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凤棺谜咒 > 正文

凤棺谜咒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19章十九

发布时间:2020/9/17 17:04:25热度:

《凤棺谜咒》是一本剧情极佳的悬疑类型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刘凯说她妈妈得了场大病后脾气变了,非要找人看书房里的书。心理医生说她妈妈要人读她的书可能和她的经历有关。...

凤棺谜咒

刘凯说她妈妈得了场大病后脾气变了,非要找人看书房里的书。心理医生说她妈妈要人读她的书可能和她的经历有关。

  当天,我见到了刘凯的妈妈苏姨。苏姨目光呆滞,她冷冰冰地打量了一眼我问刘凯:“她是干什么的?”刘凯语气非常柔顺地说:“妈,您不喜欢有人在您陪您一块看书吗?我给您找到了一个爱读书的女孩。”

  刘凯介绍完,苏姨冰冷的表情变得神采飞扬起来,她一把拉住我,将我领到了书房。

  “姑娘,到这儿来读书对我是最大的安慰,因为我没有能力将这些书读完,所以我希望有人帮我共同分担。”苏姨说到这儿打量了一下我,“姑娘,有信心吗?”

  苏姨的话看似正常,实则有些荒唐。读书怎么可以让别人来帮着读呢?刘凯示意我应承下来,我会意:“苏姨,您放心,我一定把这些书读遍。”

  苏姨这才笑了,刘凯说他还有事,我一个人留了下来。整个过程,就是我和苏姨静静地读书。五点,我才和苏姨告辞。

  打那儿以后,我天天去苏姨那儿读书。苏姨只是性格古怪,并不是我想像中的老巫婆。

  左娅见我状态不错,就逗我是不是爱上刘凯了,我摇头说怎么可能呢,左娅嘿嘿说:“刘凯要气质有气质,要身份有身份,对这样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一见钟情不是没有可能。”我对左娅说:“姐,你还打趣我?要说刘凯,爱上的人也是你这样的。我长相平平,又没工作,鬼才能看上我呢!”

  打听刘凯,成了左娅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事情。说不准,是她爱上了刘凯。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我始料未及。

  鬼魅附体

  除了读书,苏姨还海阔天空给我讲故事。一天,她问我知不知道什么叫轮回,我摇摇头。苏姨就给我讲述了很多轮回的故事。我想,我和那个不知名姓看不见容貌的男孩也在这滚滚轮回中吧!

  整个一上午,苏姨都在给我讲述轮回的故事,突然,苏姨“啊”一声尖叫起来,随后双眼紧闭,脸色变得苍白,双不停地颤抖。

  我听刘凯说苏姨心脏不太好。难道,是她的心脏病猝发了?我大着胆子将手背贴到苏姨的额头,冰冰凉凉的。这时,苏姨睁开眼睛,目光惊恐地看着眼前,“砰”地一声,从沙发上摔到了地板上!

  看样子,苏姨不是心脏病,难道,是癫痫?没等我回过神来,苏姨站起来,双手在空中挥动,眼白翻起,喉咙里发出赫赫的轻响,整张脸瞬时又变成了酱纸色。

  我只好眼睁睁看着苏姨在房间里手舞足蹈。我想给120打电话,可我发现,今天却忘带手机了,我慌忙去打苏姨家的座机,要命的是,苏姨家的座机竟已停机。没办法,我只好回到苏姨身边。苏姨全身挣扎着,眼白上翻,脸上混杂着恐惧、悲怒、焦虑和绝望。我试图将她的双手拢到一起,可苏姨手劲大得出奇,我酥软得被抽去了筋骨,一点力气也没有。

  苏姨双眼翻动,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嘶哑着嗓子,一字字叫出声来:“救……救……我……你们放过开我的小蓉……”

  难道,是鬼上身了?小蓉是谁?

  我抓住苏姨的手死命地往外掰。我的力气实在微不足道。苏姨的左手丝毫不动,脸色渐渐变成了铁青,双眼突出,舌头一点点吐了出来,那张原本和善的脸变得说不出来的狰狞恐怖。

  我看到了苏姨家里一根做活用的钢针。我听说,鬼魅之所以能附人身上,就是压住人的七窍。七窍被压后,鬼魅便能借人的嘴说话了。附在人体的鬼魅也有死门,这个死门就是人的虎口。只要用针扎入虎口,鬼魅就会忍受不了而逃离人体。我不知道这招倒底灵不灵,现在,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将钢针猛地扎入苏姨右手的虎口。苏姨“啊”地一声,鲜血顺着虎口滴了下来。真是怪了,苏姨的左手停止了抓挠,右手也垂了下来,脸色一点点恢复了正常。

  “苏姨,您刚才怎么了?”我觉得我刚才的手劲太大了,有些对不住苏姨。

  苏姨说她刚才看见一个人使劲掐她脖子,她没有看见他的真实面目。难道,有一个鬼魅横在我们当间?加上刚才给我讲轮回,我有些毛骨悚然。

  恢复平静后,苏姨告诉我,自从她得病后,她经常感觉有人掐她的脖子。我问苏姨小蓉是谁,苏姨说小蓉是她的女儿,已经离开她整整三年了。刚才,她看见有两个鬼魂将小蓉拉走了。我怕触动苏姨的伤心事,就没再深问。

  晚上,我回家下楼时遇到对门的王姐。王姐说她刚搬来不久,对苏姨家的情况不太了解,不过,她还是对我说:“苏姨家出过好几回事,你一点都不知道吗?”王姐的神色极为诡秘。我缠着王姐告诉我苏姨家究竟发生什么。王姐说:“有个保姆被苏姨吓死了。”

  王姐说,苏姨以前非常和蔼,后来得了场大病精神就不正常了,常说一些人们听不懂的话,有时还自己掐自己的脖子。刘凯请来保姆,没想到保姆是个心脏病患者,在苏姨犯病时被活活吓死了。

  王姐打量我:“左婷,你没被吓死就是万幸。”王姐说,刘凯在外住,好几次苏姨犯病,是她听到声音给刘凯打电话,刘凯才赶过来的。我将苏姨嘴里喊着小蓉的事儿跟王姐说了,王姐告诉我,小蓉是苏姨的女儿,死了三年了,至于怎么死的,她不得而知。她只常听苏姨在犯病时呼喊小蓉的名字。

  苏姨是个可怜的女人,她一定是思念女儿过度才导致精神有了毛病。左娅和刘凯是好朋友,她一定知道刘凯家发生的事情。那她为什么还要让我去陪读呢?难道,她就不怕我被苏姨吓死吗?

  我想不去了,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又去了苏姨家。我用钢针驱走了鬼魅,我还怕什么?苏姨对我这么好,我有必要了解一下,是什么原因让她患上了精神病。难道,真有鬼魂附体?刘凯明知苏姨有病,为什么不和她同住呢?小蓉又是怎么死的呢?

  第二天,我早早来到苏姨家。门居然没有关。难道,苏姨出去了?

  我悄悄走进去,发现苏姨手里拿着一张相片看得出神。苏姨见我进来,对我说,这张相片就是她女儿小蓉。相片中的小蓉清丽漂亮。苏姨说她觉得小蓉没死,好像随时回家一样。

  “昨晚,我梦见小蓉,她说她今天回来。所以,早上就起来就将门打开了。”

  怪不得门没关,原来,苏姨感觉到她的女儿能回来呀!我被苏姨纯真的母爱感动着。

  苏姨说:“其实,我是在自欺欺人,小蓉怎能回家呢?左婷,自打你来了后,我挺高兴。虽然你不是我的女儿,可我却在你身上找到她的影子。”

  我的泪都快流出来了,她居然把我当做女儿。我没见过妈妈,左娅告诉我,我们刚刚出生不久,爸爸妈妈就在一次意外的事故中丧生。

  看着苏姨慈爱的面容,我说:“苏姨,如果您不嫌弃,让我做您的女儿,好吗?”

  苏姨高兴地将我拥在怀中。她说小蓉在长江漂流时淹死了。

  “苏姨,您想她吗?”我发现,一缕白发在苏姨的两鬓滋生出来。

  “哪有当妈的怎么会不想自己的女儿?”苏姨抹了抹脸上的泪,突然指着门外说道:“瞧,小蓉来了!小蓉,我的小蓉,可把妈妈想死了!”

  门关得紧紧的,哪来的什么小蓉?看着苏姨直直的眼神,我知道,苏姨的病又犯了。果然,她再一次起身用双手在空中乱抓。我给刘凯打了电话。

  刘凯来后,好像苏姨身上的鬼魅怕刘凯似的,刘凯只是摇了摇苏姨,苏姨就恢复了正常。

  “妈,您怎么了?”

  “我刚才看见小蓉回来了。”

  “妈,哪来的小蓉呀!”刘凯耐心地说。

  “你回来了,妈就放心了。”苏姨孩子似地看了一眼刘凯。

  刘凯和苏姨说了一会儿,苏姨竟然睡着了。刘凯对我说:“妈妈病情极为不稳,千万不要问一些敏感话题。”

  我答应了刘凯,从此,再也没和苏姨聊过一些敏感话题。如果因为我的不慎使苏姨犯病,我可担当不起呀!

  神秘的刘凯

  这天下午,刘凯顺便将我送回去。半路上,刘凯回了一趟自己的家。他非要我上楼坐坐,我答应了。刘凯的电脑桌上放着一张相片,竟是小蓉。我觉得我来过刘凯的家里。莫非,是在梦里?

  刘凯走进客厅边的一个房间。突然,房间里传出一个温柔的女声:“亲爱的,你回来了?”我正要看个究竟,刘凯却随手将门关上了。刘凯出来时,我问谁在和他说话,刘凯说我听错了,家里只有他一个人,说着将门锁上了。明明听见那个屋子里有人说话,他为什么不承认呢?难道,是我听错了?这个房间一定很重要,不然,刘凯不会又将它锁上。

  晚上,我将心中的疑团和姐姐说了。姐姐对我说:“以后,不要再去刘凯家了。”

  姐姐为什么对这件事儿特别敏感?我忽然觉得刘凯身上罩上了一层神秘的东西。我决定留意刘凯的一举一动。

  一天,苏姨又犯病了。刘凯的手机关机,往他公司打电话,公司人说刘凯请假没上班。他告诉我,每月18日,刘凯就会不上班。今天是18日,刘凯又请假了。苏姨的病这次犯得挺厉害,我将苏姨送到了医院。刘凯为什么在每个月的18日请假?难道,18日是个特别的日子吗?

 

凤棺谜咒

本书是从全国著名通俗文学作家叶雪松先生已发表的悬疑故事作品中精心筛选出来的,这20篇故事,有万字左右的中篇,有数千字的短篇,既有怪案奇破,有江湖豪情,也有当代传奇,悬疑惊悚,多角度,多侧面,映射出了人生百态,读之令人爱不释手,欲罢不能,或掩卷深思,或催人泪下,无疑是一道不可多得的精食大餐。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