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一压定禽,妖孽太欺人 > 正文

完结文《一压定禽,妖孽太欺人》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20/8/6 0:59:34热度:

《一压定禽,妖孽太欺人》是剧情极佳的悬疑风格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挂了电话后,她的脑子里就只徘徊了一件事,她还要不要回去找钱包证件?这事该怎么办?去了的话要是再碰见那个男人可怎么办?...

一压定禽,妖孽太欺人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

  方誉原本想得很好,从张玉婉那里套出她在第一医科大的宿舍住处,然后顺路送她回去,再顺手把那个小女人拎回来,跟她讲清楚以后不准乱跑,接着就可以搂着她睡觉了。

  他决定以后要把她拘在自己的身边,如此一来,他就能够对她时不时地这样那样的为所欲为了,嘿嘿!一这么想,脑海中不自觉地闪过了昨夜几个引人流鼻血的镜头,他连忙换了个姿势坐,以掩饰自己的不对劲。

  只是他没想到待张玉婉的父母和自家爸妈到了后,还陆陆续续地来了其他几家方爸方妈所谓的至交好友们,同行的当然还有他们各自的子女。

  方誉是谁啊,那脑子精的跟个猴一样,没多久就察觉出了不对劲,频频示好的女子们,欣慰称赞的长辈们,就算有人家的哥哥弟弟陪同,但那气氛就是不对劲!

  奶奶个熊的!怎么有种小爷是待价而沽的货物的感觉呢?他终是反应过来了,这哪里是见战友叙情谊啊,这简直就是相亲会啊摔!

  若是在昨天以前,相信方誉绝对不会对相亲这种事情反感的。事实上,此次聚会里还有他曾经瞄中的未来联姻的两个候选人。只是,通过昨夜,某个妖孽虽然还没能察觉自己的心意到底是什么,但他已经看这些候选人都不顺眼了。

  挑剔的心思一起,就难以收手,就连这里最年轻的张玉婉都被他挑出了一大堆毛病,对比人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小月儿。

  年纪都比他家小月儿大,身材没他家小月儿好,那张大嘴怎么看上去如同血盆大口,这双眼睛怎么如此小,闪着精光,一看就不老实!总之,在座的女子们,没有一个没被他挑出刺来的。当然了,幸好妖孽的毒舌只是在心里这么一想,没有说出来,否则肯定得罪一片人。

  因此,方誉跟张玉婉保持了距离,没了刚才的热情,深怕表错了情,让别人误解,结果自然没机会问出她住哪个宿舍了。最后在聚会结束时,方誉根本没再敢提送她回学校宿舍的事情,决定还是等死党雷熙的调查结果好了,反正郝明月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

  哎,只是今晚只能孤枕难眠了,一想到没有郝明月的夜晚,不知为何,他的心中有种空荡荡的感觉,难不成就那么一次,就成了习惯么?某个情场上还是个初学者的妖孽有点想不通,毕竟他向来认为一见钟情这事是传说。

  张玉婉一开始还很兴奋,她的注意力都在方誉的身上,没发现在座的女子跟她怀有同样的目的,但女人的直觉让她想防备同类,这样一来,她才渐渐地发现了不对劲,进而察觉到了此次聚会的真实目的。

  虽说方家父母中意她,但她没想到对方中意的人选并不只有她一个。刚发现时,她心里还有点不舒服,自己不是唯一人选的感觉真糟糕!总有种太子选妃的感觉。可后来她想通了,就方誉那家世,可不就是太子爷选妃了!能成为备选人之一,她应该感到荣幸才是。这样一想,她反而有点紧张了起来,担心竞争对手太多,不知自己是否能被方誉选中。所以这孩子一直努力表现自己,期间得到了方爸方妈夸奖的她自我感觉不错,又因为跟方誉互相交换过微信号,认为以后只要努力,总会将方誉追到手的。

  唯一遗憾的是她今晚不回宿舍,要跟着父母一起回她舅舅家,不能按方誉之前约定的送她回去,只得依依不舍地告别,惋惜一次跟他单独相处的机会就这么飞了。

  …………

  一场聚会,吃完,再聊完,都到下午了。待送走了所有的客人,方家的一家三口人留了下来,并没有急着走,一起喝起了下午茶。

  “怎么样?有没有看上哪一家的姑娘?”方妈端起茶,姿态优雅地抿了一口,放下茶杯后,才慢慢地询问道。

  “什么看上?”方誉装不懂。

  “你都二十六了,之前不催你是因为你在国外,现在终于回来了,就该定下来了。成家立业,先成家后立业,选中哪个就说,早点把这事定下来,你可以安心地闯自己的事业,我和你妈妈也可以等着抱孙子了!到时候你从基层干起,身边有个知冷暖的人,你妈妈和我也放心。”方爸耐心地解释道,自家儿子的仕途早都被安排好了,他必定是从政的,至于那些商场的事情并没有被方家人放在心上过,方家就这么一个独子,他不继承父业怎么可以!

  “儿子做事你们还不放心?我心里有数,不用你们担心,你们只要恩恩爱爱,享享福就行了。”嘴甜的妖孽直接把话题岔开了,还讨好地吻了吻他家母亲大人的脸颊,乐得这位贵夫人喜笑颜开,笑着打了他一下,“你这孩子,就是淘气!”

  “又占你妈妈的便宜!哼!”老子吃醋不高兴,儿子更是得寸进尺,搂着自家老妈不放,得意地看着自家老爸吃干醋。

  一家人其乐融融,方誉耐心地陪着自家爸妈聊天,有他在,身为父母的二人总是笑声不断,直到用过晚饭,把他们送回家,他才离了去,前往了皇廷夜色,那个时候,郝明月的完整资料已经摆在了他五个死党面前的桌子上了。

  …………

  别说身为一个医科大的学生,就是连现在年纪较小的孩子都知道,跟人滚过床单后,小心闹出人命来。为了不发生更可怕更让自己难以承担的事情来,郝明月在离开了皇廷夜色后,就直奔药店,可惜这孩子生性羞涩,总认为别人在用怪异的眼神望着自己,有种做坏事的心虚感,愣是在药店内徘徊了半天,都不敢真下手去买那药,最终还是她家表哥出面,买了药回来。

  郭家兄妹深怕自家小表妹想不开,做出什么更不可挽回的傻事来,两人神情紧张,寸步不离地陪着她回了宿舍。幸而现在还没有开学,宿舍楼的管理员阿姨看得没那么严格,让郭澄明这个大男人得以漏网,跟郝明月和郭澄雅一起进了宿舍楼。

  还没进到寝室,郝明月就听见自己寝室内的电话铃声响个不停,这才想起昨天她跟她爸妈通电话时说过晚上回来会再去个电话的。

  完了!昨晚没给爸妈再打电话,他们找不到自己,一定急坏了!郝明月的脸色变了,急忙找钥匙开门,这时候才发现,她的钱包不见了,再一回忆,发现自己竟然忘了拿,把它落在了皇廷夜色,而钥匙是放在钱包里的。这下可好,她的脸色变得惨白,因为钱包里不仅有她的身份证、学生证,还有银行卡,以及她才拿到还没来得及存的暑假打工的工资!今年的学费多一半都要从里面出的啊!

  “肯定是我爸妈的电话!可我的钥匙丢了!”昨晚的事情不能说,而东西也全丢了!她可怎么办!?难道还得回那个可怕的地方去找么?郝明月不知所措地又想哭了,果然没有最倒霉,只有更倒霉么?

  见自家小表妹急得团团转,一直精神紧张、神经紧绷的二货表哥只想到小表妹是着急打不开门,这时候只想顺着小表妹的心,让她放松心情,千万别想钻牛角尖,于是,他想都没想后果,就很潇洒很暴力地抬起了脚,使劲一踹!

  “轰”的一声,劲不小,门脆弱,二货竟然一次就把门给踹开了,自己都感觉是个奇迹,这货转过头,一副邀功的表情对着郝明月,说道,“月月,门开了,赶紧接电话吧!”

  看着被他踹坏的门,别说郝明月了,就连郭澄雅都有了扶额的冲动,受不了地叫了一声:“哥!你把月月寝室的门踹开,还得修门!”

  啊!人家不是故意的撒!某二货像个做了坏事的孩子,垂头丧气了。

  电话铃声还在响,郝明月顾不上被表姐骂个不停、想找个地方钻进去的表哥,急忙冲了进去,可临到跟前,又不敢接那电话了,深怕自己哪里说得不对,将昨晚的事情泄露,让爸妈发现,害他们伤心难过,最终,她只能向表姐表哥求救。

  “我来接!”瞬间满血复活的二货自我推荐,上前就要接电话,却被自家妹子一巴掌拍掉了手,推到了一边。

  “你接什么,这里是女生寝室!”万一不是认识的人,还以为月月干了什么把男人往寝室里带呢!郭澄雅瞪了自家大哥一眼,然后接起了电话,不过一听对方的声音,立刻亲热地叫道:“小姨!是我啦!雅雅啊!”

  只听得对面说了几句,就见郭澄雅一副诚恳的表情:“您放心啊,昨晚月月跟我们在一起,因为玩得晚了,所以没回寝室,忘记给您去个电话,实在不应该。您别生气了啊!要怪就怪我哥!”

  为毛怪我!?郭澄明瞪着眼。

  “呵呵,她一直跟我们在一起,很安全,如果真有事,不是还有我哥在嘛,我们女孩子哪里受得到什么欺负啊!”不怪你么?昨晚不守着月月,否则怎么会发生那种事情!郭澄雅冲着自家大哥瞪了回去。

  某二货看懂了妹子的意思,瞬间蔫了。

  “好的好的,我让月月听电话啊!”显然对方坚持让郝明月接电话,郭澄雅拗不过对方,只得示意让郝明月来接电话。

  “妈。”郝明月低声道,但没想到一个字就让她差点哽咽哭出来,没敢多说,只是强忍着不哭。

  “月月,这次是跟你表哥表姐出去就算了,以后可不准那么晚还在外面,让爸妈担心!”郝妈妈嘱咐道。

  “嗯嗯。”一听见妈妈的声音,再想起昨晚的事情,郝明月忍不住眼圈红了,眼泪涌了上来,避免让她妈妈察觉出不对劲来,只是简短地应答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她的脑子里就只徘徊了一件事,她还要不要回去找钱包证件?这事该怎么办?去了的话要是再碰见那个男人可怎么办?

 

一压定禽,妖孽太欺人

什么叫肤若凝脂?他可真真是感受到了!即便是只有理论知识而没有实践经验的他也能评断出身下的这个小女人,那就是一个上等品! 没想到啊!穿得那么土气,实际上却是一个尤物,他真是捡到了一个宝啊!方誉的内心赞叹不已,同时,手底下的动作也没停,就像一个拆了礼物的小男孩,新奇地将这礼物上上下下摸了个遍。 于是,一个高干子弟圈里无人敢惹的妖孽太子爷,一个家世普通的穷女学生,原本云泥之别的二人因一场赌约在这一刻彻底交集在了一起,而后,都以为只是被玩弄、会被抛弃的她开始了被众女羡慕嫉妒恨的生活,因为那个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