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乱世贞女 > 正文

完本:《乱世贞女》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发布时间:2020/10/18 22:00:56热度:

《乱世贞女》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青春类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沉默了好久的古若曦终于开口道,“娘,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看样子,古挽香如今已经快骑到他们脖子上来了,可恨的是,母亲如今还...

乱世贞女

“咱们襄铃果真是越发的聪明了。”古挽香赞赏的点点头,道,“不过这次,却不是李氏。”如今可是关键时期,李氏是个聪明人,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动手,再说了,她现在不仅要一边忙着对付自己,还要一边忙着对付徐氏,她哪里有时间管秋莲呢?

襄铃一脸疑惑的道,“为什么?”

“你想啊……”古挽香耐心的解释道,“二夫人如今被爹爹禁足在宛香阁,而现在离祖母的寿宴也不远了。她不会傻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去挑事的。当然,最重要的是,我知道秋莲迟早都会走上这样一条路。”她是个聪明的人,却太过感情用事了。这一点,从李氏一开始诱惑她和青禾帮她办事的时候,就体现出来了。古挽香想,如果没有秋莲的话,或许她不会那么快抓到青禾的把柄。

“好吧,那小姐咱们现在怎么办啊?原本秋莲应该算是咱们唯一的希望了,可是她……”襄铃一脸苦恼,好不容易有个好机会可以重创一下李氏,可没想到……

“哪来什么唯一的线索?”古挽香淡淡的道,“因为从一开始,我便没有报什么希望,我早知道她会选这条路,只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快而已。”事实上,她知道现在是关键时期,所以即便是秋莲答应出来指证李氏,父亲也不会将她怎么样。

李氏好歹也是古府的二夫人,古修德不会单单凭着一个小丫鬟没有任何证据的指正,便处置了她的。因为,现在还不是最佳的时期。毕竟,古立玧落水的时间已经过去两三个月了,想必古修德心中的伤口已经慢慢平复,而在这个时间挑明真相,他能拿出什么借口来呢?而且,最重要的是,再过一段时间,便是古老太太的寿辰,到时候李氏的父亲,当朝宰相李济林肯定会来的,若是古修德这时候处置了她,只怕到时候没办法跟他交代。

襄铃迟疑道,“既然这样,那昨天晚上小姐为什么要……”她实在想不通,若是小姐没想过这时候整治李氏,那她为什么不将秋莲留着,等到何时的时机再将青禾的事告诉她呢?

古挽香微微一笑,一手拎着茶盖,一手端着茶碗,悠闲的拨着浮在茶水面上的茶叶,“我不过是趁着这个机会,卸掉李氏的一只手臂而已。”她的声音淡淡的,可却带着一丝冷凉刺骨的寒意,便是一旁的襄铃,听到这句话,身子也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一下。

不过,古挽香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襄铃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小姐的意思是,李氏现在被老爷禁足,所以她才趁着这个机会将青禾死亡的真相告诉秋莲,而秋莲觉得自己无法接受,所以才投井自尽。而不可否认的,秋莲之前确实是李氏的左膀右臂,李氏失了秋莲,无疑于是去了自己的一只手臂。而如今,她一方面要分心去找六夫人的茬儿,一方面又要想方设法来害她家小姐,现在秋莲死了,她便会自古不暇。

襄铃感觉自己真的是越来越佩服小姐了,没想到,秋莲不过一个小小的丫鬟,她竟然可以联想到如此多的厉害之处,实在是叫人佩服。

古挽香站起身,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道,“今天天气不错,陪我出去走走吧。”

襄铃低低的应了一声,赶紧拿了一件薄薄的披风跟了出去。

宛香阁内,李氏和古若曦正一脸阴沉的坐着,旁边站着的丫鬟婆子们,更是连大气的都不出一口。看起来,仿佛整个宛香阁都被笼罩在一片悲伤之中。

没错,秋莲死了,所以,李氏又感觉到了危机。

沉默了好久的古若曦终于开口道,“娘,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看样子,古挽香如今已经快骑到他们脖子上来了,可恨的是,母亲如今还在禁足期间,什么也不能做,而她自己,是万万斗不过古挽香的。

李氏朝屋内的丫鬟婆子们使了一个眼色,她们心中立即会意,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并细心的掩好了房门。而这时候,李氏才长叹一声,道,“能怎么办呢?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如今又是这般模样,再加上老太太的寿辰就快到了,我们不能轻举妄动的。”在这样敏感而又特殊的时期,若是她真的有什么比较明显的动作的话,那古修德一定会趁机抓住她的把柄,然后摆她一局的。

古若曦皱皱眉,眼中的恨意已经浓得快要滴出来了,“那怎么办?难道咱们就要坐以待毙吗?”古挽香现在当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她竟然趁着母亲被禁足的时候,也不知道对秋莲说了什么,竟然让她投井自尽了!要知道,秋莲可是他们的一颗非常重要的棋子!

“什么坐以待毙!”李氏冷笑道,“你以为,我现在不敢动她,她现在就敢动我了吗?”她无非跟她想的一样,考虑到现在临近老太太的寿宴,所以才不敢轻举妄动。若不然,只怕昨天晚上她便揪着秋莲来找她对质了。

古若曦沉吟了一会儿,道,“那娘你说,古挽香到底对秋莲说了什么,以至于她竟然要自尽?”难道,是古挽香威胁了她?不太可能,再说了,古挽香能拿什么东西威胁她呢?

“说什么?”李氏冷冷的哼了一声,道,“不过就是青禾自尽那点儿破事罢了。”说起来,秋莲也算是个聪明的丫头了,唯一的缺点便是她是个急性子,且死脑筋,很容易转不过弯然后钻进死胡同出不来。所以,她会自尽反而在她的预料当中。

“唔……”古若曦点点头道,“这倒是,秋莲唯一的死穴,恐怕也只有青禾了。”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一脸惋惜道,“可惜了,好端端的两个人,就这样没了。”或许,说两颗棋子比较合适,因为古若曦说这话时,脸上虽是一脸惋惜的模样,可声音里却没有任何不舍的意思,甚至还微微带着些不屑。

李氏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之色,“古挽香这是想一步一步瓦解我的势力呢。”因为她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不敢明目张胆的动她,所以便将心思动到她身边的人身上来了,先是青禾,跟着是秋莲,那接下来是不是……

脑中仿佛有一道光芒闪过,李氏突然转过头,看着古若曦道,“曦儿,最近刘玉荷那边怎么样了?”仿佛好久没有听到她们的消息了,以前,她可是天天都会来她这边走一走的。

古若曦撇撇嘴,神情极为不悦,“我怎么知道?”一说起这个刘氏和古若晴,她心中就来气,她明明知道自己和母亲是跟她们站在统一战线的,却还以为是她们害了她。只要是稍微花点心思就能想到,这分明是古挽香那个贱人在背后搞的鬼好么?

古挽香!想起这个,古若曦不禁又是一肚子的火,眼中也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浓浓的恨意,若不是她,刘氏和古若曦也就不会跟她们翻脸,娘亲也就不会被父亲禁足,更不会连操办寿宴这样油水十足的大好差事都落到徐氏的手里。

看着古若曦的神色,李氏便猜到她心中所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才道,“曦儿,娘知道你心中在想什么,只是……如今咱们在这府里的地位愈加困难了,青禾和秋莲也都自尽身亡。咱们身边的人越来越少了。你应该知道,作为一枚棋子,一个杀人的工具,刘氏无疑是最合格的。”她虽然笨了点,骄傲了点,可是,却是一个极好的帮手。想当初,有多少事情都是她帮她做好的?

古若曦咬牙切齿的道,“娘,难道你就不恨么?若不是古挽香那个贱人,咱们如今怎么会落到此番田地!”表面上看起来,在古若晴那件事上,爹爹确实是放了她们一马没错,可实际上呢?就单从父亲将祖母寿宴的事交给徐氏来操办这件事上,她就可以感觉到,她们已经渐渐失去了父亲的宠爱。

“恨?”李氏喃喃自语的重复了一句,眼中杀机顿现,“怎么不恨?娘心中其实比你更恨他们,可是,如今是关键时期,咱们觉不能草率行事,否则的话,只会功亏一篑。”若是他们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了篓子,只怕她们才是真的完了。

“关键时期,关键时期,你就知道关键时期!”古若曦猛地站起身来,因为愤怒,一张精致的小脸瞬间憋得通红。而此时,她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往日那端庄而得体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恨意和杀意,“什么关键时期,我怎么没觉得有多关键?这分明就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娘可以趁着这个机会除掉古挽香,除掉徐氏,甚至还可以除掉古立玧!他现在可是古府的长子,只要他一死,玮儿便会变成古府的长子,到时候,娘还怕爹爹不将你扶上大夫人的宝座吗?”而更重要的是,只要娘成了古府的大夫人,那她也就是堂堂正正的嫡女了,而不是现在这个身份卑微的庶女!

李氏缓缓抬起头来,看向古若曦的眼光仿佛不认识她一般。确实,古若曦以前的言谈举止都很是得体,对她更是又尊敬又崇拜,何尝用这等语气跟她说过话?

乱世贞女

她是古挽香,她要夺回她本来应该拥有的一切,就算是变成恶魔那又怎么样?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呵呵,就算是兔子,也有可以啃食人肉的牙齿。她要的,便是不被人欺辱。她的仇人,她要自己去,一刀一刀的毁掉。就算是死亡那又怎么样,她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一身红衣,化为厉鬼,她发誓要手刃仇敌。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