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醉心凋零
醉心凋零

醉心凋零

  • 热度:
  • 时间:2019/11/11 11:28:27
  •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明朝暴君无情无义,江湖暴乱,便在词危机关头,多数武林人士选择了结盟,武林大联盟便是在此刻开始了征程。 与此同时,一些江湖中的有情有义的儿女们,也在演绎这一曲属于他们的武林豪歌,不管岁月兴衰始末,不论时光流离辗转,江湖都还会是那个江湖,只是武林里的人一直在变,武林不是武林,江湖却是江湖。

精彩章节预览

元末民不聊生,爆发红巾起义,朱元璋加入郭子兴队伍。1364年朱元璋称吴王,建立西吴。1368年朱元璋称帝,国号为大明,因皇室姓朱,又称朱明,定都于应天府;1420年朱棣迁都至顺天府,以应天府为陪都。

然而同时,当时聚散的多个大帮也瞬间分崩离散,历史一遍一遍演绎,总是惊人的相似,不久后朱厚照当权,集中兵力针对剩余分散帮落以求巩固王权,也正是这一决策导致了当时分散无主的各大帮落产生了联合的念头。

毕竟一盘散沙绝不会支撑过久,更何况当时的武林也是乱成一团,更急切需要一个主事之人改变现在混乱的局面,重新回到江湖朝堂互不干涉两相抗衡的局面。

于是,以韩愈,莫北平为首主持的武林大同盟集结大会渐渐展开,所有江湖人士各大掌门不论远近不论敌对纷纷赶赴而来,目的不外如是,或为争权,或为夺利,但大多数正道中人却是为了武林一同而壮大,这毕竟是当前最迫切解决的一个问题。

但当大家达成统一意见时,另一个问题又渐渐升了起来,武林大同盟,不可能只为武林而生,如此未免过于片面和短浅了那么其共同纲领究竟应该如何呢?大家又为此展开了争论。

这时,韩愈站了出来,义正言辞的道“暴君无义天下无情,逼得我等沦落至此江湖武林世风日下,我等虽为武者,却亦无法一展所长,如今成立武林太大同盟,自然应当站在这世间千万武者的一面考虑,我们究竟是为何到了现在的地步,如今我们又为何集结在这里,这个问题相必大家都应该仔细考虑考虑。”

郑若祗一笑:“且先不说这事,还说大明朝。韩总舵主想了没有,白莲教跟韩总舵主有血海深仇不错,但作为大明朝的臣民毕竟是吃着大明朝‘皇王水土’长大的,不报答大明朝的皇王重恩也就罢了,反明却也是没有道理也不应该的。韩总舵主应该知道不食周粟的故事。当初伯夷叔齐叩马而谏,力阻武王兴兵伐纣,并斥责武王‘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弑君,可谓仁乎?’后来武王得天下,伯夷叔齐逃到首阳山隐居,发誓不食周粟,终日采集野菜而食之。将死之时,还作歌说什么‘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适归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最终饿死首阳山。夷齐二人誓死不食周粟以示其气节之高,若祗却不这么认为,天下既然归周,这首阳山上的一草一木自然也就是大周天子家的。你不食周粟,到底还是采吃了周天子的野菜,这气节还能高到哪里去?但便是夷齐二人气节不高,也还知道食周粟就成了周天子的臣民,是周天子的臣民就要感念周天子重恩……”

韩愈微微一笑“正师妹这话委实有些道理,不过却不太适合今天的场面,如今各大帮派对我帮主都在这里,如今事态如何大家也都清楚,再说这话反倒有些自欺欺人了吧!”

莫北平在一旁坐着眯着眼看着四周每个人的表情和细微动作,毕竟这一次武林大同盟的目的是使他成为盟主,他自然不便多说话,不过如今确实应当揣摩好每个人的立场,以便为日后做打算。

不待郑若祗开头,便有人附和道“没错,暴君无义天下无情,我等尽皆想要以一身武力报效,却遭暴君无情碾压,逼迫至此已无退路,如今也不过是想在重建昔日武林,抗衡朝廷以谋发展。”

韩愈点头“没错,所以韩某不才,以为此时我们武林大同盟的纲领应当以反抗朱明为主,站在江湖广大武者的立场上,更容易同仇敌忾,使如今的武林迅速蜕变为一个全新的江湖,不知大家觉得如何?”

哈,哈,哈哈哈!”王直又笑了好几声,“要王某说,这里真正能称得上韩总舵主同道的还真不是那些人,而是五峰教的大教主,姓王名直。”

韩愈轻蔑的一笑:“是吗?韩某怎么没看出来?”

王直也是轻蔑的一笑:“韩总舵主嘴上这么说,心里恐怕不是这么想的吧。韩总舵主一心反明,我王直也是一心反明的,就从一心反明这点说,韩总舵主跟王某可不是同道吗?”

韩愈摇摇头,很是不屑的:“王教主,韩某反明反的只是朱明昏君朝廷,并不反天朝的社稷江山。王教主反明可是祸害的天朝百姓,扰乱的是社稷的安宁。而且据韩某所知,王教主一直以来跟倭寇眉来眼去暗通款曲,你我如此大相径庭王教主居然还说是同道,韩某还真不敢苟同了。”

韩愈一句“跟倭寇眉来眼去暗通款曲”戳在了王直心头的软处,王直的咄咄逼人之气登时收敛了两分:“韩总舵主将王某说的如此不堪?可有真凭实据吗?韩总舵主是鼎鼎大名的盖世英雄,是干大事的,有实力反大明的昏君朝廷。跟韩总舵主比,王某不过一籍籍无名之辈尔,哪有能力干韩总舵主那样惊天动地的大事业!也就只能干些鸡鸣狗盗之事,给大明朝添添乱而已,而且,而且……从来就不敢祸害百姓,都是,都是……他们官府造的我们的谣!”

王直的几句恭维令韩愈很是受用,语气和缓许多:“天地良心,王教主这些年到底都做了什么想必王教主比任何人心里都要清楚。俗话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又说‘功过是非自有公论’,造谣与否王教主就不必耿耿于怀了吧。”

“到底韩总舵主理解王某难处,王某多谢了。”王直见韩愈如此,趁机道,“韩总舵主,你我在反明这一点上虽有小异但毕竟大同,今天趁此天赐良机如果能结成一个反明同盟岂不更好?”

“哦?是吗?”韩愈好像有些兴趣。

王直反问道:“不是吗?就今天这情势,韩总舵主要想成立一个纯粹的反明大同盟,除了王某还有哪个是可依靠的呢?所以,依在下愚见,他们谁要反倭反虏就让他们自己玩去,咱们两个结盟玩咱们的。韩总舵主就做反明同盟的大盟主,王某跟着韩总舵主做个副手,如果再有哪家英雄愿意跟着咱们干的,咱们就都让他们跟着。韩总舵主意下如何?”

韩愈低头不语,像在思索。

郑若祗看着韩愈,着急的道:“这贼明明是在捣乱,目的是要撕裂武林,人为地将天下英雄分裂两处,韩总舵主可不要上了当啊!”

莫北平也道:“小机留说的甚是,韩总舵主可要三思啊。”

韩愈低眸似乎是在思考,片晌才到“不管如何如今天下武林人士皆在此地,韩某也不会做个一言堂,毕竟我们要建的是武林大同盟,而不是一个更大的帮派,所以不论是反明还是抗击倭寇,我们都要尽快决定,所谓攘外必先安内,所以韩某不才,认为应当还是以安内为主,不知在座的各位还有什么见解,也希望大家尽快提出来,我们才好尽快找到解决方案,以求武林大同盟建立的基础。”

韩愈正说着,一人站起来道:“韩总舵主说的何尝不是!鄙人就是通州永乐帮现任帮主冀天平,本帮遭难之时本人幸得白莲教燕赵分舵朔风堂众兄弟暗助方才保住这条小命,而本帮其余弟兄包括帮主、少帮主都没能逃脱暴君朱厚照毒手。也正是为此,我冀天平重建永乐帮之后,帮规里面的第一条写的就是:正徳之仇,永世不忘,以血还血,誓与朱明不共戴天。只恨鄙帮势单力薄,本人也能力有限,致使本帮大仇至今未报,帮主九泉之下双目难瞑啊!”

冀天平一边说一边哽咽,其身后弟子更是呜咽有声。

“冀帮主但请止悲。”韩愈安慰了一句,然后提高嗓门道,“韩某重提旧事并非存心揭冀帮主心头的伤疤,而是想要在座的诸位英雄好好想一想,前有永乐帮后有鄙教的蕙风堂,数十年来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咱们?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韩愈将目光扫向群雄,全场鸦雀无声。

韩愈恨恨的道:“为什么?只有一个解释:咱们是一盘散沙啊!假如当初有个武林大同盟,我等都能汇聚到大同盟这面旗下,统一号令,进退同步,生死同赴,一方受敌,群起而攻,说不定天朝早就换了国号,如今在金銮宝座上坐着的也许就是在座的不知哪一位英雄了。所以,为了往日的悲剧不再我等身上重演,韩某以为很有成立武林大同盟的必要,一旦成立了武林大同盟,今后我等就能在同盟盟主的统一号令下,时刻保持联络,一旦天下有变,韩某定当带领白莲教众弟兄第一个向朱明昏君发难,老账旧账一起算,新仇旧恨一起报,我等草根摇身而变成国家柱石也未可知。诸位以为然否?”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