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职场 > 锦绣凰途之一品财女 > 正文

锦绣凰途之一品财女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10章万恶的封建社会

发布时间:2020/4/8 6:57:55热度:

《锦绣凰途之一品财女》是一本剧情极佳的职场类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大人,这……”候远垂手退到明傑厘身后,小心问着。...

锦绣凰途之一品财女

“这是什么?”明傑厘手撑着额头看着眼前鬼画符的图纸,瞥了眼伸出手要银子的顾清。

顾清微微侧头,“图纸啊,来,我给你解释下,你看啊,这个是长,这个是宽,然后呢,这是个厚度,保证不会一脚就坏掉。然后你看这里,这里我计划做个活扣,屏风就可以收放自如了,还有这里,这里……诶,你盯着我看做什么?”顾清口若悬河地说着,许久才发现明傑厘盯着自己看。

明傑厘尴尬地咳了声,连忙收回视线,手指在纸上点了点,“那这些符号是?”

“啊?”顾清不知道他问的什么,“这些是尺寸啊。”

“我说这些歪歪曲曲地符号,”明傑厘指着那些数字,“这些好像不是大吟朝的文字吧。”看向顾清的眼神中带了些探许。

顾清凑过去看了眼,大笑,“你不要告诉我状元大人居然不认识这些数字!”

“不止是我吧,这晋城你如果你能找到认识这些符号的人,我这个文武状元让给他来当。”明傑厘微眯凤眼说道。

“咳咳,那就是我咯,我认识啊。”顾清抱着肚子大笑起来,“状元大人是要我去做这个文武状元么?”

“呵,你刚才说的话你敢再说一遍?”明傑厘看着眼前一脸灿烂的女子,不,应该说女孩,忽然觉得她得笑容好温暖。

“哈哈,我……我不笑……了……”顾清强忍住笑,“状元大人,那你们怎么表示数字呢?记账都用什么啊?”

明傑厘随手拿起一本账簿,推给她,“呐,你自己看。”

顾清小心结接过,翻开一看,直接呆了,账本上没有一个数字,全是用的大写的,原则上还算不上大写,这些字好复杂,单是“一”都有十几划,“你们平时记账都是这样记得?”

明傑厘点头,“这是账房的伙计做的,每月月初都会将上月的全部账目送过来给我过目。”

“你们账房的伙计真累啊。”顾清感叹道,“这些账本如果放在我家乡,也就一个表格的事,那需要这么麻烦啊,浪费纸墨。”

“你们家乡?”明傑厘的双眸更深了,“你不是说你住在你婶婶家的?那你的家乡又在哪儿?”

顾清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哎呀,我就随口那么一说啦。状元大人,这图纸您也看了,那定金……”

“自己去账房支吧。”明傑厘盯着那些数字,感觉有点头疼,轻声说道。

“好嘞,那我就不打扰状元大人咯。”顾清听他这样一说,顿时觉得天空都亮了,微微施礼便出了书房。

因为明傑厘事先打了招呼,顾清很轻松便拿到了一百五十两的定金。放在手中掂了掂,还有点重量。准备离开状元府,迎上了候远,顾清笑着福身打招呼,“候叔好哇。”

候远面上一愣,随即笑道,“姑娘好啊,姑娘这是?”

顾清将钱袋拿出来,在候远眼前晃了晃,“来找状元大人要银子了,对了,来,候叔,这是给您的,您辛苦了。”顾清拿了一锭银子塞到候远手上,向他挤了挤眼。

“这……顾清姑娘,这个我可不敢要,您赶紧回去吧,一会日头该上来了,可别沾上了暑气啊。”候远没料到她会给自己银子,他将银子塞回到顾清手上,然后去书房找明傑厘。

顾清愣在当场,还有人不喜欢银子?算了,不要就不要呗。顾清收起银子,步伐轻盈地向外走去。

“大人,太子和二皇子到了。”候远轻轻敲了敲门,禀道。

明傑厘放下手中的笔,又往顾清的图纸上看了看,起身整理了下衣衫,打开房门走了出来,“你将他们迎到前厅,我随后到。”

候远应声退下,不到片刻,候远又匆忙倒了回来,面露急色,“大人,不好了,顾清姑娘和二皇子在院子里打了起来,这……”

“哦?”明傑厘正为心爱的海棠花修剪呢,听候远这么一说,手上没注意,剪下了一枝开得正好的海棠花。

候远见明傑厘看着手中的海棠花不说话,不禁抹了把冷汗。身为状元府的管家,他怎会不知道明傑厘的喜好,这树海棠,还是从之前的院子移栽过来的,明傑厘亲自施肥浇水,修剪枝叶,从不假借他人之手。

“大人,这……”候远垂手退到明傑厘身后,小心问着。

“这倒是难得看到的,候叔,走,我们去看戏去。”明傑厘倒是很期待顾清给他的新惊喜。

候远只觉得脚底生寒,小心跟在明傑厘身后。

明傑厘背着手慢慢走过去,在离他们两丈远的梅树下站定,身子靠在树干上,双手抱胸,很悠闲地看着厮打的二人。

“我告诉你,见了本皇子要下跪行礼,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轻视我的?”欧阳轲拎着顾清的衣领,将她提了起来。

顾清身子本来就娇小,欧阳轲已经是少年,比顾清足足高了两个头,她哪儿敌得过啊。她倔强地一声不吭,只是死死地盯着欧阳轲看。

刚才她拿着银子,刚走到门口,便撞见了这个不懂礼貌的少年。她习惯性地侧身让他,不想还是被他盯上了。欧阳轲走哪儿不是前呼后拥的,几时有人敢这么忽视他。

“你是何人?竟敢不向我行礼!”欧阳轲侧脸问道。

顾清微微福身,准备跨过门槛离开。欧阳轲本来想放过她,可是在顾清吃力跨过状元府那足有她膝盖高的,低声骂了句:“混蛋!”

“站住!”欧阳轲停住脚步,“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顾清叹了口气,转身垂首回道:“我什么也没说啊。”

“你当我是聋子?你说那么大声我会听不见?!”

“你听见了还问我干什么?”顾清脱口而出。

欧阳轲剑眉一皱,双眸微眯,走近顾清,“抬起头说话!”

顾清才不会听他话了,一脸的凶相,头都要贴到胸前了,双唇紧抿,就是不抬头。

“哈哈,很好,看来本皇子需要好好教教你什么叫礼仪礼德了。”欧阳轲冷哼,已经忘了他来状元府的目的,他稍微降衣袖挽起,一把将顾清拉到怀里,手用力握着她的手腕。

“你放手!”顾清挣扎着,一不留神一巴掌搭载了欧阳轲的脸上。顾清右眼皮一跳,趁欧阳轲发怒前赶紧跳离他,往状元府内院跑去。

才跑了两步头发就被欧阳轲抓住了,头皮被扯得生疼。顾清咧着嘴唇,咬着牙说道:“放手!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你个混蛋!放手!”

“我偏不放!今日本皇子就要好好调教调教你,告诉你女子的三从四德,告诉你以后见到本皇子一定要跪拜!”欧阳轲得意地说道。

“我呸!只有死人才需要别人跪拜!”顾清唾了口,大声说道。

这话被走近的明傑厘听到,脚下踉跄了下,他“扑哧”笑了,却也没有马上上前阻止他们。

“看来你还不清楚君臣之纲啊。作为女子,就该好好待在家,学习针绣,学习怎么伺候以后的夫君才是,出来抛投露面成何体统!”

顾清这下真的怒了,什么叫学习伺候男人?!她按着欧阳轲的抓着自己头发的手,一个回身,一脚踢向他的下身,欧阳轲急忙放手躲避,“我告诉你!你给我听好了,只有妓院里的才需要学习伺候你们这些男人,本小姐不需要!本小姐又不靠你们这些臭男人吃饭!你给我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别耽误姐赚钱!”

明傑厘身后的候远惊得长大嘴巴,一个还是小女娃的说出这么惊人的话,任谁听去都匪夷所思啊。候远用余光扫了眼明傑厘,他倒是很平静,只是笑着,那双眸子却深不见底。

欧阳轲也被顾清的话惊得愣住了,片刻,顾清稍微整理了下衣衫和发型,“你要调教人,大可回你的宫里。这万恶的封建社会,谁说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说完小心往门口移去,走了几步,见欧阳轲没有动静,拔腿就跑。

欧阳轲听到顾清撞在门上的声音,刚想追上去,明傑厘开口了,“二皇子。”

“老师。”欧阳轲赶紧正色抱拳行礼。

“让二皇子久等了,刚在书房处理些政务。候叔,在呢没让二皇子在这儿站着,不给二皇子看茶?”明傑厘微怒地冲候远说道。

候远偷偷抹了把冷汗,躬身说道:“是老奴疏忽了,二皇子还请恕罪。”

“罢了。”欧阳轲挥手,与明傑厘一起到前厅坐下,接过候远递上的茶杯,浅浅喝了一口,才觉得喉咙舒服了点,问道:“老师,您可知道什么是封建社会啊?”

“哦?封建社会?这个臣也第一次听说呢。”明傑厘挑眉,“二皇子这是从哪儿听来的?”

“一个无知的农家丫头罢了,长得跟乞丐一样,别提了,晦气。”欧阳轲一想起顾清,眼中全是戾气。

明傑厘眸光一沉,这二皇子是个狠角色,顾清那丫头……

锦绣凰途之一品财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锦绣凰途之一品财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锦绣凰途之一品财女

顾清,二十一世纪名牌财经大学高材生,精通算术,拥有超强记忆,素有“活计算机”之称。不料家庭徒生变故,父亲车祸身亡,母亲深受打击精神失常,与母亲一起坠河溺亡。一朝穿越,再次睁眼,不是深宫后院,不是香闺绣楼,却是尸骨遍地阴森的乱葬岗,被人收养的农家女!渣爹无情,正室狠毒,亲见亲娘被人轮J,顾清只想说她只是一个连H都不知道的纯情妹纸,要不要一来就给她辣么劲爆的料!养母暴毙,十岁女童秒变扫把星!顾清仰天长啸,“呜呼,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从此没有扫把星,只有“女财神”!为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