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邪王宠妃 > 正文

邪王宠妃大结局在线试读第16章衣服不见了

发布时间:2020/9/25 20:27:17热度:

《邪王宠妃》是一本文笔极佳的古言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但是真让她放弃那丰厚的嫁妆,她这心,疼的直抽抽啊。...

邪王宠妃

“mmp,真当老娘好欺负不成!”

她深吸口气,豁然起身将衣袖里藏着的数十种毒药全部洒在早膳上。

然后笑眯眯的对星星说道:“去,把这些东西送给王爷,看着王爷吃完,不然你就把它吃完。”

星星肩膀一缩,她可看到那五颜六色的毒粉洒下去,让她吃,不是让她死吗。

但若古承煜吃了,他一死,她怎么飞黄腾达?

“王妃,王妃不可啊,您这是谋杀王爷,其罪当诛啊。”

思来想去,星星噗通跪在上官夭夭脚边,声嘶力竭的哭劝。

“妈的闭嘴!”

上官夭夭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直接给她洒了安睡香,等她睡死过去后,喊来暗一:“把这些送给王爷吃,告诉王爷,吃不完,本妃就离家出逃。”

她还就不信了,古承煜想利用她,会舍得她逃走?

暗一暗叹自己的悲催,但也只能乖乖从命。

没多久,他便哭丧着脸回来了,手里的东西,原封不动的端回来。

“恩?”

上官夭夭眯起眼睛,这个古承煜,是当她不敢讨是吗?

“王妃,王爷说,您尽快走,嫁妆就当您给他的损失赔偿了。”

暗一放下东西,颤颤巍巍的说完,眼睛偷瞄着门的方向,稍有不慎,好溜之大吉。

“……”

上官夭夭紧抿着唇瓣,心里都要气炸了。这个混蛋,就知道扣着她的嫁妆!

但是真让她放弃那丰厚的嫁妆,她这心,疼的直抽抽啊。

早知道就应该不计后果,直接让林儿把嫁妆带走,她只带空箱子进府。

“给本妃去街上买些吃食来,用你的银子!”

沉默了许久,她面无表情的说道:“用你的银子!”

“是,王妃。”

暗一嘴角一抽,领命离开了。

见过爱财的,没见过如此爱财的,连个下人的银两都要坑。

终于吃到东西,上官夭夭摸着圆润的肚子,心满意足的钻进药房。

本来一晚上的准备,已经差不多了,但刚才的早膳,让她觉得还不够!

连续在药房里窝了好几天,出关的当天,她在府中洒了许多安息香。这个安息香,不是毒药,只是能够缓解疲劳,促进睡眠的。

对她自己都有用,更不用说古承煜了。

当天,天擦黑,整个王府里基本上都陷入沉睡中。

上官夭夭喝了不少提神的茶,撑到半夜,自己带着个小铲子,来到古承煜居住的院落。

在房间门前的土地上,挖了许多坑,将她新研制出来的小瓦罐埋进去。

次日清晨,她早早从床上爬起来,来到古承煜的院子门口,扯着嗓子嚷:“王爷!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

古承煜在吵闹中睁开眼睛,他从床上坐起来,对着空气说了句:“昨晚王妃做了什么。”

隐一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里,恭敬的行礼道:“回主上,王妃在您院子里埋了许多东西,属下不敢靠近,不知是何物。”

“下去吧。”

古承煜淡淡的说道。

守在外间的暗五立刻上前,替他穿戴好,打开房门。

“王爷,臣妾这些天来是过分了些,但也都是呆在王府太过憋闷所致。所以啊,今个儿天气好,咱们出去玩吧。”

上官夭夭笑的乖巧,把早已准备好的说词拿了出来。

古承煜抬头,看了眼乌云密布的天,挑眉:“天……好?”

“咳咳……”

上官夭夭尴尬:“这个人心情好,什么样的天,都是好天。”

“爱妃所言,极有道理啊。”

古承煜瞟了眼那些颜色不一样的地方,饶有深意的笑道。

“暗五。”

他沉声喊了句。

暗五了然的应了下,小心的握着剑来到最近的瓦罐前。

他回头看向古承煜,见他点头后,深吸口气,用剑戳向那里。

上官夭夭并不意外,也没有阻止。

当剑鞘碰到土地,泥土飞起,炸开了一团火花。火花中,伴随着刺鼻的诡异味道,当火光消失的时候。

上官夭夭愣住,暗自嘀咕道,没想到暗五的身材这么好。

古承煜的脸彻底黑了,他身影飞快的回房拿了块披肩,将不着片缕,全身赤果的暗五抱住。

“上官夭夭。”

他咬牙切齿:“你很喜欢看男人的身体?”

“略略略。”

被挡住视线,上官夭夭才回过神,她不满的嘟起嘴巴,朝古承煜吐出舌头挑衅。

有一院子融化衣服的小地雷,她才不信古承煜敢冒然过来。

然而,所谓失算,便是如此。

古承煜脚尖轻点,整个人腾空而起,一跃跳上房顶。他在院墙上借力,几个呼吸间便落在上官夭夭面前。

他扬手锁住上官夭夭的腰身,冷着脸说道:“本王的确是太放纵你了。”

危险逼近,上官夭夭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是呢。你会知道,不放我走,是你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决定。”

“胆敢三番五次挑衅本王,也将会是你最大的失误。”

古承煜冷笑,扣着她腰部的手微微收紧。

“王爷。”

上官夭夭吃痛,皱眉看了眼腰间的胳膊:“你不知道,重头戏往往都在最后吗?”

古承煜挑眉,还没说话,就见一片亮晶晶的粉末飞向他。

那粉末粘在衣服上,丝质的衣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薄……变透。

“上官夭夭你!很!好!”

他半眯起眼睛,双手用力,将上官夭夭夹在腋下。几个跳跃,避开那些爆炸弹回到房间。

房门咣的关上,上官夭夭就被扔到了一张带着檀香的床铺上。

“你要干嘛。”

她心里一惊,忙护着胸部往床里面缩了缩。这死男人该不会恼羞成怒,兽性大发,那啥了她吧。

古承煜低头看了眼已经透明的衣服,直接将薄入纸片的衣服扯下来丢在一边,一步一步的逼近上官夭夭。

坏了坏了,真把人惹毛了。

触及到那冒火的眼睛,上官夭夭后怕的缩缩脖子,从床里面一蹦下床,想绕过古承煜出去。

却被古承煜拦腰抱住,重新丢回到床上。

她还未起身,古承煜已经欺身而上,捉住她双手单手扣在头顶。

四目相对,他阴柔一笑:“女人,准备好接受本王的惩罚了吗?”

邪王宠妃

上官夭夭:“王爷,我要嫁给你!”古承煜:“扔出去!”……古承煜看着那对当着他面,肆无忌惮行鱼水之欢的蛇,黑脸道:“让王妃亲自照料本王的膳食!”“轰……”王府厨房,绽放成一大多火花……“爱妃,好!本!事!”古承煜咬牙切齿:“重建厨房的银两,便从王妃嫁妆中出。”“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