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阴阳诡绣 > 正文

阴阳诡绣全章节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10/20 3:11:18热度:

《阴阳诡绣》是文笔极佳的悬疑类的小说,精彩阅读:要不是他,我医科大学毕业之后,做个妇产科医生,也能活得有模有样。...

阴阳诡绣

但是一想到还有最后一大笔高利贷没有还,我还是低头了,蹲下身,一张张的将毛爷爷拾起来,每拾一张,我都感觉自己的尊严又被踩低了一截。

我怨过,恨过,但是却没有办法,摊上那样一个二叔,是我上辈子造的孽,要不然我也不会开这个小店,被这一群在娱乐场所混迹的女人羞辱!

看来这生意做不长了,随着小店的名气越来越大,矛盾也接踵而至。

开店的那一天我就知道,这店开不久,虽然我只是给那些小姐姐们化妆做造型,但是我化的妆跟别人的不一样。

开店一年多,坊间就有传闻,说凡是坚持来我店里做造型的小姐姐,全都在大大小小的娱乐场所红了。

事实也是如此!

我拿起了化妆箱底的那支眉笔,按了一下眉笔上端的按钮,漆黑的笔身瞬间展开,形成了一把改良过的小型腰刀。

拿出打火机,将腰刀的刀尖在火焰上烤了一下,闭了闭眼,刺进了中指上。

鲜血顺着腰刀的中锋往上飙,没一会儿便到了头,腰刀又缩成了眉笔的样子,仿佛刚刚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就是爷爷留给我的那把绣春刀,也是我现在赖以生存的法宝。

“陈旭你给我出来,大白天的关着门躲债啊!你小子月底不还清我那十万块钱,小心我把你切了喂藏獒!”

听着这杀猪似的嚎叫声,我的太阳穴便突突直跳,最烦这瘟神了!一个月里面,这家伙要来催三四次,每一次都说尽了狠话,搅得我生活一团糟!

我没有开门,手里面紧紧的握着眉笔,恨不得隔着门捅死这个催命鬼,要不是我二叔那个劳什子用我的身份证借了高利贷,我也不至于过得这么狼狈!

那刘哥拍了一阵门,听里面没动静,骂骂咧咧的走了!

十万,这个月底我得还他十万,这是最后一笔还款了,但是现在算上姜倩倩甩给我的那一万块钱,我手里面也才刚刚凑齐三万,还差七万块,我去哪弄?

难道真的要我铤而走险一次?

不,不行,我要是沾了那件事,我爷爷估计会气的从棺材里跳出来。

可是就凭我这小店,生意再好,也不可能在剩下的七天时间里,凑够七万块啊!

一时间我急得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愤恨,委屈,以及无力感同时袭了上来,整个人感觉都提不起精神来了。

昏昏沉沉的睡到了后半夜,我被一阵急促的拍门板的声音吵醒了,头有点痛,强打起精神来开了门,就看见丽姐倒在我的店门口。

借着月光,我看到丽姐大腿根似乎有深红色的血在往下流,眉头皱了一下,弯腰将丽姐打横抱起,进屋关门。

把丽姐放在我的床上,搭上她的脉搏,一探之下,我一下子站了起来。

丽姐有滑胎之象!

她今晚不是跟徐哥在一起吗?什么时候怀孕的?孩子又是谁的?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丽姐幽幽的转醒,看着站在床头的我,叫了一声‘旭哥儿’。

“丽姐,我送你去医院吧!”

说着我便弯腰要抱她,丽姐立刻摇头:“不,不行,去医院孩子就保不住了。”

“就算孩子保不住,你也得保住自己的命,再说了,现在的医学那么发达,说不定能母子平安呢。”

我站在一边干着急,不敢跟丽姐说,这一胎或许是她的最后一胎,做她这一行的,打胎太多,丽姐的身体很难挂住胎了。

“不,姜倩倩不会放过我的,这孩子是徐哥的,我本来想今晚把这件事情告诉他,可是没想到……”

“是姜倩倩害的你?丽姐,我一直想劝你,徐哥这个人根本靠不住,你就算嫁给他又有什么用?到头来害惨的还是你自己。”

徐哥那样游戏花丛间的纨绔子弟,薄情寡性,说不定知道丽姐怀了他的种,第一个要丽姐打胎的就是他!

“不,旭哥儿,你不懂,我爱上他了,走不出来了,旭哥儿,你帮帮我,这个孩子我一定得生下来。”

丽姐紧紧的拽着我的膀子,那乞求的眼神盯得我抬不起头来,丽姐对我很好,是我的第一个顾客,一年多的交情,让我打心底里已经把这个女人当做了亲姐姐。

“丽姐,不是我不帮你,我只是个化妆师,送你去医院是我能做的最大的努力,其余的,我也无能为力。”

我不敢去看丽姐的眼睛,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很虚,眼神闪烁之间,我又看到了丽姐身下还在不停的流着血,心像是刀绞一般。

“不,旭哥儿,你瞒不了我的,我一直没跟你说,今年过年的时候,我回了一趟老家,你不知道,我们是同乡。”

丽姐的一句话狠狠的敲击在了我的心尖上,我手一抖,一下子松开了丽姐,整个人都有些打晃。

“我去打120 !”

我哆嗦着掏手机,但是因为手抖的厉害,拿着手机开滑锁,滑了好几次都没打开。

“阴生子,旭哥儿,我都知道,你帮帮我!”

阴生子三个字又给了我重重的一击,手机从手里滑落,掉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在这寂静的深夜里,显得很突兀。

“别说了,我不会帮你的,丽姐,这孩子跟你无缘,接受吧。”

好一会我才找回了声音,看了一眼我爷爷的牌位,我只能咬着牙劝丽姐,有些事情不能碰,一旦碰了,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不,旭哥儿,你能生下来,丽姐的孩子就能生下来,帮帮我,我给你二十万!”

二十万!

二十万对于很多人来说只是笔小钱,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是一笔巨款。

有了这二十万,我不仅可以还了刘哥的钱,交了欠了两个多月的房租,还能剩下一笔,远走高飞。

以后再找个小医院待着,娶妻生子,也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可是……

“我帮不了你,丽姐,你别逼我,既然你是我的同乡,就应该知道我家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放过我吧!”

我痛苦的闭了闭眼,一想起来我那已经破败不堪的家,心里面就像是被刀砍的一样疼。

“就这一次,我保证不会跟别人说的,旭哥儿,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丽姐去死吗?”

丽姐已经哭了,那悲戚的声音让我狠不下心来,都是苦命人,我是,丽姐也是。

“丽姐,我爷爷临终前逼着我发过毒誓,要我一辈子都别沾这件事,我不能违背诺言。”

“不,旭哥儿,你真傻,你爷爷要是真的不让你碰这一行,又怎么会把他的手艺交给你?”

丽姐这句话一下子说到了我的心坎里。

我也不止一次的问自己,爷爷的这门手艺为什么不传给我爸,我二叔,却偏偏传给了我?

如果真的不想这门手艺传承下去,他大可带着手艺入土为安,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但是爷爷已经去世好几年了,我又能跟谁问起这件事?

父母早亡,剩下的亲戚中,就只剩下我那个整天不着调,吃喝嫖赌抽样样都来的二叔了。

要不是他,我医科大学毕业之后,做个妇产科医生,也能活得有模有样。

却被他害得背了一身的债,村子待不下去了,躲到了这小店里,却不曾想又遇到了丽姐这事。

我到底是帮,还是不帮?

“旭哥儿,就这一次,求你,我快不行了!”

丽姐痛苦的叫了起来,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一咬牙,反正店都开了,不怕这一回了,如果真的有什么报应的话,就冲着我来好了。

转身出去拿了绣春刀,回到里屋,给我爷爷的牌位磕头忏悔,掀开丽姐的上衣,我就准备下刀子!

就在那朱砂红的刀尖要靠到丽姐的肚皮的时候,房间里面忽然响起了‘咔擦’一声,吓得我手一抖,差点划破了丽姐的肚皮。

“啊,血!”

丽姐大叫了一声,我顺着她的眼神看去,就看到我爷爷的牌位从正中间裂了开来,汩汩的鲜血从那裂缝里面流出来,恐怖至极!

这是一种预兆,是我爷爷在警告我!

“丽姐,怕是这一次我不能帮你了!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丽姐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任由我将她背在了后背上,没有再说一句话。

我家的事情,丽姐是知道的,既然知道,在看到了这样诡异的一幕之后,肯定是不会强求我的。

在我收起绣春刀的那一刻,我爷爷的牌位又恢复了原状,就仿佛刚才我们看到的都是幻觉一般。

可是当我背着丽姐打开店门的时候,却被姜倩倩堵在了门口!

“哟,徐哥,你看看,你的心肝宝贝大半夜的趴在别的男人的背上,郎情妾意的,你头顶上的草原该有多辽阔啊!”

姜倩倩双手抱在胸前,眼睛瞄着徐哥,那徐哥也不知道是抽的哪门子风,竟然染了个绿毛,这不是给自己添堵嘛!

徐哥嘴里面本来叼着雪茄,被姜倩倩这么一激,抽手就将雪茄扔在了脚下,大头皮鞋狠狠地捻了上去。

我明显感觉到后背上的丽姐身子一颤,看这样子,丽姐在徐哥手里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阴阳诡绣》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阴阳诡绣】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阴阳诡绣

有些禁忌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随意打破的,爷爷临死前交代我不能用他交给我的手艺挣钱,但是那一夜,同乡的姐姐倒在了我的门前,求我帮她保住肚子里的孩子,我动了恻隐之心,从此走上了不归路。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