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唯一的月光 > 正文

唯一的月光无弹窗_唯一的月光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10/18 7:49:17热度:

《唯一的月光》是一本乡村风格的小说,全文讲述:乔落此刻真的很想冲上前,撕破柏樊瑞的伪装,让大家知道他的真面目。...

唯一的月光

傍晚,乔落下了班回到柏家后,心情有些忐忑,柏樊瑞现如今已经和她求婚了,而她却拒绝了,这样一来,以后住在这里,碰面难免会觉得尴尬。

但即使心中万般不愿,乔落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刚走到大厅,就看到柏樊瑞的父母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落落回来了啊。”柏樊瑞的父亲柏振祥看到乔落,国字脸上露出一丝喜悦的笑容,他热情的招了招手,指了指自己身旁的沙发:“来,过来坐,我们好好聊聊天。”

乔落看到柏振祥如此热情,一时心中有些百感交集,前世的那些对不起自己的事情,都是柏樊瑞一个人做的,和他的父母没有关系。

更何况,柏樊瑞的父母对她很好,甚至还收留了无家可归的她,想到这里,乔落脸上露出一丝乖巧的笑容,走到他们身旁坐了下来。

柏樊瑞的母亲叶静霞一直在家做家庭主妇,性格十分温柔,待乔落更是像亲生女儿一样好,她看到乔落,连忙亲切的握住乔落的手,笑眯眯的说道:“落落啊,我听说我们樊瑞已经向你求婚了,怎么样,你答应了吗?”

看着叶静霞双眼放光,满脸期待的看着自己,乔落心中别提多尴尬了,她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变得僵硬起来,半晌,她叹了口气,有些歉意的摇了摇头:“伯母,我没有答应。”

叶静霞没有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一时有些愕然,她本来以为,乔落和柏樊瑞两个人的感情这么好,乔落肯定不会拒绝的。

“为什么呢?”叶静霞虽然惊讶,却并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相反,她的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容,亲昵的拍了拍乔落的手背,一脸严肃的说道:“你告诉伯母,是不是樊瑞欺负你了,伯母给你做主,打死那个小兔崽子。”

闻言,乔落心头一酸,显些落下泪来,她有种想要扑到叶静霞的怀中,把自己前世受的委屈通通说出来的冲动。

但乔落更清楚的知道,她不能够这么做,而且,就算她说出来,恐怕也没有人会相信的,毕竟重生这种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了。

“伯母,不是,樊瑞没有欺负我。”乔落喉头一紧,她轻轻的摇了摇头,涩声道。

听到乔落这样说,叶静霞眸光微闪,她转头和一旁的柏振祥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恰巧这个时候,柏樊瑞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他们三个人坐在沙发上,柏樊瑞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转瞬即逝,他很快就勾了勾唇角,笑着说道:“爸,妈,落落,你们三个在聊什么呢?”

“樊瑞啊,你来的正好,我问你,落落为什么不愿意嫁给你,是不是你欺负她了?”叶静霞瞪了柏樊瑞一眼,板起了面孔说道。

柏樊瑞闻言,眸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心中对乔落的厌恶也多了几分,如果不是为了那笔遗产,他又何需要这样费尽心思的来讨好乔落。

而乔落却还这样不识好歹,不愿意答应嫁给自己,想到这里,他就觉得恼恨。

虽然心中这样想,但柏樊瑞脸上却依然含着笑意,他摊了摊手,有些无奈的说道:“妈,我哪敢欺负落落啊。”

说到这里,柏樊瑞停顿了一瞬,他转过头,凝视着乔落,眼神格外的真诚,一字一句,郑重无比的说道:“只要落落愿意嫁给我,我一定会一辈子真心相待,绝对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

听到柏樊瑞这话,乔落不由在心中冷笑,甜言蜜语说的好听,可事实上,不顾自己的哀求,活生生把自己烧死的那个畜生也正是他。

乔落此刻真的很想冲上前,撕破柏樊瑞的伪装,让大家知道他的真面目。

“落落,你看,樊瑞都已经这么说了,你还在担心什么呢?”叶静霞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看着乔落高兴的说道,毕竟她一直都很想让乔落做自己的儿媳妇,如今自然巴不得他们两个人在一起。

乔落眉头微蹙,如今这种场合下,她只能够逃避,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她有些歉意的说道:“抱歉啊,伯父,伯母,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

说完,乔落便转身匆匆忙忙跑上楼,她步伐急促,甚至不敢回头看柏樊瑞父母的表情。

“落落这是怎么了?”叶静霞有些惊愕的望着乔落落荒而逃的背影,心中十分困惑。

“爸妈,我去看看她。”柏樊瑞双眸微眯,薄唇紧抿,他扔下这句话,便紧跟着乔落上楼去了。

乔落正准备躲进自己的房间,背后一双手臂突然拽住她的胳膊,与此同时,柏樊瑞的声音响起:“落落,你到底怎么了?”

乔落不得不转过头看向他,看向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

曾几何时,他是自己最信任,最依靠的人,可是现在,对于她来说,柏樊瑞就是地狱之中的魔鬼,那一天晚上惨死的场景,她永世都不会忘。

“我没事啊,就是有些累了,想回房间休息。”乔落眼神躲闪着,声音轻柔。

“我问你,你到底为何不愿意嫁给我,难道,你变心了吗?”柏樊瑞不给乔落逃避的机会,他漆黑深邃的眸子,直盯着乔落的脸,目光犀利,似乎要将她看穿。

变心?

乔落在心中嘲讽的笑了笑,她抿了抿樱唇,抬起头看向柏樊瑞,摇头道:“没有,只是结婚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现在我想要好好忙工作。”

柏樊瑞盯了乔落半晌,本来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些什么,但乔落的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始终都是淡淡的,就像对一切都无所谓一样。

看到她这个样子,柏樊瑞的心中突然有些不安,他总觉得,乔落和以前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了,她现在根本不愿意和自己结婚。

意识到了这一点后,柏樊瑞胸腔涌起怒火,他眸光微凝,本来想要发作,但为了拿到那笔遗产,他只好隐忍不发。

唯一的月光

前生她葬身火海,却意外重生到一切都没有发生的时候。复仇、翻盘、逆袭,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但他却像一个变数一样出现了……她以为自己依旧是替身,只有他知道,她是他心里唯一的月光。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