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仙魔武装
仙魔武装

仙魔武装

  • 热度:
  • 时间:2019/10/15 13:00:43
  • 来源:掌读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那少年名中带“妖”,命中注定有妖缘。从背叛中堕落,从堕落中崛起,三千大道求自心,十里桃花赏孤芳。

精彩章节预览

大夏之国,仙魔并立,已有千年。

仙魔交战数千载,致使两地民不聊生。

兰石小镇,作为大夏帝国一个不大的小城,土墙残垣,并不繁华。

三个月之前,边境难民忽然大量涌入,使得不大的小镇,变得异常拥挤,龙蛇混杂。

流入的难民,为了争夺食物,导致城中生乱,时而发生些难民和当地住户斗殴之事,最近还闹出了几场人命。

月色惨淡斑驳,洒满了颓废的长街。

深夜,兰石城中本地住户,家家户户门窗紧闭。

只有一只老猫在屋檐上飞速的窜过,寻找了食物。

屋檐之下,几个衣着褴褛的难民卷缩在高墙角,身体瑟瑟发抖,说不出是饥饿还是寒冷。

他们蓬头垢面,身体散发着难闻的味道,好像就是一块腐肉。

乞讨者不时的唉声叹气,睁着如枯木色的双眼,向四周投射着绝望的目光。

他们希望可以在黑夜里找到一些食物,或者是得到一点恩赐。

哪怕是半块馒头,就能够让他们做任何事情,甚至是杀人也在所不惜!

可惜,这个小镇,似乎没人欢迎这群无家可归的“野狗”。

别说没有馒头,就是连一丝丝的同情也没有。

等待他们的将是慢慢的长夜,和即将到来的荒凉的秋天。

“臭小子,拿出来吧,说,把馒头藏在哪了?”

“说不说,不说就打死你。”

在这条青石板铺就的长街尽头,是一条幽深的巷子人口,几个影子在月光中摇曳着,好像是一场皮影戏。

原来是几个大孩子围着一个小孩辱骂着。

被围在中间的小男孩看起来也就十来岁左右,个头小的像是个七八岁的孩子。

他穿着一件并不合身的大衣裳,骨瘦如柴,面如枯草,好像一阵风就能把他吹飞似的。

他留着一头乌黑的短发,面颊轮廓分明,特别是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他怒瞪着几个大孩子。

“我没有馒头,就是有,也不会给你们。”小男孩歇斯底里的朝着几个大男孩喊道。

他双手握拳,捍卫自己的尊严。

即便他心知肚明,自己打不过其中任何一个人,可他还是要抗争到底,因为这个馒头,关系到他父亲的生命。

“是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这么跟我们说话?”一个大男孩阔步往前,抓住小男孩的头发。

“打死他,然后我们自己找,准是他把馒头藏起来了,看看在不在他的身上!”

“对,我明明看见刚才有个贵妇把馒头塞给他的,不是让他吃了吧?”

“吃了,就刨开他的肚子。”

这些大男孩,各个凶神恶煞,身体因为饥饿而显得单薄,并不强壮。

其中最大的也就十五六岁,最小的也比小男孩大上两岁,他们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各个肚子饿得咕咕叫,饥饿让他们忘记了做人的准则。

为了自己能够活命,何必管他人死活,这就是灾民的真实写照,还是这个世界的准则。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小男孩子用手臂挡去大男孩的手。

他的力量大的出奇,更不顾自己的头发被拽掉了一撮,疼痛让他面不改色。

大男孩也许没有想到小男孩居然有这样大的力量,顿时望着手里的一撮头发惊讶起来。

“好小子,还挺有种的,不说是吧,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大男孩恶狠狠的说道。

他话音刚落,其他几个孩子,将小男孩围在中间,拳头如雨点一般砸下来。

小男孩不是他们的对手,很快就被打倒了,双手本能的抱头,像是一个皮球被踢来踢去,无论多疼,他都忍着,愣是一声没吭。

“贱骨头。”

“废物。”

几个大孩子一边打着,一边咒骂着,声音传出很远。

此时,长街远处,一辆马车疾驰而来。

马车之后还跟着五六匹散马。

马上坐着全副武装男人,看起来他们是为了保护车里的人物而来。

马车很快来到现场,车夫勒紧了缰绳,马匹长嘶。不得不停在几个孩子前面,险些踩到一个孩子。

大孩子们收住手,不知是惊吓还是惊讶,他们望着马车发呆。

有不少人,长这么大,可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马车。

车辕是深褐色的梨花木,上面还雕琢着舒适美丽的花纹。

就连马匹也是大夏帝国最优良的品种,仅仅是一匹马,就够养活他们一年。

“你们几个,给我滚开,别挡路,不然从你们的身上碾过去。”

很快,从马车后窜出一匹马,马上坐着一个男子,身高七尺有余,腰中挎着一把寒光粼粼的长剑,面露怒气。

孩子们吓坏了,一个个缩着脖子,纷纷避让,最后只剩下那个被打倒的小男孩才刚刚爬起来。

小男孩浑身上下布满了伤痕,这对他来说,似乎已经成为习惯了。

“你,小贱种,给我滚开。”男子指着小男孩骂道。

小男孩看了眼男人,又看了眼马车,知道自己招惹不起对方,很识相的往侧面走去。

“李大海,前面发生了何事,为何停下来了?”

从马车上,传来一声甜美的女声,宛如天籁之音,小男孩从未听到过这么美妙的女声,所以微微一愣,扭头望着马车,隔着一道白色的帘布,看不见女人的脸。

“回花浓小姐,不过是小孩子在街上打架,现在已经被我骂走了,我们也该赶路了,老爷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呢。”这名叫大海的护卫毕恭毕敬的回答。

“小孩子打架吗,有点意思,因为什么?”一个女子掀开帘布,探出头来。

只是一瞥眼,她的容貌就如璀璨夜空中最闪亮的那颗星星,吸引了所有目光。

这个女人,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至多只比现场最大的孩子大了一两岁罢了,明目皓齿,玉颈粉面,红唇柳眉,穿着一件白色的罗莎连衣裙,周身气场强大,灵气环绕,令人感觉到不自然,放佛跟她站在一起,大罗金仙也只有俯首的份。

小男孩望得入神,女人好奇的扫视了一圈,善良的大眼眨啊眨的,好像一切都瞒不过她。

她没在任何一个孩子的脸上停留超过半秒钟,最终的目光却停留在小男孩的身上。

在她的眼中,小男孩的脸上带着青一块紫一块的伤口,甚至还有些泥土污垢,却丝毫掩盖不住他的俊俏,特别是小男孩的眼睛,漆黑的瞳孔,有些闪闪发亮,异常深邃,好像是一汪潭水,充满了活力而望不到底,藏了很多令人好奇的故事。

“你叫什么名字?”女人格外关注的多问了一声。

“我?”小男孩不敢相信这位貌如天仙的姐姐居然会问自己的名字,顿时有些惊慌。

“快点说,别耽误时间,可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可以跟花浓小姐说上话,更何况是你们这些贱民。”那名叫大海的男人,在马上抱着肩膀,讽刺着。

女人瞪了大海一眼,好似有一股无穷的力量扑向大海,大海只觉得胸膛一阵翻涌,额头上沁出两行汗。

女人继续问道:“就是你,难道除了你,你还能在我的眼中看见别人吗?”

“我叫林妖月!”

“妖月,这个名字有点奇怪不是吗,他们为什么打你?”女人似笑非笑,话音轻柔。

“他们要抢我的馒头。”小男孩想也没想的回答。

“你是逃荒过来的?”

随后在与小男孩的一问一答中,女人了解了小男孩的来历,以及此事的来龙去脉,只是轻嗯了一声。

“你也是个可怜人,大海,给他一锭金子!”女人吩咐道。

“花浓小姐,这,不可吧,他不过就是个贱民。”大海吃惊的道,自从担任女人的侍卫以来,他可没被奖励任何金子,而且还是第一次见到女人对一个小男孩抱有这么大的兴趣。

“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从什么时候起开始质疑我的命令了?”女人言行余怒。

“金子,我没听错吧?”

“我也要金子。”

“求求你,活菩萨,我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我愿意给你做牛做马。”

“我也愿意服侍你。”

在金钱之下,几个大男孩的尊严可有可无,他们跪在地上央求起来,但女人对他们熟视无睹。

“都给我闭嘴,你们这些贱民,给我提鞋都不配,还要服侍花浓小姐?”大海骂道。

很快,一个侍卫,拿着一锭金子交给林妖月的手里。

林妖月受宠若惊般的打量着金子,这可真是黄灿灿的黄金啊,沉甸甸的,压低了他的小手,差不多有五十两之多,若是仔细观察,还能看见元宝下面的官印,上面刻着花字样。

这笔钱足够让小男孩和他的父亲平稳的度过后面几个饥荒之年了,而且父亲的药钱,也不用发愁了。

“可她为什么要给自己金子,只因为一面之缘吗?”小男孩开始怀疑起来。

“对不起,我不能收。”林妖月举起小手,捧着金子要还回去。

“有点意思,为什么不收,跟我说说?”女人回到马车之际,又转身过来。

“我的父亲说过,无功不受禄,不能白拿别人的钱。”林妖月说道。

“这家伙脑袋锈掉了吗?”

“有病吧?”

“神经!”

几个大男孩的眼睛,随着金子而来回的移动,更有人正在心里盘算,如何把金子弄到手。

“说的不错,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所有的荣誉,金钱,都要靠自己的双手去努力争取,但是我要告诉你,你已经做到了,为了一块馒头,你敢于与这些肮脏的爬虫对抗,说明你的骨子里有倔强不屈的精神,得到了我的认可,我给你的,你就收下,算是我借你的,日后你还我就是。”女人说了长长的一段话,莞尔一笑,转身回到车内。

这个笑容,小男孩记住了。

他现在的确需要钱,他的父亲已经病了一个月了,一直没有钱买药。

自从被乡亲们赶出村子之后,他和父亲只能像是难民一样游荡。

还记得,当时他和父亲住在一个山明水秀的小山村里,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但是突然有一天,那些平常和善的村民,竟然拿起了棍棒和农具,围堵在自家门口。

那个场景,林妖月更是一生难忘。

他们朝着自己和父亲扔石块,扔鸡蛋,骂自己是妖孽,是祸害,眼神充满了戾气,恨不得杀了自己。

他不太懂得,大家为什么这样做?

最后只能和父亲来到兰石城,初到这里,父亲就一病不起,一到夜里,忍不住的咳嗽。

“那,这算是我借你的,日后我一定会还给你的。”林妖月喊道。

“哼,说得好听,你还是有时间多提升一下自己的力量吧,这么弱,我怕我们走后,你就被打死了,有钱有没地方花。”大海冷哼一声。

“大海,那你就留下来,照看一下这个小孩子好了。”女人回到车内说道。

“这,有些不妥吧。”大海咽了一口吐沫。

“你难道要违背我的意思吗?”

“当然不是,但是我的任务是保护小姐你的安全,花大人,让我一刻都不能离开你的身边,我怎么可以渎职呢?”大海尴尬道,他可不希望留在这个鬼地方,跟一群野狗一样的难民混在一起,而且以他的身份,去保护一个贱民,这是何种丢人的事情?

“就这么办,等你确定这个孩子安全了之后,再跟我汇合,我们会在前面慢行等你。”女人话音刚落,车夫的鞭子声响起,抽打在马屁股上,马车快速的驶过。

林妖月望着马车的背影,一直到马车消失,这才收回目光。

大海留了下来,不过看上去,好像不痛快。

“臭小子,你还真是走运,居然能够得到花浓小姐的器重,快点走吧,带我去见你的父亲,然后我就可以离开了。”大海骂骂咧咧的说道,在他的威严之下,其他几个大孩子是有气而无声,不敢妄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妖月把金子带走。

小编为各位书友整理了十大经典完本玄幻小说,带你感受玄幻世界的奥妙奇迹。
  • 至尊仙婿

    一代仙帝遭人暗算,重生成最佳仙婿,面对小姨子的诬陷,丈母娘的冷嘲热讽,他决定横扫一切!所向披靡!

  • 妙医仙缘

    戴上面具,他是夺人性命的修罗,摘下面具他是治病救人的医者,修罗和医者,到底谁才是真正的他?

  • 上门仙尊

    “天若灭我叶峰,万古长青如黑夜!”一声悲愤的怒吼,叶峰猛地睁开了双眼。正当他准备运转灵力对抗天劫时,却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张病床上。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