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倾鼎
倾鼎

倾鼎

  • 热度:
  • 时间:2019/10/17 4:48:34
  • 来源:书香云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九州风雷动,鼎出鬼神惊。”古夏铸九龙鼎,以镇天下九州。谁说时势造英雄,我偏要英雄造时势!且看邋遢少年肖遥,武动苍穹,谋定天下,制霸王侯......

精彩章节预览

“喂,你躺在这里干嘛?快滚开,这里不能睡!”一杆铁戟抵在肖遥的脖颈,再往前一寸就会刺进他的咽喉。

肖遥不耐烦地翻了个身,抱着怀里的断剑,侧过身子接着睡去。

“靠,找死!”那杆铁戟在空中划过半圆,直冲着肖遥的脖颈而去。

“算了,就是个穷鬼,你跟他较什么劲啊?”年长的兵士扯了执戟的年轻兵士一把,那杆铁戟硬生生停在了空中。

“这里是招贤馆,怎么能让闲杂人逗留呢?何况穿得破破烂烂,在这里睡觉,太不雅观。”年轻的兵士忿忿地说。

打量了一眼肖遥身上的破烂衣衫,年长的兵士说:“深更半夜的,谁管雅不雅观呢?就是一个小乞丐,天亮的时候让他走就是。”

年轻的兵士辩解道:“可是他已经在这里待了三个晚上!”

年长的兵士叹了一口气,“哎,如今这乱世,都不容易……”

听了这话,年轻兵士也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肖遥就这样躺在招贤馆的门廊下,在一老一少两个兵士的“守卫”下,安然酣睡。

云垂帝国,少帝成封十年,江左骏业城。

招贤馆是江左现任公候白凉设立的,用以招揽天下英才。

当下骏业城里最热闹的事,就是招贤馆今年新开设的“骏武”计划,用以招收武道天赋非凡的年轻高手。招贤馆一时成了越州英才汇聚之地,跨过招贤馆的门廊,随之而来的就是扬名立万,风光无限。

肖遥是三天前来到招贤馆的,这三天里,从他身边经过走进那道门廊的人不少,有老有少,锦衣华服,雄赳赳气昂昂,看向肖遥的眼神先是不解,随之而来的是鄙夷。

肖遥却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照例每天睡醒之后去后巷要一碗红油抄手,然后在招贤馆前看一看热闹,或者再睡个回笼觉。等所有人都结束考核,肖遥就会走远一点,去祥宁街的祥记好好吃一顿吃下午茶。

日落之前,肖遥会再去招贤馆前晃悠一圈,晃悠完登上骏业城后的离山,放声高歌一番。夜深了,肖遥就来到招贤馆的门廊,借这处遮雨不挡风的地儿将就一夜。

三天来,肖遥只是重复着这些事情,一个人,一把剑。

所有人来到招贤馆门前的目的都很明显,那就是从这里走上江左的朝堂。

肖遥的目的也很明显,只想找一个遮风挡雨的清净地儿,睡个安稳觉,从始至终,一步也没有踏过招贤馆的门槛。

好事者却闲不下来,一传十十传百,肖遥变成了整个骏业城的名人,甚至可能比那个一日之内,连过五关直接进入招贤馆的天才少年路十三还要有名。

招贤馆的门廊前站着很多人,都是准备今天参加招贤馆“骏武计划”的少年,多数都是江左的世家子弟。

“你们看,这就是那个怪人哎!”

“怎么看着像个乞丐一样?”

“这你就不懂了吧,别看他穿得破烂,听说他每日花出去的金铢都够买一处小院子呢。”

“真的假的?净唬人!”

……

听了这些议论,一个身着丝绸长衫、腰悬宝石镶嵌佩剑的少年,哼了一声道,“不就是个废物吗?没本事进去闯关,只好跟条狗似的趴在门口。”

说话的是骏业城赫赫有名的“金刀银剑追风掌”卓家的独子,卓少聪。卓家不仅家财万贯,富可敌国,而且家族有好几个在江左公侯府中位高权重的人,是骏业城里谁都不敢得罪的主儿。

“会不会是他故意有所保留啊?少聪哥。”站在卓少聪旁边的跟班赵冲说。

“废物就是废物,一个穷乞丐,上不得台面,不过就是故作姿态,哗众取宠。。”

“可是少聪哥你没听人说吗?他每日在祥记用的茶点,花费就在一个金铢上下,而且有一次在路边直接给了一对孤儿寡母五十金铢啊!”

寻常人家一年到头的收入能有两个金铢就不错了,十金铢足以在寸土寸金的骏业城买下一处不错的小院儿。

“屁,听那些不着调的混混嚼舌根,你看看他,衣服破得连屁股都遮不住,浑身上下肯定连一个铜铢都没有,只怕这辈子都没见过金铢是什么样子!”卓少聪狠狠地奚落道。

摇了摇头,赵冲罕见地表示不赞同:“他怀里抱着一把剑,应该也是武者,总不至于连金铢都没见过吧。”

为了抬高自己而贬低别人,是世家子弟一贯的作风,卓少聪不屑地说:“但凡有点见识,都能看出来这小乞丐连经脉都没有打通,那把剑锈迹斑斑不说,还断了一截,这也配叫武者!说是废物都抬举他了。”

卓少聪是江左卓家的独子,前来应征招贤馆,本应受到万众瞩目,就算不能像路十三那样做到一日五关进入招贤馆,也起码可以出出风头。可肖遥在门廊下这么一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了,哪儿顾得上瞻仰卓家少爷的风采。

卓少聪本想说这一番话,激得肖遥暴跳如雷,找自己耍勇斗狠,就能借机两脚把他踹到一边儿,既可以赶走这个丧门神,又能显显自己的威风。再不济也能奚落肖遥一顿,赚赚眼球。

卓少聪说话的声音很大,言语更是刺耳,谁知肖遥貌似睡得很沉,似乎根本没有听见周围的嘈杂声。

不一会儿,招贤馆的大门打开了。

一个身穿素净文士衫的中年男人走到门廊前。

招贤馆武者第一关拓印的公证人,凌云。

“各位考生,请依次排队进入,第一关是拓印。只需在招贤馆的拓印石上留下自己的手印,即视为通过。” 凌云的下巴蓄着浅须,指着门廊前空地上磨盘大小、高约齐腰的一方青石说道。

站在门廊前的众人自忖都是进入了开阳境的武者,在石板上留下手印并不是难事。

可那块青石泛着淡淡的光彩,质地很不一般,况且招贤馆是整个江左英才汇聚之地,前来应试的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考生大多是世家子弟,不愿这么早暴露自己的武道水准。第一个闯关,万一遇上变故,丢的可不是自己一个人的脸,还有自己家族的脸,一时间,没有人愿意抢先。

“谁先来?”凌云朗声问道。

原本嘈杂的人群顿时鸦雀无声,面面相觑。

“我来!”一个响亮的声音在街角响起,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看向那人。

会是谁呢?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