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常科普网

中国现代那些作家、文人、名士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值得一谈的?

楠胖子

2021/6/11 18:51:28

不要百度来的、不要没根据的、不要大家都知道的。
最佳答案:

风云跌宕的民国,文人名士学者辈出,他们的传闻逸事更是不胜枚举。题主提供的图片里有女作家,那就说一下女作家丁玲的趣事吧。

1927年,丁玲在与胡也频同居的同时,还炽热地爱上了自己的日文老师冯雪峰。为了和这两个男人都不分开,丁玲在思索再三后做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决定,她提出了三个人一起生活的建议。

胡也频和冯雪峰竟然都同意了丁玲这个石破天惊的荒谬想法。于是他们三人在西湖边找了个房子,三个人生活在了一起。

三个人的感情自然是拥挤的,最先受不了的是胡也频。他和丁玲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丁玲便建议两人分开几天试试。胡也频一气之下便跑去了上海。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丁玲的蓝颜知己沈从文的回忆。

沈从文在1933年的《记丁玲》当中这样详细地描写道:"他们在杭州6天,某晚,这海军学生行色匆匆地跑到我的住处来了。"海军学生指的即是胡也频,他跑来上海首先找的便是沈从文。胡也频坐在沈从文的床边,凄惨地微笑着告诉沈从文,他和丁玲虽然同居了数年,还是在"某种客气下过日子"。原来丁玲只讲究精神恋爱,排斥肉体结合,他们三人的同居生活当中,并没有发生任何实质性的关系。

这个问题,晚年的丁玲也在回忆胡也频时这样说道:"我们两人很能互相理解和体贴,却没有发生夫妻关系,我们那时认为,彼此没有义务,完全可以自由。"她也曾和骆宾基说起:"也频这个人啊,真是纯洁的很,这样纯洁的人只有一个朱谦之,五四时代他没有和他老婆发生关系,我和也频也一样。觉得要是发生了关系,那就好像定了。"

但那样纯洁的胡也频,去了一趟上海,就被沈从文教坏了。

沈从文说,当时就他所知道的属于某种科学范围的知识提出了一些新鲜的意见。

受到了鼓舞的胡也频马上重返杭州,他态度坚定地挽回了丁玲的心,俩人很快重归于好。这次便轮到冯雪峰黯然离去。两年后,丁玲生下了与胡也频的儿子胡小频。孩子3个月大的时候,胡也频被捕入狱,一个月后与另四位左联作家一同遇害。

胡也频入狱后,丁玲送铺盖进去,满被满枕洒了巴黎香水,在狱中传为笑谈,又送去大蛋糕,堆满糖花,富丽堂皇,被囚徒们一抢而空。

胡也频牺牲后,丁玲欲与冯雪峰再续前缘,可冯雪峰离开丁玲后也没闲着,这时的他早有妻女,最后,这位上海小报记者笔下"肥得如一只山猪,孔武有力,纯然男性化的女子"丁女士嫁给了小自己十三岁的陈明。

当时上海的小报也很八卦,他们这样描写丁玲与胡也频的婚姻:"丁性格刚强,与胡也频一言不合,即起扭打,胡为军人,当然不肯示弱,常扭打至街心,必俟警士来干涉始已……丁玲是最不善于处理家庭的……"

瞿秋白在第一见到丁玲时,就对这位妻子的闺蜜做出了这样的评价:飞蛾扑火,非死不止。大概正是这样,丁玲才留下了这些至今为人津津乐道的爱情故事吧。


丁尚富

2021/6/18 11:10:03

其他回答(1个)

  • 遇见桂花园

    2021/6/24 16:36:13

    分享一个宋太祖后人为了讨好权臣,当众学狗叫的故事吧!


    赵师睪,字从善,是宋太祖的八世孙,其父赵伯骕绘画造诣极高,善山水、人物,尤长于花禽,有《五金阙图》、《番骑猎归图》等作品传世,赵伯骕“少从高宗于康邸,以文艺侍左右”。


    北宋初期,宗室虽有高官厚禄,但却不能参加科举、不能出任地方官和有实权的职位,宋神宗时期进行改革,对太祖、太宗部分五世孙和魏王赵廷美四世孙以及他们之后的子孙不再由朝廷赐名、授官,但允许他们参加科举并担任常规职位,当然,宗室参加的科举为朝廷特意为他们举办的,考试难度远远低于正常科举,而且录取比例也要高很多,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授官,是宗室才具有的一项特权。

    至此,这部分宗室及后人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担任知县、知州等地方官和部分握有实权的常规职务。南宋建立之后,赵伯骕历任荥州刺史、武功大夫、和州防御使等职。

    由于和宋高宗的亲密关系,赵师睪一家在南宋时期,没有被迁往泉州和福州这两大宗室聚集地,而是留在了首都临安,赵师睪出生于临安,并于公元1175年中进士,同为太祖后人的宋孝宗,对赵师睪寄予厚望,刻意提拔。


    赵师睪先后担任吉州、秀州知州、淮南转运判官、临安知府等职,韩侂胄当政之后,赵师睪对其极尽巴结奉迎之能事,除了前面提到的学狗叫那次之外,更是多次重金行贿:

    一次,韩侂胄过生日,百官争相献宝,赵师睪故意姗姗来迟,献上一个小木盒,称是果核用来解酒的,韩侂胄一打开,盒子内竟然是一个粟金蒲萄小架,上缀大珠百余,一次性送上一百多颗珍珠,赵师睪瞬间让其他官员黯然失色。

    韩侂胄有十四个小妾,有人献上四顶珠冠,韩侂胄赏给了其中四位,但剩下的十个也都想要,韩侂胄慌了手脚,一筹莫展,打听到此事的临安知府赵师睪斥巨资十万缗购买珍珠,制成十顶珠冠,及时送到韩府,收到礼物的韩侂胄和十个小妾皆大欢喜,赵师睪也因此被提拔为兼任工部侍郎。

    韩侂胄权在临安吴山建了一座规模宏大、极尽奢华的“南园”,完工之后,韩侂胄带领一群官吏和社会名流游园赏玩,走到一处竹篱茅舍,只见桑榆相间,宛如田家,韩侂胄感慨地说:“此真田舍间气象,但欠犬吠鸡鸣耳!”话音刚落,草丛中便响起了狗叫声,韩侂胄非常诧异,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临安知府兼工部侍郎赵师睪,正趴在草丛中学狗叫呢,韩侂胄哈哈大笑,很快就擢升赵师睪为工部尚书兼临安知府。


    赵师睪没有底线的阿谀权臣,人品确实不怎么高明,假如宋太祖泉下有知,会怎样评价这位不肖子孙?


    品格低下的赵师睪,并非一无是处,还是有一定的行政能力的,比如,担任吉州知州时,吉州财政严重亏空,赵师睪几乎踏遍吉州全境,找到新的铜脉,经朝廷批准后,进行开发,很快就“足冶欠额二十万” ,补上了全部亏空,赵师睪也因此被擢升为戶部郎官、淮东总领。


    赵师睪第一次出任临安知府时,城内有一个和尚,到处吹嘘自己法力无边,通过“法术”蛊惑百姓骗取钱财(应该还有其他诉求),赵师睪闻讯后,果断出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这个神棍逮捕归案,并刺配到蛮荒之地,获得了临安百姓的交口称赞。


    这次行动,还得到南宋著名思想家、文学家,被誉为“水心先生”的叶适赞誉:“长安门户百万,皆若赵尚书亲履其家,我曹情伪如山海,非赵尹岂能遍识?”大致意思是:临安城内百万户百姓,都好像赵尚书亲自到过家里一样,他们之间的感情像高山大海一样,除了他,别人又怎能全都认识呢?

    影视剧中宋太祖形象


    赵师睪属于主和派,最终与力主收复失地的韩侂胄最终分道扬镳,韩侂胄掌权期间,追封抗金名将岳飞为“鄂王”,追夺高宗朝奸相秦桧王爵,并改其谥号为“缪丑”,“开禧北伐”失败后,被主和派杀死,函首于金。


    韩侂胄一生致力于北伐中原、收复失地,是一位坚定的主战派,在民族大义上无亏,但在执政期间,独揽大权,任用亲信、小人,兴“庆元党禁”,贬黜流放异己,生活奢靡无度,在官品私德上一塌糊涂,以至于被列入奸臣的行列。


    韩侂胄死后,主和派掌握朝政,韩侂胄的党羽和主战派官员全被贬黜,而赵师睪由于与韩侂胄早已决裂,得以继续为官。


    赵师睪后来第四次出任临安知府,当时,南宋朝廷滥发纸币,临安遭遇了严重的通货膨胀,赵师睪打算采用严厉的手段打压物价,此举遭到临安通判赵时通的反对,赵时通是魏王赵廷美的后代,他认为强力压低物价,将会出现需大于供的情况,商人则会趁机走私,打击走私,将会使很多人陷入牢狱之灾。


    赵时通的反对,让赵师睪极为不满,他采用诬告、诽谤等不入流手段,逼走了赵时通,然后采用强力手段压低物价,几个月后,临安城“楮价寖昂,籴亦稍平”,暂时稳定了物价上涨,得到了宰相史弥远的欣赏。

    史弥远画像

    但是,好景不长,对一件事情的处置不当,让赵师睪的仕途最终以悲剧收场,临安的武学生柯子冲、卢宣德因事到府衙,史书上没有记载这两位学生为何事而来,估计也不会是什么要紧之事,这一次,赵师睾不问青红皂白,就以“书生不更事”为由,将两人“鞭挞而逐之”。


    赵师睪打走学生,绝不是头脑发热、一时冲动,而是和学生有过节,纯属恶意报复,当然,赵师睪并不是和这两位学生有仇,而是和整个学生群体有仇,当年,赵师睪钻到草丛里学狗叫,谄媚韩侂胄的事传开之后,有太学生做诗进行讽刺:


    “堪笑明庭鸳鹭,甘作村庄犬鸡。一日冰山失势,汤燖获煮刀到!”

    “侍郎自号东墙,曾学犬吠村庄。今日不须摇尾,且寻土洞深藏!”


    这两首诗广为流传,后来还被收入《尧山堂外纪》、《鹤林玉露》等宋人笔记,让赵师睪臭名远扬,沦为世人笑柄。


    作诗的两位学生,没有留下姓名,赵师睪无处寻找,憋了一肚子怨气无处发泄,如今两名学生自己送上门来,正好暴打一顿,出口恶气。


    赵师睪这一次,捅了一个大篓子,两名学生无辜被打,激怒了文武两学的学生,他们群起呈递诉状,史弥远试图庇护赵师睾,引起学生们的强烈不满,学生们以退学相要挟并翻出赵师睪谄事韩侂胄的往事,最终,赵师睾被罢官,七年后去世。


    赵师睪为官数十年,四次担任临安知府,还曾兼任工部尚书、兵部尚书等职,是一位有能力的官员,《宋史》称其:“有能声”,但赵师睪为官期间,除了毫无廉耻的讨好权臣之外,还“尝鈎致民罪,没其家赀”,绝对是一位长于搜刮敲诈民财的**,最后只能落得一个“人以是鄙之”的下场。

相关问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