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王妃要爬墙 > 正文

《王妃要爬墙》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4/6 1:24:00热度:

《王妃要爬墙》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果然,祁君墨整张脸都黑了,手中的扇子想也不想拍向了左亦扬,左亦扬敏捷的侧身避过,白晰的小手也顺势缠了他握着扇子的手腕,卸...

王妃要爬墙

“一会跟着本王,不要乱说话,行礼问安就够了。”马车里,祁君墨嘱咐了左亦扬一句:“顶撞了父皇母后,太子也保不住你。”

再次听他提到太子二字,左亦扬的眉眼间多了几分忧郁。

小翠死之前也说她别想嫁给太子!

看来原主儿与太子是两情相悦,私定终身了。

一边瞪了一眼祁君墨,明知道,人家二人情投意合,还做这种缺德的事,强娶她入府,拆散了一对有情人。

虽然她并在不意太子。

祁君墨也白了她一眼,他觉得左亦扬这样的性格,若不是有些功夫傍身,到哪里都会死的快。

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而且今天太子也不会现身的。”祁君墨又补充了一句:“他也没有理由见你,你是他……三嫂。”

然后气死人不偿命的笑了一下。

那笑,又给他增了不少颜值。

让左亦扬看的心花怒放。

除去这个人的恶劣和自大,这张脸,还是很有看头的。

她倒是光明正大的欣赏了一下这张脸,然后也回了一句:“我们要见面,当然会避开你了,我们的关系如何,你我心知肚明。”

气人,谁不会啊。

让祁君墨的笑僵在了脸上,本来摇了一下的玉骨扇也猛的合住了,眉眼间带着不快:“看来,昨天夜里,本王不该手下留情。”

“你已经留情了。”左亦扬哼了一声,她与他一见面就是不死不休,她对他自然不会有半点好感了。

所以,不会让他顺心。

果然,祁君墨整张脸都黑了,手中的扇子想也不想拍向了左亦扬,左亦扬敏捷的侧身避过,白晰的小手也顺势缠了他握着扇子的手腕,卸了他几分力道。

卸了他力道的同时,顺手又将他的扇子推了出去。

四两拨千金,以柔克刚!

这一手,让祁君墨大骇,也正了正脸色,再次袭向左亦扬。

左亦扬一身柔术练到极致,再加上这具身体里强劲的内力,让她更是得心应手,所以,与祁君墨寒纠缠了半天,也没有落下风。

她是特工,更是从小练习缩骨之术,很少有人能真正的擒住她。

当然,遇到了祁君墨,似乎例外了。

玄左看了一眼摇晃的马车,摇了摇头,他觉得这对主子太饥渴了。

无法直视。

直到左亦扬累了,才被祁君墨拎住领子扔到了车厢一角,然后黑着脸,瞪着她:“左亦扬,本王是有底线的。”

“姑奶奶我也是有底线的。”左亦扬挑了挑眉,不服气的说着,只是这小身板实在太弱了,此时更是气喘吁吁。

额头全是汗珠。

心跳的速度有些加快,她也得顾忌一些。

一边抬手按了按心口,穿越一次摊上这么一个身体,还真是时运不济,特别还遇到了祁君墨这么难缠的主儿。

“当初怎么没有毒死你!”左亦扬心里这样想着,嘴上也这样说了。

她的话落,祁君墨已经抬手捏上了她的下颚,眸色漆黑如墨:“终于承认了。”

用了些力气,让左亦扬抬起头面对着他,又继续问道:“你口中的主子是什么人?”

他其实不希望这幕后的主谋是太子,他更希望另有其人。

左亦扬痛的直抽冷气,手掌畜了内力也拍向了左亦扬。

却被他用玉骨扇挡了。

好在她收手够快,不然这一掌拍向玉骨扇,定会伤筋断骨。

只能忍着痛,瞪着祁君墨:“我……我说过,我失忆了,不知道。”

祁君墨低了低头,俊脸压了过来,双眸冷厉的看着左亦扬:“别拿失忆搪塞本王!你不说,本王自有办法让你说出来。”

他会娶她,也是别有目的。

否则,他大可以一直都抗旨不接的。

直到这个传说中的痨病鬼死在榻上。

祁君墨的脸几乎碰到了左亦扬的,语气冰冷,翻脸无情!

温热的气息喷在左亦扬的脸上,让她也有了惧意,穿越来,第一次面对祁君墨时怕了。

他的眉眼太冷酷了,或者这是真实的他吧。

这时马车停了下来,玄左小声提醒了一句:“爷,到了。”

他不敢去掀开车帘子,只怕看到不该看的。

双眼灼灼瞪着左亦扬的祁君墨却没有动,手上的力道倒是松了一些,随即松开手,抬手替左亦扬理了一下正红色的宫装和已经歪了的凤冠,一边附在她耳边低声说道:“皇上皇后应该是愿意看到我们恩恩爱爱的样子。”

左亦扬还有些反映不过来。

在她眼里,祁君墨虽然无耻,却没有这股威严。

更带着顺着我昌,逆我者亡的霸气。

让一向傲气自大的她,忍不住臣服。

竟然乖乖的点了点头。

低眉顺眼的与他一同下了马车。

而这样的左亦扬看在玄左眼里,就是害羞了,连下马车都踩上了马凳,不似上马车时那样活蹦乱跳了。

看来,是累到了……

所以,一路进宫,玄左的眼底都带着笑意。

给皇上皇后敬了茶,以左亦扬的心智,自然是明白这些人惹不得,一直都是毕恭毕敬,乖顺温和的,更表现的端庄大气。

当然,也不忘记表现出柔弱无依,久病不愈的样子。

她可不想得罪了皇上皇后,最后闹到小命不保。

在她的世界里,什么都没有自己的命重要!

祁君墨眯了一双眸子,他最佩服的就是左亦扬识实务,根本没有表现出一点劣质来。

一时间让他觉得左亦扬的演技真的很好。

他都险些被她骗到了。

敬了茶,皇上问了几句话便找借口离开了,祁君墨才拿出一块洁白的帕子交给了皇后身边的老嬤嬤,那老嬤嬤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又给皇后使了一下眼色。

“老三,本宫与三王妃说一些体己话。”皇后上下打量左亦扬,眸色深不见底,根本看不到情绪,此时更是对祁君墨笑着说道。

祁君墨的母妃在生产时就已经香消玉殒,是皇后一手将祁君墨带大的。

所以,也是祁君墨名义上的母亲。

更是后宫之主。

所有的皇子公主都要敬她一声母后。

祁君墨更比其它皇子与皇后亲近一些。

不过,太子却始终对祁君墨淡淡的,甚至隐隐带着敌意。

祁君墨愣了一下,还是应了一声:“是,母后。”

并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表现出对左亦扬的担忧,只是深深看了她一眼,说了一句:“我一会儿过来接你。”

看上去,两人的感情倒是很融洽。

大殿里一空,左亦扬便感觉到了一抹杀意,有些不解的看向皇后:“母后……”

“怎么他还活着?”皇后低喝一声,一手用力拍上身边的案几,完美的脸上带着嗜血冷芒。

王妃要爬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王妃要爬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王妃要爬墙

据说相府的大小姐活不过十六岁;三王爷却接了圣旨在她十六岁当天迎娶进府,婚礼当天,准王妃便翻墙逃了,从此王府鸡犬不宁;下人来报,王爷,王妃娘娘又翻墙跑了,三王放下手中的奏折:“准备马车和两捆绳子,追。”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