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朱明 > 正文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朱明在线阅读第1章少爷变坏了

发布时间:2019/11/9 13:24:14热度:

《朱明》是一本文笔极佳的乡村风格小说,小说主要讲述:时而皱眉、时而大笑、时而安静发呆、时而暴跳如雷、时而听人说书、时而胡言乱语、时而在农田里乱窜、时而在河滩边狂奔……...

朱明

  腹部一阵阵剧痛,朱顺明冷汗直冒,两眼逐渐模糊,意识发散,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前妻的低泣声、女儿的哭喊声、各种紧张的问候声、医生护士胆怯的回应声……

  朱顺明的人生,有如电影画面,从他眼前一一闪过。少年的顽劣、训练的艰辛、震天的炮火、酷热的丛林、残酷的战争、流血的战友、贫瘠的乡村、纯真的爱情、日渐发展的城镇、逐渐厌倦的婚姻、光怪陆离的官场、青春叛逆的女儿、日新月异的城市、觥斛交错的酒宴、富丽堂皇的会所、青春艳丽的情人、发福的身材、掏空的身体……

  “好痛……”朱顺明感到后脑勺剧痛,整个人软绵绵的提不起劲。

  休息半晌,略微恢复精神,朱顺明挣扎着坐起来,斜倚在床头,四处打量。

  自己坐在一张老式拔步床上,深蓝色印花被单,淡绿色丝绸被面,一股醒脑的檀香味从外间飘来,让人精神一振。拔步床的栅栏上悬挂着许多金属菩萨像,不知是银的还是铜的。

  床对面的八仙桌上,一盏青花瓷仕女油灯闪烁着桔色的灯光。旁边是一尺见方的椭圆形铜镜。

  墙上挂着一幅春宫画,夸张的造型看得朱顺明直咂舌。

  “这会所还真花了不少心思。”朱顺明暗想道:“弄得古香古色,倒也有几分韵味。”

  “有人吗?”

  “少爷,你醒了?太好了!”从外间冲进一个小丫头,衣襟凌乱,发髻披散,睡眼朦胧,光着脚,一脸的惊喜。

  小丫头十六七岁,不到一米六,一身粉色短打睡衣,大红抹胸上一片高耸雪白,很是丰腴。

  “你……是公主还是小姐?”朱顺明迟疑道。

  依照他丰富的经验,看得出眼前的丫头已经不是处。但她一脸的焦急与单纯,让朱顺明也分辨不出她的身份,只能感叹“这家会所太用心了”!

  “少爷,你怎么了?什么公主小姐?我是如玉,你的贴身丫头如玉呀。”小丫头不解道:“少爷,你是不是头还痛?你躺下休息,我去喊老爷夫人。”

  “老爷……夫人……少爷醒了……”小丫头一路喊着,朝外间跑去。

  “什么套路?角色扮演?”朱顺明脑子糊糊涂涂,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又不知问题出在哪里。

  “明儿,我的明儿,”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冲了进来,满脸的焦急与欣慰:“天见可怜,终于醒了……感谢菩萨,感谢佛祖……”

  “明儿,你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喝水?躺下,快躺下,别动,别动……”

  “如玉,如玉……这死丫头,少爷要喝水,快伺候少爷喝水……”

  妇人一进来,就叽叽呱呱说个不停,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喝过水,斜躺着靠在如玉身上,闻着熟悉的体香,朱顺明感觉好多了。

  “你是……”朱顺明看着眼前的妇人有些熟悉,感觉很亲切。“莫非多年前……”

  “明儿,我是你娘亲,”妇人诧异道:“你不认识娘亲了?这可如何是好……”

  朱老爷带着一个白胡子郎中进来。

  朱老爷年近五十,须发花白,带着瓜皮帽,黝黑瘦高,满脸皱纹。

  紧跟其后的郎中背着个大药箱,须发皆白,满脸红润,头上随意绑着发髻,插着木头簪子,看不出真实年龄。

  郎中给朱顺明把脉,又翻看他的眼睛,让他张嘴查看舌苔,问了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朱顺明倒没有讳疾忌医。自从他查出肝癌,就成日里与医生打交道,放疗化疗、抽血点滴、中医中药、针灸火炙,甚至巫医巫术都尝试过。

  “吴老,小儿……”老朱问道。

  “令郎肺腑无损,无外伤,躯体无大碍。”吴郎中沉吟片刻,道:“然其颅脑受挫,恐伤及内里,怕是……不记前尘往事,日后行事疯癫。老夫医术浅薄,对此等颅脑伤病无能为力。”

  送走吴郎中,朱老爷看着惬意的靠在如玉身上的朱顺明,内心的担忧放下大半。只要这小子能传宗接代,疯癫就疯癫吧。

  朱顺明真的要疯癫了。

  ……崇祯三年、陕西汉中府西乡县和平村、朱老爷的独子、十六岁、争风吃醋被打破头、赔了县城的生意、干旱……

  各类信息汇总,不断冲击朱顺明的内心,就算他活了六十多年,也无法镇定的面对这种彻底颠覆他三观的巨变。

  一时间,诧异、惶恐、兴奋、茫然、不安、急躁、期盼、憧憬、野望……各种情绪纷至沓来。

  在外人看来,少爷被人打坏了脑子,真的疯癫了。

  时而皱眉、时而大笑、时而安静发呆、时而暴跳如雷、时而听人说书、时而胡言乱语、时而在农田里乱窜、时而在河滩边狂奔……

  只有如玉感到幸福。

  少爷醒过来后,几天就能下地,身体恢复得更甚从前。虽然少爷变得有些陌生,但这种变化令如玉欣喜不已。

  少爷成天问一些简单或奇怪的问题,比如现今是何年、所处何地、朱老爷为人如何、何大叔他们每天吃什么、庄稼产量如何……态度很温和,语气很亲切。

  如玉早几年就同少爷有过肌肤之亲。这些年,少爷大部分日子里都在县城花天酒地,需要自己伺候的日子屈指可数。

  现如今少爷一直待在村里,白天在村里、田地里乱窜,晚上就整晚需要自己伺候。

  如玉能感觉到,少爷整个人绷得很紧。她经常听到少爷嘟囔“时间不多了”、“大劫难”、“南下”等话语。她愿意用自己的火热缓解少爷的焦躁和不安。

  就是少爷变得太坏了!那些羞人的姿势和动作,如玉想起就面红耳赤、小鹿乱撞。

  ………………

  进入十月,朱老爷位于牧马河边的庄稼收割了。收成还不错,每亩两石左右。相比其它缺水的地方,朱老爷的庄子算是高产。有些地势高的田地甚至颗粒无收。

  朱老爷没高兴几天,税丁上门了,带队的正是将朱顺明脑袋打破的县令公子陈实。

  “朱达昌,你今年的商税、田赋、徭役银、杂役银、火耗、辽饷,共计纹银一百二十四两六钱。限你在十天内交齐。不然朝廷就封你的田庄,抓你全家去吃官司。”

  陈实摇着油纸扇,阴阳怪气的宣读着公文,满脸的幸灾乐祸。

  “怎会如此之多?”朱老爷大惊道:“老朽田庄产出不到一百两,怎会要交如此多的税赋?算错了,一定是算错了。”

  “朝廷怎么会算错?”陈实两眼一瞪,呵斥道:“老家伙,你想抗税不成?朝廷正在辽东用兵,需要大量银钱。尔等世沐皇恩,怎可不知报效?银钱不够,你不是还有几亩薄田吗?”

  “老夫没钱,”朱老爷没弄明白陈实的真正用心,咬定没钱,恨道:“县城里的铺子被你们强取,居然还要老夫交商税?田地产出全部交税都不够,你让老夫一家怎么活?你让田庄的佃户如何活?”

  “老夫要上府城去告你们。”朱老爷冲动道:“老夫就不信,大明的天下会任由尔等如此鱼肉百姓。当今天子励精图治、英明神武,不动声色就铲除阉党,当不会任由尔等贪官污吏横行。”

  陈实勃然大怒,变色道:“老子让你出不了西乡县。”

  几个衙差舞动手中的铁链,一幅凶神恶煞上前拿人的模样。

  朱顺明上前挡在朱老爷身前。

  陈实后退一步,色内厉荏道:“朱二愣子,你想要如何?”

  上次十几个人一起上,被朱顺明放倒八九个。要不是朱顺明被烟灰蒙了眼,自己从背后偷袭,还不一定能打倒这二愣子。

  朱顺明不言语,静静的看着陈实等人。

  陈实内心越来越虚,两腿微微打颤。

  这朱二愣子,没有暴跳如雷,怎么整个人更加可怕。就像……被一头猛虎盯着,对,就是被一头嗜血的猛虎虎视眈眈。

  “你……你可不要乱来,我……我……”朱顺明越是一言不发,陈实越是惊恐不已。

  “你不就是想要我家的水浇地?”朱顺明表情淡然,不露声色道:“想要地,拿钱来买。就凭你,也想空手套白狼?”

  “牧马河两岸五百亩水浇地,十两银子一亩,一共五千两。给现银就签地契。”朱顺明平静的说出价格。

  “真的?”陈实惊喜道:“你能做主?”

  成熟的水浇地至少三十两银子一亩,还有价无市。朱顺明开的价格太公道了。

  “明儿……不可……”朱老爷子焦急道:“没了地,咱们如何生存?坐吃山空呀!”

  朱顺明回头,注视着朱老爷子,诚恳道:“爹,你相信我这回,让我做这个主。以后咱们一定会有更多的土地。”

  看着眼前高大沉静略显稚嫩的儿子,朱老爷子想要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最后叹道:“儿大不由爷。你能挡在爹前面,爹很欣慰。你的决定是对的,民不与官斗。算了……”

  说罢,朱老爷转身回里屋去了,背影萧瑟,身形佝偻,没了精气神。

  陈实欢喜的回县城筹集银子,全然没有看到朱顺明眼里闪过的狠厉。

朱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桃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桃子文学)或者(taoziwenxue),关注后回复 【朱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朱明

如果历史有如果,大明的商品继续风靡世界,美洲的白银不断流入中国,强悍的军队仍旧虎视四方,弱小的建奴龟缩在东北乞降……如果历史有如果,大明商人有了政治地位,农民可以自由迁徙,科技不再是奇技淫巧,读书人不再死读四书五经,官员由民众自己选举……阅尽世事寿终正寝的朱顺明魂穿大明,让平行历史在十七世纪拐了个大弯。日升月替,大明永不落。...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