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祸水妖妃 > 正文

祸水妖妃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发布时间:2020/10/18 2:51:58热度:

《祸水妖妃》是剧情极佳的悬疑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视线无意的落了下去,不经意瞥见是摆放在桌角的小花瓶上,两旁各有一只,先前瞧着没有装花也没有细想太多,从上方看去才发现花瓶...

祸水妖妃

  白云舒的生身母亲——下意识在脑海中浮现便是如此。

  

  念如初心底有些无奈,纵然是信步走走也终究会到了此处,大约心中郁结同思虑,也是此处而来。

  

  望向院子里,唯独小屋前一盏昏暗的灯在夜风里轻动,残留些许光亮在周围半是凋零的梨花树上。

  

  看来是没有人在内。念如初想了想,还是抬手拂开了拱门上垂落下的枝条,入了院子去。

  

  她还是很在意,先前太过震惊也没能查探到更多的消息。

  

  凭着先前的记忆她径直的来到了小屋的门前,推门入内,见一切仍是先前她同花琉月离开时的那般,烛光暗淡,映照着画布上摇曳的身姿。

  

  念如初清晰的记得,花琉月先前在供桌前的**上跪着的时候,眼底的神情一片清澈,却平静清冷的令人感觉到悲戚。

  

  这女子的身世定还是有些特别的。

  

  她搁下小灯,轻拢肩上的外袍,常年无人居住的屋子内自然冷的透骨,就连这烛火的光芒也没能带来哪怕分毫的暖意。

  

  仔细的端详那幅画,她敢确定的是,作画之人必定是皇家的画师。

  

  当初在皇宫里遇逢些节日,妃嫔们都会聚在一起赏花谈天,宫中的画师便会作画,而她仔细的瞧过,他们每每完成的画作都会在画布左下角最不起眼的地方标注上痕迹。

  

  就像是有些人用来传递信息而缝在两层布料之间的暗格,这画布也是如此,用掺了水极淡的墨色点上,证明是皇家之物。

  

  那么既是皇家的画师亲自执笔,却又没有留下任何的落款同章印。

  

  只能说明,要么是这画还没有最终完成,要么就是,有人在刻意的隐瞒和保护这女子的身份不被他人知晓。

  

  眼前的画,当然是属于后者。

  

  这也更应证了她先前的猜测——这画上的女子就是凤祁冉曾经的女伴,至少白云舒的存在也是最有力的证据。

  

  凤祁冉……

  

  念如初忽觉心头微闷,她抬手轻轻的覆在心口。

  

  她还自以为已经了解那个男人甚多,却没想到连他最宠爱的女儿的生身母亲,都要用这般的方式来找到答案。

  

  视线无意的落了下去,不经意瞥见是摆放在桌角的小花瓶上,两旁各有一只,先前瞧着没有装花也没有细想太多,从上方看去才发现花瓶内里好似有什么东西。

  

  是纸张。

  

  她俯下身来,小心翼翼的拿起花瓶,原还以为会落满灰尘,却干净的令她讶异,她把瓶子倒置,轻轻的取出了里面折成细条形的纸。

  

  那纸极软,触碰便知是有了些年头的手笺,边角隐隐泛黄。

  

  念如初轻柔的将字条展看,映入眼中是纤细温柔的笔体。上书——愿生生世世与君舞,笑看梨花烂漫时。

  

  落款是一名女子的名字——白姒月。

  

  原来白云舒的生身母亲,名叫白姒月。而落笔下确乎表达了她对于梨花的喜爱,倒是同花琉月所说的并无两样。

  

  念如初忖思了片刻,再将另一个花瓶取来,倒入掌心的却不再是纸张,而是破碎彩镯的一小段。

  

  她讶异的看着这碎镯,为何这东西也会被当作贡品似的放在此处?

  

  仔细的翻看之下,她才发觉这正是顾家首饰坊特有的工艺,就同她前些日子在顾池雨的手腕上见到的一模一样。

  

  大概,这镯子对于白姒月而言也有着什么特殊的意义吧。

  

  想到此,脑海中突的闪过了一个念头。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一抹浅笑自她的唇角快速的消失不见,随即她将手中翻看过的东西都恢复到了先前的模样,也调整了摆设。

  

  这一趟果然没有白来。

  

  待从小院离开,念如初提着小灯一路回向了自己的居所。

  

  压在心底浊闷的情绪仿佛消散殆尽,她望向了路过的小池,见天空悬挂的明月撒落如水清冷的光影,悄然四散,无声无息。

  

  两日后,云溪都城上空覆上淡淡阴云,好似一场秋雨将至。

  

  念如初借着夜色再度入了都城,并非佳节,都城之内还显得空闲些,偶有行人往来也无人留意到她。

  

  她特意穿了家烟灰色的宽大披风,帽檐微微压低将自己遮盖。

  

  同船家说好了返程的时辰,她便循着那一晚的记忆,绕进了通往顾家首饰坊的小道,不多时便来到了后门口。

  

  那盏熟悉的灯还在门前微微的摇晃,念如初正抬手摘下帽子想要确认自己来对了地方,眼角却忽的瞥见了那畔的转角似有人影闪过。

  

  是有什么贼人吗?

  

  她下意识的紧张了些,但停步细看,那条巷子里又确乎没有其他人,随即传来远处乌鸦的鸣叫,她也就松了口气,只当是鸟雀作祟。

  

  绕到了正门之处,她瞧见首饰坊的门还打开着,一方暗红色的幕布遮盖里面的景象,也有光亮透过缝隙落了出来。

  

  “……闫伯,再等半个时辰要把这材料都收起来。”

  

  这是顾池雨的嗓音,向来敏锐的她立即分辨。

  

  希望她还记得自己。

  

  念如初随即轻提了裙,抬步走上阶去,缓缓掀开布帘,也将自己披风上的帽子也摘了下来。

  

  “顾掌柜。”

  

  顾池雨听闻声响还以为是有人前来定制首饰,转头之时见了念如初也是愣了,面上掩不去讶异的神色。

  

  “你……是那日的?”

  

  “正是。”念如初对她扬起温柔的浅笑,这笑容温婉如三月春水,盈盈入人心,也似乎能打消任何人的防备。

  

  “闫伯,替我沏壶茶来。”

  

  念如初入了些,见了顾池雨身旁那名老者,穿着素净的蓝色衣裳,发丝微白但显得尤其精神,脊骨也是挺拔的。

  

  而今日细看,顾池雨穿了身碧青色的窄袖长裙,交叠的领上绣着垂丝海棠的图案,腰封纤细,木簪挽发,愈令她显得干净清澈,眉目如画。

  

  她已转回了身,引着念如初到旁厅内去,“姑娘来内里坐坐。”

  

  “真是叨扰了。”念如初随她而往,视线随即落在了旁边展开的红色绸缎上,几件尚未完成的首饰。

祸水妖妃

念如初至死都没有告诉那个男人,被他一剑穿心的婴儿,正是他和她的亲生骨肉;他曾许下盛世,令她深情错付,可她步步为营替他夺来江山,却只换来一句清君侧满目疮痍中念如初美艳的笑了,她告诉他,这笔债,我迟早要你还清当一切重新来过,她风华绝代,立世倾城她笑道:凤祁冉,你欠我的,你加倍来还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