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七月床上伴:生猛鬼夫轻点爱 > 正文

七月床上伴:生猛鬼夫轻点爱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17章赢珂你这个大骗子

发布时间:2020/10/18 12:17:31热度:

《七月床上伴:生猛鬼夫轻点爱》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雪儿,你不要激动,你爸爸是急的胡言乱语,雪儿!”妈妈在一旁替爸爸解释,却并不阻止我的起身离开。...

七月床上伴:生猛鬼夫轻点爱

“小宝他爸,你,你说什么?雪儿怎么可能会这样做?”妈妈吃惊的看向爸爸,立即又看向我:“雪儿,你快告诉爸爸妈妈,你不是故意的。”

我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们,听着他们突然的质问,皱着眉头按了按太阳穴道:“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会躺在病床上?嘶~我的头好痛啊。”

“雪儿啊,你在医院的大厅里突然晕倒了,等我们知道消息,你就躺在了病床上了。”妈妈担心的解释给我听。

爸爸仍是瞪着眼睛,怀疑的看着我,不动声色,就好像在观察犯人一样。

“我到底怎么了?医生怎么说?”我问妈妈。

“医生说,怀疑你脑子里长了东西,留院观察治疗,若是良性的还好,就怕是恶性的,呜呜呜。”妈妈说着又哭了起来。

“长了东西?”妈妈的话让我心里吃了一惊,难道我的小命真的要结束了吗?

突然,“高不高明,试过就知道了。”这句话瞬间在我耳边响起。我摇了摇头,赢珂.....我怎么会想到他?

“怎么了?”爸爸问道。

我看向爸爸那一张布满怀疑的脸,冷然问道:“爸爸,难道我的命就不是命了吗?我就不是你的孩子了吗?弟弟生病,你们说让我捐骨髓,我同意,并且,独自一人去做了血液化验,那时候,你们知道我心里是怎样的吗?现在我的病情还没有确定下来,你就这样对我?那好,我不治了,你们再重新去找骨髓吧。”说着,我一骨碌爬起来,就想往外跑。

“雪儿,你不要激动,你爸爸是急的胡言乱语,雪儿!”妈妈在一旁替爸爸解释,却并不阻止我的起身离开。

我冷笑一声,手里握着月牙玉:“妈,从小姥姥就告诉我,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既然我们缘浅,我明天给爷爷上完坟就离开了,小宝的事,你们另寻他人吧。”我说完,头也不回的便快速的跑出了病房。

病房里的爸爸妈妈呆了,他们怎么都想不到我会说出那番话,也想不到我会真的跑出去,但是,这却更让爸爸认为我是不想给小宝献骨髓:“娟,你看到了吧,她是真的不想给小宝献骨髓。”

“赢珂,赢珂大夫你在哪里,你不是说你的医术高明吗?我现在要找你了,你在哪里?”我心痛的跑到各个诊室的门口,寻找着赢珂大夫可能所在的门诊,眼泪再次模糊着我的双眼,可是任我找遍了所有诊室,也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难道是他下班了?可时间还早啊!

我看了看时间,刚好晚上六点半。我失望的看着医院大厅的天花板,明亮的灯光竟让我忘了现在已是黑夜。

“咕噜噜”肚子在这个时间准时叫了起来,提醒着我,在不找点吃的,今晚就要准备饿肚子了。

我走出医院的大厅,回头看了看,爸爸妈妈却谁也没有追出来找我,呵呵,果然,他们只有小宝一个孩子。

我摸了摸衣服兜里,拿出仅有的一百元钱,肚子里饥饿的提示音也更加凶起来。漠然如我,想也不想的返回医院的大厅,来到巡诊台,抓住一个护士就问道:“护士,您好,请问,这里的赢珂大夫怎么联系?”

“你,说什么?这里没有叫赢珂的大夫啊?”小护士一脸懵逼的看着我,回答道。

“什么?没有?怎么可能没有?他今天一天都在,中午的时候还在和我说话。”我真的是愣住了,想想赢珂跟我说的话,忽的想起他送我的白色手绢,对,还有一条他送我的白色手绢。

想到这里,我急忙从兜里掏出那条手绢一看,没错,是那条手绢,虽然被我擦了泪水,但是依然洁白,仔细一看,手绢的一角处,还绣着一朵白色的花朵。

如雪花一样洁白……

“小姐,你可能记错了吧,我们这里真的没有什么赢珂大夫,您还是到别的地方去问问吧。”护士小姐看我还不走,再次耐心的解释道。

我知道护士小姐是不会骗我的,我攥着那条手绢,心里的怒火,委屈,失望,绝望,全部混杂在一起。

“赢珂,你这个大骗子!”

七月床上伴:生猛鬼夫轻点爱

姬如雪是从小被自己的奶奶和亲生父母视为家里的灾星,不得已而抛弃给远在乡下的姥姥。在农村长大的姬如雪深受姥姥的影响,对不明的东西深为敏感,但是,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就是倍受鬼魅眼馋的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纯阴女子。在有一次和朋友董弯弯去探索新发现的一座貌似废弃的古墓时,看到了那俊美无双的男尸……赢珂是鬼界幽冥城的鬼王,在百年来承受着自己生前立下的毒誓,每年七月十五的晚上必是他难以承受的痛苦之日,直到在医院中遇到了姬如雪……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