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 > 正文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无弹窗_女奴为后:一夜新娘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1/18 0:17:31热度: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是剧情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怎么会不疼呢。可是,再疼也不比秦大王的威胁来得可怕,看样子,那群海盗现在都还没回来。她笑着摇摇头,反倒高兴起来:“你先回...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

    “大王,我们是不是放过这艘船?不然,引起朝廷的围剿……”

    秦大王眼睛一瞪:“这是大爷的地盘,别说王爷,就是皇帝老儿,本大王也得叫他留下买路钱。干,好久没遇到过肥羊,这次一定要狠狠捞一票……立刻准备。”

    “是。”

    侥幸逃过一劫,花溶觉得那个牛角的声音,真是一场天籁。那是一种信号,肯定是有事发生了,秦大王才匆匆离开的。

    但是,躲得了初一,又能不能逃过十五?

    当天夜晚,惧怕中的“酷刑”并没有到来,因为秦大王一整夜都没有再回到那间屋子。

    花溶一个人躺在巨大无比的床上,瑟缩着翻来覆去,到夜晚,终于还是忍不住地心惊胆颤,偷偷跑到门口,四处张望。

    四周静悄悄的,昨晚狂欢时的那种火光也不见了。她忽然想到,这群海盗是不是又“出动”了?

    她悄悄走出去几步,发现不远处,有个举着火把的海盗正在巡逻,手里拿着一把长长的刀子,而在他的对面,还有一人同样装束,正在向相反的方向巡逻。

    这座屋子全在他们的视野之内,她不敢再多走一步,又慢慢地回到屋子里。

    第二天早上,她依旧起得很早,四周还是静悄悄的,撤掉了巡逻。她发现,白天,这里是不怎么巡逻的,因为除了得到船只,也别无他路可逃。

    老远,她就看到昨天那块石头,那是唯一可以“登高远眺”的地方,可是,想起秦大王,不知他会不会又从某个地方冒出来,便停下脚步,不敢往那边走。

    站了一会儿,她忽然听到一声细微的声音:“姐姐,姐姐……”

    正是昨日见过的那个小少年,依旧提着大大的篮子,正在大石后面,机灵地看着她。

    仿佛在魔域里见到了一点阳光。舌头还很疼,不能发出清晰的声音,她含混地答应着,也顾不得害怕,快步走过去。

    岳鹏举见她过来,十分高兴,卷着裤腿爬上石头,看着她的嘴巴,低声道:“姐姐,他打你了?”

    花溶楞了一下,低下头看海水,这一片的海水很是清澈,能照出一点人影,她才看到自己的嘴唇高高肿了起来,很像一个香肠嘴。昨天咬伤舌头,又被他咬了嘴唇,但是不知被他涂抹了什么药膏,也不觉得疼,屋子里又没有镜子,她自己竟没发现头脸已经肿成了这样。

    “姐姐,他们今天出去了,又去‘做买卖’了。”

    买卖是他们的行话,就是又去杀人越货了。

    她心里一喜,暂时不怕秦大王又从某个地方钻出来了。她很想问这个少年一些问题,张嘴,舌头很不灵活。

    少年见她几次张嘴,声音含含糊糊的,骇然道:“姐姐,你变成哑巴了?他把你毒打成哑巴了?”

    她摇摇头,估计过两天就会好了,不会成为哑巴的。

    少年狐疑地看着她,然后,机灵地拉着她跳下水面,跑到前面的沙滩上,折了一根树枝,递给她:“姐姐,你不会变哑巴吧?”

    她微笑着在沙地上写了个“不”字。

    少年好像放心了一点儿,想想,从手里提着的大篮子里拿出一个东西,是一只鲜红的海螺,非常漂亮:“给你。”

    她接过海螺,仔细地看看,很是高兴,又用树枝写了两个字:“谢谢。”

    少年盯着她写的几个字,看了好一会儿,居然叹息了一声:“姐姐,我要是能认识许多字就好了。”

    她用树枝写到:“你没有书么?”

    他黯然摇摇头:“我娘识得几个字,全部教给我了。后来她去世了,就没人教我了。我又被抓到这个海岛上给他们干活,以后也不能写字了……”

    她微笑道:“我教你。”

    少年大喜,倒头就拜:“谢谢姐姐。”

    这一天,花溶都和这个少年一起,在海边的椰子树下写字。少年学得十分努力,渴了就喝树上摘下的椰子。两人浑然忘记了时间,到黄昏时,少年忽然大叫一声:“糟了,我忘了去拣螃蟹……”

    秦大王和一众海盗很喜欢吃那种小螃蟹,他的职责就是拣螃蟹,帮几名司厨的海盗头子煮饭,今天写字,居然忘了回去,等待他的肯定又是一顿毒打。好在今天海盗都出去了,岛上人不多,没有人来催促。花溶拉着他:“我去帮你拣。”

    可是,今晚天气不太好,很快乌云密布,看样子要下雨,没什么螃蟹,拣了半个时辰,才捡到小半篮子。

    少年垂头丧气地提着篮子往回走,花溶也很是为他担心。前面是一排很集中的屋子,都很简陋,好像是海盗们集中居住的地方。而那些女人,就绑在前面不远处的树上,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被放开。

    花溶不敢再往前走了,正要和少年告别,只见一个凶神恶煞的大汉,正是她昨晚偷偷看见在巡逻的一名大汉,举着一根树枝就冲过来:“小兔崽子,你跑到哪里偷懒去了?还不快做饭,饿死大爷了……”

    少年躲闪不及,也不敢躲闪,花溶伸手一拉,很快挡在他面前,大汉的树枝重重打在她的左肋,浑身火辣辣地疼起来。

    大汉待看清了她的面容,似乎颇为忌惮,不敢再打:“小兔崽子,算你今天走运。妈妈的……”然后扔了树枝就走了。

    少年见她替自己挨了这么重的一击,几乎要哭起来了:“姐姐,疼不疼?”

    怎么会不疼呢。可是,再疼也不比秦大王的威胁来得可怕,看样子,那群海盗现在都还没回来。她笑着摇摇头,反倒高兴起来:“你先回去吧。”

    少年点点头,走几步,又回头:“姐姐,明天你还教我写字么?”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秦大王回来了,自己还能不能活着都是个问题。好在现在他还没有踪影,所以,她还是点点头,少年得到肯定的答复,几乎忘了刚才遭遇毒打的可怕,兴高采烈地就走了。

    老远地,她就看到门外巡逻的另一人,一见到她,那个海盗就往旁边闪了闪。她也没在意,径直进了屋子,一看,桌上已经放着一些水果,还有一块不知名的烤肉,好像是给她送的饭菜。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英雄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英雄说)或者(dushu61),关注后回复 【女奴为后】 或 【一夜新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

一个女人,要复仇,除了身子还能用什么做武器?她遇上他时,她是被灭族的叛族之女;他遇上她时,他是占岛为王的海盗头子;他怜惜她,疼爱她,在她眼里他却是占了她的身子与自由的恶魔。她要活下去的理由有二:杀掉株灭她九族的昏君,杀掉玷污她的海盗。而多年之后,昏君已经被俘异国,而海盗也雄踞一方,这一份飘荡的情会栖息在谁的心底。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