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妃来横祸:王爷请保重 > 正文

青春小说《妃来横祸:王爷请保重》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1/17 0:55:36热度:

《妃来横祸:王爷请保重》是剧情极佳的古言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茶杯被重重地掷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杜祈佑心里不禁一颤,不由低下头去,便听头顶上方师父颇具威严的声音,“你不知道?看来...

妃来横祸:王爷请保重

宋黛在赌坊连挑三天,赢了不少钱,引得不少有本事的赌徒过来跟她打擂台,通通都被她杀得血本无归,一时名声大噪,众人皆以为她是静王爷,纷纷称赞静王殿下赌术了得。

消息不胫而走,传到傅家,恰好杜祈佑出去办事,昨天夜里才从外面赶回家,一大清早起来准备去给师父请安,想着今天要去视察工作,便让小天给他把那件绣有夔龙纹的白色锦衣找出来,小天翻箱倒柜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正纳闷呢,下人通传说大老爷命他去戒堂。

杜祈佑心里一咯噔,戒堂是傅家执行家法的地方,平白无故的,师父怎么会在那里召见他。

怀揣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杜祈佑进了戒堂,刚给师父行了礼,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呢,傅昱阳就冷冷地看他一眼,命一旁的五叔道:“先打他五十鞭,让他熟悉熟悉家法。”

杜祈佑看着师父疾言厉色的模样心里一阵发怵,一句话不敢问更不敢辩,求救的眼神看向五叔,五叔却颇为无奈地看他一眼,一脸爱莫能助的模样,心里更是纳闷,一边磨磨蹭蹭地解着腰带,一边绞尽脑汁地想自己是不是不小心犯了什么错,想破脑袋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这边杜祈佑刚脱了外衣露出挺实的脊背,那边傅从阳手里的藤鞭便朝他的脊背抽了下去,即便只用了三成力气,可是一顿鞭子抽下来,杜祈佑的脊背上还是红肿一片,触目惊心。

杜祈佑低头缓了一阵才挺直脊背,忍着身后火烧火燎的疼痛,跪直身子请罚道:“徒儿该死,惹师父气怒,只是徒儿不知犯了何错,还请师父明示。”

茶杯被重重地掷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杜祈佑心里不禁一颤,不由低下头去,便听头顶上方师父颇具威严的声音,“你不知道?看来是明摆着知错不改了,还是打得轻了。”

傅从阳在一旁听见师兄这样说,心里暗呼一声祈佑惨了,自己也惨了,自从大师兄翻身当家做主人之后,他就十分光荣地担任了打手一职,从祈佑到小万,这些个宝贝侄儿没有一个不在他的鞭下、板子下辗转反侧的,搞得他负罪感爆棚,总觉得对不住这些小东西。

“裤子褪了,杖臀,五十下。”傅昱阳的声音里带着一种不容抗拒的威严,明显是怒了。

杜祈佑猛地抬头看师父,倔强的双眸中带了几分畏惧和难堪,脸也刷地红了,膝行几步上前,忙道:“师……师父开恩,徒儿有错,任凭师父责罚,绝不敢抗。只是师父恕罪,徒儿确实不知哪里做错惹师父生气了,请师父明示,若真是徒儿的错,您打死我我也认了。”

杜祈佑好生委屈,他确实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天条了,能惹得师父如此大动肝火。

傅昱阳足足盯了杜祈佑半响,才沉着脸色斥道:“事到如今,你还不思悔改,身为大师兄,公然违抗傅家禁令,跑去赌坊聚众赌博,还搞得人尽皆知,炫耀你静王爷赌术精湛是不是?”

一番质问直接把杜祈佑说懵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他诧异地开口:“师父何出此言,徒儿这三天一直在杭州视察民情,忙得都脚不沾地了,哪儿有时间去赌坊啊?”

杜祈佑这一番辩白也把傅昱阳和傅从阳说愣了,傅昱阳眉眼一眯:“你当真没去?”

“真没有,”杜祈佑就差赌咒立誓了,“如果是祈佑做的祈佑一定认,可这事,我真没有。”

傅从阳蹲下身子,小声询问道:“那怎么有人说看见你在赌坊赌博,还赢了不少钱,整个江南地区没有人不知道的,都赞你赌术了得呢,给你师父气得,还以为你去赌场玩儿了呢。”

杜祈佑冤枉死了,知道此事不是自己的错,大着胆子去摸身后的伤口,感觉到了一道道错乱的檩子,虚着气道:“我哪儿有那闲工夫啊,我这刚回来还没搞清楚状况呢就挨了一顿暴揍,到底是谁在背后造我的谣,哎呦……”

两个人正说得兴起,傅昱阳一声咳嗽立刻让两人恢复原状,傅从阳站在一旁,好整以暇地看着师兄,满脸幸灾乐祸的味道,心道:“瞧瞧,冤枉好人了吧,都劝过您问清楚再打的,您偏不听,怪我咯。”

傅昱阳瞪师弟一眼,看着依旧跪在地上巴巴瞅着自己的徒弟,一时间尴尬不已,打都打了,虽然打错了,可是毕竟师父的威严还摆在那里,总不能师父向徒弟认错吧。

尴尬地轻咳一声,傅昱阳佯装威严道:“你没做那是最好,身为大师兄就要有大师兄的样子,时时刻刻都要给师弟们做表率,行了,为师也乏了,你下去好好养伤吧,这次,特批你可以用银霜,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杜祈佑听出了师父语气中的怜惜和愧疚,也不跟师父耍脾气,露出一丝笑意,恭应道:“是。”

从戒堂出来,杜祈佑被小天架着往自己的院子里挪,额头上疼得冒出了一层虚汗,咬牙切齿吩咐道:“去给我查查,谁在背后编排我的不是,本王饶不了他!”

——

杜祈佑稀里糊涂地做了替罪羔羊,而正主儿还在赌坊跟人打得火热呢。

宋黛这三日将秦淮河畔所有的赌坊都挑了个遍,不少赌徒输得血本无归,恨不得拿刀子把“静王”捅了,一方面碍于他的身份,一方面又忌惮他身边的那两个身手不凡的保镖,谁也不敢轻易靠近,因为一旦凑近她半尺之内,都会被傅小千或傅小万拎着胳膊毫不留情地丢出门外。

一连三天,宋黛罕有败绩,意气风发的模样让傅小千和傅小万刮目相看的同时又惊诧不已,他们很难想通一个女子为何会在赌坊上如此如鱼得水,难不成真的继承了她父亲优良的基因,天生就是赚钱的料?

宋黛的英雄壮举终于把宋修引了出来,他赶到的时候,宋黛左右手各搂着一个妖娆艳丽的花娘,一边吃着她们送到嘴巴里的水果,一边冲对面虎视眈眈地盯着她的赌徒们叫嚣道:“输不起,就不要赌,好好在家陪老婆孩子热炕头不好吗,告诉你们,老子的赌术是家传绝学,除了我爹,还没人赢过我呢。”

“是吗,静王殿下,草民来跟您赌一把如何?”宋修噙着笑意走到宋黛对面坐下。

宋黛挑眉看着宋修,露出了狐狸一般得逞的微笑,鱼儿,终于上钩了。

妃来横祸:王爷请保重

她莫名其妙穿了越,稀里糊涂嫁了人,她每天忙着跟自家王爷斗智斗勇。赌坊不让进;军营不让闯;皇宫不让闹……那还活着干嘛!她最大的乐趣就是给他纳妾,在他陷得最深之时,她毫不留情地在他胸口插上一把刀子……杜祈佑,当年,你娘就是用这柄匕首害死的我爹,血债就要血偿!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