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情深刻骨:残爱难存 > 正文

情深刻骨:残爱难存第7章只要你不好过

发布时间:2020/2/16 5:22:27热度:

《情深刻骨:残爱难存》是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全文讲述:“只要你好好的把孩子生下来,所有的一切我都可以既往不咎。”骆以南语气柔和了不少,看着萧奕的眼神堪称温柔。...

情深刻骨:残爱难存

骆以南看着萧奕,这样的萧奕让他觉得陌生,他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接受一切的准备,但终究没有准备好怎样面对眼前的女人。

“你只要和向雪道个歉,我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萧奕像是听了个笑话,目光在温向雪身上转了一圈落回到骆以南身上,直视着他道:“我凭什么要给她道歉?骆以南我告诉你,从今以后,我萧奕对你没有一丁点儿爱了,只有恨!你想怎么样,我偏偏不会遂了你的愿,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你施加给我的痛苦我会百倍千倍的奉还!”

说完,萧奕从骆以南身边走过,头也不回地上楼了。

第二天一早,萧奕下楼,不出所料地看见了温向雪。

“你醒了?我做了早餐,快点下来吃吧。”温向雪像是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笑着招呼萧奕,已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

萧奕冷笑,她走进厨房,凑近温向雪道:“你准备的东西我可不敢吃,万一毒死我,谁替我折磨骆以南啊!到时候岂不是便宜了你们这对渣男贱女?”

“你!”温向雪又被萧奕堵得说不出话来,论伶牙俐齿,她远不及萧奕。

温向雪抓住身边的一个杯子,杯中的水还冒着热气。

萧奕以为她要泼自己,下意识地想要躲开,没想到温向雪把一杯滚烫的水都泼在了她自己身上,下一秒她失声尖叫:“啊!”

骆以南闻声赶来,看见了一身湿漉漉的温向雪,裸露在外的手臂被热水烫红了一片。

看着骆以南拉着温向雪的手臂放在水龙头下,眸中紧张的神色让萧奕心中一痛,曾经他也这般温柔地对待过自己。

“以南,我叫姐姐一起吃早餐,她就拿热水泼我,我好疼啊!”温向雪一边哭一边依偎在骆以南怀里控诉。

能对自己这般狠,萧奕也算是佩服她,她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温向雪,笑了笑,“你用这种手段挑拨我和骆以南真的没必要,我都说了,我对他已经没有爱了,自然也不在乎他爱不爱我,你这用伤害自己换来的结果有些不值啊!”

骆以南的脸色由白转青,盯着萧奕的眼神像是要在她身上戳出两个洞来。

“你去换个衣服。”对着温向雪说了一句,他声音冷得吓人。

等厨房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骆以南这才看向萧奕:“我说过,只要你乖乖待在我身边,我不会亏待你的。”

萧奕后退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满眼嘲讽地反问:“我凭什么要乖乖待在你身边?你还当我是什么都不懂任凭你利用的傻子吗!”

说到这,她的眼圈不可抑制地红了,深吸一口气才继续说:“骆以南,我以前是傻,傻到没有看清你这个人面兽心的混蛋!”

“萧奕,我这是在给你机会,你以为你能把我怎么样吗?根本不可能!相反,我想要弄死你简直是易如反掌。”骆以南紧盯着萧奕,原本就棱角分明的面孔在严肃的时候就更加凌厉了几分。

“是吗?”

萧奕突然笑了一下,低头抚摸着自己的小腹,“那这个孩子呢?我要是把他怎么样了,算不算间接把你怎么样了?”

“你说什么?”骆以南眼中是掩饰不住的吃惊,以及没来得及藏好的惊喜,“你怀孕了?”

换好衣服下来的温向雪顿在了楼梯拐角处,一双美目顿时变得狰狞,手指紧紧地握住扶栏,像是要将它捏碎一般。

“是啊,”萧奕没有化妆,低头时给人很温柔的错觉,然而抬头说出的话却很绝情:“一个多月了,不过有你一半血脉,这真让我恶心,正准备拿掉他这个不应该存在的生命。”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骆以南眼神复杂,语气中有着明显的紧张。

萧奕很满意他这个态度,不紧不慢地说:“昨天知道的,今天准备去医院把这不该存在的生命拿掉。”

“我不许你这么做!”骆以南上前一步握住萧奕的手腕,将她逼到墙角,眼神凌厉地盯着她,“这个孩子,你不可以打掉。”

“凭什么?”萧奕想推开骆以南,奈何力气太小,只能被迫被他的气息包围着。

“你觉得这孩子还有存在的必要吗?都说孩子是爱情的结晶,我肚子里的算什么?仇恨利用的结晶?”萧奕说着冷笑一声,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明明觉得自己不在乎,但心脏还是一抽一抽地疼。

“只要你好好的把孩子生下来,所有的一切我都可以既往不咎。”骆以南语气柔和了不少,看着萧奕的眼神堪称温柔。

“呵,”

萧奕嘲讽地一笑,“骆以南,你怎么好意思和我说'既往不咎'?是你对不起我,是你对不起我们萧家,怎么说得像是你给了我们多大恩惠一样,真好奇你是怎么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的!”

骆以南手臂用力,萧奕的眉头一皱,却仍不卑不亢地和他对视着。

她的目光让男人很快失去了耐心,语气冷硬,“我说,这个孩子必须留下。”

萧奕愣了一下,忽然笑出声来,眼神戏谑地看着骆以南,“我以为你什么都不在乎,想不到你也有在乎的东西。”

骆以南没说话,垂眼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一片阴影。

都说睫毛长的男人薄情又花心,萧奕算是见识了。

“既然你这么在乎这个孩子,那我就更不能留他了。”萧奕说话时唇边甚至含着笑,一双杏眼却满满都是凉薄。

骆以南被她这种态度激怒了,手腕一转扣上了她纤细的脖子,咬牙切齿道:“别忘了,这也是你的孩子。”

“是啊,是我的孩子,那又怎么样?能让你痛苦不高兴就够了,说明他死得其所。”萧奕故作无所谓地说,手却一直放在小腹处,以一个保护的姿势站着。

情深刻骨:残爱难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情深刻骨】 或 【残爱难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情深刻骨:残爱难存

亲近之人成了害自己家族破产的罪魁祸首,萧奕悔不当初。她恨,她发誓要骆以南生不如死,肚子里却在这时多了个小生命。后来,孩子没了,萧奕以为,他们彼此残存的爱也没了。她折腾,她报复,她让骆以南一无所有……她想,她和他再没有相见的必要。可是骆以南不许,他说:你要我一无所有,我依你;你想我死,我也没意见。但既然你不舍得我死,我就必须拥有你。——爱情,终究会战胜一切——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