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豪门 > 攻婚掠爱,总裁的落魄新妻 > 正文

攻婚掠爱,总裁的落魄新妻全文阅读_攻婚掠爱,总裁的落魄新妻全集

发布时间:2020/1/17 0:47:54热度:

《攻婚掠爱,总裁的落魄新妻》是剧情极佳的豪门风格小说,小说全文讲述:而趾高气扬闯进房内的纪依白却硬生生的将那二人吓了一跳!。...

攻婚掠爱,总裁的落魄新妻

开玩笑!自己可是纪依白!名媛界谁都不敢惹的人物,连媒体自己都不怕,还能让这几个人看自己的笑话?

奋力且艰难的爬下床,飞快的洗漱完毕,对着镜子化了精致而美艳的妆容,曾经肆意张扬的纪依白又回来了!

虽然父亲从来不给她零花钱,但她好说歹说也是公司的股东,一年的分红也能有个几十万,虽然比起其他家族的大小姐寒酸了些,起码能维持基本的面子。

看着镜子里自己惨白的有些渗人的脸色,没有血色的嘴唇,纪依白随手拿起一支殷红的口红涂上,又打了些腮红。

原本毫无血色的嘴唇,有了大红色的口红的点缀瞬间变得气色好了很多,也多了许些曾经的气势,轻蔑的扬起下巴,她仍旧是如此美艳骄傲的纪依白。

纪依白下楼的时候,客厅里只有正在看书的席沐辰,纪依白穿着一袭霸气侧漏欧式长裙,前短后长的设计露出了白皙纤细的小腿,后背是精美的镂空设计,点缀着朵朵妖异的蔷薇,半遮掩的美背,露出若有似无的肩胛骨,看上去清纯的气息里平添了几分妩媚。

纪依白看看席沐辰的表情,此时此刻他正用一副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仿佛她是什么怪物一般。

纪依白有些不耐的问道:“席沐辰,你在看什么,这样很不礼貌知道吗?”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很少看到嫂子你这幅模样。嫂子你快点去吧,等会御子衿回来了再为难你,给你父亲准备的礼物,我已经安排好放在了车子里,司机在院子里面等你呢!”

呵呵……或许自己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纪依白嘲讽的勾了勾唇角,她就是想让那些人看看!她纪依白就是要他们赤 裸裸的打脸!

优雅的走进车内,看着那车子缓慢的在街道上行驶着,听着车内播放的古典音乐,纪依白从来没有一刻能感到如此轻松。

可是,她究竟能以怎样的一副面容去见林诺尘呢?

车子缓缓地停在纪家大宅的门口,看着生活了二十年的院子,纪依白毫不客气的穿着高跟鞋走过那修剪好的草坪。

司机远远的跟在纪依白的身后,拎着重重的东西,看着那高挑优雅的身影,不禁失笑,真是个有活力的姑娘啊。

装修的金碧辉煌的客厅中,纪父正在看报纸,旁边的苏云娟正在织毛衣,一片家和万事兴的模样,十分温馨。

而趾高气扬闯进房内的纪依白却硬生生的将那二人吓了一跳!。

“哟,爸,小妈,你们还真清闲啊,我的人呢?”纪依白双手抵在沙发上,一脸艳丽的妆容让纪父将手中的报纸攥的死紧。

“他?我把他送去美国了。”纪父勉强压下心中的震惊,他冷着一张脸看着纪依白,眼中毫无感情。

他以为纪依白嫁过去就再也不会有机会回来,可是如今……

“呵呵……说好的我去嫁给御子衿,你们就把林诺尘好好归还给我!现在你们的目的达到了,可是我却连人都没见到,我该怎么办呢?”

纪依白嘴角绽放出来一抹动人心魄的笑容,眼间浮现出来的毁灭欲望却压得人窒息。

几天而来积压的怒气蹭的冲到了纪依白的头顶,她这几天所经受的折磨和侮辱,都是为了那个男人,现在却轻飘飘的换来一句送他去美国了?

连最后一面都不给她见!

“爸,我记得我说过,你要是不把林诺尘还给我,我会做出什么事吧。”纪依白后退了几步,抓起放在玄关处的花瓶。

随后,直接朝着那二人甩了过去!

那花瓶不偏不倚的摔在了苏云娟的面前,把她直接从沙发上吓得掉了下来:“你,你想干什么?”

“你才嫁过去几天就这么没规没矩了?跟你那妈一样!”纪父将报纸重重的摔在茶几上,一双阴霾的眸子看向纪依白:“现在还没有到你跟我要人的时候,你也还没那个资格。”

“不要以为你是御夫人了,我就拿你没有办法!”

“你威胁我?”纪依白将脚下的高跟鞋拿在手里,张扬的勾起唇角,冷眸不屑的撇着眼前的两个人:“你是想从中间掏空我的股权呢?还是想再次拿林诺尘威胁我?”

高跟鞋那尖的能戳死人的根部明晃晃的,纪依白捋了捋耳边垂下来的头发,妖冶的红唇闪烁着危险的气息。

母亲曾经最喜欢的,就是依雪皑皑,纯白无暇,才给她起名为纪依白……而,她如今跟纯白良善毫无关联。

“拿走股权的话,你尽管拿走,反正我背后的人,是御子衿。”她顿了顿,邪恶的笑道“如果父亲想要以林诺尘的性命威胁我,大不了我们可以殉情啊。”

“不过。如果要殉情的话,我不知道御子衿的怒火朝那里发,说不定,攻击纪氏也没准呢。你说对吧,爸。”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想疯狂的破坏毁灭一切,但是她还是要生生遏制着,压抑着,用着最为怨恨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二人。

十五岁那年母亲在医院意外死亡的时候……她纪依白就看到了真相!这些年父亲和苏云娟视她为眼中钉,就是因为怀疑她看见了他们给母亲注射安乐死。

她确确实实的看见了!所以,她恨他们!

没办法相信身边的任何一个人,连睡觉都无法安眠,直到林诺尘的出现……

捏着高跟鞋的手抖了抖,她始终没办法枉顾那个人的性命,纵使她自己什么都不在乎了,还有那个人……

林诺尘。

“你要是想见他,可以,让御子衿拿十亿入股我们的公司。我就会让你立刻见到林诺尘。”纪父自顾自的再次看起报纸。

纪依白冷冷的笑了笑,她怎么可能斗得过这个老油条。

“好啊,那希望爸爸你这次能说话算话。”

转身赤着脚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纪宅。司机正拎着礼物站在门外,看着这个眼眶发红却仍然下巴微挑的女孩。

“麻烦你了,给他们丢门口就行了。”纪依白拍了拍司机的肩膀,大步走进了车内。

回去的路途似乎非常遥远,后视镜内,司机能清楚的看到纪依白缓缓流下的两行泪水和那眼神中无休止的茫然。

她张扬,狠戾,也斗不过那些人……

回到御家,御子衿正一个人坐在客厅喝咖啡,席沐辰已经回去了,偌大的客厅内只有两个人。

纪依白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殷红的嘴唇缓缓开口:“我们,来做个交易。”

御子衿冷眸瞥了眼前的女人一眼,心中讽刺,还能是什么交易……无非是拿钱给她的父亲才好交差吧!

纪依白一步步走向坐着的男人,抬起手,抚上他的胸膛,嘴角扬起一抹魅惑的笑容,那红色的唇刺伤了御子衿的眼。

“收购我父亲的公司,安全的保护林诺尘,我随你处置,就算是让我死,也无所谓!”

将生命看的如此轻鄙吗?御子衿冷笑,果然,这么冷血的女人怎么可能不是杀害季安安的凶手!

将咖啡放在茶几上,一只手将纪依白揽入怀中,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无比危险的气息包裹着她,而那双白皙修长的手,正毫不客气的扼住她的喉咙。

随着窒息感一点点的将纪依白淹没,她忽然感到了解脱,想起之前和林诺尘在一起美好的日子,她冰冷的面庞缓缓微笑。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轻轻闭上眼睛,享受着那种濒临死亡的痛苦,纪依白的眼泪不由得从她的眼角轻轻滑落。

诺尘……下辈子……你可别再遇到我了。

看着眼前微笑却流泪的女孩,御子衿的心不由得狠狠触动了一下!他想起纪依白在他身下销魂而诱惑的挣扎,不禁松开了手。

扼住纪依白的手忽的松开,窒息感随之不见。

“咳……咳咳……”纪依白捂着喉咙,含着水雾的眼睛惊讶的看着御子衿,他是又反悔了么——他反悔了,林诺尘要怎么办!

“你的交易,我不感兴趣!”近在咫尺的俊脸蓦然放大,性感的冰唇贴上了她殷红的嘴唇,口红如同鲜血般标志在他的脸上,那场景妖娆无比。

大手毫不客气的抚弄着女人的纤腰,仿佛轻轻一折就能将她折断,那充满诱惑气息的裙子上绽放的蔷薇花,犹如致命的毒药,吸引着御子衿缓缓前进。

“不过,我会考虑,如果你今天满足我的话。”邪恶的扯起了唇角,深邃的眸子紧盯着女人那冰眸。

“我会考虑满足你的一点点小愿望。”御子衿擦了擦唇角的口红,冷魅一笑。

纪依白妖娆的笑了,她伸出手,抱住男人的脖子:“难道前些天都没满足你么?御子衿,你胃口真的很大。”

御子衿不由得吞咽了一下,他此时此刻,更是想将眼前的女人吞之入腹。

女人的的唇如同她的身体一般冰凉,却让御子衿强烈的感觉到了滚烫,那雪白的藕臂那样挂在他的脖颈上,贴近她的胸口,那浑源随着她的呼吸起伏着。

攻婚掠爱,总裁的落魄新妻

亲眼看着母亲被父亲杀死,是什么感觉?浑身冰冷的人却死心塌地的爱着另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唯一的梦,唯一的光,“咔嚓”一声,竟然都被那个男人粉碎了!“女人,你杀死我的爱人,就想逃吗?”新婚之日,新郎未曾露面,新婚之夜,屈辱和鲜血汇成凄惨月色。复杂的因果背景,斗智斗勇的日常生活,捉摸不透的恶魔心思。“说!季安安到底是不是你杀的!”“你不信我,又何必问我。”扑朔迷离,一切,究竟何去何从?一个女人杀死另一个女人,其中到底有何隐情?“依白,这辈子我没错过你,下辈子也要和你在一起。”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