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职场 > 鸿蒙破天
鸿蒙破天

鸿蒙破天

  • 热度:
  • 时间:2019/11/23 8:34:30
  •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天地混沌初开兮清气上扬浊气下坠,鸿蒙大陆人类兮无畏精神改变世界。 云蒸霞蔚之云海蒸腾时,鸿蒙山上,粉雕玉琢婴儿吸日月雨露之精华。 看似天赋异禀,然并无出奇之处。唯有恩师紫红云欣喜,呵护其成人。 对人曰:它日妖孽祸乱之时,宇儿当擎大任,荡平一切雾霾,还宇宙朗朗乾坤! 鸿蒙破天真气,凝天地之精华融会贯通。少年满怀一腔之啸天凌云志,剑指苍穹。

精彩章节预览

鸿蒙山,乃三界总府邸,坐落在鸿蒙大陆之东南,一面大旗迎风招展,卷动朝夕。飘逸的云朵图案,上书:三界总府,四个鎏金大字。此地,群峰矗立,气势万千。站在鸿蒙殿宇最高城楼之上,远望一片白云悠悠,鸥鹭海鸟翱翔天空。近处一江清水粼粼,岸柳仙树成行。如此美景有诗词赞曰:鸿蒙之滨,祥瑞丽日萦绕,澄净浣琴心。苍穹之林,八方牧野龙啸,弹铮玉凤吟。柳叶风剪剪,夕阳掠影烟……藉此美景,鸿蒙山府邸有一个诗意盎然的名字,那便是:“流光影仙宫”。换句话说,就是谁入住“流光影仙宫”,谁就是至高无上的王。

三界俗称人鬼神,历来统领三界之仙,被尊称王。所谓的王,自然是德高望重,集睿智、才学、善良于一身,修行至九十九重最高层之上仙。然,有句俗语说的好,天外有天,仙外有仙。不管是仙界、人界还是鬼界,都是艺无止境。如今的“流光影仙宫”是紫青云上仙执政。紫青云,非常勤奋,法力、武艺一直认真研习。他,仙风道骨,一袭白袍加身,慈眉善目,典型的温和上仙。他虽然素来不争高低,但对武学情有独钟。他还有有一大爱好,喜云游。每年春夏之际,都要去西方云游一番,历时半年。三界总府之事,都是师弟紫蓝云打理,师妹紫红云协助。

紫蓝云性情有些暴躁,看事情往往太过于偏见,但是对府邸大小事务能秉公处理,不徇私情。弟子们都有些惧怕他。紫红云呢,素来淡泊名利,与世无争,为人和善,所有人都愿意亲近她。紫红云居住的地方,因为一池常年不败的莲花而闻名,称为:滴翠阁。这芙蓉池水一直通到山外,与天河湖接壤。平常她就在这池畔吟诗作画抚琴,日子倒也平和宁静,但是,总感觉缺少了什么。到底少了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

秋枫染红原野的季节,清晨。

紫红云昨夜做了一首曲子,今日便让小童芮儿、怜儿携了琴,至池畔凉亭,自己端坐在那里演习。

“铮!”每次琴弦一响,芮儿和怜儿便去池边玩耍。小孩子玩心重,看见什么都稀奇。这不,她们两个瞧着荷叶上的露珠,叽叽喳喳的伸出小手去碰触。

“芮儿姐姐,你说,为什么会有露珠呀?”怜儿歪头问道。

“怜儿妹妹,我也不知道,一会儿问问师傅吧?”芮儿挠挠头。

“ 哦。”怜儿哦了一声,又去点那水珠。突然,她惊呼声,一脚踩空,跌进了池子里。

“ 啊!”芮儿大叫一声,连忙念动咒语:“水莲,水莲,快现身!”

说来真是灵验,但见一会儿功夫,一片宽大的荷叶就把怜儿送回了岸边。芮儿松了一口气,擦擦额头嘀咕道:“师傅教的咒语真好,屡试不爽。”

“ 啊?”怜儿此时一声轻呼,又把芮儿吓了一大跳:“怜儿,又怎么啦?”

“姐姐,你看……”怜儿向池中莲花上一指。

芮儿顺着怜儿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朵盛开的莲花花心,坐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婴儿。那婴儿,咬着手指,好萌好萌的样子,正冲着她们甜甜的笑呢。

芮儿赶紧双手合十,如法炮制,口中念念有词:“水莲,水莲,快现身!”

念了半天,那荷花竟然无半点动静。芮儿纳闷,咒语怎么不灵了?咋回事?

“法力不够了!是不是最近总贪玩,荒废了学习?”紫红云不知何时来到她们身后,她们一点都不知道,果然是法力太浅。

下一秒,眼前一花,那婴儿已在师傅的怀中,咿咿呀呀的扎撒着两只小手望着她们。

凭空添了一位萌娃娃,滴翠阁瞬间热闹多了,也给这波澜不惊的日子增加了不少乐趣。

紫红云给这婴儿取名,紫天宇。触摸着他的骨骼,对师兄弟们说:“这孩子是奇才,将来必成大器!”

师兄弟们只是笑笑,不以为然。

时光如风,当年的婴儿——紫天宇,迎风一晃,已长成十五岁少年。他,俊颜如雪,瞳孔明亮,只是不擅言谈。用师兄弟的话来说,就是有些沉闷。

只因为他骨骼韧性极佳,是练上层法力的好苗子。基于此,紫红云破例收他为徒,之后她又收了好友的孤女灵盈为徒。

每日,背口诀,做算数,驭剑飞行,上天摘星辰,下海捉蛟龙。轩台拈棋落灯花,指拨弦铮送晚霞。端的是,文韬武略样样精通。

十一月初一,又到了新入门的弟子们破关的日子。每逢这个时候,鸿蒙山新入门的弟子们都要考试。倘若合格,就会晋级。级别越高,法力越强,反之,不合格的话,就会回炉重新练习。第一关没过,就是回炉。第二关没过的话,还有一次复赛的机会。只有第三关非常苛刻,过不去便要被囚禁鸿蒙无底洞,为鸿蒙法器库铸造三年法器。

紫天宇对那些不感兴趣,他只是每日天不亮就起来用功,常常是错过了吃饭时间。很多时候,都是师妹灵盈给端到房间里,静静的看着他狼吞虎咽的吃饭,然后陪他说话。紫天宇感觉这样的日子很不错。唯一令他不解的是,蓝云门的弟子,也就是他的师兄——蓝水。总是不给他好脸子,经常带着其他几个师兄弟为难他。不是把他的剑丢进茅房,就是在他的床上被子里塞几只老鼠。虽然他不怕老鼠,但是极其厌恶。到底是为什么,蓝师兄这样不喜欢他?紫天宇记得有一次问过蓝师兄,当时蓝师兄并没有回答他,只是狠狠丢了一句:“离灵盈师妹远点!”紫天宇也很生气的回敬他:“我喜欢灵盈师妹。”蓝师兄一听,更是火冒三丈,怒目圆睁。铮地一声,拔剑直逼过去,瞬间二人便混战起来。有知事者,早已跑去禀告了师傅,结果自己被师傅罚跪了一个时辰。

“天宇哥哥,在想什么?”一声轻唤,拉回紫天宇纷飞的思绪。

“哦,没什么……盈儿师妹,开始了么?”紫天宇握紧了灵盈伸过来的手,笑着问。

“马上就开始了——天宇哥哥,你看,师傅再向我们招手呢!”

紫天宇顺着师妹的目光望去,果然瞧见紫红云在向他们摆手。于是,两个人手拉手走过去。台子上站着蓝水等三个师兄弟,都是参加此次破关大赛的。这时候,一条身影,趁所有人不注意,在紫天宇身后,捣鼓了一会儿什么,然后转身悄悄的走开了。紫天宇和灵盈正倾听师傅说些注意事项,根本就没在意。

第一关,是背诵口诀,驭剑飞行,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起落。紫天宇做的完美无瑕,高分通过。蓝水屈居第二,灵盈名列第三,离情第四。那两个弟子超过了时间,被唰了下来。被分配至初学级别,重新学习。第二关,是武术、法力比试。紫天宇对阵蓝水,灵盈对阵离情。

比武台上,紫天宇和蓝水如两杆标枪伫立,日头在他们身后投下笔直的影子。天空,偶尔有鹰掠过。众人在台下目不转睛的看着,也有人在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着谁负谁胜。灵盈的手心几乎攥出了汗水,她在心里祈祷着天宇哥哥一定要胜。

“叮!”双剑相交,迸出一阵火花。两个人同时动了,攻击!

第八个回合,紫天宇剑走偏锋,“嗤”的一声把蓝水左臂上黄带子挑下来,顺利过关。紫天宇单手置于左胸,满脸得意,微微欠身:“师兄,承让了!”

没想到,蓝水并不生气,只是不温不火低声说道:“挺住!还有最后一关!”紫天宇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微笑不语。

第三关,破阵。主考上仙随着话音,挥手至半空一划,一座降服阵落于空旷的野地。龙头蛇尾,曲折环绕,看似生门在眼前,其实皆是虚幻。

紫天宇一个起落,跃进阵中,循着五行八卦演变而来的破解之术,兜兜转转出了龙头。龙身应该是鸿蒙玄幻灯火组成的玲珑卷,紫天宇回忆起师傅教的玲珑乐曲,似有所悟。然后试着用右手食指,弹灭左边那个龙字,一道门豁然而开。他心中一喜,知道那道虎门怎么开了。于是,去拔背上的紫天荡云剑,意欲砍杀右边盘卧的斑斓猛虎,打开第二道门。可是,不知怎么回事的,那剑在剑鞘里如粘住了一样,就是拔不出来。只因此关考量的是快速反应能力,对猎物必须一击而中。情急之下,他将法力聚于掌内,猛地推出去。那斑斓猛虎长啸一声,腾空而起,躲过紫天宇凌厉的掌风。转身,气势汹汹的猛扑过来,带着一股寒冷的腥风……

“出事了!紫天宇在降服阵受伤了!”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鸿蒙山。

“不是说,他是最有潜力的紫二代嘛!怎么连降服阵都破不开?”有人这样发问。

“什么紫二代?分明是有人罩着。其实,就一个来历不明的怪物!”旁边的人嗤之以鼻。

“这回好了,我看还有谁胡乱说,说什么此人天赋异禀。”一个高个蓝衫人撇着嘴说。

“就是嘛,他那样的人,只适合去鸿蒙无底洞铸造法器。”另一个偏瘦的蓝衫人随声附和。

“不好好练功,都在这里乱嚼舌头!有趣么?”一个紫衫女孩手里提着几包中草药,娇叱道。

“灵盈师妹,天宇师弟怎样了?”高个蓝衫人马上露出一副笑脸。

“天宇哥哥无大碍了——蓝水师兄,快让他们散了吧,让蓝师伯看见不好。准会罚你的。”灵盈说完,轻盈的飘走了。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