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职场 > 海上升明月 > 正文

海上升明月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19章釜底抽薪

发布时间:2020/10/2 5:36:08热度:

《海上升明月》是一本职场类型的小说。全文讲述:李大嫂就瞧着李大富脸色变来变去,突然猛地一拍桌案,竟是勃然大怒:“李大富,你莫非就是那主使之人,害了两条人命的凶手?”...

海上升明月

李大嫂就瞧着李大富脸色变来变去,突然猛地一拍桌案,竟是勃然大怒:“李大富,你莫非就是那主使之人,害了两条人命的凶手?”

“我……”李大富一口气梗住,答不上话来。

“竟真是你!”李大嫂傻了,没想到竟真给诈出了真相。

“果然如此。李大嫂,小生告辞了。”应弘文说着站起身,拉着何映雪就要走。

李大富却突然暴跳而起,凶狠地说道:“既然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你还想走?”

“哦,你是想再害两条性命?”应弘文将何映雪护在身后,紧紧抓着她的手,“且不说我是有功名在身的秀才,就我这妹子可是都水清吏司的千金!”

李大富面露凶相,冷哼了一声道:“区区一个正四品小官,在京城多如牛毛,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看来,你身后之人来头不小。”应弘文冷笑道。

“区区一个应天府府丞,也不过是从三品而已。”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紧接着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门帘被掀开来,闯进来四五个锦衣卫。锦衣卫一进来便将李大富拿下,而后走进来一个穿着绯色官袍的官员,竟是郑和。

应弘文也愣了:“郑大人!”

“深入虎穴,可惜有勇无谋。如果不是恰好我赶到,你如何善后?”郑和看了一眼应弘文,冷声问道。

“赶巧了,并未想到李大富会提前归来。”应弘文讪讪地回道。

“就算是赶巧,你若不是再三试探相逼,李大富也不会狗急跳墙。不过你运气好,就算我不来,李大富也伤不了你分毫。”郑和说话间,朝李大嫂看了一眼。

应弘文愣了一下,回头就看到李大嫂紧握双拳,双目赤红,愣了:“李大嫂?”

“啪——”的一声,李大嫂将桌案拍得震天响。

她猛地站起来冲过去,抬手就扇了李大富两个耳光,并唾弃了一口恨道:“枉我当初挑了你做我们李记的夫婿,却没想到你今日包含祸心,做出这等恶毒之事。有命案在身你不知悔改,竟然还想当着我的面行凶杀人,你怕是想连我也杀了,便可以正式将李记染坊收入囊中?呸,想得美!”

应弘文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这李记染坊并非是李大富的产业,竟然是李大嫂的。如此说来,李大富是李记招赘的上门女婿?

“应秀才,映雪妹子,家门不幸,让你们见丑了。今儿我也不留你们,等解决了李大富的事,来日我再请你们来家中做客。”李大嫂骂完转过身来,竟是对应弘文和何映雪致歉,诚意十足。

进屋后一言未发的何映雪这会儿从应弘文身后走出来,温和地笑道:“来日方长,不急在这一时。李大嫂家中有事,我们便先告辞了。”

“正是如此,下次再来叨扰李大嫂。”应弘文顺势说道。

他和何映雪出了门,刚好郑和也走出来,将应弘文喊住,说了两句话。然后他就瞧见应弘文面露犹豫,欲言又止,便道:“何时吞吞吐吐?不如直爽道来。”

“郑大人,李大嫂会否被牵连其中?”应弘文抱拳相问。

“李大嫂不知情的,是否会网开一面?”何映雪听了,也急忙帮腔,希望李大嫂可以平安无事,不被李大富牵连入狱。

郑和听了便笑了:“如若她真的牵连其中,刚刚锦衣卫冲进去就不是只绑了李大富一人。放心吧,锦衣卫办案虽然一向强硬、不择手段,但却从不会平白无故冤枉任何一个人。”

“如此甚好。”应弘文听了便松了口气,何映雪也是露出一丝笑容,为李大嫂感到开心。

郑和打量了二人一眼,心中便已有数,笑道:“你只关心李大嫂的安慰,船场不管了?”

“怎会?如若不管,晚生也不会赶巧和李大嫂相识了。”应弘文笑着解释了一番,然后不解地问道,“郑大人带人抓拿李大富,可是为了应天船场命案一事?”

“正是。”

“多谢郑大人!”应弘文面露感激,诚恳道谢。

“无需多谢,我是奉命办案。应天船场命案发生后,锦衣卫便上报给圣上。本是一件小事,应天府却迟迟未审案结案,圣上有所怀疑立刻遣我调查。这一查,真是查出了问题。那应天府丞收了一大笔银子,打点之人正是黄氏船场场主黄凌波。”郑和顿了一顿,又道,“倒是没想到,反让你走到了我前面,先一步将李大富逼得狗急跳墙了。”

“事有凑巧,如果不是家父心存善意,让我去船工家中探望,我也断不会因此得知这里面的勾勾绕绕。也更不互相到卢文背后还有孔文,孔文却是受李大富指使。不过还是大人最厉害,如此短的时间就破了此案,将幕后主使之人给查了出来。”应弘文笑道,同时不着痕迹地恭维了郑和。

“不过小案,经不起推敲。只不过没想到我竟不知还有孔文之人,差点让他漏网。”

应弘文一愣,问道:“大人不知孔文,如何知晓李大富?府丞将他招了出来?”

“自然与你不同。”郑和便笑着解释了一番,“圣上下旨查问此案,我直接审问了应天府府尹,重刑之下府尹便招出了府丞,府丞还没用刑就把黄凌波给供了出来。提审黄凌波自然就有了结果,黄凌波和李大富交情甚好,李大富得知图纸一事,便蛊惑黄凌波暗中除掉最大的对手应天船场。黄凌波犹豫不决,但想到得头筹能得到黄金一千两,便心动了。有了这一大笔钱,何愁不成为第二个应天船场?于是,毒计就这么酝酿出来了。”

应弘文瞪大了眼睛,这黄凌波竟然不算幕后主使者,而是与李大富狼狈为奸,共商毒计。

郑和见他错愕,失笑道:“想不到人心如此阴险、龌蹉不堪吧?”

“正是。”应弘文苦笑着摇摇头。

郑和又道:“等你将来入朝为官,所闻所见之事只会比之更为震撼,久而久之便会明白当官不易,能够时刻保持明察秋毫更是难上加难。”

“晚生时刻谨记大人教诲。”应弘文施礼。

“案情已经查明,待我禀明圣上定夺。时间不早,你二人即刻回去吧。”郑和说着就要走。

“大人。”应弘文焦急地喊住郑和,神色因为担忧而显得略微焦急,低声道,“大人,晚生有个不情之请,家父……”

“你可是问他们什么时候会被无罪释放?”郑和道。

“正是,案情如今已经告破,能否立刻放人?”应弘文忙不迭地点点头,因过于着急而少有的人前失态。

何映雪见他如此焦急,不由得也跟着把心提到嗓子眼,急忙帮着相问:“大人,应伯父身体不好,最怕受寒着凉。弘文自小就孝顺,担心应伯父身体才会一时失态,望大人见谅。”

“他能有如此孝心,可见我并没有看错人。”郑和笑道,竟是毫不在意,反而看着应弘文的目光中更多了几分赞许,“如无疑问,明日便可放人。哦,差点忘了一件事,我去应天府的时候遇到了何郎中,他也是为了应天船场的事去找的应天府府尹。据我说知,此事唯一没有被牵扯到的人是应石强,于是他便被提前放了出来。现在,应该已经回到船场。”

“多谢大人,晚生刚刚失礼了。”应弘文再次道谢,同时致歉。

郑和便抬手,轻轻拍了拍应弘文的肩膀:“无需多礼,快回去吧,免得你家中母亲再为你多添一份担忧。”

“是,晚生这便归家。”应弘文笑着辞别郑和,与何映雪离去。

二人坐上马车,何映雪便照着应弘文的胳膊狠狠掐了下去:“你是如何答应我的?如此凶险之事,如若不是郑大人到来及时,你准备如何收场?李大嫂但凡有一点包庇之心,你能全须全尾地归来?”

海上升明月

永乐元年五月,郑和下南京督造船只并打击海上走私。此时朝廷严令禁海,然而却屡禁不止,其中月巷走私最为严重。月巷为了利益勾结官府部分官员暗地破坏阻止宝船的建成,应弘文阴差阳错地破坏这些人的阴谋,发现真相后联合郑和彻底摧毁了月巷庞大的走私网。最终,应弘文联手龙江造船厂成功打造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船只——郑和宝船,为郑和下西洋的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之后郑和下西洋成功地让海上丝绸之路的航线扩展至全球,到达亚洲、非洲39个国家和地区,开创了远洋航海的新时代。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