反抗,她不想妈妈看到这一幕,“你又欺负我!除了欺负我就是欺负我!”

  暖暖哭丧着脸说着,爬起来坐在地上,乱蹬着脚,小手乱花,发泄着不满和怒气,这下被顾晨风全瞧光了,连三角区都没被遗漏。

  顾晨风抽抽嘴角,冷眼道,“果然是有其母就有其女!”

  “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暖暖恼火道,顾晨风又骂妈妈,气得她什么都不顾了,看了就看了呗!反正不指望顾晨风这个烂人能纯洁到哪去。

  “谁让你穿着睡衣出来的?污染本少爷的眼睛!”

  “我又不知道你在家里,你不是去夜会细腰肥臀妖娆女人了吗?”

  “你!”顾晨风恼极了,伸着大长腿就过去了,吓得暖暖跑起来就跑。

  再不跑,就被踢了!

  顾晨风,我诅咒你,诅咒你早日得花柳病,梅毒,艾滋病……暖暖在心里骂着,跑进了衣帽间。

  顾家一家之主,顾汉霆坐在妻子的身旁,温和着一张脸,享受着精美的早餐。

  叶娟一脸和蔼,拿着放在一旁没用过的筷子,夹了一个米饺放在顾晨风的碗里,“晨风,这米饺非常好吃,吃一个看看,觉得好吃,阿姨再做些出来。”

  “我不吃油炸食品。”从坐上餐桌开始,顾晨风就一直没有一张好脸,阴云密布。

  他这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仿佛是天生的,仿佛全世界都欠了他。

  “偶尔吃一下没事的,调调胃口。”叶娟依然笑脸相待,那不怎么美丽,但非常清澈的眼眸里流露出来的是非常真挚的感情。

  她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个孩子,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但正好和自己的女儿凑成了一个好字,圆了她作为一个母亲,力求完美的心。

  “自己有孩子,就不要母爱泛滥了,这样做作,累不累?自己做作就算了,可别教坏了自己的孩子,这是不是叫上梁不正下梁歪?”慕晨风阴阳怪气地说,嘴角勾着一抹讽刺。把别人气得吃不下,他就满足了。

  顾汉霆挺享受这美好温馨的早餐气氛,一瞬间就被儿子的阴阳怪气闹得心情极糟,“晨风,能不能别总是这样?好好的吃一顿饭不行吗?哪怕是早餐。”

  “汉霆,不要说了。”叶娟制止道,非常温柔。

  “装模作样,让人作呕!”顾晨风目不斜视,忽地站起来,俊脸更加阴沉,“嫌弃我多余,我走好了,让你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这样的话,叶娟已经听了很多次。

  说吧,顾晨风迈着大长腿就离开了餐厅,向门边走去。

  “哥。”欧阳暖暖听见楼下的声音,急忙下楼,招呼一声顾晨风。

  就算私底下,和顾晨风对抗,但在顾汉霆面前,暖暖还是做个乖巧的孩子,不想让顾汉霆和妈妈担心。

  “哥?”顾晨风立住脚步,视线飘向欧阳暖暖,一身的戾气肆意地包围着他,脸上的坏坏模样,吓到了欧阳暖暖。

  暖暖战战兢兢地瞧着顾晨风,露出春风般的微笑,希望这温暖能感化他一点,让他温和点,不要刺刺的,可这样笑容,能起到什么作用?反而让顾晨风更加的鄙视她,以为她是有目的的讨好他,捎带着把妈妈也骂了。

  早晨已经欺负过她了,这个烂人现在又来气妈妈,早知道不和他顶嘴好了。

  这个烂人是有仇必报的!

  “记住了,我们的父母不是同一个爸爸妈妈,一点关系都没有,别套近乎,学一些不良风气,就知道装,累不累……”

  “晨风,你非得让大家都不好过吗?”顾汉霆气得脸红脖子粗,冲出餐厅,愤然道,“暖暖也惹到你了?就算是朋友同学关系,你也该和气点。”

  “倒霉,和保姆的女儿上同一所大学,真是掉身价!”顾晨风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更加的放肆,“做保姆的那套可别教坏了女儿,再去祸害别的家庭。”

  “晨风!”顾汉霆怒吼一声。

  “我说的不对吗?叫什么?”顾晨风毫无感知似的,完全不在乎父亲的感受,“不要瞪眼了,我走,让您享受天伦之乐。”

  说着,慕晨风打开门,人就出去了,再砰一声关了门,震得别墅似乎晃荡了一下。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