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婚宠情深 > 正文

婚宠情深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11章我不要

发布时间:2020/10/19 1:38:55热度:

《婚宠情深》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我把菜端过去的时候,他已经给我摆好了餐具。...

婚宠情深

  陆历怀的力气特大,特霸道,结果我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只能气的直咬牙,雪曼说的果然没有错,来这里的男人都一个样。

  “喂,有话好好说,我不要坐你车。”

  我伸出腿要下车,却被他轻而易举的重新塞回了车里,然后用威胁的语气对我说道:“如果你不想在车里发生点什么,最好乖乖听话。”

  我听他这么讲,更加气不打一处来,我又不是他养的小动物,凭什么乖乖听话。

  于是在陆历怀转身的那刻,我立马执着的下车,准备重新逃跑。

  陆历怀皱眉,使出杀手锏:“你还想不想要那四十九万五了。”

  我一听这耳熟的巨款数字,瞬间闭上了嘴巴。

  他还好意思提这四十九万五!我当然想要了,可是他给我的是什么?不要告诉我他亲我的那一下就值四十九万五!

  不过说不定,他根本是在骗我,其实里面没有那么多钱,反正他最会骗人了。

  可是骗人归骗人,万一是真的呢……

  我想了半天,最终还是屈服在金钱的魔力下,特别没有立场的说:“我……我当然要啊,再说了,那些钱本来就是我的。”

  他闻言,嘴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那我们就好好熟悉熟悉,我再把钱给你。”

  说完,他便绕过车头,拉开另一边的车门。

  我盯着他的侧颜,有点尴尬,一边假笑,一边语气讨好的说:“嗯,陆历怀,其实我觉得,我们已经挺熟悉的了,我都去过你家,还在你家睡过,再熟就熟透了。”

  “你在我家睡过,又没和我睡过,所以还是不太熟。”他启动车子,说起话来面不改色。

  我听着他的话,脸立马红成一片,狭小的车厢里,一股诡异的热,侵袭而来。

  然而反观陆历怀,却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嘴角向下冷淡的绷着,一看就是还在记仇。

  我一阵胸闷,但是为了那笔巨款,我忍了!

  于是我态度特别端正的对他说:“陆先生,我刚刚就是急了嘛,所以说出的话没有经过大脑,你都这么善良的帮了我,怎么还可能不熟,你说的对,是我看人不准,啧啧,真是想不到那个人竟然会是个滥交王。”

  陆历怀嗯了一声,沉声道:“明白就好。”

  “那,钱呢?”说了这么一大段假话,终于绕上正题。

  “你可以从我这赚回去。”

  又是这句话,听起来,总感觉他在一直暗示我和他做什么暗戳戳的肉体交易。

  但是没理由啊,想和他发生关系的女的一抓一大把,不仅漂亮还连钱都不用付,他干嘛这么和我过不去。

  我立马把身上的衣服紧了紧,使劲的往车窗处靠,尽量的离陆历怀远一点。

  他见状,抬起眼尾扫我一眼,没有吭声。

  “你要带我去哪。”

  “我家。”

  我闻言,打了一个激灵,立马坐起来,说:“我不去,我要回雪曼那。”

  “不去也行。”他说,然后侧脸看向我,眼神里带着捉弄之色:“给我两万块。”

  “我为什么要给你两万块。”只要一提到钱,我人就变的非常敏感,明明应该是他给我钱,好不好!

  他修长的手握着方向盘打方向,眼神一丝不苟,车技也一流。

  然而,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我大跌眼镜:“今天早上我起来,发现丢了一只手袋,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盗窃满两千块就可以立案,你要是还不了,我只能拉你去警局。”

  我张大嘴巴看向他,被堵得说不出话,那只手袋不就是一个普通的袋子吗,怎么可能值两万块!

  “我去雪曼家拿来还你。”

  “被人用过的东西,我不要。”

  我听他这么说,都快被气死了,他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明明知道我现在最缺的就是钱,还总是用钱欺负我!

  他瞟我一眼,见我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嘴角终于有了些许笑意,虽然很浅。

  沉默了一会,他才开口道:“我有点饿,回去给我做饭吃,就当抵消。”

  我本已万念俱灰,面对他的‘发善心’,生怕一个愣神便错过,于是毫不犹豫的用力点头。

  他见我如此乖巧,抿起嘴角,很满意。

  结果,我又稀里糊涂的来到了这个与我格格不入的地方,并且在进入小区大门的时候,陷入莫名的恐慌,总感觉自己就像进入了恶魔的嘴巴一样。

  回到房子,已经是凌晨两点,和陆历怀说的门禁时间,分秒不差。

  陆历怀换好鞋子,就径直上楼,去了书房,我看着他高高的背影,气的牙根发痒,发誓待会一定要把盐巴放的多多的,咸死他。

  打开冰箱,里面食材丰富,特别新鲜,还有好多我见都没见过的菜,他不会一天没吃,才会在这个点要吃饭吧,想到这,我想要咸死他的念头,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被打消了。

  当我围上围裙,站在菜板前切菜的时候,记忆猛地恍惚,想起以前。

  那时候,顾海和婆婆的嘴特别挑,每天我都要变着花样做饭,只要有一点点不合胃口,婆婆就直接当着我的面,吐到我碗里,然后不是摔筷,就是掀盘子,说我随便应付她。

  那样的日子,不知道是怎么忍过来的,没想到,忍了这么多步,依旧没有走到最后。

  白头偕老,终是欺哄。

  婆婆向来不是个省油的灯,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她一定咽不下这口气,不知道到时候她和顾海会怎么一起整我……

  想到这里,手里的刀子差点切到手指。

  陆历怀从楼上走了下来,脚步声莫名让我心安,他拿着手提电脑,坐到沙发上办公,电脑莹亮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他的手指在键盘上翻飞着,我看了他一眼,突然感觉背后不那么空荡荡了。

  很快就炒好了两个菜,我想着陆历怀生活条件好,最低配也是四菜一汤,正要继续洗菜,他却合起电脑,抬起眉头对我说:“够吃了。”

  我把菜端过去的时候,他已经给我摆好了餐具。

  我不饿,就没有动筷,一直紧张兮兮的看着他,深怕他说句不好吃,然后我两万块的饭友交易泡汤。

  他吃了两口,细嚼慢咽,一看就是小时候家教特严格的那种孩子。

  “味道怎么样。”

  “嗯。”他抬头,餐桌上的水晶灯让他的眼睛看起来像是有星星:“挺合我胃口。”

  我如获大赦的喘气。

  紧接着,一抹幽光从眼底划过,他双手交叉的抵在下巴处,看向我,一本正经的说:“明天可以去见我父母了。”

婚宠情深

如今的我,男人环绕步履蹁跹,伤我的人,必百倍还之。爱我的人,终无力回答。——只因我已不再相信爱情。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