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豪门 > 禽兽总裁:毒辣小娇妻 > 正文

禽兽总裁:毒辣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第7章一大一小

发布时间:2020/1/17 0:20:24热度:

《禽兽总裁:毒辣小娇妻》是一本文笔极佳的豪门风格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宋清说:“哥…我也不知道苏南的消息是怎么跑到宋家来的,我姐她…她听完这个消息,就出门了,拦都拦不住啊!我怕她去找苏南麻烦...

禽兽总裁:毒辣小娇妻

第二天上午只有一节课,苏南想下课去医院看看苏灿——他已经从重症监护病房转移到普通病房,依然是单独一人住着VIP套间,他爱热闹,估计自己待着会闷得不行。

下课铃一响,苏南收拾了东西就迫不及待地往外走,却被摄影协会的学长李默书拦住了路。

苏南有些不解地看着面前的男生:“默书学长?”

李默书现在大四,在外实习,已经有段时间没出现在学校了。

“有急事要走吗?”李默书问。

苏南不想跟外人提家里的情况,只含糊回答:“的确有点事要忙。”

“这样啊,”李默书有些抱歉地朝她笑笑,却没有让开路的意思,“我也有事想找你聊聊,你什么时候有空?”

苏南想了想,说:“那下午五点?”

王阿姨一般下午六点半过来做晚饭,她在晚上七点以前回去就可以。

“好,”李默书侧身替她让路,“我到时候在南校操场门口等你。”

“嗯,学长再见。”

说完就小跑着匆匆下楼。

李默书略有些无奈,他本想说,如果方便的话,可以一起走。

看来她是不方便了。

李默书轻轻叹出口气,也迈步下楼。

每次跟苏楠说话,他都需要鼓起点勇气。

苏南提了提肩上的书包,脚步轻又快,走向校门口。

但很快,她就怔怔停了下来。

校门口那个男人的身影她再熟悉不过了。

天光温柔,傅司衍靠站在那辆柯尼塞格agera r车门前,一张过分漂亮的脸,只是气场沉淡,过往的小女生偷偷觑一眼,便不敢多看,更遑论,清一水西服加身的黑衣保镖站在他附近加持,走过的,几乎都绕了道。

苏南愣了足有半分钟,才硬着头皮在一众目光下靠近他身前,低低叫了声。

“傅先生…”轻声问,“你怎么来了?”

傅司衍淡淡启唇:“等你,看不出来吗?”

他答得自然,她心里油生几分莫名的欢喜,甚至想再追问一句等我做什么?终究没那个胆子,只好有些为难地说:“可是,我要去医院看灿灿……”

傅司衍起身,拉开车门,对她道:“上车。”

他从来不用什么命令式的语气,只是平淡的,便足以让人心生惧意不敢反抗。

苏南顿了片刻,坐进车内。

在苏南身后几十米的地方,李默书静默地立在原地,看着他苦心孤诣,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追求的女生,坐进那辆奢华无比的跑车。

香车,美人……果真是绝配。

他冷笑,几乎愤怒,良好的家教让他克制住了疯狂。

他该给人一个解释的机会,尤其对象是苏南……那个习惯性低头微笑,像水一样的女孩子。

苏南没想到傅司衍会将车一路开到医院门口。

傅司衍开门下车,见苏南还坐在原位,愣愣看着他,这般呆萌的样子,实在让人很想欺负。

于是他唇角轻抬,眼里掠过一抹玩味。

“不是要来医院吗?还是…你在等我抱你下来?”

“……”

苏南脸皮薄得不行,顿时窘起来,见他有迈步走过来的架势,慌忙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动作麻利,一气呵成。

“傅先生,我们上去吧。”

傅司衍垂头笑了笑,跟在她身后往医院内走,余光轻瞥了一眼身后分成两排跟随而来的保镖。

深邃的眼底,精芒敛尽,一派淡漠。

苏南回头看一眼身后跟着的八个清一色西服加身的保镖,在来往的病人和护士的注目礼中有些难为情地低下头。

她实在有点后悔傅司衍同框出现在医院里。

苏南推开病房的门,苏灿欢乐的笑声顷刻间就溢了出来。

她忍不住眉眼弯弯,也笑了。

“灿灿。”

“姐!”苏灿搁下漫画书就朝自家姐姐扑过来。

兴许是因为刚刚笑闹得厉害,他脸色微微泛红,嘴唇却还是苍白,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苏南身后的男人。

这是傅司衍第一次来看望苏灿。

先前都是何珏过来,交医药费,顺便看看他有什么需要。

初次见面,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大眼瞪小眼,持续对望了三秒钟,苏灿先败下阵来,有些害怕地吞了吞口水,往姐姐身后躲。

“姐,他好吓人啊…何叔叔呢?”

何叔叔?傅司衍想他指的应该是何珏,于是淡不可见的皱了皱眉。

……何珏那个死人脸难道会比他讨小孩子喜欢?

苏南把苏灿从身后拉出来,温声告诉他:“灿灿,这位是傅先生,他对我们有恩,你不可以没礼貌哦。”

苏灿乖巧地朝傅司衍鞠了一躬:“叔叔好!”

傅司衍却不打算接受这个称呼。

“在你眼里,我跟何珏是一个年纪吗?”

苏灿立马改口。

“哥哥好。”

哥哥听着也怪别扭。

傅司衍淡淡说:“叫我傅先生吧。”

苏灿三鞠躬:“傅先生好。”

傅司衍这才勉强点了点头,居高临下地伸出手,正式地做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傅司衍。”

苏灿伸出小手握住,一本正经:“傅先生你好,我是苏灿,以后彼此熟悉一点了,你也可以像我姐一样叫我灿灿。”

苏南揪住他衣领往后一拉,朝傅司衍抱歉地笑笑:“不好意思傅先生,他被惯坏了,就是这么没大没小。”

“没事,他很有趣。”傅司衍说。

在那种家庭里长大的孩子,能被怎样惯坏?又能被谁惯坏?

傅司衍注意到他床上摊开的书,走去拿起看了看,是本漫画。

“谁给你买的?”他问苏灿。

“姐姐给买的。”

“我看很多小男孩都看这个,就给灿灿买了几本,他在医院里住着无聊也可以打发时间,”苏南随口问,“傅先生小时候也看过这些吧?”

“没有,”傅司衍翻了翻手里的漫画书,轻描淡写的回答,“我小时候比较喜欢做手工。”

……做手工?!

苏南觉得三观有些摇晃:“那…傅先生喜欢剪纸还是捏泥人?”

傅司衍瞥她一眼,淡声回答:“做冲锋枪,造子弹。”

“……”

苏南低声跟苏灿解释:“他说的冲锋枪就是你小时候玩的那种小的手工枪,可以喷水的那种……”

傅司衍在旁边翻着漫画,不冷不热地‘哼’了一声。

傅司衍在病房里待了不足半个小时,就接到了三个电话。

第一次,他瞥了眼号码,挂掉了。

第二次,再瞥一眼,毫不犹豫地继续挂掉。

第三次……

苏南忍不住说:“傅先生,如果有事,你去忙吧,我待会自己回去就可以。”

傅司衍看她一眼,握着手机,转身走出病房,接听。

“什么事?”

宋清听出了傅司衍平淡语气下匿藏的阴森恐怖气息,吞了吞口水,颇有种古代忠臣冒死进谏的壮烈情怀。

“哥,你在哪儿呢?”

傅司衍按了按眉心。

“宋清,你要是吃饱了撑的,我就让人送你去撒哈拉体验一把生活。”

“别冲动啊哥!我真有事通知你。”宋清抹了一把冷汗。

曾经有一次他嘴贱调侃了两句,傅司衍就一脚把刚背上降落伞的他从直升机上踹了下去,千米高空,毫不留情。

宋清说:“哥…我也不知道苏南的消息是怎么跑到宋家来的,我姐她…她听完这个消息,就出门了,拦都拦不住啊!我怕她去找苏南麻烦…给你打个电话通报一下。”

虽然自从上次出了那档子事以后,浅湾别墅附近成了宋纯的禁区,但她进不去,苏南不可能不出来啊。

宋纯那火爆脾气,对着傅司衍可能还稍有控制,但面对苏南——估计可以直接炸了她。

傅司衍看了眼时间,言简意赅地说:“我会打电话给老爷子,让他来领人。”

“你要给我爸打小报告啊?…哥,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宋清的心情有点复杂。

禽兽总裁:毒辣小娇妻

他是最冷漠最深情的王,有最卑微最残忍的爱。 她是最绝望的灰姑娘,涅槃为最残酷最无情的女王。 命运从来不由人选择,苏南想,如果可以,她宁愿从来没有遇见过傅司衍。 第一次见面他让她滚; 第二次见面,她一身狼狈,他却朝她伸出手 他给她盛宠,陪着她一步步成长,又亲手毁掉她的一切。 她洗尽纤华,涅槃归来,在鲜血铺就的路上走到他面前。 “傅司衍,我曾经求你,放过我,放过孩子,可你没有。”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