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寻秦记之我是韩信
寻秦记之我是韩信

寻秦记之我是韩信

  • 热度:
  • 时间:2019/11/20 9:54:46
  • 来源:书香云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宏大布局,浩浩长篇。仙,魔,人三界的争斗,亘古以来无休无止。刀光剑影间血染征袍,楚汉争霸中伊人哀婉肠断。争夺天下!捕猎绝色美人!颠覆天道!唯我独尊!是穿越,战神韩信跨越时空;是玄幻,三界众生大打出手;是军事,沙场鏖兵尔虞我诈;是历史,众多英雄群星灿烂,是武侠,盖世玄功侠骨柔情。韩信!一个响亮的名字令人热血澎湃。在他背后,更有刘邦,项羽两位骄雄,张良,虞姬,辛追三位薄命红...

精彩章节预览

夜凉如水,寒蝉低鸣。荷塘之中,莹莹荷叶亭亭出水,一满池的荷花在月色中披了一层薄薄的露珠,好似美人眼中的清泪。

微风吹过,缕缕清香扑鼻而来,随即兴起一团弥雾。阵阵微风将满池春水吹皱,满池弥雾让韩淮楚只手不辨人影。

一叶扁舟,静悄悄出现在韩淮楚眼前,在池中随波起伏。韩淮楚举步上前,跨上扁舟,荡起双浆,在寂静的夜色中漫无目的地向池心划去。

夜空之中,忽传来一阵悠扬的歌声。那是一首古诗,诗中唱道:“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歌声虚无缥渺,仿佛来自云端。

韩淮楚浅划了一阵,双臂略觉酸胀。那池岸越来越近,遥遥可见岸上立着一栋楼宇,里面红烛闪烁,似乎是一栋绣楼。

到了岸边,韩淮楚扔下双浆,弃了舟,登岸而行。

只见那绣楼飞阁流丹,斗拱翘角,玲珑剔透,极具匠心。

大门敞开,韩淮楚迈了进去,一阵馥郁的香气传来,令他心神一荡。

屋内摆设十分典雅。一张小案上置了一酒壶状的青铜香炉,正在吐出袅袅轻烟。梳妆台上,摆了古铜菱镜,镜前放一只素色小梳,莹白如玉。一张案几上,摊开放着一册竹简。整个屋内纤尘不染。

在屋的另一角,有一张精致的床,粉红的帐幔,细致的刺绣,帐杆上坠了几个小铃铛,发出“叮当”的脆响,赐人以无边的暇思。

这本是千金小姐的闺房,温柔之乡,与此环境不融洽的,是雪白的墙上悬挂着一柄泛着冷光的长剑。

韩淮楚不由自主向那粉帐走去。透过帐幔,只见那粉帐之内,侧身睡了一个女子,女子似乎沉浸在梦乡,嘴里发出梦呓般的呢喃。

这充满诱惑的景象,让韩淮楚目瞪口呆,不知身在何年,来得何处?

忽然那榻中的女子立起身来,掀开帐幔,俏生生站将出来。

女子琼鼻玉目,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嫣然,正凝目向韩淮楚视来,顾盼流眄,脉脉含情。

韩淮楚一见那女子模样,心中油然生起一股亲切,仿佛那女子是自己相识多年的至交红颜。伸出手,去拉那女子的柔荑。

韩淮楚心中又窘又喜,正欲一饱眼福,去看那女子羊脂如玉般的美体。那女子一个转身,回过头来。

这哪里还是一个女子?分明是一个丰神俊朗,面如冠玉的浊世佳公子。

那公子身着一袭青衫,发上束巾,手中握着一把折扇,轻声唤道:“信郎,信郎。”

韩淮楚心中大奇,“这女子怎么一个转身,就变成一个少年?”正自惊异,少女手中折扇一摇,眼前景物倏然一变。

少女化为一阵清风,转眼飘逝得无影无踪。随即韩淮楚的耳中传来一阵杀伐之声。金戈铁马,血肉横飞,旌旗猎猎,战鼓声声,千军辟易,万马奔腾,古时战场突然出现在眼前。

一骑兵手提青铜长矛,肩背长弩,胫缚护腿,足穿革履,头缩圆形发髻,似秦时装扮,飞身下马,躬身下拜禀告:“韩将军,敌军已经大败,正在逃窜,我军再将如何?”

韩淮楚也不知哪里来的豪情,将手向天一举,高声喊道:“杀——”

一只手重重拍打着韩淮楚睡觉的铺板上,只听有人大叫:“淮楚,又在杀人了?我这好觉,又被你这兔崽子给吓醒了。”

韩淮楚揉了揉眼睛,从榻上坐了起来。

“我又做梦了?把你们吵醒了么?”韩淮楚装作诚惶诚恐地笑道。

“可不是!”一屋人瞪着圆眼,怒气冲冲地望着韩淮楚。

韩淮楚哈哈一笑;“对不起,各位同志,搅扰大家的好梦了。特种部队第七军团第一支队队长韩淮楚向大家致歉,让大家夜夜生活在恐惧之中是我的不对,我深刻检讨,下次我做梦时,改台词,就叫‘操’,怎样,够有诚意了吧?”

一瞬间,营房里所有铺上的枕头,集中火力全向韩淮楚砸来。

经过上午五个小时残酷的封闭式魔鬼训练,韩淮楚已经腰酸背痛。他正坐在食堂里嚼着火腿煎蛋。

“为什么,那梦中的女子会频频出现?为什么每次她被自己不小心拉下衣衫,自己正欲一饱眼福之时,就化身为一个少年?那梦中为总会出现千军万马,为何会有人称我为韩将军?”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兵,韩淮楚做梦都想当将军。大学毕业后就应征到了军营,因各方面体能不错,自己训练又异常刻苦,被特种部队征收,做了一位特种兵。

经过两年时间的摸爬滚打,韩淮楚已变为军中翘楚,无论是游泳、跑步,还是搏击、射击,各项考核他总中名列前茅。各种武器,他均能熟练运用。他的军衔,已从列兵升到六级士官。指导员告诉他,再过一个月,他就可以晋升为少尉了。

虽然离当将军的梦还很遥远,但他总算要跨过了这一步,从士兵晋升为军官了。

韩淮楚正咀嚼着一块火腿,忽然指导员张诚急冲冲跑来,说道:“韩淮楚,部队有指示让你立刻赶往军部。”

特种部队的军部,韩淮楚只去过一次,那是上月在大比武中韩淮楚拿了第一,到军部受奖。此时忽然接到命令,要召自己去军部,韩淮楚不由奇怪。

“指导员,要我去军部干吗?”

张诚一瞪眼,“这是总部的命令,我哪知道?你吃完了快去。”

韩淮楚心不在焉地扒下饭菜,走出食堂。

一辆军用吉普已等在门外,韩淮楚上了车。那吉普喷出一股黑烟,一溜烟向军部开去。

一张长桌前,坐了一排人,神色肃穆。除了军团的梁司令外,其余几人韩淮楚均是不识。

韩淮楚毕恭毕敬行了个军礼;“报告首长,士官韩淮楚前来报到!”

那梁司令平日十分威严,今日看起来格外和蔼,指指面前坐椅,笑呵呵道:“韩淮楚同志,请坐!”

他身旁一位白发髫髫的老头,也穿了一件棕绿色的军服,军肩上竟与梁司令一样,缀了三颗星,正拿着一卷档案,仔细地审读。

韩淮楚入座。梁司令将手一指那老头,说道:“介绍一下,这是国防科工委时空计划所的马克所长。”又一指那座位上的一男一女两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人,说道:“这是方廷博士与谢枝敏博士。”

韩淮楚立起身,又敬了个军礼:“首长们好!”梁司令一摆手,韩淮楚又坐了下来,

梁司令便说道:“韩淮楚同志,现在有一个光荣的任务要交给你。党和国家培养你很多年,现在是你报效祖国的时候了。”

韩淮楚心想:不知要交给自己什么任务?昂首道:“请首长指示!”

梁司令说道:“咱们军团,几年前曾派出一个同志,名叫项少龙,去了二千多年的秦朝。这是一个国家机密,你不会知道。他这一去,就象断线的风筝一样,再也回不来了。”

韩淮楚有点奇怪,问道:“人怎么可以去二千多年前的秦朝?”

那马克所长放下手中的档案,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望向韩淮楚,“这是国防科工委的一项研究计划。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你知道吗?只要人的速度超过光速,时空逆转就成了可能。”

韩淮楚在大学学的是理工,大学物理课上也学过相对论,便点了点头,说道:“知道。”

马克所长满意地点点头:“到底是读过大学的,有文化就是一点就通,几年前我们所研究了一个时空机器,将你们部队的项少龙同志送去秦朝。因为当时还是试验阶段,考虑问题不是很细致,所以当时发生了一点小小的误差,导致了一场爆炸。我和二位博士幸好离得远,没有受伤。”

马克博士顿了顿,继续说道:“之后我们在那次失败的基础上,作了改进调整,又研究了一个新的时空机器。想找一个人到秦朝,去寻找失了踪的项少龙。”

韩淮楚冷汗涔涔而下,“切!这么光荣的任务啊!去了秦朝,哪里还回得来?”不由问道:“如果找到项少龙,能不能再回来?”

一旁那如老姑婆的谢枝敏博士“嗤”地笑了起来:“当然能。这次我们的时空机器,可以去可以回,你放心好了。”

韩淮楚暗吁一口气,问道:“为什么一定要去去找项少龙同志?”

那神色睿智的方廷博士答道:“五年前,我们把项少龙派去大秦,原本想让他见证历史,可是他一直没有回音,也不知他到了秦朝没有,或是是时空机器不起作用,根本就没有把他遣到秦朝。所以要派一个人再试验一次,看看这机器的效果,顺便去找一下失踪的项少龙。”

韩淮楚直了直腰,说道:“我明白了。不知找到项少龙之后,我该怎么做?”

马克所长正色道:“这时空机器只有一个。你们两人之中,只有一人能回到未来,所以你们要派一人回来报告,就可以证明我们的时空机器研制成功了。”

韩淮楚纳闷道:“为何不多造一个机器,让我把项少龙接回来?”

马克所长答道:“这一个机器还是试验品,费了大量人力财力。如若成功,我们会考虑这个问题。”

韩淮楚心想这事倒也不难。又立起身行了一个军礼:“请首长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马克所长忽然立了起来,高喊一声:“韩淮楚同志!”韩淮楚忙应声道:“在!”马克所长神色肃穆:“下面宣布三条纪律。听好了!第一,不许干预历史,”

韩淮楚问道:“这是什么意思?”马克所长解释道:“因为你是现代人,知道了太多未来将发生之事。若你有意干预历史进程,后果将不堪设想。”

一旁方廷博士插上一句:“如你干预历史,我们这个时空就会发生错轨,甚至坍塌。那么现在的你我都不知道会不会存在于这个世界。”

“原来如此。”韩淮楚点头道:“我明白了。”

接着马克所长又宣布第二条纪律:“不许破坏文物。”韩淮楚笑着答应。

马克所长又道:“下面是最后一条,也是最难做到的,就是……”韩淮楚竖起耳朵,听那马克所长怎么讲。

马克所长正儿八经,一字一顿吐出四字:“不许泡妞!”

韩淮楚心中暗骂,“切!这是什么不通情理的狗屁纪律!大好一个青年不去泡妞,叫小生去作和尚啊!”

他皱起眉头,满脸苦笑道:“怎么有这条纪律?”

马克所长语重心长地解释道:“韩淮楚同志,这个你就不明白了,若你去了秦朝,和任何一个女子生下一男半女,就会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印记,这历史的进程同样就会改变。”

韩淮楚举起手来,脸胀得通红:“我抗议!我到了二千多年前,还不知道找不找得到项少龙,回不回得到未来。不让我泡妞,这日子这么过?”

梁司令将手往桌子上重重一拍,严肃地说:“韩淮楚同志,你还有没有组织纪律?身为军人,服从是你的天职,党和国家要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

韩淮楚将头低了下来,嘟囔道:“党和国家可也要讲点人权吧。”

马克所长和二位博士对望一眼,说道:“我们早知道你会不满,所以我们有个办法,让你不能生育。”

韩淮楚心道,莫非要…?正忐忑不安,方廷博士从文件包中取出一个注射器,针管里装满了橙黄色的液体,说道:“这是一种药物。给你注射了,你就不能生育。韩淮楚同志,这样你该满意了吧?”

韩淮楚仍不放心问道:“如果我回到未来,能否再有上孩子?”方廷博士点头道:“现代科学这么发达,你放心好了。如果你想要孩子,我们可以为你做到。”

韩淮楚心想事到如今,只能任杀任剐了,便豁出去道:“行。”

接下来方廷博士给韩淮楚注射了一针,从此以后韩淮楚便失去了繁殖人类的能力。

半个小时之后,韩淮楚被带到一处宽阔的操场,穿上了时空隧道服——改进的时空机器。方廷博士在时空服上按下一组红色按扭,道声,“同志,准备!”

韩淮楚只觉一股强大的气流从脚下生起,好象发射火箭一般,身体腾空而起。一瞬间,只觉头晕目眩,身体变作流质,不停在空中变换形状。

空中陡现一个巨大黑洞,一股强大的吸力,将韩淮楚拽了进去,刹那间消逝得无影无踪。

小编为各位书友整理归纳了2019年都市言情小说排名,一一为书友盘点,让你看到更鲜活的人物,更动人的故事。正如其中一本的好句所言:对你的所有爱恋,都是我心甘情愿。
  • 我的妖孽女总监

    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但是见过他真面目的对他只有一个评价,那就是和魔鬼签订过契约的人。外人都称呼他为魔王,可是他自己却知道,他内心多么渴望一份宁静。接受了契约婚礼,奈何老婆冷如冰山,看一个佣兵战场上的王,如何在不和谐的家庭里面左右逢源……

  • 扑倒长官大人:凶猛老公轻轻爱

    她亲眼目睹男友和他的准大嫂在酒店上演限制级戏码,捉在当场,对方还以孩子为由求正名?铁血长官及时救场,“嫁给我,你就是他大嫂,婚后三个月还可以随时离婚……”某女签下“卖身契”成为一名正式军嫂,可谁想到,三个月过了,婚不仅没离,这个双腿瘫痪的男人还偷走了她的心?

  • 腹黑女佣爱搞怪,王子是流氓

    为了上大学,她去富豪舅舅家做女佣王子对女佣说:你是我的梦中情人,女佣心说他有病吧,吓的直跑。她奇怪怎么所有的女孩都对他倾心,他却只来追自己呢?不要,就算好玩也不玩.。再说他又是流氓,怕怕的,做所有的女孩的情敌,也是怕怕,阴谋诡计,朝不保夕,保命要紧。他一定要追到她,一定要把她用心绑住,就算她逃跑到天涯海角也要追到并绑住。就算她有别的男人又怎么样呢?谁让自己是流氓兼王子呢?自然会有不同寻常的手段让人家哭天喊地。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