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凰权之天命帝妃 > 正文

凰权之天命帝妃第9章009阮氏父女

发布时间:2020/10/19 0:28:26热度:

《凰权之天命帝妃》是一本文笔极佳的古言类的小说。主要讲述:人群中央站着两个人,一个中年男子清峻肃然,颌下留着几绺长须,眼角的细纹掩不住他通身的儒雅,一看就知道年轻时必是个翩翩佳公...

凰权之天命帝妃

阮府门口。

黑漆的大门前停着两辆马车,阖府的人都迎到了门前,连红叶都在。

人群中央站着两个人,一个中年男子清峻肃然,颌下留着几绺长须,眼角的细纹掩不住他通身的儒雅,一看就知道年轻时必是个翩翩佳公子。

此时他望着合府的人,却没有看到自己想找的那个,面色不由微微下沉,满心的期待疑虑喜悦也犹如沸水里浇了一盆凉水,暂时平静下来。

目光望向红叶,他是户部侍中,职位不高,但事务却很繁重,平时都是住在衙里,十天半月才回一次阮府,这次是接到红叶的消息才赶回来的。

烟儿好了,不疯了,这个消息太震惊,他到现在都不敢完全相信。

红叶没说话,看向了兰香,阮老爷问道:“郡主呢?”

兰香是阮烟罗的贴身丫头,阮烟罗去了哪儿,只有她才知道。

“郡主一早出去了。”兰香不敢隐瞒,恭敬说道:“说要买些急用的东西。”

“什么东西非得亲自去?”阮老爷面色愈加下沉,一个女孩子家抛头露面总归不好,之前疯疯癫癫也就算了,如今红叶说她疯病好了,怎么还是如此?

她的病真的好了?阮老爷望向红叶,眼中已是明显的不相信,红叶略有些焦急,却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恰在此时,一直站在阮老爷身侧的年轻男子轻声开口说道:“老师,外面天寒,有什么事进去再说吧。”

他一袭蓝衫儒雅,意态温和,竟和阮烟罗今天的打扮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句话恰到好处的缓解了场面的尴尬,红叶轻舒一口气,连忙点头说道:“庄公子说的是,还是先进去再说吧。”

阮老爷看了冻的面青唇白的众人一眼,冷声说道:“等她回来,叫她到书房见我!”

兰香闻言心中一跳,暗自叫苦:糟了,郡主又要被罚跪了。

老爷房中有一副红颜将军的画像,每次郡主做了错事,都会被叫到书房,在像前罚跪。

若是以前的阮烟罗,兰香自然不会关心,可此时的阮烟罗却和以前截然不同,她没有承诺过什么,却用行动周密果决的维护着她与兰月兰星,让人从心底折服。

心急的抬头张望,忽然眼睛一亮,叫道:“郡主!”

远处的雪地里,阮烟罗青衫玄氅,踏雪而来。

不疾不徐。

不蔓不枝。

苍茫的空旷的雪色里,她缓缓而行,像一幅隽永的山水。

很久很久以后,甚至直到生命的尽头,庄青岚都不曾忘记那个画面。

有一个女子,踏着漫天风雪,走进他的心中,从此,再未离开。

阮府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惊讶的看着阮烟罗缓步而来,无法移开目光。

那个人,真的是他们的郡主吗?她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美,苍茫的微白的天空雪色里,好像一切都是虚幻的,只有她是唯一的真实。

阮老爷僵直了身体,嘴唇微微发抖,口中嘶哑的吐出两个几不可闻的字:“红颜……”

“烟罗见过爹爹。”走到近前,阮烟罗躬身行礼:“不知爹爹今日回府,未能出门迎接,爹爹勿怪。”

阮老爷眉尖紧蹙,紧紧盯着阮烟罗。

这是他女儿?

阮烟罗如果表现的无礼,他一点也不会意外,这么多年下来,他早已对她不抱希望。

可是阮烟罗不是做的不好,而是做的太好了。

话语,表情,尤其是通身的气度。

这个女子可以是任何人,但绝不是他的女儿。

就算她的疯病好了,但真的可以一夕之间,就改变这么多?

阮烟罗静静立着,任他打量。

她早已想过自己的改变会惹人疑心,却丝毫遮掩的意思也没有。

她入主了这具身体,便是这具身体的主人,自然要按自己的意愿生活。

她不是不能假装,只是这种事情,装得了一时,装不了一世,让她一辈子戴着别人的面具生活,不如不活。

灵魂转换这种事情,就算在古代,也是玄之又玄,她浑身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是原来的郡主,只是灵魂不一样了而已。

这种转变,若是郡主的爹爹能接受,她便留在这里,以郡主的身份继续生活。若是不能,她便离开,以她的能力,想在古代立住脚,想来也不是件太困难的事情。

但无论如何,阮烟罗就是阮烟罗,她的风骨她的性情,不会有分毫更改。

阮老爷紧紧的盯着阮烟罗,似是要将她看透看穿,然而面对他再熟悉不过的女儿,他却发现自己什么也看不出。

阮烟罗淡淡的笑着,眼睛里一片清澈坦然,似乎什么也没有隐瞒,可是偏偏,他抓不到一点有用的信息。

阮老爷神色十分复杂,阮烟罗给他的感觉熟悉又陌生,他竟无法分辨这究竟是不是他的女儿。

阮烟罗安宁伫立,没有任何表情。

无所求,故而无所惧。无论郡主爹爹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她都会安然接受。

阮老爷目光忽然一跳,阮烟罗这副无畏的样子,与记忆里的某张面容高度重合,他的心脏猛然激烈的跳动起来。

红颜,除了红颜的孩子,谁会有这样骄傲无畏的表情?

他在做什么?竟然怀疑他和红颜的女儿!

强抑住激动的情绪,阮老爷一转身进门,说道:“到书房来!”

第一回合,阮烟罗胜。

阮烟罗面上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夹杂着说不出的温暖。她知道,她之所以能胜,不是因为她的气场有多强大,底牌有多厉害,而仅仅是因为郡主和阮老爷之间,那丝血浓于水的亲情。

她前世是孤儿,对亲情的认知很模糊,此时隐隐约约的感受到一点亲情的美好,已经让她从里到外都温暖起来。

她今天穿了件男式长衫,但并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女性身份,此时一笑,顿时明媚生光,有种雌雄莫辩的美。

庄青岚瞳色不经意深了几分,他仔细望着阮烟罗,好像今天是第一次见她。

察觉到身边的视线,阮烟罗转身对年轻男子一笑,叫道:“庄师兄。”

凰权之天命帝妃

她是腹黑睿智的首席谋略官,一朝穿越到疯子郡主身上。刚睁眼,未婚夫就带着小三逼上门,要妻妾同堂。做你的春秋大梦,你想左拥右抱,我就让你像个女人一样去嫁人!洒泪挥别前男友,安慰她的为什么是前男友的哥哥?她是恶名在外的疯子郡主,他是惊才绝艳的肆意王爷;他对所有人都不假辞色,却唯独对她宠爱万千。一夜牢狱同眠,天才谋略官将真心交付,这世间千难万险,你我同闯,美景良辰,你我共尝!直到有一天他登上帝位,皇后……却不是她。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