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我在火葬场上夜班的那几年 > 正文

我在火葬场上夜班的那几年完整版免费阅读第11章深夜挖坟(下)

发布时间:2020/9/17 13:47:13热度:

《我在火葬场上夜班的那几年》是文笔极佳的悬疑类的小说,精彩阅读:借着朦胧的月光,我看到一个穿大红袍的女尸,安安静静的躺在棺材里,那女尸面色惨白之中泛着青绿色,脸颊处已经开始长尸斑了。...

我在火葬场上夜班的那几年

    “卧槽!”我吓的一个激灵,一下子就把铁锹扔了。

    “咣当”一声,棺材盖重新盖上了。

    “怎么啦?”海爷在一旁问。

    我三步两步爬出坑,对海爷说:“我听见棺材里有声音!”

    海爷哼笑一声:“我说你小子找借口也找个靠谱点的行么,不就是不想干活吗?行,老汉我自己来行了吧!”

    “海爷我不是那意思,真的有声音 ”

    还没等我说完,海爷把烟头一扔,一下跳进坑中,拿起铁锹就开始撬棺材盖。

    你还别说,大师不愧是大师,就是艺高人胆大,我蹲在一旁全神贯注的盯着。

    这时候,就听“咣当”一声.

    海爷手一用力,一下把棺材盖撬开了。

    我立马站起身,站起来的角度,刚好可以看见棺材里的景象。

    借着朦胧的月光,我看到一个穿大红袍的女尸,安安静静的躺在棺材里,那女尸面色惨白之中泛着青绿色,脸颊处已经开始长尸斑了。

    “还愣着干什么?该你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海爷已经上来了,他站在我旁边,拍了我肩膀一下:“该你抬尸体了!”

    说实话,哥们我现在真的怂了,我不敢下去,这大晚上的,我去棺材里把尸体拽出来,这也太吓人了吧!

    “快去啊!别磨蹭!”海爷在后面推了我一把。

    “哎哎哎——”我脚下一滑,一下就朝坑里跌了下去。

    若是跌到坑里也还好了,偏偏我还挣扎了一下,一挣扎,这跌出去的方向就偏了,一下子就跌进了棺材里。

    顿时一阵腐臭的气味传来,这种腐臭的气味和动物死的气味可不一样,比那个要臭多了,仿佛人死了,腐烂的味道里还掺杂着各种晦气的味道似的,总之闻一口能熏你个半死。

    但我此时更多的是害怕,我赶紧坐起来往棺材外面爬,但这个时候,更加惊恐的一幕发生了,那个女尸竟然也坐了起来,朝我身上就扑了过来。

    我扑倒棺材里瞬间就往外爬的,这动作十分连贯,从头到尾不超过两秒钟,但这尸体坐起来的速度也太快了,仿佛他早就在棺材里等我,我一跌进去她就坐起来了一样。

    “鬼呀——”我凄厉的喊叫了一声。

    “我滴妈呀——”这时候,海爷扔下铁锹转头撒腿就跑,踉踉跄跄的跑了几步,十分不幸,脚绊在了一个石头上,一头就扎在地上,来了个结结实实的狗呛屎。

    此时的我,几乎被吓懵了,就傻等着那女尸一下把我掐死,或者是直接把我咬死,反正是活不成了。

    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却什么情况都没有发生。

    怎么回事?

    我壮着胆子睁开眼睛,朝我身后一看,那女尸的一张死人脸,正对着我,但却一动不动!

    我和她的脸近在咫尺,惊悚的感觉几乎使我的每个毛孔都张开了,我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慢慢退出棺材,发现那女尸仍然坐在棺材里保持原来的姿势。

    我突然明白了,估计是我刚才跌下去那一下太狠,戳中了尸体的哪条筋穴,强烈的撞击使尸体聚筋了,所以尸体一下子坐了起来。

    筋,就像弓箭的弦,弦拉紧了,弓就弯了,和人是一个道理。

    这还是刘伯告诉我的呢,说火葬场炼人炉,炼尸体的时候,火烧到一半,尸体会突然坐起来,这就是聚筋,十个尸体至少有八个会烧坐起来,火烧筋紧,尸体会不由自主的被拉起来。

    想到这,我瞬间放松了不少,感情又是自己吓自己,我拎起铁锹,几步追上海爷,照着他的屁股上去就是一脚。

    “啊——我错了我错了,我不应该挖你的坟,我该死,你回去躺着,我把土给你填上!”海爷趴在地上哆哆嗦嗦。

    我气的头发都快冒烟了,这老秃驴他吗的比我还怂,看他这样子,哪里是什么大师啊,倒更像个骗子,要是大师的话,刚才那一幕他怎么会比我跑的还快?

    “怎么没摔死你呢?”我没好气的说。

    海爷一听是我的声音,立刻翻过身:“你没事?”

    “我没事,但你有事了!”我双手提起铁锹。

    “臭小子你要干什么?你可不能杀我!”海爷磕磕巴巴的说:“大不了你欠我的六千块钱我不要了!”

    我不理会他,慢慢举起铁锹,瞄准了他那颗油光锃亮的光头。

    “别 别 ”海爷吓的脸都绿了:“我说实话,我全说,我是个骗子,我根本不会捉鬼,我错了我不应该骗你!”

    还真被我猜对了,这老秃驴真的是个骗子,我说:“你那天弄的那碗血水是怎么回事?血光之灾到底是不是真的?”

    海爷说:“那个是骗你的,我手里早就攥着一块锰石,趁你不注意扔在了水里 ”

    “草!”我骂了一句,锰石学名叫高锰酸钾,那玩意放在水里,很快会溶解,溶解后的颜色是鲜红色,和血的颜色差不多,这老秃驴还真会耍花样。

    不过这倒让我放心了不少,这样说来,那什么七天之内必有血光之灾也是纯属扯淡的了,我就说嘛,哥们我福大命大,怎么可能说嗝屁就嗝屁呢!

    海爷怕我打他,连忙说道:“我也不是完全骗你的,我多少还会一些法术,那天我看你眼窝深陷,印堂发黑,料想你是霉运缠身,所以才骗你,不然好端端的人谁会受骗?”

    “我运气差倒是不假,可你骗人就是大大的不对,这样,今天你帮我把尸体拉回去,然后把四千块钱还给人家,我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不然的话,我非得打你一顿再拉你去派出所!”我喝道。

    “别,我什么都听你的!”海爷赶紧说道。

    我不理会他,转头朝那女尸走过去,经过刚才这么一折腾,我的胆子大了不少,这不就是一具尸体么?哥们我这些日子也算经历了大风大浪了,一具尸体已经对我构不成多大的伤害了。

    我跳下深坑,对海爷喊道:“快来帮忙把她拉出去!”说着,靠近棺材,双手去拉女尸。

    但就在这个时候,惊悚的的一幕发生了,那女尸突然诡异的对我笑了一下,一张脸变成了笑脸,我看的真真切切。

    我顿时就觉得头皮发麻,脑袋嗡嗡直响,回头一个箭步就窜到坑上面去了。

    “你咋上来了?”海爷揉着脑门说道。

    “她对我笑了!”我都快哭出来了。

    “没啊!那不是好好的么?”海爷指了指那尸体。

    我看过去,发现那尸体真的还是原来的样子,根本就没有笑。

    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看花眼了?

    这个时候,海爷却愣住了。

    他的神色变的十分凝重,表情比任何时候都要严肃,沉声说道:“小子,咱俩好像是摊上大事了!”

我在火葬场上夜班的那几年

我叫李冰河,为了赚钱,我做起了火葬场的夜班司机。原本我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直到我有一天遇到了一具美丽的女尸,从此生活不再宁静……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