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末日解码 > 正文

末日解码完整版免费阅读第6章又一个跟踪者?

发布时间:2020/2/1 21:36:11热度:

《末日解码》是文笔极佳的青春类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这人挺高的,力气也不小,陆沉身上挨了好几下,才把他治住。...

末日解码

  可就算这个人的跟踪技术再烂,苏荷也没也没敢打草惊蛇,谁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又有什么目的,毕竟她姐姐可是当盗墓贼的人。

  苏荷给陆沉打了个电话,语气淡然的就像那天对人冷言冷语的不是她一样,苏荷当然好意思了,毕竟有危险找警察嘛,她心安理得的很。

  听说苏荷被人跟踪,陆沉立刻紧张地问清楚了她的位置,连忙赶了过来。

  为了防止跟踪她的人把她跟丢了,也为了防止跟踪她的人把她弄死了,苏荷可谓是绞尽脑汁,人不多,但也不少的地方绕着圈子,绕得她腿都酸了,毕竟她不是一个特别擅长运动的人,终于一个小时之后,把陆沉给等来了。

  陆沉一到地方,不用苏荷说,就看到那个了一直鬼鬼祟祟的身影,那人年纪不大,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他不算是太笨,似乎察觉到了异样,转身就想走,陆沉一个箭步冲上去,直接把人压倒在地。

  这人挺高的,力气也不小,陆沉身上挨了好几下,才把他治住。

  “好小子,学着人家跟踪?”陆沉气喘吁吁地说道:“说,你是谁?谁派你来的?你为什么跟着她?”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就是路人,我没跟踪谁!”

  苏荷急忙跑过来,关切地看着陆沉道:“你没事吧?”

  “没事,这样的人我见多了,收拾他还不是手拿把掐的事啊!”陆沉自得地说道,“看看吧,就是他跟踪的你。”

  苏荷转过头一看,那是一张陌生的脸,她敢保证她从来没见过,不过她看到他的时候,却脱口而出说了一句:“是你?”

  “你认识的?”陆沉有些尴尬,这要是认识的人那可就是误会了。

  “不认识。”苏荷摇了摇头。

  陆沉心火一扬,忍不住道:“不认识你是什么啊?”

  “可是,”苏荷一直落在那人脸上的目光一转,看了陆沉一眼道:“这个人,好像说是我姐姐的弟弟。”

  苏荷确实没见过他,但是她听过有人形容过他,苏音的邻居阿姨是怎么说的来着?‘我就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漂亮的男孩子’,如今见到他,苏荷几乎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因为她也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男孩子。

  一米八的身高,身材有些消瘦,一张精致漂亮的脸蛋,就像是漫画中走出来的帅气美男子,一双丹凤眼此时正愤怒地瞪着他们,眼中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意,两条英挺的眉毛像是炸毛一样竖着,薄薄的嘴唇微微抿起,像是受了委屈。

  苏荷不由得看了陆沉一眼,陆沉长得也好看,他身上是满满的荷尔蒙气息,五官也是俊朗英挺,十足的硬汉,两个人风格不同,没什么可比性。

  “啊?”陆沉微微一愣,这下他看着那人的眼神也有些微妙了。

  陆沉一看这人,心里也有些怪异了,哪有男人长得这么好看的?活脱脱的像个小白脸。

  苏荷上前了一步,看着那个年轻人道:“你认识我姐姐?为什么要跟着我?你是谁?”

  “我,我没有恶意。”因为长得好看,明明二十岁了,还偏偏像是十六七岁的少年,他有些仓皇着说道:“我真的没有恶意,我,我是来找我爸爸的。”

  “你爸爸?”陆沉脸色一沉,他冷笑一声:“你眼神不好,也不至于把她当成你爸吧?男女都分不清楚么?”

  苏荷瞪了他一眼,对于这种亲人失去踪迹的感受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不管是真是假吧,反正苏荷对面前这个人的戒备去了大半。

  “我不认识你的爸爸,你应该找错人了。”苏荷声音和缓地道。

  “不,是苏音姐,苏音姐认识我爸!”少年急切地说道,像是他们不相信他,他就要哭出来一样。

  听到苏音的名字,陆沉跟苏荷的目光都是一凝。

  “我爸爸叫成勇,你听过么?”少年殷切地问道。

  苏荷努力的想了一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她有些不忍看到他失望的目光,便看了一眼陆沉,低声问道:“你是警察,要不你帮他查一查?”

  “不用查了。”陆沉沉声说道:“他爸爸,”顿了顿,他声音有些涩然:“和你姐姐都是千鼠的成员。”

  苏荷闻言微微一愣,下意识地向少年看了过去,他爸爸如果和苏音一样,那不是已经……

  苏荷的心里一痛,少年却已经看明白了他们之间的眼神交汇:“我爸爸是不是已经出事了?你们告诉我,我坚持得住的!”

  他这么说,身形却有些摇摇欲坠,脸色苍白,实在不像是能坚持得住的。

  苏荷想了想,最后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回我家吧,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

  回去的路上,苏荷了解到,这个少年叫成泽,他的父亲在几年前一次离家之后就音讯全无,再也没有回来过。

  “几年前?”陆沉问道。

  “大概在二零零五年的时候。”

  陆沉跟苏荷对视了一眼,这个时间跟苏音失踪的时间差不多,同样的时间,同样的音讯全无,同样又是一个盗墓团伙,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

  出于同是受害家属的心里,苏荷对成泽很是同情,所以对成泽很是友好,当然,这跟成泽那张过分精致漂亮的脸蛋分不开关系,长得好看的人就是比较受欢迎,尤其是成泽一副孤苦无依的样子,很容易引起姐姐阿姨的同情。

  到了苏荷家的时候,苏荷已经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成泽。

  “我姐姐也是八年前突然失踪了,我也一直在找她。”苏荷落寞地说道。

  陆沉在一边忍不住轻哼一声,满脸的不以为意,苏荷红着眼瞪他:“你不会理解我们这种失去亲人的痛苦的,就算你不以为意,也要尊重一下我们受害者家属的心情吧?”

  陆沉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转过头低声嘀咕:“明明是你见色起意,还说什么受害者家属心情,女人就是不可理喻。”

  看看苏荷对成泽那个他态度,当初又是怎么对他的?他长得也很帅好么?可第一次就把他当成了人贩子,差别对待的,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我见过苏音姐,她没有失踪啊,她人很好的。”成泽说道。

  后来苏荷真正的了解了成泽之后,才明白,从他口中能得出一个评论女人很好的评价是多么不容易。

  “你见过我姐姐?”

  “你见过那个盗墓贼?”

  陆沉的话,立刻引来苏荷跟成泽同仇敌忾的瞪视,那眼神就好像立刻要扑上来咬他一样。

  “又,又没说错。”陆警官威武不能屈,嘴硬地说道。

  苏荷懒得搭理他,只问成泽:“你见过我姐姐?”

  “是啊,准确的说是她来看过我,这几年来,断断续续来了几次吧。”

  这下苏荷看成泽也快不顺眼了,她姐姐都不去看她,反而去看这个无亲无故的小子,难道这也是因为长相问题?

  苏荷心情有些低落。

  陆沉没那么多多愁善感,他看着成泽直截了当地说道:“你爸爸不见你是为了你好,因为他跟苏音一样,都是盗墓贼。”

  看着花样美男一脸惊愕,张大嘴回不过神来的样子,苏荷心里舒服许多,看来不只是她一个人大惊小怪。

  “我知道这很难让人相信,但是……”陆沉无奈,刚想要安慰成泽两句,就看成泽一脸激动的站了起来。

  “盗墓贼?!好酷!”成泽的凤眸里闪着满满的神采:“我爸爸居然是盗墓贼,是不是像电视小说里演的那样,他们都是玄学高手,分金定穴?”

  看着一脸兴高采烈的成泽,纯真的眼睛里散发着热切的光芒,反正她是一点都不了解,不过她知道,陆沉可能要发脾气了。

  “胡说八道!”陆沉果然怒声斥道:“他们都是罪犯!是国家的犯人!别说他们是有意盗窃国家珍贵文物,就算他们是路边捡到的,那也得上交国家!”

  苏荷、成泽:“……哈?”

  陆沉轻哼了一声:“算了,跟你们没什么共同语言,思想觉悟太低,”说完,他看向了苏荷:“他爸的事,是你跟他说还是我跟他说?”

  “你跟他说。”苏荷立刻说道。

  “为什么?”

  “因为我没有你铁石心肠啊,这么狼心狗肺的事我可干不出来。”苏荷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地说道。

  “就算不是袭警,你诽谤警察我也可以抓你的你信不信?”

  苏荷:“呵呵。”

  成泽听着他们的话,眉头已经蹙了起来,他已经足够大了,已经能明白他们欲言又止的含义。

  “我爸是不是出事了?你们不要瞒着我,我已经被瞒着太久了。”成泽神色凝重地说道。

  苏荷明白那种感觉,明明是血缘至亲的亲人,可是她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不知道她在哪里,不知道她是不是好不好,他们那么惦记着她,却什么都做不了,只是在很久之后,接到一个冰冷的电话,通知她去认尸,还附赠一大笔遗产。

  在没有找到真相之前,她心里的那个伤口可能永远都不会愈合。

  “你父亲,成勇是盗墓团伙千鼠的成员之一,三个月前死在了本市。”陆沉的声音也有些低缓。

  陆沉是警察,对于通知死讯这样的事情,他顶多是有些唏嘘同情,却到底是见惯了。

  成泽浑身一震,对于生死这种问题,不管是做了多久的心理准备,在真正确认的那一刻,还是会无法接受,因为那是他的亲人,他的爸爸。

  失去了,再也回不来。

  “我,我能,能一个人待会么?”成泽低声问道。

  苏荷连忙点头,心里对这个年轻的,长得很好看的小伙子有些同情,点了点头,把依依的房间让给他了。

  看着他失魂落魄地走进去,苏荷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我说,你平时也这么花痴么?”陆沉在一边抱臂冷眼看着苏荷道:“你都是当妈的人了,怎么对陌生男人还是这么不设防?”

  “不是啊,”苏荷淡淡地说道:“我不就是一直很防着你么?”

  陆沉气急,嘀咕:“……睁眼瞎,没眼光。”

  苏荷没搭理他的话,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眼镜后的杏眸微微眯起:“现在几乎可以肯定,04年的时候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所以千鼠的团伙大多都选择在那个时间消失,他们是一起做了某件事情。”

  “盗墓贼能有什么事,肯定是又发现了什么大墓古穴,去盗墓了呗。”陆沉不以为意地说道。

  “可我姐最开始不是盗墓贼啊,是什么原因才能让她去放弃现有的生活,抛家舍业的去当盗墓贼?这根本不合情理,一定是有更特别的事情,说不定这正是他们的死因呢?”苏荷越想越是这么回事。

  一个人的本性是不会轻易改变的,反正她是不相信苏音去当盗墓贼,一定是其中有什么隐情。

  苏荷这么一想,就坚定了一个信念,她一定要找出苏音的真正死因!

  不说别的,就苏音那个查不清楚死因的死法,就足够诡异了。

  跟苏荷的想法不谋而合的还有一个人。

  成泽在房间待了足足两个多小时,等他走出来的时候眼睛是红的,说实话,要不是时机不对,苏荷都想去捏一捏他的脸,湿漉漉的眼睛,像是受伤的小狗,必须要主人亲亲抱抱才能好,他却偏偏故作无事,可把怪姐姐给心疼坏了。

  “我一定要找出杀死我爸的凶手!”成泽出来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话。

  苏荷非常感动:“是我们,我们一定会找到!”

  成泽比她小那么多,还愿意去找寻杀害爸爸的凶手,成泽给了苏荷勇气,她也一定要弄清楚苏音的死因,她的姐姐不是盗墓贼,这里面一定是有原因的。

  “得了吧,到时候再把你俩给搭进去!”陆沉在一边泼冷水:“就算是有人害了他们,那凶手能是一般人么?连千鼠这种老奸巨猾,好好好,经验丰富的盗墓贼都被他们灭了,你们两个,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呢。”

  话虽然不中听,但说的都是事实,成泽最沉不住气,听到他贬低自己的话,已经气得脸色通红了,配上他红通通的眼睛,还真的挺我见犹怜。

  苏荷都看呆了,连陆沉都小声嘀咕了一句:“一个男人长成这样,真是……红颜祸水。”

  “我们自然不行,”苏荷回过神来,冷静地说道:“不过,我想陆警官看到杀人凶手逍遥法外应该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吧?”

  陆沉眨了眨眼:“不是,不是你,你什么意思?”

  “当然是陆警官也会跟我们一起去找杀人凶手的意思啊,”苏荷笑容可掬地说道,眼镜后的杏眸闪过一抹精光:“难道你就不想找到被千鼠盗取的宝藏么?”

  陆沉凝睇着她沉默不语。

  “你要知道,千鼠的人都死了,作为千鼠成员的家属,我们两个是你唯一的线索,要说抓凶手的话,我们谁帮谁还不一定呢?”苏荷慢条斯理地说道,“怎么样?陆警官,要不要考虑一下合作呢?”

  苏荷也不傻,想到陆沉当初缠着她的那个劲头儿她就明白了,肯定是陆沉找不到别的线索,所以知道她是苏音的妹妹就盯上了她。

  想一想也能理解,当初苏音不跟家人联络,千鼠的其他成员想来也是这样的情况,可见千鼠成员对家人的保护。如果不是苏音要把依依托付给她,也许苏音也不会露面。

  所以说,她是陆沉唯一的线索,现在又多了一个成泽,成泽肯定也知道一些什么,毕竟他可比她这个妹妹跟苏音接触的多多了,陆沉要想破案,就一定不能绕过他们俩。

  陆沉看了看面前其貌不扬,却气势汹汹的女人,和一边红着眼睛的美少年,哦不,美青年,突然觉得头痛欲裂,他有一种预感,一旦答应了,可能就是无尽的麻烦,可他更预感,如果他不答应,也许他一辈子也弄不清楚千鼠背后的秘密了。

  陆沉咬了咬牙:“行!我答应!我会让你们参与进来,不过……”他顿了顿,任何一个不过后面都会有一个令人不怎么愉快的条件:“不过,一切行动都要听我的,你们不许自作主张!”

  一听这个条件,成泽第一个不同意:“凭什么?”

  他自小长得好看,在这个看脸的社会自幼就备受宠爱,从来都是别人听他的,凭什么要他听这个明显没比他大多少的,乳臭未干的警察?

  成帅哥表示不乐意。

  苏荷拦住了他,笑容可掬地说道:“这是自然,你是警察嘛,我们当然要听你的!”

  “不是……”成泽不赞成地看着苏荷。

  他们有必要委曲求全到这个地步么?成泽觉得,就算没有这个小警察,他们也能找到凶手,毕竟看起来,这个警察一点线索都没有,还要靠着他们呐。

末日解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末日解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末日解码

一副奇怪的画,一本死者留下的笔记,一个被供奉的水晶头骨,都成了盗墓组织争相抢夺的对象。失踪十年的姐姐突然出现,又神秘死亡,留给她的是一个孤女,一大笔遗产,还有一个玛雅人的预言……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