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首席求婚三十三次 > 正文

首席求婚三十三次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13章奢华的午饭

发布时间:2020/10/18 4:50:13热度:

《首席求婚三十三次》是剧情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得到闺蜜的赞美,齐楚楚更加自信了,她来到贺震霆的身边,转了个圈,展现着自己的着装:“怎样?这身打扮还能配你吧?”...

首席求婚三十三次

  这样的饭盒,这样的食物,齐楚楚心里多少估算的出这份午餐的价格,不在千元以上,她不姓楚。

  霎时,她的心中涌动着一股股暖流,眼中涩涩的,嗓子干干的。

  她用力眨着眼睛,不让眼中的氤氲聚集。可是,为什么心里却在猛的颤动,连带着整个小心脏都在颤动。

  此时此刻,阵阵诱人的饭菜香,已经被齐楚楚置若罔闻,她忘了饥饿,一味的看着。

  “楚楚,楚楚?”可乐见齐楚楚只看不吃,推了推她:“怎么不吃啊,这些饭菜还是热的,再不吃就凉了。”

  被推醒了的齐楚楚,紧忙收了魂游的思绪,拿起配套的一双水晶筷子,一点一点的吃了起来。

  好吧,就为了这盒饭,就为了他的这种少有的关心,她齐楚楚决定下午好好打扮一番去参加那劳什子酒会,就算是做个临时花瓶,也要是最漂亮的花瓶。

  有了这个决定后,齐楚楚邀着可乐一起吃。

  都说吃人嘴软拿人手软,可乐吃了这顿饭以后的代价就是,替齐楚楚看着侦探社,有生意来了就接下。

  吃完饭后,齐楚楚特意洗了个澡,换上了保镖送来的礼服。

  礼服是一件款式简单大方,却做工精良的淡蓝色裙子,一看到这个颜色,齐楚楚就喜爱上了,这是她最喜欢的颜色。

  裙子的款式虽然简单,但是穿在她的身上不多一分一毫,每一处都恰到好处的凸显着她的玲珑曲线,反而比那些花哨的裙子更显她的气质,这样的做工绝对出自大师之手。

  只是令她奇怪的是,贺震霆是怎么知道她的三围?今早上给她的内内也是尺寸刚好,不大不小。

  一切都弄好了的齐楚楚在镜子前转了个圈,随着转动,裙子下摆呈现出了犹如荷叶般摆动的裙翼,很有股飘逸梦幻的感觉。

  当她出了卧室,来到社里的大厅时,贺震霆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社里,正好奇的打量着她的这个简陋又狭小的侦探社,冷魅的脸上毫无表情,只有那性感的薄唇边,勾起一缕似笑非笑的弧度。

  贺震霆一身深蓝色西服,称托着匀称修长的身型,他的出现真有一种蓬荜生辉的效果,将这个小小的甚至可以说是寒酸的侦探社顿时给称托的熠熠生辉起来。

  余光闪过一抹淡蓝,贺震霆这才转动视线,看向了齐楚楚,却在这一看之下,出现了短暂的惊艳。

  齐楚楚一改往日散落长发的风格,将长发高高盘起,露出了雪白的颈项,低领的领口显露着诱人的锁骨,无袖的款式让两只犹如莲藕般白嫩的手臂在淡蓝色下更加称托的肌肤银润,纤细的长腿下踩着一双银色的高跟鞋。

  这样的打扮将一个稚气未退的齐楚楚,改变成为了一个女人味十足的淑女。完全遮掩住了她的稚嫩和顽劣,彰显出了一直潜藏在她身上婉约和灵动。

  本就相貌出众,又带有几分混血儿特征的她,经过一番精心修饰,越发的光彩照人,美不胜收。

  也难怪阅美无数的贺震霆都会出现呆滞的表情,可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失神,随即又恢复了冷峻的常态。

  只是他的黑眸中跳跃着不易察觉的复杂情绪,虽然他每晚的梦中都有一个看不清脸,穿着淡蓝色裙子的女人出现,可是,眼前齐楚楚身上给他的感觉,竟然和梦中人给他的感觉一模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

  “楚楚,你好美啊!”自从贺震霆出现后,连大气都不敢出的可乐,这时,也不禁被这个多年的闺蜜所震惊,连对贺震霆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震慑都给忘了。

  得到闺蜜的赞美,齐楚楚更加自信了,她来到贺震霆的身边,转了个圈,展现着自己的着装:“怎样?这身打扮还能配你吧?”

  贺震霆掩盖住了眼里的复杂和惊艳,冷冷的点了点头,从衣兜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绒丝盒,递给了齐楚楚:“自己戴上。”

  “是什么?”齐楚楚接过绒丝盒,打开一看,嚯,一条耀眼的钻石项链顿时乍现在了灯光下,发出炫目的光芒。

  齐楚楚拿起项链,微微晃动着有拇指大小,通体都是淡蓝色的心形钻石吊坠。

  吊坠上切割出的不同面,在不同的光面下,发出不同的色泽,每一道光泽都带有淡淡的蓝韵。

  一旁的可乐看的眼睛都痴迷了,这样大的钻石,这样毫无杂质的蓝色钻石,最少也是大几百万的价值了,这个贺震霆真不愧是本市首富啊,出手就是阔气。

  可是,这条令所有女人都为之羡慕嫉妒恨的钻石项链并没有在齐楚楚的眼中泛起波澜。

  她用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脖子上戴着的那条由许多淡蓝色的小贝壳拼凑而成的花朵项链,每朵花蕊都是一粒水晶或宝石镶嵌,虽然不够高档,但却很精致,也很配她的皮肤和气质。

  “我这条很好看啊,我都戴了很多年了,到哪里都戴着,从来没有取下来过,不换!”

  贺震霆冷冷的瞄了一眼她雪白颈项上戴着的那条贝壳项链,冷眸种闪过一丝迷茫,这条贝壳项链他好像在哪里见过,却又记不起来了。

  对于齐楚楚敢公然反抗他的决定,他的俊脸上顿时沉了下来:“别忘了,你现在是我贺震霆的女人,跟我出去,怎么能戴这么廉价的东西,摘了,赶紧戴上我给你的。”

  齐楚楚轻抚着自己的贝壳项链,鼓着腮帮,嘟着嘴,很是不甘心,不就是做个临时花瓶嘛,为什么非要什么都听他的?

  虽然她已经记不起什么时候开始戴着这条项链了,但是,在她的潜意识里,知道这条项链是某个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送给她的,不要说取下来,即是别人碰一下,她都不给。

  看着两只大杏眼骨碌碌乱转的齐楚楚,还有翘得老高的红唇,贺震霆冷然的深眸中闪过一丝笑意,但是在触及到那条贝壳项链时,他又忍不住的有了一丁点的嫉妒,所以,他一直没有松口的等待着她的行动。

首席求婚三十三次

初见面,她搅黄了他的婚礼,只好自己顶替新娘上场。 从KISS开始的浪漫推理,推着推着,齐楚楚就被推倒在了大床之上。 齐楚楚:说好的结婚是为了保护我的名誉的? 贺震霆淡然道:你的名誉早就被我毁了,也不差这一次。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