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凰一品,纨绔少王妃 > 正文

《凰一品,纨绔少王妃》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3:26:43热度:

《凰一品,纨绔少王妃》是剧情极佳的古言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按照往日惯例,亓世子的马车一早就等在了祁侯府门前,祁之摇今日穿着一身淡紫烟罗的纱裙出来,头上的发饰简单却不失华贵之态,脸...

凰一品,纨绔少王妃

夜幕之下的官道上,马蹄阵阵,黑暗中不见尘土,马蹄声很快就没入夜色之中。

一封足以震动天曜皇朝的书信,正悄悄袭近京城。

第二日,整个京城百姓都在聊着同一件事情。

“这是不是真的?祁家嫡女能救了亓世子的命?!整个太医院,就连一玄大师和神医都束手无策,祁家嫡女能有多大本事!”

“这事是从亓世子府中传出来的,定是不假。”

“难怪我昨日在花雨楼见着祁小姐上了楼上的客房,前头有人背着一个男子也上去了……”

“什么什么!亓世子与祁家嫡女共处一室?莫不是……”

“别瞎说,亓世子是什么人啊,岂是尔等之人可以宵晓的,更别说祁家那嫡女了。”

“可是祁小姐当真救了亓世子一回,这可是从亓世子的马夫口中探听的据实消息。”

……

一时之间,祁之摇在京城的名声更大了。

秦隐刚从练兵场回府,在街上一路都听着市井百姓在议论,心中有些不舒服。他身旁跟着一个参将,听着不敢发言,只偷偷瞄着秦隐的脸色。

易王府的马车从宫里出来,正走在闹市之中,百姓议论的声音也传进了马车之中,一隅车厢之中,秀美柔润的女子眼中,突然闪现出一抹愤怒,或者说是杀戮!

无论多大的消息在京城这样消息融会贯通的地方,也炒不过三日,而关于祁之摇与亓世子的传言却足足传了超过十日。

祁老太君和循世子敬香回来就听闻祁府嫡女休夫,老太君心急火燎的赶回祁府,府中管家说小姐被亓世子的马车接走了,接连几日,都有马车准时准点的到祁府门口来接祁之摇,早出晚归,老太君都没有时间细问休夫之事,反而是循世子,一副遁入空门的冷淡之态,似乎众人议论的对象不是他妹妹一般。

这样又过了几日,京城的街上有些不对劲了。

这日,天气晴朗得很,一早起来,街上人心惶惶,说是凌王叛变了。

一队队军士从街上走过,虽头顶上日光明媚,但每个军士的眼神却如冰霜

一般冷冽,街上偶尔有两个百姓走过,脚步或是匆匆,或是小心翼翼。

凌王的军队已经打到了皇城门口,城门许出不许进,就怕混进凌王的探子来。

按照往日惯例,亓世子的马车一早就等在了祁侯府门前,祁之摇今日穿着一身淡紫烟罗的纱裙出来,头上的发饰简单却不失华贵之态,脸上粉黛未施,却是那般清丽动人。

赶车的是龙惊亓的车夫阡桑,他看着姿态优雅的从府内走出来的祁之摇,觉得这位祁小姐的确与京都其他的豪门闺秀不一样,下堂之妻,身上自发的傲骨却是那般让人不敢直视,难怪世子会对她用上心思。

刚踏出侯府大门,一柄长剑朝着祁之摇的眉心刺来,祁之摇反应极快,侧着身子躲过了一剑,却见持剑的男子剑锋一转,继续刺来,祁之摇迅速出手,空手与蒙面的男子打在一起。

阡桑立即去帮祁之摇对付黑衣人,初心心焦的望着自家小姐,一边朝府里大喊:“来人啊,有刺客!”

十几招下来,阡桑发现黑衣人的武功太高了,而且目标只在祁之摇,无论他怎样帮衬,都近不了黑衣人的身。

而同时黑衣人也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祁之摇,祁侯府内追来了一批手持兵器的侍卫,便想抽身逃开,长剑把祁之摇逼到墙角,回身便逃。

祁之摇见此人要逃走,利索的拔下头上一支发钗,当做飞镖朝蒙面人扔了出去。

“啊!”蒙面人手臂中招,闷哼一声,捂着手臂使出轻功,迅速消失在现场。

“想跑?没那么容易!”祁之摇脚下生风,动作凌厉的快步朝着蒙面人逃走的方向追了上去。

那蒙面男子似乎早已经料到祁之摇会追上来,转头看了一眼,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接着脚下稍微慢了下来,似在等祁之摇追上来。

眼看着那人就在前方了,祁之摇更是不会放弃,速度更快的追了上去。

穿街绕巷,追到了很偏僻的地方。

祁之摇也发现这人似乎在故意戏耍她,总是保持着她能追上的距离。

哼!从来都只有她戏耍别人,何时被别人这般戏耍过?牛劲一上来,就一定要去弄个明白,因此紧紧的跟上。

越追越偏僻,这地方四周无人,他们正走在一条山路上,静谧得有些诡异。

此刻正是初秋,秋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听着似有人穿梭在林子里,那蒙面人突然间消失不见了。

祁之摇还是不罢休,在林子里找人,忽然,三根银针闪着寒光,划破风声,带着强大的力道从竹林里破空而出,直逼祁之摇的眉心。

祁之摇大惊,飞快在地上滚了一圈,三根银针顺着她的发尖嗖嗖而过。

紧接着,一道淡漠悦耳的声音似天外传来。

“祁小姐果真好身手!”

祁之摇尚还躺在地上,就看到眼前出现了一个白衣男子,最特别的是,此男子是坐在轮椅上的。

顺着轮椅,祁之摇看上了律风的脸,那一刻,祁之摇石化了。

一阵轻风起来,吹起了他雪白的衣角,沉香木的轮椅,惊艳绝伦的容颜,就这样印在了祁之摇的眼中。

这个男人竟然生得比龙惊亓还好看!

凰一品,纨绔少王妃

大婚半年,王爷夫君娶而不婚,我臂上的守宫砂明晃晃还在,绿茶表妹却已经怀胎三月。婆婆带着她逼上门,王爷请旨要休妻,我换了身喜庆的红衣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宣告:“王爷,是我要休了你!”声名狼藉的下堂妻拱上少王爷这棵水灵灵绝世大白菜,不亏,一点都不亏。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