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亡国公主,步步为谋 > 正文

亡国公主,步步为谋完整版免费阅读第12章试探

发布时间:2020/1/21 22:15:38热度:

《亡国公主,步步为谋》是剧情极佳的古言风格的小说。全文讲述:殿阁间长门柳摇曳,亭台上乌压压地站了好些人,皆是光彩夺目的打扮,看起来也是不俗。...

亡国公主,步步为谋

银弩微微一惊,深吸了口气,确认无误:“的确是镜鸾花。可镜鸾花花期不在三月,这……”略作停顿,他对着头一个猛敲,“是了,太子妃娘娘——”他的“娘娘”二字才脱出口,被连珏冰冷的眼色给扫了回去,“下人搬运过行李,说起、西城公主带了几盆镜鸾花到府里。”

“镜鸾花……”连珏的目光移开窗外,思绪万千。

未及银弩提示,连珏面上疑虑已经冻结唇边。

他的眼神忽而变得凌厉,手中笔挥落在地,发出一声嗤笑。

“有意思,还是个不速之客。”

时运九年初春,连城都城的梨花一夜竞放,如云胜雪,洒落城道。

带着暖意的风,卷携着雪白梨花落在木灵肩上。木灵掀起车帘,想到三月的西城也是这样美,想到临休的一院梨花舞雪。

天青几步追上,在车窗外跟着碎步轻跑,“公主又有心事了?自从联姻后公主整日闷闷不乐呢。”

“很美的梨花。”木灵望着窗外的车行粼粼,酒楼店肆心神恍惚。

“是啊,多美的梨花。”天青有些怅然,“刚才我去客栈,听到城中人议论,说西城和连城停息战事,公主来到连城,这城中梨花就一夜全开了。”

“他们都说啊,这是公主带来的天运祥瑞呢。”

她的话音刚落,便有一声异响在天穹炸开。

木灵和城道上的人一起,纷纷朝天幕看去。

那是早春连城绽开的第一簇烟火。庆祝西城公主进宫面圣,庆祝太平盛世祥瑞吉年的烟火。

真的会是一场祥瑞么?父王的嘱咐、云娘的担忧、临休那句意味不明的话、连珏冷漠疏离的眼神,纷纷涌上心尖,在她脑中胡乱地掠过。

“再美的桃花都会凋零。”

终究是回不去的桃城啊。

马车又颠簸起来。

“再美的东西,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收回目光,正欲放下车帘,木灵的手堪堪停住了。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一双眸子不冷不热地紧盯着她,她顺着看过去,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心中如同惊雷滚过,不能平静下来。她很不安。

“公主,是那个男人——”天青惊喊道。

“嘘。”木灵强迫自己镇静下来,转目看向车后跟随的一队侍卫,用目光制止了天青。

她终于看见了那双眼睛。

他今日穿着一身暗黛色深衣,黑色丝线绣着繁云暗花,整个人有一种让人不敢直视的疏离感。面上戴了一副乌黑的面具,面具上绘着她不认识的图案,繁复而神秘。面具覆住了男子大半张脸,唯露出狭长凌厉的眸子和苍白的下颌。

城道上车水马龙,繁华如斯。庆祝和叫卖声一层叠过一层,只有那身影,静静地伫立在人群之中冷看着她,丝毫不为所动。

仿佛这世间喧嚣繁华,都与他无关。

即使只是这样站着,浑身也散发出腾腾的杀气。

目光锐利得让人心悸。

从那夜他不告而别,木灵仿佛预见她还会和他再面。

木灵也说不清心中是忧是喜,伸出手来,车帘隔绝了那道冷锐的目光,她总算觉得心闷有所舒缓。

侍卫随行到重郃门便侯立在了马车旁。

西城公主抵达禁苑的消息和宣召一并递入内宫,连城国君连宏当即遣了小黄门,抬了步辇,传召木灵麒麟殿觐见。

麒麟殿是连城皇城三大主殿之一,连宏此举,也算是给足了西城面子。

天青在步辇旁回过头,朝此时一声不吭,被黄门侍郎指责训斥的几个侍卫重重地冷哼一声。

被欺压这么多天,可算翻身扬眉吐气了!

木灵好笑而无奈地叹了口气。

空气略带轻寒,禁苑宫墙比太子府更高,榴花映照在宫墙上,如火开欲燃。

日光穿过浓密的榴花花枝,光影陆离,投泻在甬道之上,晦明交织。

一地斑驳光晕铺就成幽静而曲折的路。

“公主,你切要记住,待会儿要上的礼数……”天青在耳边喋喋不休,木灵不留情地打断,连连笑着说已经记住。

麒麟殿是三大主殿之一,却处在宫城西北角,一路上别有一番幽静。

偶尔有小宫娥和宫人,见到这位未来太子妃的步辇,大气不敢出,却也是因好奇壮着胆子,偷偷觑一眼,再觑一眼。

听闻西城公主好点桃花妆,这一次她却面如素玉,眉若长柳,唇红齿白,身形纤瘦优雅。

好看。确实是好看。

让道在一旁的宫娥垂首低语,议论声落进木灵耳中,她却未得片刻欢喜。

作为一个公主,她的一生,大抵也就是从西城的宫城走到了这座陌生的皇宫禁苑,宫苑再巍峨华丽,也像一座偌大的牢笼,她被禁锢其中,心神渐渐麻木。

轻轻地,天青扯了扯木灵的衣袖。

木灵心喻,朝着视线豁然开朗的那一面看过去,那是宫苑花园的方向,入眼是极沁人心脾的一池春水,碧绿如美玉,亭台蜿蜒在湖上,宛若碧玉之上一点恰到好处的装饰。

殿阁间长门柳摇曳,亭台上乌压压地站了好些人,皆是光彩夺目的打扮,看起来也是不俗。

“今日是娘娘觐见之日,王后娘娘一时喜不自胜,于长秋宫外钩弋台大摆宴席,召宫眷命妇入了宫,做了绣囊香包和彩扇奉上。”身边的小黄门解释道。

木灵对热闹的景象倒是没什么兴趣,微微颔首,便倚靠在步辇上,打断了小黄门的话。

到麒麟殿的时候,天青因宫中礼规,无法进入殿内,只能等在殿外等候听命。

木灵一个人随带路的黄门进了麒麟殿。

宫女摆上了茶席,在前殿等了约莫半个时辰,木灵才见到传说中的连城国君,连宏。

淡淡的清香在空气中四溢,木灵未置一词,却放缓了思绪。

这茶的味道她很熟悉!

木灵很确定这一点,可想了半天又想不起来在哪里遇见过这种气味。

未可知的事情,总是让她感到隐忧和恐惧。

没等她思量明白,一袭玄色的锦缎自眼前掠过,再睁眼时,一个人影已经端肃地落在主座上。

头脑里有些空白,黄门侍郎默不作声地碰了碰她的胳膊向她示意,木灵连忙福身行礼,恭声道:“西城公主木灵,拜见王上。耽搁时辰无意冒犯,还请王上宽恕。”

说完殿内便沉默了下去。木灵始终低着头,也不曾看清这位能与父王抗衡十几年的、传说中枭雄的模样。

少顷,上方传来了声音,连宏开口道:“抬起你的头来。”

连宏很清楚地看到木灵的身子僵了一下,再扬起脸时,她却又恍如换了副模样,一张精致无甚雕饰的面庞上写满了云淡风轻。

那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符。

去岁秋夕,连城还曾向各郡颁布敕令,征集官宦世家之嫡庶女以为太子诸王选妃。

成为太子妃便意味着,有朝一日可以凤袍加身贵为皇后,母仪天下,统摄六宫。

应敕参选的世家千金无不争相雀跃,相较于她们对这份尊荣的趋之若鹜,眼前的少女实在是表现得冷淡了太多。

木灵隐隐觉得,传说中的枭雄,连城国君连宏,比她想象中实在要消瘦苍老许多。

并不对她的姗姗来迟多置一词,连宏再次出声,“你还自称是西城公主?”

木灵怔了怔,意识到自己犯了大忌。

她有些惶惶,心中慢慢思量,不卑不亢地立在一旁:“木灵自幼生在西城,不敢忘养育之恩。”

“好一个养育之恩。”连宏突然冷哼一声,“西城国君倒是有个为国为民的公主。”

连宏话里话外都是讽刺,把父王和自己都嘲了一遍。木灵不答话,只是清雅地立在一旁。

“这是今年第一次喝的新茶。”小宫娥上前斟了清茶,连宏摆了摆手,示意木灵饮茶。

熟悉的清香在喉中浮动,木灵霎时有些失魂落魄:“这是……绘云水?”

“不错。”连宏脸上难得带了点笑意,“你的记性很好。应该记得这茶还是西城当年进献给连城的。”

“……时运四年。”

时运四年,西城和连城两国交战,临休的父亲死于战场,作为降书的一部分条件,临休亲自出城,将财物和境南十六城的疆域图奉上。

也是那一年,临休不染尘世却为了西城而卑躬屈膝,她心内隐隐抽痛了许久。

木灵心念一转,随即明白了。连宏不过也是提及旧事,让她这个西城公主的身份变得难堪。她握了握拳,觉得全身气力有些抽空。

“陛下说的是,”她面上漾开清浅的几分笑意,心内却笑得苦涩无力。

“木灵此次旅途漫长,但也记得为连城带了礼物。”

她往殿门外抬手示意,须臾间,便有两三侍卫将一株开得繁华胜雪的花树抬了进来。

连宏微微惊诧:“是镜鸾花?”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淮北则为枳。”木灵忽而温婉一笑,“听闻连城的镜鸾花花期未至,父王想及时运六年种下的几株开的正好,所以命木灵带过来。”

“这镜鸾花在西城原本长势不好,时运六年险胜,父王听说,这镜鸾花生于生杀之地,是古西城将士战场上的血养就,深为震撼,便将镜鸾花从西城迁至桃城。”

连宏细细听着,微眯了眯眼。

这丫头是在提示他,时运六年,在与西城的战役中,连城曾溃败一时。

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人之身,倒是与她淡然的面容不相符。

连宏向来以狡诡多端闻名华国。

亡国公主,步步为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五片云】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五片云)或者(dushu543),关注后回复 【亡国公主】 或 【步步为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亡国公主,步步为谋

“没想到你竟然就是西城的公主。”“我也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连城的太子。”“嫁到连城来,你早该想到这一切不是吗?”明明是那么俊逸的脸庞,却闪烁着冷漠的笑意。木灵暗自握拳,她还记得,那日初次见他,他便留恋烟花柳巷,纵然他长相不凡,也与普通人无异。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