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凤起琅华 > 正文

《凤起琅华》完结版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4/8 7:34:36热度:

《凤起琅华》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类的小说,主要讲述: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俊美无边的男子,他一袭素袍,面如冠玉,双眸漆黑如墨,却是星光璀璨,耀眼夺目,他嘴角微微上扬,此刻正含笑...

凤起琅华

“不可。”老太太都还未发话,赵氏便率先开口了,她一向也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摸样,如此言语过激的样子倒是少见,不免有些失态了。

“嫂嫂这么凶,这是做什么?”徐氏挑眉看了她一眼,笑着打趣道。

谢琅华余光看了赵氏一眼,心中冷冷一笑,赵氏这便害怕了吗?表现的如此明显,连徐氏都看了出来。

莫看赵氏与徐氏平日里一副相亲相爱的摸样,也只是面和心不和罢了,徐氏乃是谢文安正妻,赵氏在这定远侯府再怎么风光,也不过是一个妾室,徐氏心高气傲又怎会甘愿与她为伍,母亲身子不好不能打理中馈,于情于理也该徐氏主持中馈,她定然也是意难平。

赵氏也察觉到自己失态了,她温和一笑,看着老太太缓缓道来:“母亲,我们府里谁有个三灾病难一向都是沈大夫调理的,倒也没听谁说沈大夫有什么不妥,沈大夫到底为我们诊治了好几年,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这断然换一个大夫,岂非是说沈大夫医术不精,这岂不是断了沈大夫的为医之路,也让外人觉得我们定远侯府刻薄冷情。”

“老祖宗,姐姐说的极是,记得那一年妾病的下不了榻,可不就是沈大夫给看好的,还有那一年老祖宗头风犯了,头痛不止,不也是沈大夫药到病除,可见沈大夫医术精湛,琅华的伤许是时日尚短,还未见效也未可知。”赵氏声音一落,许氏便帮腔说道。

谢琅华没有开口,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老太太。

谢瑶华拿着锦帕,轻轻的替老太太擦了擦嘴,笑道:“祖母,孙女觉得也是这个理。”

老太太抬眸看向谢琅华,缓缓说道:“琅华,你先起来吧!此事不必再提了。”

“是。”谢琅华语调平和,未见有半点失望,轻声说道:“是孙女思虑不周了。”

她缓缓起身,几步走到老太太身旁,伸手轻轻的替她按着太阳穴,一一看着屋里所有人,见赵氏一脸得意,来谢瑶华看着她的眼中也尽是得意,盈盈笑道:“祖母,母亲身子一直不好,明日又恰好是十五,孙女想去甘泉寺上香,一来抱有祖母平安康健,二来乞求母亲早已康复,还望祖母允准。”

老太太调整了一些坐姿,睁开眼看了谢琅华一眼,还没有说话。

赵氏便笑着说道:“家中不是有佛堂吗?哪里的菩萨都是一样的,在家中祈福不也一样,何必舍近求远呢!”

她挑眉看了许氏一眼,许氏看着谢琅华说道:“正好妾明日也要去家中的佛堂上香,不若琅华随我一起去吧!”

谢瑶华看着许氏说道:“明日我也一同去,只求菩萨保佑祖母健康长寿。”

她们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就是不让谢琅华如意。

可谢琅华既提出来,那便是一定要去的。

她在这府中无人可用,可以说是寸步难行,连出一趟府都这般难,若再不谋一条路来,只怕所有的一切都会走上和上一世一样的结局。

她眼巴巴的看着老太太,喃喃说道:“孙女也只是想出去散散心,祖母竟不许吗?”

谢琅华给老太太按的极为舒适,老太太想来她要去一趟甘泉寺也不是什么大事,便张口说道:“既如此,你明天便去吧!”

“琅华要去那里呀!”就在那时谢文安一袭藏青色的衣袍,笑着大步走了进来。

“见过叔父。”屋里的几个小辈,赶忙施礼。

谢琅华也盈盈一福,看着谢文安笑着说道:“叔父,祖母已经准许我明日去甘泉寺上香。”

“母亲安好。”谢文安看了谢琅华一眼,几步走到老太太跟前,老太太一见他来了,脸上的笑纹清晰可见,心中十分欢喜。

长子常年戍守边关,性子也冷,倒不如幼子日日陪在她身边,又惯会哄她高兴的来的贴心,以至于她把祖上经营了数十年的一支暗卫都给了他,叫他防身。

“好,好,好,母亲一切都好。”老太太慈眉善目的看着谢文安。

谢文安扭头朝谢琅华看去,收敛笑意,沉声说道:“听说燕京郊外近来多匪盗,家中也有佛堂,琅华执意要去吗?万一遇见匪盗可如何是好?”

见他都开口了,徐氏面上故作一惊,一脸关切的看着谢琅华说道:“琅华,既然最近多匪盗,还是别去了吧!”

谢琅华勾唇一笑,脸上含着固执,又带着一股无所畏惧,一如往日张扬的摸样,掷地有声的说道:“父亲乃是保家卫国的将军,日日过的都是刀剑舔血的日子,我是父亲的女儿,这是畏惧一群小小的匪盗,传出去莫不惹人笑话。”

老太太不想在这个话题多做纠缠,索性开口说道:“罢了,她愿意去就让她去吧!”

谢琅华脸上一喜,抬头看着谢瑶华,还有谢芳华,谢琼华几人说道:“妹妹们可要与我同去?”

赵氏抬头看了谢瑶华一眼。

谢瑶华轻声笑道:“我受惊未愈车马劳顿的便不去了。”

“我们也不去了,在家中的佛堂祈福也一样的。”谢芳华和谢琼华也开口婉拒了谢琅华的美意。

谢琅华眉眼一弯,辞别了老太太,往萧氏房中走去。

她从新将头上的棉布缠好,陪着萧氏说了好一会的话,又告知她明日要去甘泉寺祈福,萧氏到没有说什么,只让她一路小心。

母女两人在一起说了好一会的话,期间秋燕不停的在她们面前晃荡,还侧着耳朵听着谢琅华与萧氏都说了些什么。

谢琅华将一切尽收眼底,却故意装作不知。

一个摆在明面上的敌人,远比一个隐藏在暗处的敌人,料理起来容易的多。

谢琅华陪着萧氏吃了午饭,才回自己房中。

明日是七月十五。

旁人或许不知,而她却是清楚的知道,每月十五有一人必会去甘泉寺。

至于游玩还是礼佛她就不得而知了。

“春桃,把我的琴准备好,明日去甘泉寺一并带着。”谢琅华倚在窗边,抬头望着天上的浮云,嘴角闪过一丝浅笑。

“大小姐,你确定要带着琴吗?”春桃不由得扭过头来,目不转睛的看着谢琅华。

大小姐虽也通晓音律,可也只是皮毛而已,能勉强摊上一首曲子就是了。

“嗯。”谢琅华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从前她是不善琴,诗书也不精,至于女红就更不拿手了,在赵氏的多年刻意教养下,她除了养了一副张扬跋扈的性子,便一无所长。

可萧陌喜音律,嫁给萧陌之后,为了刻意讨好萧陌,她日日苦练琴技,不敢有一日懈怠,终于练了一手的好琴。

可又有什么用,情人眼里出西施,萧陌对她只剩下无尽的厌恶,她的一言一行,处处都是错。

是夜,谢琅华又梦见了她死去的阿宇,冰冷的身子,惨白的脸,还有胸前那个血流不止的伤口。

她喘着粗气,睁开了眼,躺在榻上,眼睁睁的看着从天黑到天亮。

这一日,她选了一身素白的衣裙,头上还缠着棉布,只用了一个玉制的发簪固定头发。

她起来第一件事,便是去给老太太问安,给老太太问安之后,谢琅华又去给萧氏问安辞行。

直到坐上马车,谢琅华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还好没有出什么别的变故。

随行的有春桃,还有马夫,许是听闻近来不太安稳,老太太还让她带了两个府中的仆从。

甘泉寺就在燕京郊外的太华山上,并不太远,一个时辰也就到了。

谢琅华先去了大殿上香,求佛祖保佑母亲弟弟康健,也求佛祖让阿宇下辈子托生到一户好人家,父慈子孝,和和美美。

上过香之后,谢琅华让春桃和仆从随意转转,一个人抱着琴往后院走去。

甘泉寺依山而建,风景极好,一眼望去郁郁葱葱,浮云环绕,仿佛入了仙家圣地一般。

后院不似前院香客不断,空旷寂寥,种满了紫薇花,七月紫薇花开的正好,一眼望去粉粉嫩嫩极美。

谢琅华择了一颗开的正盛的紫薇花,席地而坐,一来可以挡去天上的骄阳,二来微风拂动,紫薇花瓣落英如雨,如此意境正适合弹琴。

她将琴随意搁在膝上,素手一勾:“铮铮铮……”

琴声流淌而出,仿佛高山之上的流水,似可荡涤人心,扫去夏日的燥热。

谢琅华弹得认真专注,嘴角含笑,侧脸如玉,微微眯着眼睛,一副恣意悠然的摸样,长发飘飘,白衣胜雪。

忽的,谢琅华听见有细微的脚步声响起,且由远及近。

她并未睁开眼,仿佛未曾察觉一般,依旧专注的抚着琴。

“高山流水遇知音,便不知这是哪家的女郎了?”忽的,一道声音骤然响起。

谢琅华一惊,瞬间睁开了眼。

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俊美无边的男子,他一袭素袍,面如冠玉,双眸漆黑如墨,却是星光璀璨,耀眼夺目,他嘴角微微上扬,此刻正含笑看着她,极尽俊美,却又极尽风流,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看透世事的洒脱。

正是她处心积虑要钓的那人。

凤起琅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凤起琅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起琅华

谢琅华明明是侯府的嫡女,却活得连个婢女都不如。娘亲被人陷害惨死,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死后连祠堂都入不得。血脉相连的亲弟弟被人故意养歪,染上花柳病而死,成了整个京都的笑柄。而她与萧陌一出生便定下婚约,一心痴慕与他,却被他三次退婚,终以妾的身份嫁与他。幼子被他们剜心入药,她最后烈火焚身而死。再次睁开眼,谢琅华重回十五岁。这一世,她步步为营,百般算计,誓要护住上一世惨死的亲人。更要让那些负了她的人,生不如死!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