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悍妃归来,童养夫你站住 > 正文

悍妃归来,童养夫你站住第20章郡主有人抢你男人

发布时间:2020/9/17 13:33:22热度:

《悍妃归来,童养夫你站住》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精彩阅读:君兮听话地扬起了脖子,下一秒却被君琛给按了下去,他嗓音有些冷:“流完就没事了。”...

悍妃归来,童养夫你站住

晚间的时候,国公府突然迎来一位不速之客。

晚饭吃的有点撑的君兮正带着自己两个婢女在花园里溜食,路过一片黄梅林到时候,突然听见梅林另一边传来了熟悉的嗓音。

“琛堂兄,你看蝶儿这副画作的怎么样?”

“还好。”

已经从岔道口走过的君兮在听见那无比清冷的“还好”二字时,又倒回去了。

这里是一个三岔路口,那边刚好拐了个弯儿,君兮只能看见黄梅里飘飞的两片衣角。

君兮盯了一眼,转头问自己两个婢女:“我怎么好像听见哥哥的声音了?”

她话音刚落,那边就又响起了君蝶娇俏无比的嗓音:“琛堂兄,这画上的蝶儿好看吗?”

君兮一口老血闷在喉头,不是吧?

君琛也来了国公府?还有……君蝶是在干嘛?给君琛看自己的画像?她怎么比柳嫣然还不要脸啊?

君兮努力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没有找到前世关于君蝶的任何信息。不过就她那个作死劲儿,肯定是被君锦华给收拾掉的。

君兮将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示意汤圆八宝跟她一起猫腰过去瞅瞅。

这一回头不打紧,汤圆咬牙切齿,八宝杀气腾腾。

君兮都被二人的表情弄得懵了一瞬。

汤圆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嘴里蹦:“郡主,有人抢你男人,我们去宰了她!”

君兮脑门一排黑线滑下,做了个口型:“淡定淡定。”

三人猫着步子走到拐角处,小心翼翼地从一颗花朵繁盛的梅花树下探出三个脑袋。

粉衣娥黛的,正是君蝶。那一身玄甲未退的,不是君琛又是谁?

君兮听见君琛用那一贯清冷的嗓音说:“画上,不是一个摔烂了的西瓜么?”

君兮的角度,恰好能看清君蝶作的那副画,画上是一株盛开的寒梅,她颇为别出心裁地将树干用了青黑色,梅花上画了两只翩翩起舞的蝴蝶。

实在是……怎么看怎么违和。

太冬天有蝴蝶?这女人脑子有坑啊。

不过君琛那句摔烂的西瓜,这个比喻用在她这副画上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君兮强忍着才没有笑出声,可是她太用力地摇晃树干了,梅花树上的积雪窸窸窣窣落了树下的人满身。

君琛反应极快,察觉有异就退出了丈余,君蝶举着她的画几乎被砸成了个雪人。

“谁敢捉弄本小姐?”君蝶气得一声大吼,落在她头上的积雪又窸窸窣窣落下几团,发钗掉了,头发也散了,狼狈到不能再狼狈,最好笑的是她青了白,白了红的脸色。

君兮实在是忍不住了,“噗”地一声大笑出声。

君蝶看见她,眼底划过一抹心虚,脸色却是难看至极:“是你!”

她后怕似的后退一步:“你……你想怎么样?这……在可是在国公府,我是国公府嫡小姐,可不是嫣然那样可以任意被你欺负的……”

嫣然,叫得挺亲切啊!

君兮本来没打算理她,不过听到她提起柳嫣然,又眯了眯眸子,懒懒散散地道:“哦,那你们继续,本郡主什么都没看到。”

她将手背在身后,悠闲地迈着步子往回走:“汤圆,八宝,回房!”

没人应她,君兮心底怒气蹭地一下窜起来了,这两个婢女还要不要把她当主子了?

猛然转身,却撞在了坚硬无比的铠甲上,艾玛,她的鼻子!

君兮捂住鼻子后退两步,突然发现手心湿润,她拿下手一看,一手的血,她懵了一瞬:“出……出血了?”

汤圆立马蹭了过来:“郡主,仰头,仰起头,血就不会往外流了!”

君兮听话地扬起了脖子,下一秒却被君琛给按了下去,他嗓音有些冷:“流完就没事了。”

“你就是想我流血而亡!”君兮被他按住了脖子,挥舞着爪子做无谓的挣扎。这鼻血流的可真凶,比她那次在别苑流的还凶,简直就像是要没完没了地流下去。

君琛按了她背后几个穴位,冷冰冰地道:“谁让你自己撞上来的!”

君蝶看着这边一片兵荒马乱,趁没人注意她,拿着自己的画作,灰溜溜地就想跑。

八宝看了她一眼,瞥见梅花林入口处又走来一群人,润了润了嗓子,突然石破天惊地一声大吼:“有人跟我家郡主抢男人啦!还把我家郡主打伤啦!”

悍妃归来,童养夫你站住

【堂堂一朝郡主,竟然沦落到去追夫!追的还是自己的童养夫!】重生后,君兮深深的觉悟,当个倒霉皇后,还不如抱紧佞臣童养夫的大腿!可是由于她在年少时作死,生生把童养夫这只忠犬给虐待得黑化成了一只狼崽子。这抱大腿之路注定了一波三折……啥,童养夫他断…袖?没事,她只想抱大腿!哈,童养夫他…不举?没事,她只想抱大腿!可是,这大腿抱上去千难万难,想要松开也是千难万难啊……童养夫:抱好,松了。君兮:……知道了。苦巴巴地默默抱好。君兮:那啥,童养夫不是个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