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棺山夜行 > 正文

棺山夜行小说在线试读第2章获救

发布时间:2019/10/15 9:47:28热度:

《棺山夜行》是一本剧情极佳的悬疑风格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这件事,不能让别人知道,特别是同门的几个老头子。”...

棺山夜行

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听他的往前游了,我拼劲了最后的吃奶力气。幸运的是,在我们又坚持游了一会的时候,终于看到天翔之前所说的礁石了。

不过这礁石小的可怜,只有一小部分露出了海面,只能挤下两个人。

天翔游的比我们快多了,他第一个爬上了礁石。等我和大师兄到礁石跟前的时候,他已经休息了一会了,大师兄把我扶上了礁石,自己站在礁石的边缘。海浪很大,每来一次浪,大师兄都得被拍在海里,然后再爬上来,最后连续掉下去几次后,大师兄索性直接泡在海里,不在上来了。

天翔看到大师兄一脸的疲意,猛地自己跳进了水里,扶着大师兄坐了上来。

“哦,对了!你们来的时候有没有通知别人?”天翔像想起什么事似得突然问道。

“不清楚,是师傅带我们来的,到了船上才知道要下海的。”大师兄狐疑地回答到,关于这个问题,连他自己都一头雾水。

“那可就麻烦了,要是找不到702打捞船,我们很可能会被困死在这个礁石上。”天翔继而又道:“来的时候他提醒过田园力士,希望带一支救援队,做后备力量,可田园力士怕知道的人越多反而越危险,所以就没有同意。”

我看着他们两个问:“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天翔回答说:“等死!”

大师兄也说:“是的,也只能等了。”

听到他俩这样的回答,我的心咯噔一下子!从没想过死亡会如此之近,莫非我真的要死在这礁石上面?此时脑海中浮现着以前与师傅在一起的种种情景,回忆着以前的快乐时光。

我一直在礁石上坐着,大师兄和天翔轮番上来休息。渐渐地,天又擦黑了,如果说白天的时候看海,还能感觉是一番景色,并不显的那么冷清孤独,那么到了夜晚,海水留给我们的只有恐惧和寂寞。冰冷的海水拍打着礁石,溅上来的水花让人感觉无比的寒冷,一轮清冷的圆月悬挂于天际,散发着冰冷的寒光,闪烁在暗蓝的海水中,就像一道道诡异的黑影,让人感觉恐惧万分。

是的!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恐惧,以前跟着师傅也出去掘丘几回,可从未感觉到死亡离的这么近。

天翔和大师兄又一次换班上来休息的时候,我朝身下的海水里看了一眼,就这一眼让我差点掉了下去。

海水里又出现绿幽幽的光芒了,而且就在我们下边,虽然看不到底下的尸体,但这种恐惧感,依然让我浑身发抖毛骨悚然。大师兄和天翔也看到了这一幕,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这些绿幽幽的光芒,渐渐的向前移动。透过月光可以很清晰的看见绿色的海水在不断地向前挪动着。

“没事的,这些尸体应该只在海里固定的平行高度移动,不会下沉也不会上浮。一开始追着我的那具尸体,就是在下沉的时候才不追我的,所以我才会摆脱那具尸体去找你们的。”天翔在一旁说到。

我认为天翔说的很有道理,我们后来又跟着那些尸体游的时候,又回到了那个高度,那具尸体才会又跟着天翔的。至于后来那两具尸体没有跟来,应该是我们向上游,脱离了尸体的活动范围。

大师兄眉头一皱,问道:“你下去找我们的时候已经游出去好远了,我们都看不见你了,那具尸体应该在很远的地方啊,而且尸体的漂浮速度不是很快的,怎么我们回去跟着那些尸体游的时候,那个尸体还会回来跟着你,而且那个尸体怎么会那么快就能追回来?”

天翔也摇了摇头说:“我也弄不明白,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那些尸体在那个固定高度活动着,脱离那个平面,尸体就不会在跟着。”

差不多又过了将近一个多小时,我们下面的海水里再次呈现了绿幽幽的一片,这次我显然没有那么恐惧了,可能是刚才天翔说的那番话吧,我才得以稍微安心点。

天翔迟疑了几秒钟,说道:“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那些尸体往一个方向飘去,却没发现他们从哪里飘出来的。”

天翔让我和大师兄观察着不同方向,我们3个人看着3个方向,只有尸体飘的方向不用去看。

天翔问大师兄说:“你们看见是从哪里过来的吗?”

大师兄摇摇头,我也说:“没看见。”

“那就怪了,我们再等等看,这回都看仔细了。”天翔满脸的疑惑。

果不其然,又一波绿光出现在我们海水下面,我们还是没有看见飘来的方向。这时大师兄在海水里双手扶着礁石,大师兄和天翔不约而同说道:“会不会是从这礁石下面飘出来的?”

说时迟那时快,天翔一个纵身,便跳了下去,看了看礁石回答道:“有可能这尸体就是从这礁石底下飘出去的。”

“等天亮了,我们下去看看就能弄清楚了。”大师兄摆了摆手叹道。

5次鳞尸飘过,我们谁也没有多说话。大家也都已经很累了,目前也就只能呆在礁石上轮换着暂度一夜。

实话说,在礁石上睡觉确实不怎么好受,不过非常时期,不好受也得坚持。终于熬到了天亮,暖暖的阳光照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一股股暖流仿佛要融化冰冷的身体,舒服极了。

我跳了下去,让他们俩同时在上边休息会,不在海里是真的不知道海里的感觉。原来在海里这么费力气,我双手扶着礁石,把头探出水面,可一会一个浪拍打着我,每一次被拍,都会把我的头淹没,因此我也喝了不少海水,原来海水这么咸啊!浪到的时候双手还要用力的推礁石,以免自己的头撞上礁石。

俗话说:“说的容易做的难”,还真是这个道理!泡在海里的滋味真的是太难受了,此刻我能感觉到大师兄和天翔昨晚是多么的煎熬,想到这里鼻子竟然不禁一酸。

大师兄看着我的头,不断的被海水淹没,一个跃身扎进海水,一把将我扶起推到了礁石上。

我站在礁石上望向远处,仿佛看到了一只船,不过那船忽隐忽现的,看的也不太真切。

我难道要死了?已经产生幻觉了,不对呀!眼前的大师兄和天翔分明是在我眼前啊,怎么回事?我暗自揣摩着。

“你们看那是船吗?”我大声问道。

天翔一下子站了起来,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连忙大呼道:“我们有救了,那是船!那是船!”

他急忙脱下衣服,抡在手中使劲的摇摆,希望那船上的人可以看到我们,我也脱下了衣服,学着他的样子。幸好过了10多分钟,那条船向着我们的方向转头并长鸣着汽笛,逐渐驶来。

这时天翔对我们说:“从现在开始我说的话,你们都得记住。”

我和大师兄还没有明白什么意思,天翔就开始说:“一会我们上了他们的船,他们肯定会问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我们不能和他们说实话,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非得报警不可,所以我们就说,我们是潜水爱好者,在这里潜水,上来时发现我们的船不见了,还有我们把时间对一下,别说差了。”我和大师兄边听边点头。

在那船距离我们差不多十几米远的时候,我们就兴奋地往前游,直到抓住他们抛下来的救生绳,我们三个被拖上了甲板,这是一艘远洋作业的渔船,正准备回福建。他们的确问了刚才天翔说的那些问题,我们也是按天翔所说的回答的。

他们给我们拿来了厚的衣服,还给我们拿来了吃的。我躺在甲板上就昏睡过去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大师兄在拍我,让我起来下船。

我问大师兄:“去哪啊?”

“先下船在研究。”

我看见天翔给了那个船主一些钱,也不知道天翔从哪里搞的钱。大师兄和天翔带着我来到码头附近的一家小旅馆,开了两个房间,大师兄和我住一个房间,天翔自己住一个房间。

饭后,天翔来到我们房间问大师兄:“有什么打算?”

大师兄说:“现在师傅不见了,我们得留在这几天,等等消息,还有就是得先去码头找找那艘702的打捞船,也许那艘船是知道师傅下落的唯一线索。”

“我不想留在这里了,田园力士早就有过交待,如果这次他回不来,就让我把房产和钱财都交给他的老婆和孩子,至于他的生意就由我来打理了。”天翔长嘘一口气,眼中现出一副哀伤。

我和大师兄又安慰了天翔几句,但是最终改变不了他回去的决定,之前的种种现象表明很可能师傅他们出现了意外,但是我们宁愿这不是真的!可现实摆在眼前,不得不让人相信!

在旅馆休息了一夜,我们到码头开始打听有没有702打捞船的消息,天翔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好几个帮手,让他们去福建所有的码头找。找了3天也没有702打捞船的音信,这次我们真的绝望了。

天翔说:“明天我就回云南了,不在这里等了。”

大师兄无奈地对我说道:“我们再等一天也回河北。”

大师兄让天翔不要把师傅失踪的消息传出去,天翔答应了,并保证永远都不会和任何无关的人提及这件事。天翔还让大师兄有空去他那边转转以后可以谈谈合作,田园力士的生意以后就归他打理了,让我们以后有事情就去云南找他。

第二天,天翔早早就离开了,临走时给我们留了一些钱。我和大师兄又等了一天,晚上大师兄去定了明天回河北的车票。

在回去的路上,我看得出大师兄心事重重,不禁问大师兄:“师兄,师傅不见了,回去以后怎么和师娘说啊?”

大师兄摇摇头说道:“还能怎么说,照实说就行!要是别人问起,就说师傅出门去会朋友了”

“那要是其他师兄们问我,我也这么说吗?”

“除了师娘,其余的人都这么回答。”大师兄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也没有多问。

我们坐了一天多的火车才回到河北,这时已经是晚上23点多了。大师兄找来了一辆小型面包车,我们坐着面包车回到了承德,到承德时已经是下半夜2点多了。我们直接奔向了师傅家里,师娘应该还在睡觉,大师兄就铛铛铛……的敲大门。

师傅家是一个老的四合院,有4间正房,两个3间的厢房。师傅和师娘平时都是在正房里过夜,而我不回家的时候就住在东厢房的第二间里。

透过大门缝可以看见里边的灯亮了,应该是师娘听见敲门声了,师娘在里边问了一句谁啊?

大师兄说:“师娘是我,学红啊。”

师娘打开门看着我们俩说:是学红和小七啊,快进来,怎么这么晚回来的,你师傅呢?在这里说明下:学红是大师兄的名字,大师兄的本名叫:李学红。刚才师娘叫的小七就是我,我的名字不叫小七,我名字叫:洛泉。我是师傅的第七个徒弟,所以师傅和师娘都叫我小七,当然师兄们也这么叫我。

大师兄四下瞅了瞅,悄悄问道:“家里有外人吗?”

“没有,怎么了?是不是你师傅出事了?”师娘眼中闪出一丝慌张神色,担心的说到。

“进屋再说吧。”说完,三人便一起进了屋。

只听得”扑通!”一声,大师兄狠狠地跪在了师娘面前,我见状也跟着跪下了,师娘一看到这场面立刻明白了,从师娘的眼眶里都能清晰的看见眼泪在晃动,大师兄把事情的经过和师娘说了一遍,也把我们下海找师傅的事和尸体的事都说了。

师娘听后没有说话,我在旁边跪着说:“也许师傅现在就在702打捞船上呢。”我本是想说一句安慰的话,可能是我说错了,大师兄狠狠的看了我一眼,师娘这时才哭出来,但哭了几声就没有再哭了。

师娘强忍着悲痛擦了擦眼泪,看着我俩轻声说到:“都起来吧。”

我和大师兄站了起来。师娘又问:“学红,这个事都谁知道?”

“就我们两个和田园力士的伙计天翔知道,我已经告诉天翔了,他不会说出去的。”大师兄回答到。

“那个人在哪呢?”

“他回云南去打理田园力士的生意了。”

“这件事,不能让别人知道,特别是同门的几个老头子。”

“不会让他们知道的,我已经交待小七该怎么说了。”大师兄说完,我在一旁连连点头。

“小七,别人要是问你,你师傅去哪去了,你怎么说?”师娘看向我问到。

我立刻回答道:“我师傅出门了,去见一个道上的朋友去了。”

“那么如果别人问你师傅什么时候去的,你就说不清楚,具体去干什么,你也不知道。”师娘嘱咐到,我“嗯”了一声表示明白了。

过了一会儿,师娘又叮嘱大师兄找些生面孔去调查下702打捞船的下落。

师娘把我拉到一旁对我说:“小七啊,一会和你大师兄再回来的时候,不要让人看出你伤心的样子,一定要和你大师兄高高兴兴的回来。”我听的直糊涂,我这不是和大师兄回来了吗?不过我也没有多问什么,师娘这样安排肯定是有道理的。

大师兄拉我出来后,就朝着承德车站走去,到附近找了一家旅馆就休息了。天亮后大师兄把自己的徒弟叫了几个过来,告诉他们是昨晚回来的太晚了,就在旅馆里过夜了。

回到当铺后,师娘当着好多人的面问我和大师兄师傅呢?

大师兄回答到:“师傅出门了,去见一个道上的朋友去了,说得过一段时间在回来。”师娘也没有再问,就是交待着当铺里的事,让大师兄多上点心,多打理点生意,别整天游手好闲的。我听的出来师娘这些话是说给别人听的,大师兄这个人是师傅最放心打理生意的,师傅在的时候,大师兄就能做的了当铺的主,大师兄也从不偷懒。

其实这当铺也不是只属于我师傅一个人的,只不过一直以来是由师傅自己打理着。这个当铺是我师爷留下来的,交给我师傅的,师爷和师傅说过,这个当铺不能倒,也不能分,这是我们发丘门存在的证明,而且同门的很多东西都是经过这里出去的,很多师伯和师叔的东西都是从这里交易走的,当铺也只是挣他们点小小差额而已,还得给他们冒着风险出货,就这样,我的那些师伯,师叔们还总是不满意呢,总提着要当铺的股份,说当铺是师爷留给他们大家的,可当铺要翻盖和装修时,他们却不掏一分钱。

当铺的大部分收入还得靠师傅和师兄们自己出去掘丘,如果不是靠师傅掘丘贴补当铺,这个当铺早就该倒闭了。

说道当铺就不得不介绍下我们发丘门的历史:

发丘门成立于战国时期,由燕国几个精通风水阴阳的术士组建而成,慕容朔为当家人,门徒们尊称他为:祖师爷。

起初,发丘门主要授教他人风水阴阳学,帮达官贵胄定穴,点脉。后因战乱连绵,民不聊生,门下弟子开始不学无术,胡作非为,凭借祖师爷传下来的本事,开始四处挖坟掘墓,盗取财物,成为当时最大的盗墓体系。

创于燕国,兴于汉朝,并逐渐与官府合作,发丘门历经几千年风波,衰落于明代,民国初期再次复兴,时至今日仍是盗墓主流。

棺山夜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棺山夜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棺山夜行

鬼海鳞尸,养尸血池,飞天女尸……一份诡秘地图引得盗墓高手争相探秘,却无一人生还!8年后,发丘门传人洛泉进入古墓,竟发现,8年前的尸体,居然变成了……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