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八十年代发家史 > 正文

八十年代发家史大结局在线试读第13章受伤

发布时间:2020/7/1 17:15:55热度:

《八十年代发家史》是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辛安冬差点被他拉的一个踉跄,稳住身体后将手里拎的网兜递给他,“别埋怨了,我从家到县城要差不多半小时,来的够早了,你看,我...

八十年代发家史

“怎么还没来?辛安冬不会耍我吧?”佟正浩穿着蓝色的棉质运动套装,盘着腿在自家沙发上烦躁的蹦跳。

  关成杰和袁世宏两个离佟正浩家近,也住在这一片,听到他的抱怨,关成杰挠头,袁世宏玩着佟正浩父母给他从国外带的变形金刚撇撇嘴道,“不是说不来了嘛,怎么又来,还让我们等,乡下小孩果然麻烦。”

  他话里明显瞧不上辛安冬的意思,佟正浩脸色一变,看向袁世宏:“你什么意思,冬子是我请来的,他是我们兄弟,你要是对他有意见就直接提出来,别阴阳怪气!”

  佟正浩从小性子霸道,真正被他放进心里的人哪怕再不好也不准旁人说一句,何况他就喜欢跟辛安冬一块玩怎么了,袁世宏隐隐挑拨的话让他听着很不舒服。

  “我,我就是随口一说。”袁世宏讪笑的闭上嘴,懊恨自己嘴快把心里话说了出来。他攀上佟正浩不太容易,并不想因为一个乡下小子佟家的罪小霸王。

  见袁世宏讨好的看他,佟正浩没来由心底反感,蹙了下眉扭头转向大门。

  “叩叩,叩叩!”

  突然,红漆大门被敲响。

  佟正浩眼睛绽放出光亮,着急慌忙的找到脱鞋,下了沙发直冲向大门,他右手用力拉出铁门插销,只见辛安冬眉开眼笑的站在门口。

  他脸色一窘,掩饰住耳尖的红,将人一把拉近家门,别扭的质问,“你怎么到现在才来,慢吞吞像蜗牛一样,你再不来我都想上楼睡觉了,没劲。”

  辛安冬差点被他拉的一个踉跄,稳住身体后将手里拎的网兜递给他,“别埋怨了,我从家到县城要差不多半小时,来的够早了,你看,我妈知道我来你家玩,特地装了好些酱菜和小龙虾还有你爱吃的螺丝,呶,快搭把手,我要拎不动了。”

  佟正浩的眼睛更亮了,接过网兜的时候明显咽了下口水,嘴上却嫌弃的说:“啧!来就来,干嘛学大人那一套带礼物上门,你怎么这么市侩,我让你来我家又不是贪图你东西吃,再说,我家什么没有,要你巴巴送礼嘛!”

  “这不是送礼,只是我妈的一点心意,你哪那么多废话,拿着就是。”

  辛安冬本就不是个好脾气,跟佟正浩这个小孩相处一直是忍让他,只是这家伙每次都得寸进尺,傲娇个没完,磨磨叽叽。

  佟正浩被说也不生气,嘴角翘了又板起,关成杰眼看着他蹦蹦跳跳的带着辛安冬进屋,放下手里的网兜后,就问辛安冬要不要喝饮料,辛安冬不喝,他又蹬蹬蹬跑上楼,然后抱了一大包巧克力放他面前给他吃。

  关成杰看着眼红,带着酸味对袁世宏嘀咕,“咱俩是后娘养的,辛安冬倒像是老大的亲弟弟,我刚才要巧克力吃都没得一块,他一来,老大全给了,差别待遇。”

  倪了光头一眼,袁世宏皮笑肉不笑的说,“你还就说对了,咱俩可比不得人家辛安冬。”

  嘴上这样说着,他却站起身笑眯眯的走向辛安冬。

  大方的把手中的变形金刚递给他,友好的说:“冬子,呶,老大的新玩具,国外刚寄来的,给你玩。”

  辛安冬好歹上辈子混过几年职场,对上袁世宏强忍着厌恶的眼神,笑容微敛,接过变形金刚,礼貌道:“谢谢。”

  一旁的佟正浩满意的看着袁世宏对辛安冬示好,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

  袁世宏笑出一口白牙。

  因为辛安冬的缘故,原本定的帮派兄弟都来佟家玩改成了只有他们四个,都是十四五岁好动的男孩,屁股上仿佛装了弹簧,大家吃了几口巧克力有些坐不住,袁世宏提议玩撞拐子。

  辛安冬正拿着一本佟正浩给他找到《安徒生童话》看得津津有味,并不觉得无趣,佟正浩却差不多被磨光了耐性,无聊的趴在电视机旁调台,一听到‘撞拐子’,立刻站直身,“好啊好啊,上次玩的不过瘾,这次我绝不手下留情!”

  关成杰一口一个巧克力,吃的牙有些疼,正好活动活动筋骨,也生龙活虎的表示加入。

  最后只剩辛安冬,他见其他人都兴致勃勃,决定不泼冷水,欣然表示同意。

  佟正浩很高兴,身为老大,自然他安排人员分队,不用怀疑,他果断将辛安冬拉到一队,关成杰和袁世宏是另一对。

  四人架好腿,游戏开始前,袁世宏说:“被撞倒一方算输,如果觉得撞不过对方可以认输。”

  “没错,”佟正浩觉得有理,点了点头,然后迫不及待的宣布,“好了,开始!”

  佟家的院子很大,中间是一棵年份久远的梧桐树,四个人架着腿围着梧桐树追击对方。辛安冬年纪最小,体力也最差,蹦跶不了几下,好在佟正浩护着他,牛高马大的他一人抵俩,像只小牛犊一样嘶吼着冲向关成杰和袁世宏。

  这两人顾忌佟正浩的身份,投鼠忌器,根本不敢像他一样凶狠的对撞,只能一边躲,一边见缝插针的从侧面撞击佟正浩。

  关成杰有勇无谋,袁世宏小聪明多但不敢对佟正浩耍手段,佟正浩既有力气又聪明,还能将后面的辛安冬护得好好的,一时双方僵持住。

  就在这时,站在佟正浩左侧的袁世宏眼神看向辛安冬朝关成杰示意,两人毕竟经常一块打群架,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的意图,关成杰颔首,在袁世宏用嘴型默念三个数后,突然高高窜起撞向佟正浩后面的辛安冬。

  一直相安无事的辛安冬躲避不及,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彭’的被关成杰撞倒在地,面朝下痛苦的趴在地上,并且因为他的左边就是梧桐树,扑倒的时候手臂蹭过老树皮,冲力太大,把他手肘的袖子都蹭破了。

  “冬子!”

  佟正浩哪还管得上什么游戏,见辛安冬像个小纸片一样摔在地上,顿时怒火中烧,对着怔住的关成杰就是一拳,“你他妈眼瞎啊,旁边是树你也敢对着他撞!”

  “我,我……”关成杰捂着脸不知道该怎么给自己解释,眼含愧疚的看向趴在地上的辛安冬。

  袁世宏护在他面前,充当和事老,对佟正浩说,“老大,成杰刚才没注意,他不是成心的,还是看看冬子怎么样了吧,刚才那一下撞的不轻。”

  看了眼地上的辛安冬,佟正浩瞪着关成杰,咬牙切齿道,“我警告你,最好祈祷冬子没事!”

  说完,忙跑向辛安冬这边,将他从地上扶起来,担心的问,“怎么样,没事吧?”

  辛安冬捂着左手臂摇头,眼含痛色,吸着气道:“没事,应该是蹭了点皮没有大碍。”

  刚才被关成杰撞的那一下,扑在地上的时候他感觉五脏六腑在移位,疼得快要晕过去,而且胃部被顶着,让他有想要呕吐的欲望,之后在地上趴了一会之后反而脑子不晕了。

  他站起身,轻抬左手臂,动了动,笑着安抚一脸紧张的佟正浩,“真没事,一点点破皮,你家有红药水吗,给我弄点涂涂就好了。”

  见他这样说,佟正浩大大松了口气。

  撞拐游戏因为辛安冬受伤被迫中止,佟正浩担心辛安冬的胳膊没了玩闹的心思,关成杰愧疚的向辛安冬道歉之后和袁世宏两人在佟正浩冷淡的目光下提出要回家。

  辛安冬的衣服本就没质量可言,被梧桐树蹭得直接‘刺啦’从手臂到腰侧成了碎布条,辛安冬僵着身体头疼。

  担心过后,佟正浩恢复调皮捣蛋本性,哈哈笑话他,“看你现在像不像被小鬼子糟蹋的花姑娘!”

  被整个人撞在地上,还是脸朝下,辛安冬吃了一嘴泥就算了,脸上也全部被灰尘掩盖,这一块那一块,像个斑点猫,头发也是凌乱的,上面还挂着一片枯黄叶子,确实很像佟正浩说的花姑娘。

  只是这家伙有没有点同情心,辛安冬怨念的瞅着他。

  摸了摸鼻子,佟正浩干笑,“你别担心,我有很多衣服,给你拿一件先换上,还有你浑身都是土,脏兮兮的,还是洗一下吧,走,我带你去浴室。”

  说完,二话不说拉着辛安冬向浴室走去。

  辛安冬拍开他的手,胳膊正疼呢,没轻没重。

  佟正浩搓了搓手,抱怨,“你咋像个小姑娘似的,还不给碰了。”

  “说什么呢?”辛安冬拖长了声音阴测测的看他。

  突然感觉到脖子一阵阴冷,佟正浩慌忙的关上浴室门,跑着喊道:“那什么你先洗,我去给你拿衣服!”

  辛安冬撇撇嘴,转头看向佟家的浴室装置。

  非常简陋,同现代热水器浴霸是不能比的,连淋水器也没有,只有一个水龙头,下面套着一根皮管,旁边有一个木头打造的架子,上面一层是洗漱用品,肥皂、洗头膏、梳子、还有一把男士刮胡子的折叠刀,下面一层放了几个瓷盆和两个热水瓶。

  他拿出一个跟他家里那个差不多的红牡丹脸盆,从热水瓶倒了些水,又打开水龙头放了点冷水中和,转过头见门是关着的,他放心的脱下身上破掉的凉褂,然后蹲下身用手舀水先把左臂破皮红肿了一片的手肘处伤口洗干净,准备等会再换水洗脸。

  破皮的地方碰到水丝丝的疼,辛安冬脸色扭曲的慢慢清洗。

  ……

  外面的太阳比较灼热,视察工作早早结束后蒋玄宗拒绝了当地领导的邀请,虽然身在其位,但他本身不是个喜欢酒桌文化的人,便独自带着赵崇明回县。

  推开客厅门,家里竟然一个人也没有,蒋玄宗疑惑了一瞬,他记得昨天佟正浩说要邀请同学来家里玩,回家之前他还担心会不会打扰小孩们的聚会,却没想到客厅空无一人。

  难道在楼上?

  蒋玄宗没管,感受到汗湿的后背,他拧了下眉,回到房间拿了换洗衣服后,直奔洗澡间。

  门虚掩着,里面也没有水声,蒋玄宗顺利的推开门,却在下一瞬停住了脚,目光落在一片雪白瘦削的背上,眼中闪过错愕。

  “谁!”

  警惕的辛安冬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身体僵住,迅速转身。

  “蒋叔叔?”对方那双深邃迷人的眼睛辛安冬一眼认出。

  他刚才正在洗脸擦头发,听到声音第一时间转头,额头稀碎的发梢上还沾着水珠,面对着蒋玄宗的时候,雪白小巧的胸膛上划过淡淡水痕,左胳膊处的红肿较于他雪腻的肌肤显得鲜明刺眼。

  辛安冬缩着身体面对蒋玄宗有些尴尬。

  “你的胳膊破了,需要赶紧上药,不然得破伤风会更麻烦。”静默了一瞬,蒋玄宗皱着眉头开口。

  对方小少年看着跟自家表弟差不多大的年纪,却瘦小的像八九岁小孩,鬼使神差的蒋玄宗又多说了一句,“洗好了就穿上衣服,别受凉。”

  辛安冬脸皮发红,他也不想光着上身像个傻缺一样站着啊,而且被那双眼睛看着,他莫名感觉浑身不自在,即便得了蒋玄宗两句关怀的话,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太太太不好意思了。

八十年代发家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八十年代发家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八十年代发家史

贤妻良母型病娇隐藏双性受X假正经老干部闷骚缺爱攻 21世纪金牌会计师辛安冬来到缺衣少食的八十年代,成为老辛家独苗苗,面对家里一窝受尽欺凌的软包子,凭借一道出神入化的麻辣小龙虾,小美男带领全家走向发财路,开龙虾馆,海鲜火锅餐厅,豪华大酒店,在八十年代混得风生水起……等会!这个假正经的老男人直勾勾看他干啥,想当我老攻?还要我给你生包子? 让你闷骚,让你口嫌体正直,让你装相! 被打肿脸的蒋玄宗:媳妇快到怀里来,咱睡觉觉生宝宝…… PS:攻,八十年代大龄剩男,前期不懂情爱正经老古板一个,最后在受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