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妾缘
妾缘

妾缘

  • 热度:
  • 时间:2019/11/11 10:32:18
  • 来源:阅文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淑鑫,现代一名知名高校本硕连读的高材生,毕业后找了份中规中矩的工作,本想大展身手,却不想人情职场,失望之际,不想一朝穿越却成为侯府一名小妾,换了个老板,老老实实做人,安安份份养娃吧。...

精彩章节预览

  淑鑫,原先并不叫淑鑫,原是叫淑馨的,不知道是不是派出所阿姨嫌弃馨字难写就给写了另外一个“鑫”。她一直以为就是名字的原因造就了她“女汉子”的个性,豪爽、大方,成绩名列前茅,大学本硕连读,毕业之后就成了职场上打不死的小强。谁知职场中勤勤恳恳,升职的机会却被别人抢走,成了别人的垫脚石。委屈、愤怒,下班遇到十字路口,闯了唯一的一次红灯,没想到就挂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了。房间的家具造型简练,朴素大方,古趣淡雅,似有小桥流水,江南人家的韵味。

  等她再一次睁眼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屋里有两根蜡烛,一跳一跳的。脑海里也多了许多另外一个人的回忆,断断续续的。那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家境富足,是江南苏州府的一大富户,父亲严肃,母亲和蔼,还有个稳重的哥哥,虽然家里有钱,但是依然是简单的四口之家,父亲并无纳妾的想法。

  记忆中的女孩叫“淑馨”,和她原来的名字一样。小时调皮,哥哥经常替她掩护,十足的一个护妹的小哥哥。后来小淑馨长大了,慢慢和母亲学女红,学着管理家务,回归了内宅。哥哥也与一个当地的富户家的女儿订了亲,现在天天随着父亲出去应酬,为家里的生意忙碌。虽然也是不是的给淑馨带些小东西小礼物回来,可二人见面说话的时间越来越少。

  嫂子是个精明厉害的角色,不管是家务的管理还是外面的交际,为哥哥提供了不少的助力。

  小女孩的心里还藏着一个心上人,那人是有一年小女孩花灯节的时候偶遇的。那是一个书生,俊秀儒雅,小女孩一见钟情。后来,他们就通过女孩的身边的丫头司琴司棋来传递书信,也曾偷偷见面互诉相思。书生家里虽不如女孩家中富贵,可也是殷实之家。是一苏州府下属西山县的书香门第,祖上曾出过进士,只是如今家道有点败落,到书生这代只剩孤儿寡母,家中只余书生和他母亲俩人,加上门房一家四口,共有六口人家。

  又是一年的花灯节,司琴司棋问她是否和去年一样行事,淑鑫虽然没有原来小女孩的那么多爱慕,可是,与其嫁给一个陌生人,还不如就这个书生。虽然门不当户不对,可是淑鑫并不觉得找个门当户对的就一定比这个书生要幸福,何况她的思想里早已入住了现代的思维方式。所以,当司琴司棋问起的时候,她也没反对。她在想,就当自己是淑馨吧,现代的一切也过去了,在这有父母有哥哥嫂嫂,衣食无忧也不错。

  当淑馨挂这一张肤如凝脂、天真烂漫的脸,而眼神却露出智慧的精彩的时候,不知不觉让别人以不开眼。而这别人里却有一个连当地知府都不敢得罪的人。

  在临街的酒楼里,本地的几大高官聚在一起。坐在上首的是一年轻人,此人二十八岁,面净无须,眼窝深陷,眼神深邃,鼻梁高挺,姓商名瑞,是京城安平侯府的庶长子,虽为庶,却从小到大一直当嫡长子、侯府世子来养大的。去年安平侯夫人生下一子,却是有耳聋之兆,不知是否能养大。安平侯府至今只得两子一女,一个是他,一个是尚在襁褓中的嫡弟,唯一的女儿嫁入京城四世家之一中的史家长子做正妻。虽然商瑞,二十有八,却和父亲一样子息不旺,自他十八岁成亲以来,妻子王氏生过一子,却没活过周岁,姨娘宋氏怀胎十月,却生下一死胎,二姨娘蒋氏生一女,活到三岁的时候,不想一场风寒夺取了女儿的性命,连蒋氏也一起带走了,三姨娘言氏生过一子一女,一个未出满月,一个不过刚刚会走路,都夭折了。

  他下放此地,一是为积累基层经验,镀层金,好回京升官;二是避开目前因为嫡弟的降生,而带来的一些阴私事,也是侯爷对他的爱护;三是侯府老夫人上月求签,说他应是七男二女之命,只是需要到南方来寻找他的儿女缘。虽然他与妻子王氏,感情虽没有多好,但也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也说的上几句话,只是这次外出,侯府老夫人一个年轻女子也没人让他带,只带了贴身的四个小厮及府里的家生子商之福一家。

  虽然他是侯府庶子,也不是本地的官员能得罪的起的。为了巴结此人,各个官员也使出了浑身解数,知他没带女子在身边,几次安排美貌少女,指望能收拢在身边,和他攀上交情,却不知这位商大人是否真的看惯京城的各色美女,眼光太高,来来去去竟没一人入的了此人的眼睛。

  此次花灯节,没想到,商大人竟然看中了在街边游玩的淑馨,那张天真与智慧结合的一张脸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竟当众夸起此女。

  在座的各位都是人精,自是不需商大人多费口舌,自有人帮忙打听。

  原来是本地富商白家的女儿。父亲白启轩,母亲白马氏,哥哥白靖宇,嫂嫂白苑氏,还有两个侄子白兆海,白兆河,一个侄女白蔷薇。白家主要经营布匹、绣房,还有一些家具装饰等。在苏州府算是一等一的富户了。

  这桌坐的其中就有与白府有表亲的马大人,听到打听到的消息,顿时心花怒放,凭着自己和白家的关系,这个白家女做了商大人的小妾,自己与商瑞也就有了亲戚关系,平时照拂一二,那自是不用说,自己的升迁路也有了希望。

  当白家听到消息的时候已是酒足饭饱之后,华灯初上了。

  白家老爷初听此事,满眼的震惊之外别无其他。他不知道这个商大人怎么就看上了他家女儿,虽然官商不通婚,虽然女儿嫁过去会给这个家族带来无限的利益,但是这个他的女儿,唯一的女儿。他看过父亲小妾的日子,他知道他的母亲是怎么管理府中事务,又是怎样借机整治父亲的小妾。他的女儿,娇生惯养,天真无邪,怎会去做别人家的小妾,而且还是那种高门大户?

  白家大哥也在场,受宠若惊,喜从天降,自觉白府马上就要更改门庭,更进一步了。又想着小妹的种种,以后就要伏低做小,心疼不舍,百般滋味。

  白淑馨此刻正对着绣架上的绣品发呆,突然听到丫鬟来报听到母亲这么晚来了,有点儿惊讶,却也没多想。

  白淑馨的母亲白马氏是当地马家的姑娘,开始是做香油生意的,后来开了几家铺子,卖些酱醋茶之类的生活调味品。虽不算什么大户,但是马家老爷却也是开明之人,让自家姑娘识了几个字,原是想着识字可一看懂账本,日后出嫁倒也有个防护。

  白马氏见到女儿,只是一直在旁边抹眼泪,却也不说什么。

  淑馨却有点儿慌了,不知是发生了何事,让母亲如此伤心。

  “香香,我可怜的女儿!”母亲突然的拥抱更加让淑馨不知所措,不过也肯定了母亲伤心定与自己有关就是了。却不知是何事?难道书生的事情暴露了,为了名声,所以她不得不嫁与他?这也不至于哭成这样吧?

  “香香,娘就你这一个女儿,虽然不比人家高门大户家的千金小姐,却也自小娇惯,咱家清静,没那么多乌七八糟的事情,你也心思单纯,这以后可咋办呀?!我的女儿呀!”

  等母亲哭过后,淑馨才明白,原来京城下调到这的商瑞商大人看上她了,商家不是自己能惹得起人物,只能照办。

  淑馨不怕书生家穷,她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办事能力,书生与原来的淑馨情投意合,虽然她不是原来的她,但是她相信她与书生最终也会情满意真,圆满结局。谁知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商瑞,这让她不得不考虑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

  古代妻妾制度严谨,妻与妾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妻就是妻,妾就是妾,不可相提并论。妻可以随意支使、打骂妾,可妾却不可以。淑馨不敢保证经历过现代教育,有着一个现代思想的脑袋,可以去为人妾,但是现实中的白府,对于商瑞,无丝毫的反击能力。她愿意也罢,不愿意也罢,只能为妾。她想过是否传书给那个书生,一走了之,可是想到对她宠爱有加的白老爷、白马氏,还有大哥,还有她的三个可爱的侄子侄女,她的二侄子,还尚未百天啊,她怎能舍得?她心软了!她不是古代的深闺小姐,她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行为方式,虽然做人小妾万分郁闷,可是不得不做。

  母亲郁结于心,不堪重负,生病卧床。幸有嫂子苑氏,忙前忙后,虽然为妾,但是她应有的嫁妆不曾缺少一件,前前后后与商府的来往,也不曾落下礼节。她的嫂子虽不忍心,但也曾劝过,商瑞,虽是侯府庶长子,但是侯府也不是我们这些商户多能高攀的,而且他无儿无女,年纪也不算大,只要能生下个一儿半女的就能立下脚跟了。

  城里的其他商户得知白家女要入了商府的时候,顿时嫉妒眼红,恨不得将自家女儿代替白家女才是。

  白驹过隙,不管白家是如何不情不愿,不管下方的人什么心思,或者是什么动作,正月还没有过去,一顶小轿将淑馨抬进了商府。

  自此以后她只能为商瑞的一名小妾,白氏。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