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婚色来袭:冷少霸宠檬妻 > 正文

婚色来袭:冷少霸宠檬妻第18章不由分的拽住她

发布时间:2020/9/17 16:04:00热度:

《婚色来袭:冷少霸宠檬妻》是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若是之前,她一定会手舞足蹈的跳起来欢呼,但今晚心情却格外的压抑。...

婚色来袭:冷少霸宠檬妻

门外冷挚爵身边的警卫员洛言锡已经是在等待了。

看见冷挚爵拉着顾小檬出来,而不是唐安筱的时候,微微有些惊讶,看着老大的脸色好像并不是很好呢…

打开车门,冷挚爵不由分的把她丢进去,而紧追过来的秦逸北有些着急,想要拉住顾小檬。

洛言曦的手一横挡住了他的去路,微笑道:“冷少现在有事,秦大少最好不要靠近。”

秦逸北无奈他一直挡在自己面前,只好大声道:“小檬。”

而车子已经如箭脱弦般向前面驶去,很快便看不到车影了。

洛言锡面上带笑的挪开了身子,心里却苦笑,自己怎么回去?

秦逸北狠狠的蹙眉看着前面,唐安筱面上更是维持不住往日的优雅了。

……

顾小檬要不是寄好了安全带,这会恐怕整个人都已经飞出去了吧。

对于这么快的车速,顾小檬脸色有些苍白。

好在车速在行使了一段时间后,又缓缓的以正常速度行使了。

冷挚爵始终没有开口,紧绷着俊脸。

顾小檬偷看了他一眼,咬咬唇,总之就感觉他在生气,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揶挪了嘴唇,缓缓道:“冷挚爵,今天谢谢你。”

本来就是感谢的一番话,而他听到,却觉得分外刺耳。

什么时候她和自己变的这么生疏了,居然还可以用‘谢谢’这种字眼。

车内的冷气又降了几分。

顾小檬见他没有回答,也没有继续开口说话了。

……

直到车子停在了一栋别墅时,她才发现冷挚爵并没有送她回学校,而是把她带来了‘卿园’。

若是之前,她一定会手舞足蹈的跳起来欢呼,但今晚心情却格外的压抑。

冷挚爵没有管她,直接跨步下车,笔挺的身姿往别墅里面走去。

顾小檬撇撇嘴跟上去。

……

可无奈男人的步子太快,进了别墅,他就已经上楼了。

冷挚爵今晚也不知道怎么了,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的时候,就恨不得把她给扛回家。

郁躁的扯了扯领带,丢到一边,西装外套也被丢了,解开了几个白色衬衣扣子,可心口的郁躁却丝毫不见散去。

背部有些拉扯,微痛,而之前受的枪伤也还没有完全好。

倒了一杯红酒,站在窗口,暴戾的神色才渐渐缓冲下去。

……

顾小檬在客房洗完澡后,换了一套管家准备的睡衣,纠结了万分,终于还是扒拉着拖鞋走出去。

在主卧门口犹豫了一分钟,才轻轻的敲了敲门。

没有人应,房门只是合上了一点,并没有关上,隐约可以听到里面的水声。

他在洗澡?

推开门进去,主卧的格局就如同那个男人一样,冷硬却不失风格。

细微的锁声。

浴室门被打开,冷挚爵只围了条黑色浴巾出来,记得他睡着好像不喜欢身上穿太多的衣服。

额前的碎发头还滴着水,沐浴的清冽参杂着男性的荷尔蒙气息味道很是好闻。

顾小檬局促的和他对上目光,这次不知为何脸蛋有些绯红,不像是前几日那个不知男女有别的顾小檬。

冷挚爵也没多看她,顾小檬注意到他精壮的的胸膛上面离心脏的位置不远处有一道伤疤。

他不是说离心脏很远吗?

心口又一阵阵的心疼犯起。

却不经意的看着他背后已经有一大片的面积是青紫的,淤血都没有散,更是赫人。

紧张的跑过去,看着那一片青紫,倒吸一口气,眼眶就有眼泪在犯红。

他却像没事人一样走到床边,慵懒的擦着湿的头发,顾小檬气急的跺脚,“冷挚爵,你疯了啊,你赶快跟我去医院。”

冷挚爵淡淡的瞥了她一脸气红的脸蛋,没有理会,继续擦着头发。

顾小檬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扯过他的毛巾摔在地上。

想要拉他去医院,好歹也看一下吧,万一里面还有内伤呢,这问题可大可小。

“家里有药,去医院是浪费时间。”

这句话提醒了顾小檬,去医院医生也只能开药涂抹,毕竟这不是发烧,打了针就会好的,得要它自己慢慢散去淤血。

顾小檬又去跟管家问了家里的备用药箱,才又上楼。

冷挚爵正在打电话,她也没有打扰他,只轻轻的把药箱放在床上,静静的看着他。

侧脸看过去,他整个人都充满致命的邪魅,这样的男人无法不让任何女人沉迷。

冷挚爵薄唇只清冷的道:“嗯。”

便挂了电话。

顾小檬见他忙完了,便把药箱打开,拿出几罐涂抹的药膏。

“我帮你涂抹一下背部受伤的地方。”

冷挚爵看着她认真捣鼓的样子,面上有几丝松动,也没有拒绝,坐到了床沿边,任她捣鼓。

顾小檬实在是没有想到那红酒杯的冲击力居然这么大,而当时这个男人都没有哼一声。

当时还真以为没有事呢。

跪在他身后面,细细的把药均匀的涂抹在淤血的地方。

女孩微凉的指尖的触碰在他背部,身子有些战栗,顾小檬并没有发现他的变化,只是轻轻的涂着药膏。

秀眉微微蹙起。

小手帮他揉着背部,想要尽快把淤血散发,可对冷挚爵来说,是另一种煎熬。

她离自己很近,身上有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少女的柔美,奶香味,让冷挚爵觉得给她上药,都是一种折磨。

发丝垂落的地方时不时的化过他古铜色的肌肤,喉咙一紧,身子猛的站起来,让顾小檬始料不及,差点撞到鼻子。

不知道他又干嘛,有些委屈的眼神看着他,冷挚爵冷冷的道:“涂好了,你出去吧。”

顾小檬站起来,即使站在床上,也与这个男人差不多齐高,圆溜溜的大眼触到他胸膛的那一道枪疤。

已经结愈了,但看在她眼里仍是触目惊心。

当时一定很痛吧,葱郁的小手不由自主的抚上去,轻轻的磨擦着那一处伤疤。

眼里的怜惜很是明显,但男人的身体几乎是狠狠一颤,酥麻的感觉袭上结实的胸膛,顾小檬沉浸在自己的心疼里面,而没有发觉男人正蠢蠢欲动。

“啊--”

一声惊呼,冷挚爵突然猛的把顾小檬推倒在床上,高大的身子也随即压下来。

墨眸越发的稠密,泛着幽光,盯着她有些慌张的脸蛋。

那两片红唇一翕一阖,惹人摘取,好想咬上去。

事实上,冷挚爵也确实这么做了。

薄唇含着她的红唇,微用力咬了一下,引的身下女孩有些战栗。

顾小檬被他吻的浑身酥软,眼睛迷离的看着他。

……

就在两个人情迷乱的时候,差最后一步就要……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给两个人都是一怔。

婚色来袭:冷少霸宠檬妻

16岁那年,她爬窗户进入他房间,在浴室门口偷偷的看他洗澡……结果华丽丽的流鼻血了。18岁生日那天,某个脸黑的已经不行的冷少看着酒吧上跳着钢管舞的女人,直接抗下来丢回家好好‘教育’一番。他是A市呼风唤雨的太子爷,是军区‘狼’战旅的最年轻的军长,还是……但是他觉得他此生最大的麻烦,就是顾小檬!但在某一年某一天,他却觉得这个麻烦在身边,自己甘之如饴。某一天,某女打电话报告。“老公,有人欺负我怎么办?”某男正在开高级会议,却把所有的军官晾在一边,淡淡道:“100倍还回去,出了事有你老公担着。”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