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爱妃你敢玩跳槽 > 正文

《爱妃你敢玩跳槽》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3:34:49热度:

《爱妃你敢玩跳槽》是一本剧情极佳的古言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龙玥也没有想到,与莫天凌一到前来的还有那个刚刚被自己破坏了名节的漓王,扫过他那幽怨的眼神,龙玥真想豪迈地吼上一句:别那么...

爱妃你敢玩跳槽

“你当真不愿做本王的妃?”他似笑非笑,眼眸中,一丝诧异稍纵即逝。

“不愿,我更喜欢做只米虫。”龙玥摇了摇头,笑得一脸诚恳。

从她穿越过来的那一天起,她的志向就是做只无忧无虑的小米虫!

“好吧,既然如此,那你救本王,到底有何所求?”男子的目光沉了下去,不似刚刚那般温柔,隐隐藏着抹不被察觉的凌冽。

“真奇怪,难道一定要有所求,才有所救吗?”她仰起头,望着他,十五岁的少女,笑得一脸灿烂,那如星的眸子,干净而澄澈。

一定要有所求,才有所救吗?

她是第一个与他说这话的人,生于帝王之家,无所回报的帮助是一种极为奢侈的东西,他从没想过谁会如此待他,所以,他因这一句而动容了。

这一刻,看不到蓝天,看不到碧水,触摸眼底的,只有那张清丽中带着三分妖娆的小脸,他看到的全部,便是她的色彩,属于她一个人的美丽。

这一刻,就连江山也为其失色!

最难忘那惊鸿一瞥,他回过神来,震惊之余,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嘴角蔓延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

“好,那就是说,无论如何你也不会跟我走了,对吗?”

“恩,除非……除非,你将我绑走……”龙玥环视一周,十分警惕地说出后几个字,这个时候,他要将她绑走,她还真就没什么逃脱的可能了。

“哈哈哈……你放心,本王是不会强你所难的,把这个收好,三年之内,我睿王的正妃之位都会为你而留,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来北国,凭此信物来王府找我。”他仍笑得那般爽朗,脱下手上的那枚银质指环,放到了龙玥的手中,他这一句说的极为认真,这是他许给她的承诺,也是最好的回报。

“好,这个我收下了,我不会去做你的王妃,不过,三年之内,保不准我会有什么事情需要你的帮助,到时候,还希望王爷可以出手相救。”龙玥十分坦诚地收下信物,如此,到刚好和了她的心意,她要不是牵绊,不是束缚,只不过的是今后能多条道路而已。

“自当如此,玥儿,保重,我们定会再见面的,北国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如果说,一个女子的美丽可以征服男人的双眼,敲动他的心门,那么一个美丽又智慧的女人则可以彻底征服男人的全部。

在拓跋睿的心中,龙玥就是这样的女子,她不仅美丽智慧,还有着一颗坦诚而独特的心。

望着马车离去,她挥手告别,眸中不带有一丝留恋,这一切与她不过是一场稍稍刺激了些的经历,而她却不知这一切与他,却如播下了颗种子,正在生根发芽。

拓跋睿已经走了有半柱香的时间,龙玥并未着急离去,而是站在湖边,望着层层碧波,好似在等待什么。

身后,马蹄声由远及近,原本清新的空气中,夹杂着泥土的味道,变得浑浊。

湖畔边,十五岁的少女本应是亭亭玉立,却因那一身胜雪的男装,而多了三分逼人的俊逸洒脱,胳膊上几处剑伤,晕染出大片的红,丝丝的疼意,让她那如远黛的眉微微拢起。

他,终于来了!

飞驰的骏马被强行拉住缰绳,在原地打晃了几个来回后,停了下来,莫天凌今天穿的是一身玄黑色的丝质长袍,腰间束着一条银黑色的宽腰带,上面以金丝刺绣,镶嵌着古玉,修剪出他精壮而完美的腰身。

一行人下马后,直接朝着湖边的少女走去。

“王爷,她……”

跟在身后的统领大人,一看见龙玥,立刻激动起来,刚要上前去指证什么,却被莫天凌抬手,制止下来。

“玥儿,如此好的雅致,居然一个人跑到城外游玩?”暗黑色的眸子里闪动着如幽火般的冷意,危险的华光波涛涌动,偏偏那颜色偏单的薄唇,勾起一道蛊惑而耀眼的弧度,令人心神一震。

看着眼前这个水一般灵动,又好似玉一般坚毅的少女,他突然有些恍惚,她还是她吗?

真的没有想到,这个丞相府的千金竟然能有如此的智慧与胆识,连他都不得不为之动容。

龙玥也没有想到,与莫天凌一到前来的还有那个刚刚被自己破坏了名节的漓王,扫过他那幽怨的眼神,龙玥真想豪迈地吼上一句:别那么看我,本小姐会对你负责!

悲催的娃!

“王爷,玥儿有罪,还请王爷责罚。”无视掉一旁的“小怨妇”,她直视着他的眼睛,语调平缓,不卑不亢,下意识地保持着距离,尽管这个男人深不可测,她无法看透,但总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在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恐怕,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玥儿何罪之有?”凌王不动声色,笑意凌然,抬起手,向她伸去,龙玥心头一颤,立刻警戒起来,差点向后退去,所有的心思却在他拂去自己脸颊上尘土那一刻,又变得茫然起来。

“王爷,是玥儿放走了细作。”龙玥定了定心神,再次扬起头对上他漆黑的眼瞳,黑白的漩涡中咋一看好似涌动了万里江山,细看之下却又好似空无一物。

爱妃你敢玩跳槽

“哥哥,你嫌我脏?”鲜血洗涤了宫殿,她赤裸着身体,主动攀附上他的唇瓣。“玥儿,此生此世,此身此心,已是我的,你若敢逃,我定血洗江山,作为你的嫁纱。”七夜的旖旎,他在她的肩头亲手刺下了一个“囚”字,他以为她已成傀儡,却不想……“你对我做了什么?”他躺在床上,无力地看着她将衣服一件件穿上。“你杀了我们的孩子,从此,你不配再有子嗣。”嘴角的笑如同午夜漫放的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