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特工狂妃:暴君不用你负责 > 正文

特工狂妃:暴君不用你负责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2/19 5:45:06热度:

《特工狂妃:暴君不用你负责》是一本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玄惊羽对于上官楚楚的宠爱竟到了这种地步,一时间又是满殿皆惊。...

特工狂妃:暴君不用你负责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玄惊羽上前温柔地执起四王妃的手,一边还体贴地帮她正了正发钗。

四王妃脸色微红,还来不及说什么,突然传来一阵哭泣声。

萧侧妃不知何时跪倒在了地上,她满眼哀戚地看着玄惊羽,“王爷,你要替臣妾做主啊王爷。”

四王妃的眼里闪过一丝怒火,这个女人未免太不知好歹了些,她堂堂正正的王妃还没有说话,一个侧妃竟然就敢开口!

“玲珑这是怎么了,脸都哭花了。”玄惊羽温柔地说道。

萧侧妃却是瞬间哭得更凶了,“王爷您不过是一夜没有在,臣妾就险些被人害死了啊,小世子险些就没有娘了啊!王爷你要替臣妾做主啊!”

“哦?”玄惊羽看了一眼四王妃。

四王妃的脸上挂着平淡的笑容,“萧妃一见到王爷就哭,莫非是认为本宫的惩罚有所不公?”

萧侧妃的哭泣化作抽泣,她委委屈屈地低着头,“臣妾不敢。”

“不敢?本宫倒是不知道萧妃你还有什么不敢的?”四王妃一贯柔和,少有这般凌厉的时候。四王妃毕竟是王爷发妻,王府中最尊贵的女人,她如此发火,就连萧侧妃也只是低着头,不再辩驳。

四王妃转身看向玄惊羽,“王爷,萧妃的事,本宫是管不了了。今日请王爷来,就是请您亲自做出决定。”

“且不要气恼,本王现在还是一头雾水。昨夜,可是发生了事?”玄惊羽目光如同一池春水,轻轻柔柔的,四王妃脸色的恼怒不自觉就消散了。

“昨夜的事,不如就让上官妹妹来说吧。”四王妃说道。

楚楚?玄惊羽看着坐在角落,一脸云淡风轻的上官楚楚,眼中闪过一丝讶异,“楚楚,你尽管说。”

上官楚楚应声走了出来,行了一礼后,才开口说道,“回王爷,其实昨夜也没发生什么大事。只是侧妃娘娘好像对楚楚有所误会,半夜三更带人翻了翻楚楚的房间。”

上官楚楚三两句话,避重就轻地讲完了昨天的事情,不说萧侧妃,就连四王妃也是有些讶异地看着她。

“上官妹妹你真是太善良了!就是你这般为萧妃遮掩,王府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这么多双耳朵听着,怎么也是瞒不过的。”林侧妃唯恐天下不乱地站了出来,“王爷,你是没看见昨天萧妃的架势啊!”

“上官妹妹本在房中好生睡着,萧妃直接带领人二话不说想要砸开房门,王妃想着萧妃行为有些鲁莽,因此劝说萧妃离开。萧妃不仅不肯,直接把王妃的话顶了回去并且发出话来,有什么事她一力承担,话中更是暗示上官妹妹做了什么对不起王爷的事。萧妃带人直接砸开了门,上官妹妹一个人好好睡着,什么异状都没有,萧妃却说上官妹妹房里一定藏了男人,更是指使手下丫鬟强行搜了妹妹的房间。”

“王爷,臣妾这就不懂了,萧妃昨夜大张旗鼓而去,看起来竟是巴不得在上官妹妹的房间里搜出了男人来,这究竟是什么歹毒的心思?萧妃原本承诺,若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就向上官妹妹磕头认罪,后来却是直接拂袖而走,萧妃的嚣张可见一斑。”林侧妃假惺惺地用帕子擦了擦眼角,“王爷,最可怜的是上官妹妹,她本是堂堂宰相府的嫡女,却凭空受了这样的侮辱,传出去,人家不知道会怎么评论我们王府,王爷,你可要替上官妹妹做主啊!”

林侧妃讲述的过程中,全场一阵静寂,萧侧妃依旧跪倒在地上头也不敢抬,上官楚楚垂着眼帘,看不出表情。玄惊羽慢慢听着,嘴角的笑意一点点地褪去,他不可置否地看着萧侧妃,“玲珑,你可有什么要说的?”

听到玄惊羽的问话,萧侧妃这才泪眼迷蒙地抬起头来,“王爷,臣妾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可林妃说臣妾歹毒,臣妾却是万万不敢认的。昨夜,臣妾的丫鬟玉枝看到一个黑影闯入了上官妹妹的房间,玉枝一贯是一个妥帖的丫鬟,绝不会乱说话的,臣妾听到之后,害怕上官妹妹会有什么危险,因此才带了人赶了过去。至于后来的搜房,臣妾完全是害怕上官妹妹是被歹人威胁了,绝对没有其他心思啊。“

“后来,臣妾正好好好解释一番,王妃却不由分说,直接仗毙了玉枝。王爷,玉枝是臣妾的陪嫁丫头,照顾臣妾已经十几年,一贯都是妥妥贴贴,就连小世子也与她很是亲近,玉枝昨天就这么死了,小世子找不着她,还很是大哭了一场。看着小世子哭,臣妾的这一颗心,痛地滴血啊!“

萧侧妃一改平时的凌厉,走起了楚楚可怜的路线,小世子这一张王牌更是被她用的出神入化,转眼之间,就颠倒了黑白。

“胡说!昨天萧妃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可一点都不像是担心上官妹妹的意思。”林侧妃怒道。

萧侧妃冷笑了一声,“昨天林妃好像没在现场吧?怎么现在讲得好像亲眼所见一般,怎么,连本妃的表情你都看见了。”

“我是听人描述的!”林侧妃立刻反驳了起来。

“哦?谁啊?”

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争吵了起来,真正的当事人上官楚楚却只是安安静静地站着,一句话也没有。玄惊羽的目光越过争吵这的两人,目光慢慢投放在了上官楚楚的身上。

“楚楚,你有什么话要说?”玄惊羽说道。林侧妃和萧侧妃顿时停止了争吵,齐齐看向了上官楚楚。

上官楚楚不慌不乱地说道,“楚楚相信萧妃娘娘不是故意的。”

萧侧妃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算她识相!

“不过……玉枝的死却完全是咎由自取。且不说那黑影根本就不存在,但看萧妃娘娘来的这么急忙,就知道玉枝肯定进行了添油加醋。否则,一向冷静持重的萧妃娘娘为何会信以为真,匆匆赶到楚楚这儿来?对于这种搬弄是非的丫鬟,王妃的处置已经是最轻。”

上官楚楚语调始终不急不缓,话语中也没有格外地偏向,听起来很是令人信服。萧侧妃面色变了一变,却也没有反驳,上官楚楚只说了玉枝,却把萧侧妃完全摘了出去,如果她还要辩驳,那岂不是说自己一点都不“冷静持重”?

玄惊羽看着上官楚楚柔和的侧脸,不知为何,心中却有一丝颤动。昨夜事情,恐怕林侧妃所说才是真相,萧侧妃大大方方带人去抓奸,不可能没有准备。上官楚楚一定很是经历了一番惊险。可今日,在自己面前,她却什么都没有说,话语里甚至大方地帮萧侧妃开脱了出去。

玄惊羽心中明白,这是因为,上官楚楚根本不信他。上官楚楚知道萧家势力大,知道自己不可能严惩萧侧妃,因此干脆利落地给出了台阶,却心甘情愿隐瞒了真相。自己应该感谢她的体贴,还是应该恼怒她的不信任?

玄惊羽眸中闪过了一丝寒光,嘴角却带上了笑意,“这件事,本王已经清楚了,看起来萧妃只是关心过度,王妃打死丫鬟的行为也没有任何不妥。不过,有一点,为人处世最重要的就是一个信,萧妃,你答应过的事,还是需要做到的。”

萧侧妃的脸色微变了变,王爷一向都是称呼她的闺名玲珑的,此时却直接叫起了萧妃,可见是真的恼了她。还有,她答应过的事?王爷指的是……

“萧妃不是装失忆吧?你可是说过要给上官妹妹磕头赔罪的!”林侧妃故作好心地提醒道。

要自己向一个傻子赔罪?心高气傲的萧侧妃如何能受得了这种屈辱,她抬眼去看玄惊羽,却见玄惊羽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萧侧妃心中一惊,她爱上玄惊羽这么多年了,多多少少也知道了一些他的脾气,此刻玄惊羽看起来仿佛平平静静,心中却反而是动了震怒。萧侧妃垂下头,心中痛楚万分,王爷,为了那个小妖精,竟然真的要强迫自己低头……

四王妃一向平静的表面也在此刻动了动,她也没想到,玄惊羽为了给上官楚楚出出气,竟会当面让萧侧妃难堪。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女人对王爷的影响力。

上官楚楚抬起眼帘,看向玄惊羽的眼中有微微的惊讶,却旋即边释然。萧家的势力虽然大,但上官家好歹也是宰相府,玄惊羽表面上帮了自己,实际上是在安抚宰相府啊。想到这里,上官楚楚也就不再开口。

“还不快些?”玄惊羽话语只是淡淡。

萧侧妃的身体颤了产,她却不敢反驳玄惊羽,只是慢腾腾地站了起来,慢腾腾地站在了上官楚楚面前。

“还不快点磕头赔罪?莫非萧妃现在连王爷也都不放在眼里了?”林侧妃微笑道。

萧侧妃闭了闭眼,这个罪名,她可是万万承担不起啊。萧侧妃双腿颤了颤,不管不顾地跪了下去,有了

“楚楚,你若是原谅了她,就让她起来。若是不原谅,就让她一直跪着吧。”玄惊羽说道,话语中满是宠溺的意味。

玄惊羽对于上官楚楚的宠爱竟到了这种地步,一时间又是满殿皆惊。

“谢王爷,不过楚楚从来没有怨恨过萧妃娘娘,谈何原谅。”上官楚楚抬手去扶起萧侧妃,“萧妃娘娘快些起来吧。”

当着大庭广众给一个小小的侍妾跪下,萧侧妃平生就没有受过这样的耻辱!随着上官楚楚的手就要站起来,萧侧妃心中却是一阵冷笑,这个小贱人以为这样自己就会放过她了么!想的美!这个女人这一次是好运躲了过去,就凭她这副啥样子,下一次一定躲不过去!

“那个侍卫的尸体,不知道萧妃找到了没有。”萧侧妃正得意间,上官楚楚一边扶她,一边却凑到她的耳边,阴嗖嗖地说道。

淬不及防听到这个,萧侧妃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了颤,她难以置信地看向上官楚楚,却见上官楚楚已经站好,眉眼间没有一丝异样。

“都是些误会,王爷,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吧。”上官楚楚微笑道,看起来是十足地无害。

可上官楚楚刚刚的话语还回荡在眼见,萧侧妃看着她此刻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一股冷气嗖嗖嗖地升腾了上来!这个女人哪里是傻子,分明是一个善于扮猪吃老虎的高手!还有……上官楚楚刚刚话中所说的侍卫的尸体,莫不是侍卫竟是被她所杀?

昨天晚上那个侍卫去了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萧侧妃找了半夜别说尸体了,连侍卫的一根毛都没有找到。不过她倒也并不十分焦急,因为这侍卫是萧翎训练出来的死士,一有不对就会自杀,绝对不会连累到自己身上来。萧侧妃也相信,上官楚楚不能从侍卫手中得到任何消息……

真正令萧侧妃感到可怕的是,上官楚楚竟然在她赶来之间的短短时间中,不仅杀了侍卫,还跑出去将其抛尸,最后还能装无辜地躺在床上睡觉!这个女人,真的是妖怪么?

“既然楚楚开口了,此时以后大家不可再提。不过,萧妃,你提起小世子因为玉枝之死痛苦了一场?”玄惊羽关怀地看着萧侧妃。

听到玄惊羽的话,萧侧妃苍白的脸色总算恢复了一些,她眼中流露出几分恰到好处的担忧,“是啊,世子一向和玉枝亲近,就算现在,还有些伤心呢。”

“堂堂世子却和一个丫鬟亲近,而且到现在还在难过。传出去,人家还以为王府尊贵的世子就只有这点出息。萧妃想来最近是太过忙碌了,没有好好关注世子的教育问题,我看,接下来一段时间,不如先让世子跟着四王妃住吧。”玄惊羽不轻不重地说道。

萧侧妃却如同五雷轰顶,王爷这是要剥夺她对孩子的抚养权啊!这一下是真的害怕了,萧侧妃连滚带爬地抓住了玄惊羽的裤脚,“王爷,臣妾只是一时失察,以后绝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萧侧妃哭得凄惨,最应该高兴的四王妃却没有一丝喜意。她是真没想到,王爷为了上官楚楚能够做到这一步!这样的惩罚,对于萧侧妃来说不可谓不重了!

玄惊羽伸手扶起萧侧妃,“萧妃不必太过担心,不过是一段时间,等萧妃空下来了,铭澈自会送还。况且,王妃一定会把铭澈照顾地好好的,不会有事的。”

四王妃目光一动,她才不想抚养玄铭澈,她才不想让玄铭澈好好的!可是孩子一旦在她则例抚养,一旦出了事,这就是她的责任!因此,她反而不能光明正大出手了。四王妃看了一眼老老实实站着的上官楚楚,心中突然有了主意。

“王爷,据说世子和上官妹妹关系很好,不如交给上官妹妹照顾吧。”四王妃笑着提议道。

上官楚楚抬了抬眼,眉头微微皱了皱,却并没有说什么。萧侧妃却是立刻尖锐地大叫了起来,“不!”这个女人这么会扮猪吃老虎,铭澈到了她手里哪里会有好日子过!

四王妃微微一笑,“这样,不如让世子自己选择?”

玄惊羽想了想,同意了四王妃的提议。不一会儿,下人带来了玄铭澈的决定,接下来,他要跟着上官楚楚一段时间。

上官楚楚轻叹了一口气,四王妃真是好算计啊!玄铭澈到了自己这里,四王妃必定会想尽方法下手,到时候,玄铭澈一旦出了事,自己是第一个逃不了的。这么一来,可谓一箭双雕,一下子除掉了玄铭澈还有自己两个心腹之患。

不过,话说到了这里,已经无法推辞。上官楚楚微笑应了下来,眼底却闪过一丝精光,不管四王妃想要做什么,自己一定会让她偷鸡不成蚀把米!

萧侧妃浑身冰寒,看着上官楚楚的目光中满是绝望,她不断地哀求着,然而玄惊羽丝毫不为所动,最后还是两个丫鬟扶着哭晕了的萧侧妃回了房间。

萧侧妃嫁入王府这么多年,玄惊羽对她虽然称不上娇宠,也总是温柔体贴的,平时连重话也先显少说上一句,更不用说像今日这般不留情面的惩罚了。

玄惊羽表面上说谁都没有错,可他的举动,明显是对萧侧妃不满了。萧侧妃嚣张跋扈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什么偏偏这一次发落地这么重?顿时,投向上官楚楚的目光变得意味深长了起来,这个“傻女”究竟有什么法术,竟能让冷心冷情的王爷如此为她出面!

“王爷,小世子既然去了上官妹妹那里,上官妹妹的院子未免就太小了一些,丫鬟人手也有点不够。本宫寻思着,不如让妹妹迁到清荷院去,那里风景好,院子也大一些。然后再拨上两个贴身丫鬟,四个粗使丫鬟,世子身边的习秋、妙春自然也是要跟过去的,应该差不了许多了。王爷看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四王妃温柔体贴地说道。

玄惊羽温润地看着四王妃,对她的善解人意表示十分满意,“辛苦王妃了,已经很是妥帖,就这么办吧。”

清荷院?林侧妃的目光变了一变,王爷竟然答应了!这个清荷院可不是一般的地方,那是玄惊羽母妃曾经居住过的院子。玄惊羽和母妃的关系非常好,这个院子也是一直保持着休整,而且玄惊羽本人更是时不时喜欢到院子中小坐。而且此时正是夏天,清荷院中东方就是很大的一个莲花池,风吹荷瓣,在夏日里,单是看着这美景都能凉快上几分。

可王爷一向把这个院子当成宝贝似的,别说给人住了,平时连让人靠近一下都不肯,可这次竟这么轻易让上官楚楚搬了进去?林侧妃的心抽了抽,王爷对她,竟是真爱上了么?

相较于林侧妃的震惊,四王妃的脸上却只是一片轻柔,“只要能为王爷分忧,臣妾就不辛苦。”

上官楚楚微扬了扬眉,她总觉得林侧妃的表情有些奇怪,难道王妃的话有什么不妥?而且,两个贴身丫鬟,四个粗使丫鬟,她的身边蓦然多了这许多人,不知道又有几个会是各处插进来的眼线。上官楚楚悲哀地发现,她再也没有了低调的可能。

因为是一直收拾着的,清荷院也无需特别整理,当天晚上,上官楚楚就搬到了新的院子中。旧院子里暂时只拿了一些用惯了东西来,其他的东西准备慢慢搬过来。

玄铭澈是被直接送到清荷院的,上官楚楚过来时,他已经坐在了大厅里,小脸蛋上有着和年龄极不相符的凝重表情。

上官楚楚刚刚走了进来,玄铭澈旁边两个丫鬟习秋和妙春立刻如临大敌地将他环绕了起来,眼睛都是恶狠狠地看向上官楚楚。

“什么人,难道我们夫人是吃人的恶鬼么?”见她们这副样子,夕照小声地抱怨了一句,这么些天下来,她是有些真心护着上官楚楚了。

上官楚楚眉眼一挑,目光慢慢扫过两人,并不以为意。不管是谁,在这种情况下都应该会紧张的吧,自己主人的命根子被送到了死对头的手里,这完全就是找虐的节奏。这两个丫鬟的表现反而说明了她们的忠心,上官楚楚没有害玄铭澈的意思,又怎么会恼怒她们。

“楚楚姐姐!”玄铭澈看见了上官楚楚,眼睛却是瞬间亮了起来,他跑下位置,一下子扑到了上官楚楚的怀里。

习秋和妙春没有预料到小世子自己跑了过去,顿时都是脸色一变。

然而,上官楚楚已经将玄铭澈揽进了怀里,声音平淡,却自有一种让人安心的力量,“别怕,有我在。”

听上官楚楚这么说,玄铭澈脸上的迷惘和慌张果然就消散了一些,他抬脸看着上官楚楚,重重地点了点头,“嗯。”

“小世子,上官夫人刚到院子,还没来得及安顿下来,快别打扰夫人。”习秋说道,一边赶忙朝着上官楚楚行了个礼,“世子不懂事,夫人别和世子计较。”

妙春伸手去轻拉了拉玄铭澈,玄铭澈却只是死命地抱着上官楚楚,竟是拉了拉不开。

上官楚楚抬了抬眼,目光平静地扫了一眼妙春和习秋。然而,这份平静中仿佛隐藏着危险的幽光,妙春和习秋顿时都是一惊,这个夫人的气势可是非同一般,绝不是简单可以糊弄的主。想到这里,两人心中不由更为玄铭澈忧虑了起来,这接下来的日子,小世子可怎么过啊!只是,无论如何,就算豁出去自己的命去,总也要护得世子的周全。

这两人的想法,上官楚楚略猜得出几分,但是往后的日子少不了明枪暗箭,玄铭澈的这两个丫头若是一味防备着她,反而会让其他人有可趁之机。

上官楚楚想了想,抱着玄铭澈做到了主位上,淡然道,“灸和,你去门口守着。”

灸和垂眼应了一声,果然老老实实守在了门口。妙春和习秋对视了一眼,顿时更加紧张了起来。

“今天的话,我只说一遍。你们暂且听着,信不信都随意。”上官楚楚冷然道,“第一,萧妃娘娘的事和我无关,你们稍一打听就知道,王爷面前我可是一直为萧妃娘娘辩解的,真正想让萧妃下台的人是谁,你们可以自己用脑子想一想。第二,我和小世子早就见过,我很喜爱小世子,他在我这里,我会用尽全力护他平安。第三,就算你们不相信我的人品,也该知道世子在我这里抚养,无论如何,他只要出了事,都与我脱不了干系,你们觉得,我有这么蠢?”

上官楚楚有条有理地说着,话语虽平淡却有不容人质疑的力量。妙春和习秋都是聪明人,眼中不由闪过了一丝沉思。不错,小世子现在没有了萧妃娘娘庇护,可谓是四面楚歌,其他人都想着如何不动声色地除掉世子,而唯一可以依靠的人,竟然正是眼前的上官夫人。

两人当时就跪了下去,习秋抬眼,有些哀求地看着上官楚楚,“方才是奴婢愚钝了,小世子,还要麻烦夫人照顾了。”

上官楚楚抬了抬手,示意两人起来,“我同你们说这一番话是想告诉你们,世子在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你们都不要隐瞒我,否则,我也无法保证世子的安全。你们记住了么?”

“记住了。”两个丫鬟恭敬应了一声,方才慢慢起身。

上官楚楚点了点头,满意地看了一眼两人,“过一会儿,王爷要过来用晚餐,小世子自然也是要一道的,你们也一边好好候着。我想趁着这个机会,也可以让两父子多交流交流感情,这样小世子的位置才会更加稳固,你们说是么?”

妙春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喜色,立刻说道,“一切都听夫人的。”习秋稍稍稳重一些,却也是满眼的感激。

玄铭澈是王爷唯一的孩子不错,可是这个孩子和王爷一向都不十分亲近。上官楚楚现在正是最得宠的,若是她肯随意帮世子说一说好话,想来父子之间的关系都会亲昵许多。来之前倒是没有想到,这个上官夫人竟然还是一个好人。两个丫鬟的想法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夫人,新的丫鬟已经到了。”灸和走到上官楚楚旁边,小声禀报道。

上官楚楚目光微动了动,嘴角弯出一个冰冷的弧度,“让她们进来。”

灸和应声去了,不一会儿,六个人就陆续走了进来。上官楚楚细细打量了一遍,这真是,好一出美人大会!

那一个个丫鬟燕瘦环肥样样俱全,有清丽的,有妩媚的,有清纯的,有高傲的,有温柔的,包罗了各色男人喜欢的美人类型,真真是难为了那些挑选丫鬟的人。

上官楚楚冷笑了一声,“哪两个是贴身丫鬟?”

立刻就有两人走了出来,一个眉目清冷,带着一丝说不出的傲气,另一个眼波流转,看起来柔情万分。

“奴婢冷碧。”这是高傲的那个丫鬟。

“奴婢安侬。”这是温柔的那个丫鬟。

上官楚楚淡然一笑,“我房里有灸和与夕照就行了,你们以后月钱不变,但是不用贴身伺候了,在外头干活吧。”

冷碧的神情顿时一变,她猛的抬起头来,“夫人,冷碧是来服侍夫人和王爷的,不是来做粗活的。”

上官楚楚看也不看她一眼,“就这么定了,你们都出去吧。以后没事不要随意到屋里来。”

冷碧扬了扬眉,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安侬拦住了。

安侬老老实实地应道,“是,夫人。”

上官楚楚只是点了点头,“出去干活吧。”

几个丫鬟自去了,上官楚楚看着她们的背影,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嘲讽。

“夫人,这会不会不太好?”夕照的眼中有一丝忧虑。

“有什么不太好的?不过是几个丫鬟。”上官楚楚淡淡地道。目前是非常时期,玄铭澈容不得一点意外,这些危险分子,还是趁早拒之门外吧。

上官楚楚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玄铭澈的一双小手始终紧紧地拉着她的衣袖,小小的身体一直僵硬着。上官楚楚低头看了看这个孩子,面上虽然依旧冰冷,心却是软了一软。她是一个最铁血的特工没有错,她冷漠无情杀人如麻没有错,可是偏偏她有一个最大的弱点,就是永远对孩子狠不小心来,前世因为这个弱点,她还遭受了好几次暗算,可是却怎么也改不了。

原本那次听到呼救声,那时候想要低调的上官楚楚是不应该管的,可是一听那是个孩子,她就忍不住管了一次闲事。现在,虽然和玄铭澈的母亲萧侧妃已经有些形同水火,但是一码归一码,上官楚楚从来没有想把这些事归罪给玄铭澈。

伸手轻柔地摸了摸玄铭澈的头发,上官楚楚柔声道,“小世子不要担心,萧妃娘娘只是暂时无法照顾小世子,等过一段日子,世子就能回去了。这几天小世子尽管安心在这里住着,楚楚一定会让世子平平安安的。”

玄铭澈看着上官楚楚,目光渐渐变得依赖起来,他想起湖边那个杀伐果断的楚楚姐姐,心中却不觉得害怕,只觉得安心。那是他一生中最绝望的经历,他被打晕装到了麻袋里,等他醒来开始不断挣扎时已经处在水中,死亡一点点向他侵袭而来,而他却根本无能为力。而就是眼前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楚楚姐姐,解开了麻袋,救他上了岸。楚楚姐姐杀了奶娘时,玄铭澈甚至没有一点害怕,经历了一场生死,他仿佛在一夜之间长大了起来,而对于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的上官楚楚,玄铭澈更是多了几分依赖。

而只因为上官楚楚的一句嘱托,这所有一切,玄铭澈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因为他相信,楚楚姐姐不会害他。

玄铭澈紧绷着的小脸慢慢松弛了下来,不过来到陌生的环境,玄铭澈终究还是有些不自在,上官楚楚转了转眼珠子,突然道,“对了小世子,你玩过飞行棋么?”

玄铭澈摇了摇头,有些茫然地看着上官楚楚。

“六啊!六啊!六啊!”妙春手里拿着色子,不断地祈祷着。她的面前是一张画着各种颜色各自的硬纸板,纸板的四周有着四个空白处,分别放着几颗不同标记的小石头。其他人的小石头都已经早早出发,只有妙春的还全部停留在角落。

“一定是六!”妙春大喊了一声,啪地扔下了色子,色子滴溜溜地转了一会儿,妙春眼巴巴地看着它,然而天不从人愿,最终却还是停留在四上面。

眼见妙春一脸失望,场上不由响起了一阵轻笑声。

玄铭澈兴高采烈地拿过色子,“到我了!”他稚嫩的小脸上现在红扑扑的,神情一扫先前的沮丧,看起来开心多了。

“哎,夫人怎么就这么厉害,想投什么就能投到什么。”妙春不由哀怨道。

上官楚楚微微一笑,却只是不说话。掷色子考验的是对手腕的控制能力,她虽然不算个中高手,但简单的操控却还是不在话下。跟着众人玩了一局之后,让大家知道了一些大致的规则后,上官楚楚就不再参与游戏,只在一边看着众人玩。

不说玄铭澈玩的很开心,就连几个小丫鬟也是兴致勃勃,由于只有3个空位,四个丫鬟还经常需要猜拳来决定谁是游戏者。

不过,上官楚楚也并不感到意外。飞行棋游戏看起来很是简单,可总是有一种奇特的魅力,在现代的时候,许多成人还是玩得乐此不疲。

“玩什么玩得这么开心?”就在众人沉浸在游戏的世界中时,一道温润的声音响了起来。

“王爷。”夕照手中的色子咕噜噜地掉到了桌上,再顾不得游戏,众人连忙起来,朝着玄惊羽行了一个礼。

“臣妾见过王爷。”上官楚楚的礼仪无懈可击。

“父王安康。”玄铭澈的笑脸也是再次绷了起来,一本正经地说道。方才的欢声笑语竟是一瞬间消失无踪了。

玄惊羽微笑着看了一眼众人,“以后清荷院中不需要这些礼仪,都起来吧。”

这玄惊羽是嫌自己遭受的妒忌还不够多么,上官楚楚抬头正想说什么,玄惊羽却是直接拉过了她的手,“你们方才玩的是什么,本王怎么从来没见过。”

说起这个,玄铭澈登时来了兴致,“父王,这个叫飞行棋,可是楚楚姐姐新发明的哦,外面可是绝对找不到的。这个可好玩了,楚楚姐姐很厉害的!”玄铭澈的小脸上满是得意,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玄惊羽微笑地看着上官楚楚,“你楚楚姐姐自然是最厉害的。”

玄惊羽的话语里似乎还有别的意味,上官楚楚正琢磨着,却见玄惊羽直接坐了下来,“铭澈,过来教父王玩一局。”

“是!”玄铭澈大声地应着,一时间对于玄惊羽也是多了几分亲昵。

“那楚楚也来凑个热闹吧。”上官楚楚微笑地坐下。

飞行棋的规则很是简单,玄惊羽一听就懂,三人很快热火朝天地玩了起来。上官楚楚看着玄惊羽,心中微微有些好笑,她此刻才知道,原来玄惊羽也不是永远都只有那一副表情的。当棋子久久出不了角落,他也会懊恼,当好不容易走了大半的棋子被撞回了起始地,他也会抓狂,其实玄惊羽,原来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在上官楚楚的有意相让下,三人玩得旗鼓相当,场面异常激烈。玩了一个下午,三人各自胜了三局,为了决出最后的胜负,连晚饭都顾不上吃,就开始了最后一盘。

最后竟还是玄铭澈略胜一筹,赢了最后一局。

“父王和楚楚姐姐都不是我的对手!哈哈哈哈!”玄铭澈得意忘形地大笑了起来。

虽然欣慰世子和王爷的关系大大拉近,不过习秋和妙春还是小紧张地看了一眼玄惊羽的表情,见他并没有怪罪的意思,这才略略松了一口气。

“铭澈真厉害。”上官楚楚牵过玄铭澈的手,“你们父子两个争强好胜,倒也不觉得饿了。我已经吩咐厨房重新热了饭菜,快去用一些吧。”

听到上官楚楚的话,玄铭澈的肚子恰到好处地叫了起来,顿时又引来一阵轻笑。

玄铭澈蹦蹦跳跳地跑在前头,上官楚楚和玄惊羽慢慢在后头走着。已经入了夜,月亮早已上了树梢,清冷的月色光华照在两人身上,像是为两人披上了一层纱衣。

玄惊羽的目光在月光下温柔地惊心动魄,他异常专注地看着上官楚楚,突然道,“楚楚,你还有多少面,是我不知道的?”

究竟那个才是真正的你?那个天真无邪,喜欢脸红羞涩的上官楚楚是你么?那个目光冷厉,手段果决的上官楚楚是你么?那个陪着孩子玩耍,眼底温柔的上官楚楚,又是你么?

特工狂妃:暴君不用你负责》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特工狂妃】 或 【暴君不用你负责】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特工狂妃:暴君不用你负责

宋玉,她是风华绝代的魅力女特工,却意外穿越;上官楚楚,她是天下无双的痴傻宰相之女,却在大婚前夜屈辱失身;一朝穿越,她成为了绝美而又强悍的王妃,在两兄弟间周旋;暗自发誓,一定要亲手杀了这个让自己失身的暴君,昔日傻女成为今日狂妃,绝冠天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