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渎神恋 > 正文

渎神恋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7章纯钧

发布时间:2020/10/18 18:54:23热度:

《渎神恋》是一本仙侠类型小说。主要讲述:陌许出神地望着,眼中带着几许温柔,几许伤心。...

渎神恋

  在那遥远的传说中,有一兵祖圣贤,铸剑大师欧冶子。

  某一日,欧冶子为铸一剑,千年赤堇山山破而出锡,万载若耶江江水干涸而出铜。

  铸剑之时,雷公打铁,雨娘淋水,蛟龙捧炉,天帝装碳。欧冶子承天之命,呕心沥血与众神铸磨十载此剑方成。

  剑成之后,众神归天,赤堇山闭合如初,若耶江波涛再起,而欧冶子也力竭神尽而亡。

  此剑扬其华,如芙蓉始出,观其纹,烂如列星之行,观其光,浑浑如水之溢于塘,观其利,岩岩如琐石,观其才,焕焕如冰释,此所谓纯钧。

  纯钧剑通体颜色如虹玉,寒光四射,锋利无比,又被誉为尊贵无双之剑,乃是举世罕见的神兵。

  后世之中,濯清涟所赠,纯钧剑落入清风观陌许之手。

  ——此段记载出自《洛神恋·神兵谱》

  这一夜,初夕心烦意乱,彻夜难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后干脆打开了窗,坐在窗口仰望夜空。

  不久,淅淅沥沥的雨声响起,一股清冷山风从窗口吹来,带着冰凉雨丝,拂过脸庞。

  初夕望着窗外,寂静而黑暗的夜中,天空下着雨。

  他不知道,就在同一座山上,在肃穆庄严的三清殿议事房中,发生了一件关系他一生,却无始无终的事。

  整个天地一片黑沉沉的,雨丝落下,在黑暗的夜色中,是如此苍凉。

  夜雨潇潇,天地肃然,有谁望见夜色里那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拿着一个小瓶,怔怔出神,几分茫然几分凄凉!

  翌日。

  日精峰,在月落星稀,天色微明时分,有两道身影矗立峰颠。

  煜正与陌许静静站立,谁也没有说话。

  极目东望,一缕阳光破空而来,随即,从东方天地一线处泛起一层金色朝晖,迅速地掠过整片天地。

  天地,似在这一瞬间静了一下,随之,在万道晨光中,百鸟争鸣,悠扬起伏。

  忽然,旭日从地底跃出,满天红云,满眼金波,一缕缕的云彩簇拥着,缠绵着,仿佛一朵盛开在天际的美丽红花。

  阳光袭来,透过那薄薄的云层,漫天金芒,似有万钧碧波倾泻而下,耀得人眼睛发花。

  举目望去,只见东方云气缠绕,海浪翻滚,红日升腾,如生沧海,霞光万道,普照人间,王屋山金碧辉煌,正是:星斗半沉苍翠色,红霞远照海涛分。

  微风吹来,带着淡淡的水气,带着宁静淡雅的空气,耳畔,幽幽回荡着百鸟谱写的仙乐。

  王屋山奇景之一,便有这日精峰观赏最佳的“天坛日出”。

  不知过了多久,死寂的沉默过后,煜正嘴角动了动,轻声道:“小师弟,我们好久没看这天坛日出了。”

  这声音中,带着淡淡的苍凉之意,陌许微微低了低头,淡淡道:“嗯。”

  然后,又是一阵亘古以来的沉默。

  煜正转头,望着这个小师弟,一阵出神,是从什么时候起,曾经资质极高,玉树临风的人,竟然成了如今这副骨瘦如柴的样子?

  煜正脸色黯然,低低道:“小师弟,当年的事,你还怪我们吗?”

  陌许沉默着,没有说话,只是凝望着天涯处的奇景。

  漫天光芒,威严而神圣,如海一般的气势,仿佛将他这个渺小的人轻易压倒。

  煜正在他身旁,看不到此刻陌许的眼神,但他却看到,陌许握着纯钧剑干枯的右手,在隐隐颤抖。

  阳光下,陌许的身影仿佛也有些耀眼,但那脚下长长黯淡的影子中,却藏着深深的茫然。

  许久,许久,陌许缓缓转过身来,望着这个人,这个已经显得苍老,曾经最疼爱自己的师兄。

  “师兄,都过去了。”他忽然这么说道,就连声音听起来也飘忽不停,一如煜正的心,空空荡荡,慢慢沉了下去。

  煜正低叹一声,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在下一刻,他就哑了。

  陌许将纯钧剑从剑鞘中缓缓拔出,只见一团光华绽放而出,宛如出水的芙蓉,雍容而清冽,剑柄上的雕饰如星宿运行,闪出深邃的光芒,阳光下的剑身,浑然一体像清水漫过池塘,从容而舒缓,而剑刃就像壁立千丈的断崖,崇高而巍峨。

  陌许出神地望着,眼中带着几许温柔,几许伤心。

  仿佛是曾经美妙动人的记忆,过往岁月中幽幽而过的遗憾,展现在他的眼前,是那么温柔,温柔的令人心碎。

  煜正脸上有悲苦之色闪过,他艰难地收回目光,苦笑道:“小师弟,路上小心。”

  陌许一怔,收回纯钧剑,有风,从不知名处吹起,他的身影缓缓飘起,向着天坛峰而去。

  阳光下,风声中,仿佛有一道飘渺的声音,带着记忆中深深不散的沧桑:“五十年前,我不怪你们,但是十六年前,我恨我自己,我对不起……那个孩子。”

  天坛峰,十方院,初夕的屋子。

  陌许站在门口,他出神了许久,然后,仿佛用尽了所有勇气来下一个决心,他伸出手,轻轻推开了门,“吱嘎”一声,走了进去,并未惊醒床上那个睡梦中的少年。

  陌许静静凝望着初夕,一句话也没说,这瘦弱的少年,脸上带着一丝苍白,仿佛一个入睡却有心事的孩子,是梦见了什么?

  只不知,如今的他,还睡得安稳吗?会不会有噩梦,让他在梦中痛苦。

  初夕秀气的眉,轻轻皱了一下,仿佛感到目光地注视,却又似梦见了什么可怕的事。

  就在下一刻,从沉眠中醒来,初夕慢慢睁开了眼。

  他看到了陌许,怔了一下,恍如大梦初醒,然后一下直起了身子,大声惊叫道:“你、你是谁!”

  陌许的眼中划过了一丝波澜,他微微低下了头,但语气是那么平淡:“初夕,你不要怕。”

  初夕一愣,连忙定了定神,呐呐道:“你是谁啊,你、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陌许看着他强自镇定却依然慌乱的样子,就像个孩子,忍不住失笑道:“我叫陌许,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

  初夕挠了挠头,然后又仔细看了看陌许的样子,只见他看去有三十岁左右,衣着随意,头发中多有白丝,眉目间还能看到几分帅气,与众不同的是,他身子极瘦,脸颊微微凹陷,浑身几乎没什么肉,估算一下体重也就八十斤上下了。

  初夕思索了半响,眼中一亮,似乎想起了些什么,试探道:“你是、日精峰的陌许师叔?”

  陌许微微一笑,道:“正是。”

  初夕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片刻后才想起自己这样有些失礼,“啊”的叫了一声,然后连忙下床行了一礼,恭敬道:“见过陌许师叔。”

  陌许深深地看着初夕,亲切道:“初夕,你不必多礼。”

  初夕看了眼陌许,犹豫了一下,道:“师叔,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陌许笑道:“当然是有一些事找你。”

  初夕心中一惊,忐忑不安道:“师叔,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事了啊?”

  陌许摇了摇头,道:“放心吧,我是来带你下山的,并不是因为你犯了什么错。”

  初夕面有疑惑之色,不解道:“下山?这是什么意思啊。”

  陌许轻叹一声,似有淡淡的无奈,道:“最近洛阳城中有妖人为祸四方,你师傅让我带你一起下山,斩妖除魔,惩恶扬善。”

  初夕张了张嘴,脑中想起昨日夙夜所说的话,将信将疑道:“师叔,你说的……是真的?”

  陌许哑然失笑,道:“真是个孩子,好了,你快准备准备,稍后我便带你出去。”

  初夕应了一声,七手八脚地穿上衣服。

  陌许看了一眼,笑道:“走吧。”

  初夕点了点头,随着陌许出了房门,只见天色尚早,还是清晨时分,他想了想道:“师叔,我要不要去对师傅说下。”

  陌许眼中似有利光闪过,沉声道:“不必了,他已经知道了。”

  初夕“哦”了一声,这时天坛峰上,天空中忽然传来几声呼啸,初夕抬眼望去,只见有几道光芒飞了出去,其中一人看身影正是夙夜,至于其他人初夕并不认识,但御剑而行,飞翔天地,这是何等的梦想?

  初夕眼中带着羡慕之色,直到那几道不同颜色的光芒消失在天际,才收回目光,向陌许道:“师叔,夙夜师兄他们去哪啊?”

  陌许淡淡道:“他们下山历练了。”

  初夕恍然大悟,脸上带着向往之色,羡慕不已,陌许将他神色看在眼中,心念一动,微笑道:“初夕,你到我背上来。”

  初夕一怔,陌许解释道:“洛阳城离此有百里之遥,若是步行而去太过耗费时间,你到我背上来,我带你飞去洛阳城。”

  初夕犹豫了一下,最后带着几分激动,挠着头不好意思道:“是。”说着,他就趴上了陌许的后背,在那一个瞬间,他似乎感受到了陌许身子僵硬了一下,但随即又恢复正常。

  陌许长笑一声,道:“初夕,准备好了。”

  初夕大声回应,心中又是紧张,又是期待。

  陌许更不废话,也不见他如何作势,法决一引,初夕顿时就觉得周身有大风吹起,衣衫猎猎作响,陌许就在风中飞身而起,两个人一同飞出了天坛峰,直上青天而去。

  初夕趴在陌许背上,下意识地抱紧了他,向后望去,只见天坛峰离自己越来越远,风声在耳畔呼啸不停,初夕身子隐隐颤抖,半是紧张,半是激动。

  

渎神恋

传说中食下七窍玲珑心,可入长生之道,有很多人,都想吃初夕的心,那些人都死了……  初夕拜入道家,修行道法,至十六岁,爱过一个女子,无缘无分!  但他拜了这个世上最强的人为师,一个对他最好的疯老头,以及一只待他最真诚的熊。  初夕十七岁,遇到了生命中最爱他的女子。  直到十八那年,那个女子为初夕付出了一切,初夕就此沉沦,万劫不复。  十年后,初夕忘记了一切。  这个邋遢的...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