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木棉花,花开半夏 > 正文

木棉花,花开半夏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章不想见却不能不见

发布时间:2019/10/10 2:08:20热度:

《木棉花,花开半夏》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青春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时筱橙!我不管你是谁的女人,从现在开始你休想在从我眼前消失!”...

木棉花,花开半夏

远去的身影如同三年前那个下雪的夜晚,给人一种冰封的感觉,顾逸霏看着远去的身影,身边的人眼睛从未离开,心里叹了一口气,他、还真是冷漠的人。

  “别看了,人都走远了!”

  顾逸霏箍着她的手依然没有撒开,听闻顾逸霏的话,时筱橙轻轻拍了一下他的手示意他放开,自己放下果汁向外走去,顾逸霏紧跟其后。殊不知,在宴会厅的深处一双深邃的眼睛从未离开她的身影。

  “人都走了还看?”

  一身骚气粉色西服,白色的领结,内搭淡粉色的衬衫,裸出的脚踝下是一双白色的尖头皮鞋,手中拿着一杯牛奶。

  皇甫烈扭头看了一眼蓝爵熙,眼中是那种嫌弃、不屑!尤其是那一双桃花眼,外加几缕蓝色的挑染发怎么看怎么碍眼。“越看你越不顺眼!”说完转身走开了,只剩下蓝爵熙拿着高脚杯,里面是牛奶。在皇甫集团盛大的酒会上喝牛奶的人还真是只有他蓝少一个人,一个奇葩的人!

  “切!被人不待见了,拿我撒气啊!”转身饮下一杯牛奶,眼睛却望着门口,三年前那个女人就这么一声不说的离开了,那一年是皇甫烈最黑暗的一年,他绝不会让那个女人再次闯进他的生活。

  帝豪酒店的后花园,穿着一身淡紫色修身长裙的女人双臂环胸的站在喷泉边,顾逸霏拿着一个白色皮草披肩搭在她的身上,双手插兜站在他身边,很多时候时筱橙喜欢一个人站在窗边发呆而他就像现在一样一言不发的站在她旁边,开始的时候她会被吓到,后来她喜欢了他的陪伴。

  “你回来了。”一句陈述句打破了这沉寂的夜空,两个人双双回头看见一个穿着粉色西服的人站在后面,“时小姐,可以、借一步说话吗?”说完,一双桃花呀瞟了一眼顾逸霏,那眼神中分明有一丝敌意。

  “好。顾总,我去去就回。”时筱橙紧了紧身上的披肩,回头看着顾逸霏。

  眼前的男人虽然是一脸的笑容,但是分明就是一个笑面虎,放在兜里的手握拳但他不想让时筱橙觉得他太霸道,“好,时间不早了,我开车在门口等你一会送你回去。”言外之意就是,你们不要待得太久,一会我送这个女人回去。

  蓝爵熙依然是一副牲畜无害的模样,带着时筱橙向花园中的小亭子走去,周围的灯光越来越暗,抓着披肩的手紧了紧,她心里有些打鼓,毕竟他们之间还没有熟悉到单独见面的时候。

  黑夜中的空气充满了窒息感,时筱橙脸色惨白的看着背站着她的蓝爵熙,她能感受到那个男人身上散发的黑暗气息,如果说皇甫烈是个心狠手辣的人,那蓝爵熙就是笑着会让你死的人。

  “时筱橙!没想到三年后你还敢回来。”

  一句话,更加冰封了周围的空气,时筱橙每一个字都能感受到带着刺的质问。

  “我回来不是为了谁,今天意外碰到纯属巧合。”时筱橙挽起的发髻散落几丝秀发,倔强的抬起头看着转过来的蓝爵熙,“蓝少,你不觉得你上来就质问我缺乏教养吗?”

  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桃花眼变得锋利,突然走到时筱橙面前,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捏住她的下巴,“时筱橙!你太把你自己当回事了,最好是没有目的的回来,你知道让一个人死对于我来说比踩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时筱橙眉头微微撇着,双肩有些颤抖,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比女人还要美还要妖艳的脸,话如同卡在喉咙中出不来,她的确不是为了皇甫烈回来的,但还是碰见了不是吗。已经发生的事实又如何去辩解它的不存在,说多了就是矫情。

  “蓝爵熙!”一个冰冷沉厚的男中音在时筱橙的身后响起,如果说蓝爵熙的警告让她心理防线一点点崩溃,那么这个让她魂牵梦萦的声音则是击溃它心理防线最后崩盘的罪魁祸首。

  蓝爵熙放开了他的手,直起身看了一眼皇甫烈,依然会一副牲畜无害的样子然后向酒店走去。

  身后的脚步声一点点逼近,时筱橙颤抖的更厉害了,皇甫烈站在时筱橙的身后时,后者突然站起身,“我、我要走了。”抓紧披肩的手冰冷无助,双腿颤抖的迈出第一步,紧紧是第一步,就被人从后面抓住手臂。

  “时筱橙,你就那么迫不及待的躲开我?”声音还是那么冰冷,如同她三年前听到他说打掉孩子一样的冰冷。

  时筱橙突然昂起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转过身看着皇甫烈,“皇甫先生,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员工,实在高攀不起与您相识。”

  “你非要这么刻薄吗?”

  手臂上的力度加重,时筱橙依然保持那一丝微笑,保留她最后一丝自尊。

  “刻薄?呵呵!皇甫先生还真是大言不惭,和你的刻薄比起来,我也只是学徒而已。”

  她还是这么刻薄吗?她是在怪他当年逼她打掉孩子吗?她在恨他!

  皇甫烈的眼中多了一丝温柔,一种宠溺的语气说,“小橙,孩子……”

  ‘啪!’时筱橙一把甩开钳制手臂的大手,“皇甫烈!”孩子,孩子!他居然还敢提孩子,他是有多么恨她,以至于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容不下。“你不配提孩子!当年是我无知是我瞎了眼才会认为你是爱我的。”时筱橙扯出一丝苦笑,“呵呵,想起来,过去还真是可笑和不堪!”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撕开了黑夜的沉寂,时筱橙侧过得脸上红红的五指印,他打了她。当年逼她打掉自己的亲骨肉,她还没打他呢,这个人居然理直气壮的对她动了手。

  “时筱橙!爱我就那么不堪吗?”

  “是!”

  皇甫烈死死地瞪着眼前的女人,那一巴掌他不疼吗?他疼,他是心里疼,可是听到她否认他们之间的回忆,他更疼!

  “时筱橙!我不管你是谁的女人,从现在开始你休想在从我眼前消失!”

木棉花,花开半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木棉花】 或 【花开半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木棉花,花开半夏

远去的身影如同三年前那个下雪的夜晚,给人一种冰封的感觉,顾逸霏看着远去的身影,身边的人眼睛从未离开,心里叹了一口气,他、还真是冷漠的人。“别看了,人都走远了!”顾逸霏箍着她的手依然没有撒开,听闻顾逸霏的话,时筱橙轻轻拍了一下他的手示意他放开,自己放下果汁向外走去,顾逸霏紧跟其后。殊不知,在宴会厅的深处一双深邃的眼睛从未离开她的身影。“人都走了还看?”一身骚气粉色西服,白色的领结,内搭淡粉色的衬衫,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