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爱在心口难开 > 正文

爱在心口难开全文目录阅读第20章推掉演奏会

发布时间:2020/10/18 11:17:04热度:

《爱在心口难开》是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精彩阅读:助理在病房外焦急地等待着,看到经纪人丽姐的时候,他即刻跑上前去,委屈地道:“丽姐,我已经劝过子安了,可是他就是铁了心不肯...

爱在心口难开

医生特别理解这些当家属的心情,于是点了点头,立即回答说:“放心吧,病人现在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只要再观察一个晚上,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不过,病人的生命安全是保证了,可是病人却身患绝症,我相信你们是病人的家属。因此要好好照顾病人的身体健康,另外,,若是能把病人送到德国去治疗那就更好了!因为德国治疗病人所患的癌症,听闻效果很好,目前国内的医生还没有丰富的临床经验!”

沈泽庭闻言,也立即点了点头,并感谢了医生。

封擎的秘书看医生都出来了,可是自己的上司却没有见到人影,开始焦急地问道:“医生,我们封总现在也在里面,他怎么样了?”

“放心吧,输血的那个人说要留在那里看病人几分钟,马上就会出来的!”医生和蔼地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封擎就脸色苍白地走了出来。

“封总,封总,你没事吧?”秘书立即迎上前去,并扶住了他。

封擎轻轻推开秘书的手,并严肃地望着沈泽庭道:“你就是沈泽庭吧!”

沈泽庭点了点头,望着比自己年长几岁的封擎,他眯了眯眼睛,回答说:“正是!”

“安智是你父亲?”封擎问道。

沈泽庭一愣,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用略带疑问的口气问道:“ZY集团的封总,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哼!”封擎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径直越过了他。

安锦凉虽然手术很成功,但是仍然需要在ICU病房观察一个晚上。

由于沈泽庭明日还需要处理沈氏公司的事情,便吩咐了手下的人在这里守着。

苏子安并不愿意离开,助理在他耳边提醒道:“可是,子安,你明天还有一场演奏会。这次会有一些重要的人物来……”

“推了,或者换人。”苏子安冷冷地道。

“可是……可是,这次主办方特意叮嘱我,一定要您亲自到场呢?若是您不去,恐怕那些媒体就又会大肆地说您耍大牌或者更难听的话呢!”助理弱弱地说道。

“为了这些所谓的演奏会,我连锦凉生病的事情都不知道。呵呵……媒体怎么说我从来都不在乎,你去推了就是!”苏子安冷笑这说道。

隔着玻璃,他望着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安锦凉,心中就像刀割一样!

说罢,他又讥讽地望了一眼沈泽庭,道:“我可不像某些人,打着为锦凉好的由头,却尽做一些伤透了锦凉事情。现如今,他差点没有害死锦凉!若不是ZY的封总,我一定不会饶了他!”

沈泽庭听到了他说的话,神色不变,依旧自己盯住下属要好好照顾安锦凉,一有什么消息,就立即告诉自己!

这一夜,几乎所有人都彻夜未眠。

尤其是封擎,他立即吩咐人着手查清楚当年安锦凉的真正身世。

“封总,您不是已经查过了安锦凉的身世吗?她就是安智的女儿,为什么现在突然又要查她的身世?是不是上次的事情有了纰漏?”下属顾城问道。

封擎摇了摇头,若有所思地说道:“恐怕,当年的事情有好几拨势力掺和。要不然,今日我也不能发现安锦凉的血型竟然跟我是一样的!”

“什么?”顾城惊讶地反问了一句。

封擎望着他,笑着问道:“呵呵……是不是连你也没有想到,若不是安锦凉出了车祸,连我也不知道这些……”

顾城疑惑了起来,道:“可是,封总,这是为什么?安锦凉从小学到大学甚至她交过什么朋友,生过几次病我们都知道。就连医院里的记录我们也都查的清清楚楚,但是血型那一栏确实B型。难道说……从安锦凉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有人动了手脚吗?”

封擎沉默了片刻后,点点头,道:“很有可能!当年……我还很小,并不知道父亲和安智的纠葛,也是看了父亲的日记以后才明白了一切。”说到这里,他皱紧了眉头,从怀中拿出一个透明的袋子,里边装着一根头发。

他递给顾城,并吩咐说:“你去把这根头发拿去做DNA,我必须要知道安锦凉真正的身世!”

顾城闻言,震惊了一下,心中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莫非……

无论如何,只要等检验的结果出来了以后,想必就会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的!

第二天,安锦凉经过医生的仔细检查,终于确定她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因此便可以转去普通病房了。

苏子安派人为她安排了一个高级病房,并亲自守护在她的身边。

一天一夜过去了,安锦凉依旧没有醒过来。

她脸上带着呼吸机和氧气面罩,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

苏子安轻轻地坐在她的身旁,并用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她乌黑的头发,轻声问道:“锦凉,你为什么那么傻?等你醒来了以后,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我好不好?你知不知道,当我看到你满身是血地躺在地上的时候,我……我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你……还有,锦凉,你生病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不是答应过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隐瞒我吗?”

但是,任由苏子安怎么呼唤,安锦凉依旧没有醒过来,突如其来的车祸,让苏子安再一次的指导安锦凉在她的心中是极其的重要,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再放开安锦凉的手。

助理在病房外焦急地等待着,看到经纪人丽姐的时候,他即刻跑上前去,委屈地道:“丽姐,我已经劝过子安了,可是他就是铁了心不肯去。怎么办?”

丽姐一身干练的西装,短发干脆利索,她摘下墨镜,朝里边望了一眼后,叹了一口气,道:“唉……子安的性子,我还不知道。他不想做的事情,谁逼他都没有用。更何况,里边躺着的可是安锦凉!既然如此,那我只好先去道歉……”

爱在心口难开

安锦凉说:“沈泽庭,三年前,我爱你胜过生命,三年后,我要你低微如尘埃。”沈泽庭说:“安锦凉,以我之姓冠以你名,从此之后你是我沈泽庭唯一的太太,哪怕死你也只能是我的人。”郎骑竹马来,绕床戏青梅,自古佳话,可于他们却成了永远挣脱不开的枷锁,既然挣脱不开那便一世沉沦,哪怕被对方扎的伤痕累累,也在所不惜。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