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妾本京华:邪王招架不住 > 正文

妾本京华:邪王招架不住全文目录阅读第12章火焰的见面礼

发布时间:2020/10/19 4:56:00热度:

《妾本京华:邪王招架不住》是一本现言类型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玥儿领命。”薄如蝉翼的面具套上,再覆上夜行专用的黑色面巾,拿起倚在书桌边候命多时的长刀,冷玥转身就走。临出门时,听到南...

妾本京华:邪王招架不住

欢乐光阴总是易过,一晃眼更打三声,子时的夜显得更为深沉,静静烘托着似乎一片安宁的麓都皇城。

西商国皇宫北面,六皇子奕王寝苑,一盏不肯入睡的烛灯。

“玥儿,这就是昨天在鲁相国家中密会的亲信名单。”微弱的灯光下,是一双深邃得足以洞察人心的眼睛,和一张精致俊秀的年轻脸庞。薄如刀锋般的嘴唇轻启,一字一句沉着而坚定。一响贪欢之后,南宫奕的脸上已经看不出有任何的波澜。

纤指摆弄,徐徐展开,白纸的内容这才映入到了冷玥的眼中。片刻前的温情春风已经从她姣好白皙的脸上退去,剩下的就只有临敌应变时才有的严肃与冷酷,多年的暗杀生涯使她明白,感情是绝不能掺杂进任务之中,即使她是多么的不舍。

“吏部尚书郑卫城,皇卫北营都统来臣军和西营都统洛天,刑部尚书崔何,大内掌印太监曹东来,翰林院太傅杨英华。”冷玥一边小声念着,一边在脑中将这些文字与实际的职位权力相印证,结果让她微微一惊。“文武大臣,皇宫内外,没曾想鲁相的权力竟然这么巨大。”

“鲁相在朝中的影响力,远不止于此,这还只是我所能探知的一部分而已。”南宫奕离开书桌,踱至窗前,后面拖着一道漆黑的身影。“其实这没有什么可惊讶的,鲁相为左相数十载,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其中利益更是盘根错节,根深蒂固。”推窗而视,一阵冷风穿堂。“就好比是庭院的这一棵参天大树,枝繁叶茂的背后是伸向黑暗的无数根系。”

冷玥清楚地听到,隐藏在南宫奕那一声慨叹背后的忧虑和无奈。“可是,我还有……”未等说完,南宫奕就已经知晓她的意思,即使此时他仍背对着冷玥。这种直抵心灵的默契,让冷玥内心一阵欢喜。

“你很聪明,立即就联想到了五年前的那一场鲁木事件。”冷玥能想象到,南宫奕此时脸上挂着的一丝轻蔑的笑容。“我只是想告诉你,失去鲁木对鲁相来说确实是个打击,但远远还未到伤及元气的地步。刑部和吏部的落井下石不单单是诉诸正义,同时也是为求自保。至于鲁相国在朝堂上的双腿发软声泪俱下,更是为了配合父皇的网开一面而做出的精彩表演。”

南宫奕转过身来,眼放精光,背负双手。“冷玥我要告诉你,政治中人最擅长的,一是装,一就是忍。”南宫奕慢慢上前,走近冷玥。“千万不要被他们的表象所蒙蔽,也绝不要对他们心存任何的仁慈之心。”

“那么殿下,对冷玥,你是不是同样既是装,也是忍呢?”话一出口,冷玥就感到后悔,因为她看到南宫奕眼中那一抹激情,瞬间黯淡了下来。可是话已出口,冷玥也不知如何收回了。

南宫奕眼睑低垂,睫毛宛若蝴蝶之翼扑打着温柔的旋律,黑曜石般的瞳孔直如深秋的一泓潭水。沉默了一会,话语中透着股淡淡的哀伤。“玥儿,我知道你的梦,也知道你的痛。其实以你的伶俐,怎会猜不透五年前那个雨夜所发生的事?如果你真的觉得,我们之间除了利用之外别无留恋,那么我……”

或许,这就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吧。人往往在面对艰难困苦不会屈服,却往往在情感面前败下阵来,即使冷漠如冷玥者,概莫能外。她的手,轻轻地横遮在南宫奕的嘴唇,不想让他继续再说下去,因为他的话,宛若一曲哀歌。“对不起,是我不好,玥儿不应该这么说……”

南宫奕握住她的手,眼里慢慢地有了丝欣慰的色彩。“原谅我。”南宫奕留在冷玥手上的吻,是那么的深。“一直以来,我都不愿意用言语来表达我对你的爱,只希望默默努力,用行动和最终的胜利来诠释我对你的承诺。原谅我玥儿,原谅我必须让你承受政治对我们带来的影响,而我却无能为力。”

“殿下。”一下子,冷玥单膝下跪,声音决绝。“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哪怕是牺牲我的性命。”冷玥扬起头,对着南宫奕就是一笑,她的温柔只为他一个人绽放。

“说过多少次了,四下无人时,要叫我南宫奕。”南宫奕的神情也不再紧绷,好似春日融冰,散发勃勃生气。说着,南宫奕将冷玥扶起,满眼之中尽是怜爱。

“今晚的目标,是吏部尚书郑卫城。”南宫奕一手拿过冷玥手中的白纸,一手摘下灯罩。“玥儿你要知道,我不是不相信你的能力,只是有些事情不可操之过急,我们一个一个来,有时候,恐惧也是一把杀人武器,叫他们防不胜防,惶惶不可终日。”白纸在火苗的吞噬下,随风消逝。

“玥儿领命。”薄如蝉翼的面具套上,再覆上夜行专用的黑色面巾,拿起倚在书桌边候命多时的长刀,冷玥转身就走。临出门时,听到南宫奕的那句,“玥儿记住,没有什么比你的性命更加重要”,冷玥忍住盈满眼眶的热泪,没有回过头。

月悬中天,清辉凄迷,再加之如经幡般飞渡的浓云和不时的几声乌啼,夜的暗更冷三分。

冷玥,还有随行的十名暗卫死士,身着紧身夜行衣,腰垮长短两把刀,追风掣电般在都城层叠排列的屋顶间起伏前行,留下一道道风的痕迹,心无旁骛地直指目标而去。他们是死亡的使者,他们是只在暗夜出鞘的利剑,寒光过处必留鲜血。冷玥心中,是说不出的兴奋,和期待,她所厌恶的杀戮早已在岁月的作用下变成了她心中的一处涌现成就的源泉,只不过她不想承认而已。

似乌鸦般,无声地落于屋顶,脚下的庭院就是此次暗杀的目标人物,吏部尚书郑卫城的宅院。这时,除了几盏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灯火之外,亭台楼阁都是一副熟睡中的安详,连平时巡逻护院的家丁都不见一个,这倒是令冷玥的眉头不由得一皱。可是,凭着对自己实力和经验的认可,冷玥还是下达了进攻的手势。众人一落地,便仗着浑厚的轻功足不点地,朝着目标的寝苑直奔而去。

“吏部尚书,掌一国官员人事升迁和政绩考核,若要断绝太子和鲁相一派的持续增长的势力,郑卫城便是首当其冲。”冷玥默念着南宫奕对这些人物的定义,这能使她下起手来显得义正言辞,将她的暗杀上升为一个为国为民的高度。

眼见目标居所就在跟前,只不过是十几步的距离,却在这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道寒光转瞬即逝,冷玥毫不迟疑一摆手,他们这一行人好似踩了个急刹车,陡然间停了下来。一看,竟然是一支箭。

那支箭的箭头已没入地砖之中,尾部的翎毛还在颤抖。冷玥不由得想起了当年沧太子和靖王的箭,手上那已结痂的伤口下意识地微微疼痛。

就在冷玥发呆的这一短短瞬间,他们由暗夜的入侵者,变成了毫无争议的被包围者。只见周围猛然间出现了几十个黑衣人,一双双眼睛好似森林深处不怀好意的狼瞳,双手拿着类似于铁爪一般的利器,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似的。无一例外,他们的左肩处都绣有一个火焰般的标示,在晦明变化的月光中显得犹为刺眼。

这种场面,冷玥在前世已不知见过多少回了。当即变换手势,他们十几人当下围城一个圆圈,将冷玥护在中间的同时拔出长刀斜挡胸前,眼神凛冽而机警。

就在这似乎一触即发的时刻,竟然有人发出笑声。冷玥一看,原来是对方之中,与自己正对面的一人,收起铁抓钩,向前一步。“哈哈,看来师弟所料不错。”

师弟?他口中所说的师弟是谁?是郑卫城吗?他们是何人?看样子又不像是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人?他们是太子一党的人吗?如果不是,又怎么会出现在此地呢……一系列的疑问充斥着冷玥的脑海之中,她却不敢让它们多做停留,因为那样会影响自己的判断力,特别是在这诡谲的战场之上。冷玥当下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收起。”一声令下,所有的敌方黑衣人都收起了自家武器,原地待命。虽然冷玥这方均感到不解,可是没有冷玥指令,他们的刀仍然坚挺着。

“我已经通知郑卫城,他已经跑了,哦不,应该说是撤退。”冷玥能根据他面巾上的褶皱,推测出他此时是在朝自己,友好一笑。“以后,你们也是杀不了他的,这点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另外,我需要特别提醒你们的是,不用白费力气乱猜,我们不是太子的人。”

这时,在他的示意下,冷玥的左手处的包围圈,留出了一个出口。“今天晚上,就当是我们的一个见面礼,我们山水有相逢,请。”对方大手一扬,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在敌我情况未明,数量又占下风的情况下,冷玥并不想贸贸然意气用事,这么多年过去了,冷辉的死似乎还是昨天的事。

收刀,撤退。在冷玥跃上屋顶之际,传来了他爽朗的声音。“火焰,这是为你好为了今晚的失败而向你的主子禀告之用,这两个字估计能抵得上一阵板子吧。”

月半弯,深沉的夜越来越让人看不透……

妾本京华:邪王招架不住

冷辉居然是夜帝的儿子!冷玥带着这个令人震惊的真相,睁着美丽的黑色瞳仁倒在地上,最后的剪影凝固在空中乍现的一道绚丽红光里。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