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一世独宠,腹黑世子淡定妃 > 正文

一世独宠,腹黑世子淡定妃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8章实情

发布时间:2020/10/18 20:45:57热度:

《一世独宠,腹黑世子淡定妃》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回主子,千真万确。”下属低垂着头,半点不敢窥视,本身魁梧的身材此刻竭力拘着办点儿不敢懈怠,教人瞧了不觉好笑。...

一世独宠,腹黑世子淡定妃

“七姑娘,您的信。”小言一如既往地从角门的一处凹槽里取回信交给绾卿,一路上极为自然地与过往的婢仆招呼着。

  绾卿回到益州的时候,凤娘扮作人伢子把一排小女孩列在她面前时,绾卿一眼便挑中了那个小丫头,从此小言便跟在绾卿身边成为她的贴身侍婢。就连高兖也不知道绾卿身边这个不起眼的小丫头竟是个悉心调教出来的高手。

  绾卿看过心中寥寥几字,按捺下心中复杂翻涌的情绪将信烧了。看着黑色的字在火中化为灰烬,绾卿捏紧的拳头暴露了她眼底的不平静。

  左氏示好缘秦氏。

  秦氏,普天之下还会有哪个秦氏有如此能耐使得左领堂主动示好哥哥?

  云朗,你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

  绾卿站在窗前,窗外的翠竹节节挺拔,即便已是隆冬,依旧枝叶青翠。一支如玉的柔荑自窗内探出,轻轻托起了一片竹叶。

  美人临窗,颦眉赏竹,素手托翠衬凝脂,朱唇微启叹低垂。

  “小言,着人挖了这丛翠竹。不着常态,惹人心烦……”

  醉玲珑的檀木厢房,小几上摆着一壶清茶两盘精致小点,柔软的坐垫上歪着一个蓝袍男子,未束发,一头长发铺散开来,就如倾泻了一池纯黑的墨,明晃晃的白玉冠就放在旁边。

  男子正在假寐,精致苍白的脸上扬着淡淡的笑。

  “她真这么说?”他听完下属回禀,懒懒地半睁了眼,眸底的星光如醉酒般潋滟。

  “回主子,千真万确。”下属低垂着头,半点不敢窥视,本身魁梧的身材此刻竭力拘着办点儿不敢懈怠,教人瞧了不觉好笑。

  那男子此刻便低笑出声,但他可不是因为大汉可笑的样子,而是他回禀的内容让他心生愉悦。

  “卿卿,口是心非可不是甚么好习惯。没想到回了周国,你竟养出一身毛病来。不过,不是本世子纵出来的,那可不行。”

  一仰首,一杯清茶见底,指节分明的手捏着釉色细腻的杯壁,唇边笑意艳若桃李。

  “七姑娘,老爷请你前去书房一趟。”

  绾卿正在看一本兵书,听到小言禀报便将书搁在了一旁的绣篓子上。

  “知道了。”

  自从被云朗动不动往榻上歪的习惯影响,绾卿如今也是没事儿就爱歪在榻上,看看兵书,绣绣帕子,算不上无聊,只是有点儿惆怅,总觉得少了点儿甚么。

  梳洗了一番,确定妆容齐整后绾卿带着小言往前院走去。

  一路上有不少婢女奴仆见了她都恭谨地行礼,绾卿一如往常地点点头。但今天绾卿总觉得这些人眼里带了点儿异样,说不出来,但就是心里头感觉怪怪的。

  来到外院的书房,绾卿亲自上前叩门,齐齐整整的三下,不轻不重。这些都是高深的规矩,虽未明说,但大家都照做。

  “进来。”高深开口了,绾卿整整衣冠,推开门走了进去。

  高深的书房绾卿来过几次,所以并不陌生,一张书案,几大排书架,燃着檀香,一眼望去极为整洁。

  “外祖父,您找我。”绾卿矮身一福。

  高深放下手中毛笔,绕过书案亲自扶绾卿起身。高深是一个极为讲究礼节的人,整个周府也就绾卿能令高深一而再再而三地破例。除了对早逝爱女的思念以及对绾卿幼年丧母的怜爱,绾卿身上那种进退有度,冷静恬然的气质更令高深喜爱。从小到大,绾卿一直都很守礼节,对长辈恭顺,对弟妹温和,高深的所有晚辈孙儿中,就属绾卿最得他的心。

  “绾儿,你如今已经及笄,也是时候该谈一门亲事了。”高深说到这的时候,绾卿的心里便咯噔一声沉到了底,但她还是抿着嘴没有出声。

  “你母亲早逝,外祖父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你放心,外祖父一定为你物色一门好的亲事,绝不会委屈了你的。”高深见绾卿一直乖乖地听他说着,心里不禁有些心疼,这孩子打小儿乖巧,以后可不能被夫家欺负了去,这婚事,他还得亲自盯着点儿。

  “绾儿多谢外祖父疼爱,只是为了绾儿的事,令外祖父劳神,绾儿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在周家,小辈儿的亲事一向由当家主母也就是高深的大儿媳赵氏负责,绾卿的外祖母去的早,几乎是随着绾卿的母亲一起走的,因而赵氏过门没几年便要开始学着料理偌大个周府,但这赵氏也是个厉害的,不到一年便把周府上下打理的事仅仅有条。

  绾卿每日晨昏定省的时候也是见过赵氏的,端庄得体,是个明事理的,没有见绾卿两兄妹孤零零地便肆意欺凌,但若说多亲近那也是没有的。

  毕竟这高老爷的态度在那儿摆着,三个孙子六个孙女,偏只疼绾卿一人,所以大家表面上都客客气气的,但大多数人打心眼儿里并不喜欢绾卿,因而绾卿在周家一向都是独来独往,就连住处也是自个儿央了高老爷挑了个最偏远的地界。

  底下的人都知道老爷偏疼表小姐,就连这称呼,高老爷也明令不许唤绾卿表小姐,而是和府里其他小主子一样喊七姑娘,于是就更不敢懈怠了,往日里有甚么好的都先紧着这飞澜院,便是大夫人赵氏的听雨居也稍落了下风。

  “这几年赋闲在家,你外祖父我这身老骨头再不动一动就不行喽。我这么好的绾儿,外祖父怎么舍得委屈了你。”绾卿的眉眼与高颜夕有七分相像,每当高深看着绾卿便想起了自己最疼爱的三丫头,老泪便不觉湿润了眼眶。

  “外祖父……”绾卿知道外祖父这是又想起了母亲,鼻头一酸,撒娇地搂着外祖父的手落了泪。绾卿极少在人前撒娇落泪,但今日瞧见外祖父斑白的两鬓和苍老的皮肤,这心里便开始发酸,所幸便任性一回。

 

一世独宠,腹黑世子淡定妃

齐国秦王世子,一个出了名的药罐子美男,偏偏对一个闷葫芦一般的小丫头着了迷。 第一次见面,他便霸道宣布:“我便是你的主子,秦王世子秦云朗。” 他赐她一字曰”绾“,‘青云教绾头上髻,明月与作耳边釭’的绾。 云疏朗朗绾卿卿,从此,绾卿便是秦云朗的掌上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然而秦云朗还是没想到,饶是如此,他的卿卿竟会在大婚之日落跑。为了逮回他的世子妃,云朗不惜以身涉险来到大周。 为复仇,绾卿一步一谋划,一局一运筹。待得良机已到,凤凰还朝,大周公主华耀九洲。云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