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宠妻至上,捡个老公是古人 > 正文

《宠妻至上,捡个老公是古人》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8 18:01:41热度:

《宠妻至上,捡个老公是古人》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江知水没说话,而是一步步靠近殷音,双眼直勾勾盯着她的眼眸,像要把她的灵魂看穿。...

宠妻至上,捡个老公是古人

一同回到江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们赶在晚饭前把买回来的礼物都整理好。

殷音正在把两件晚装盒装到一处。

江知水看到了,就说:“拿出一套来,别都放在一起。”

殷音疑惑,不知为什么要这样做。

江知水看到她狐疑的眼神,便说:“你自己留下一套穿,不是都给我妹妹的。”

殷音很惊讶,呆看着他,紧张得说不出话。

江知水没打算解释,站起身就要离开。

而殷音稍后才反应过来,就即刻问他:“江先生,您要送给我一套?”

江知水低头看向她,抿了抿嘴,说道:“两套随便选一件,喜欢哪个就挑哪个。”

“可是,为什么呢?江先生,这不合适的,太贵重了!”殷音不安地说。

江知水凝视着她,淡淡地说:“我妹妹的婚礼将近,她也邀请你参加了,你得有合适的服装才得体,这是礼仪。”

殷音感到意外,以为江婉霓是跟自己客气,才说了让自己参加婚礼的事,可没想到江婉霓是认真的,所以思想上毫无准备。

“婉霓姐……也邀请我了?”殷音想再确认一次。

江知水说:“当然了。上次她回来时,不是在我面前都跟你说了吗?你难道忘了?”

“哦,不,没忘,我以为是说着玩呢。我想,我怎么可能去参加那么高规格的婚礼呢?”

“为什么不呢?你是我们的家庭教师,你怎么能这样想呢?”

面对江知水的反问,殷音自惭形秽,觉得刚才不该那样说,显得太没自信了,格调也太低了。

江知水脸上显出了不快,微微皱眉,只轻轻说:“衣服选好了就单放出来,把剩下那一件,和其他礼物都放在一起包好。”

而后他就匆匆下楼,去书房了。

吃饭的时候,气氛看似格外安静,可殷音觉出不祥,发现江知水很严肃,想着他在生气。

子樱今天也老实了,观察到父亲的神色不对,就乖乖吃饭。

殷音看这小女孩也无辜受牵连,让她跟着不安,觉得心疼,就一个劲给她夹菜,尽量使氛围轻松些。

果不其然,江知水匆匆吃完饭就先离开餐厅了,又去书房忙了。

殷音无奈,只和子樱两个人安静地用餐。

饭毕,殷音去书房跟江知水道别。

江知水放下手里的公文,看着殷音,没有立刻回应。

殷音不知何故,不安地猜想他在做什么,或想要做什么,神经愈发紧张。

江知水观察了一刻,才道:“殷音,你已经来这里一个多月了,我希望你能融入这的环境,不适应可不行。”

殷音紧张地回道:“我,我很适应啊。”

“可我怎么觉得你很怕我?”

“我……没有啊……”

“没有?”江知水缓慢走近她,轻轻探头,凝视着她,说,“真的没有吗?”

殷音不敢正视他,微低着头,道:“真的。”

江知水挺胸直起腰杆,说:“你还真当我看不出来呀。”

殷音心慌地望着他,不知该说什么,心里乱糟糟的,只想他赶紧放自己回家,不想再呆下去了。

“请你,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我!”江知水命令道。

殷音很难做到,即使是正视着他,也心神不安,给不出坚定的眼神。

“再坚定些!你只有过了心理这道关,才能找回自信。”他像个长者一样,在严肃训教。

殷音很勉强地直视他,内心在不断做斗争,更想找个理由脱逃,不愿再受煎熬了。

于是,她下意识垂下了眼帘,头也微低着,是不自觉的行为。

然而,江知水突然用手指托起了她的下巴,命令她正视他。

殷音慌乱而无措,惊愕得望着他,心在发抖。

江知水没说话,而是一步步靠近殷音,双眼直勾勾盯着她的眼眸,像要把她的灵魂看穿。

殷音受不了他那强大的气场,本能地向后退,要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江知水收回他凌厉的眼神,说道:“会跳交谊舞吗?”

“交谊舞?不会,我不会跳。”殷音不安地回答。

“看来,你要学学了。婚礼上有舞会,我让你做我的舞伴。”他又恢复到冷峻的面孔,平静地看着殷音。

“舞伴?我?”殷音简直不敢相信,他怎么会找自己做舞伴呢?

“可我不会跳呀。”她不安地说。

“没关系,我可以教你,简单的很,不用多麻烦就能学会。”

“可我一点舞蹈基础都没有啊。”

“我说了你能学会就一定能行,不要再找借口了。你想偷懒不学吗?”

殷音摇头:“不是的。我是怕学不好,连累您浪费时间,还耽误正事。还是……请个会跳舞的女孩吧,我相信您有更多更好的选择的。”

江知水长出一口气,道:“不错,我是有很多选择,可我不想找她们跳了,我找过她们太多次了,这回,就想找你。”

“我?我真怕自己笨手笨脚的,做不好。”殷音怯懦地看着他,心里总在发虚。

“你要自信!这次学跳舞,就是你找回自信的最好契机,你不该放过的。听我的,对你有好处。”江知水坚定地看着殷音,他的话仿佛有威慑力,不得不叫人服从。

殷音的确没法拒绝掉,只能从命,其实也希望自己找回自信来。

“今天太晚了,从明天起,你多在别墅里一个小时,我抽空回来教你练舞。反正婚礼距现在还有几天时间,完全来的及。送你的那套礼服,就是为了跳舞准备的。”江知水边说着,边眯着眼打量殷音,嘴角还微微上扬,表情很复杂。

殷音除了尊从没有别的选择,只好以后每天提前到别墅来上班了。

带着江知水送的手链,殷音心事重重地回到了家。

陶明正在画画,见她回来了,就高兴起来:“才回来呀?怎那么晚?”

殷音沉着脸,说:“临时有点事,耽误了。”

“哦,对了,我吃过饭了,你不用做饭了。”

“吃过了?”殷音诧异。

“嗯,我学着做点简单的饭,很容易的。”陶明笑笑说。

“你会用灶台了?”

“是呀。有时你做饭,我在一旁看着,慢慢的就会了。”

殷音很欣慰,终于露出笑颜。她放下书包,回屋换上居家服饰,就出来找陶明说话。

“陶明,想告诉你一件事,从明天起,我要多加一小时上班时间了。”

他问:“怎么又加时间?上次不是才刚调整过吗?”

“因为最近有个活动,我要去参加,需要学会交谊舞,我就是为了学习舞蹈才加时间的。不过只是暂时的,活动结束后,就会恢复原先的时间。”

“哦,那好呀,不过,什么是交谊舞?”

殷音耐心解释着:“就是两个人一起跳的舞。”

“两个人?”陶明不解。

“以后你会有机会看到的,到时再告诉你。这种舞是从外国传过来的。”

陶明似懂非懂地点着头,而后又自嘲地笑笑:“西洋传来的,不知会是什么样子呢,真想看看。”

“你会跳舞吗?”殷音突发奇想地问。

“我?我哪会跳西洋舞啊?”

“不是西洋,就是中国的古典舞,会吗?”

他轻轻摇头,笑道:“我可不会,我只会看。我看的机会倒是很多呢。”

“还是你比我强。”殷音叹了一声,道,“我连看的机会都不多,又一点舞蹈基础都没有,怎么学呀?愁人。”

陶明忽然打量起殷音,说:“我想你那么聪明,学起来应该不费力的。再说,你这体型,跳起舞来更好看。”

“真的吗?你又哄我呢吧。”殷音歪着头看他。

“不,我说的是实话。到时就验证我说的对与否了。”陶明倒很显自信。

殷音虽知他在说好听的话逗自己,可心情也好了许多,信心也增加了,也就不那么怕了。剩下的,她只担忧一件事。

“陶明,有时间吗?有空的话,我想跟你聊聊。”

陶明巴不得有人跟他说话呢,他都一个人闷了一天,憋得难受:“好呀,乐意效劳。”

殷音说:“老板,又送我礼物了。”

“是吗?送了什么?还是香水?”

殷音摇头,然后就把送的两件礼物都说了出来。

陶明听得入神,不知殷音想表达什么。

“陶明,我想问你,如果你是老板,会这样频繁给下属送礼物吗?”

他想了想,说:“送礼……这种事会有,但不会频繁。一般都是在特定情况下,才会上级给下级送礼,多数为奖励。我想你老板一定又是因工作嘉奖你了。说明你干得好呀!”

“可是也……太频繁了。上次送的香水,做为奖励还说的过去。可今天他送了我镶钻的手链,还送我一套裙子,要知道那裙子价值不菲,要上万块呢。我总共领的工资都远远不及这一件衣服呢!”

“是吗?有那么昂贵?”陶明也觉着不可思议,“他为什么这样做?”

“不太清楚。他说手链是奖励,而裙子,是为了参加舞会送给我的。她说我必须有身得体的礼服才可参加,就这样送给我了。”

“舞会?你必须参加吗?”

殷音点头:“是的,是婉霓姐特意请我去的,我不好推掉的。”

宠妻至上,捡个老公是古人

假如对现代男人失望的话,嫁给古代男人又如何?孤儿院长大的殷音,不期而遇600年前的明代皇亲。他化名为陶明,只为躲避明军的追杀,却不料穿越到了600年后的今天。殷音不知陶明的真实身份,带他闯荡大都市,却阴差阳错搞出许多误会和笑话。生活虽然清苦,但不乏温情和喜感,点点滴滴都感受到久违的人情味。殷音励志不受命运左右,要立足于大都市,却始料未及卷进一场复仇的漩涡。她因此遇到一个令她又爱又恨的钻石男。古今两大反差极大的男人,她会选谁?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