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最后一个丧乐手 > 正文

最后一个丧乐手完整版免费阅读第12章黄大仙

发布时间:2020/1/26 13:06:58热度:

《最后一个丧乐手》是一本青春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听我已经动怒,独眼眉头微皱,有些小女人作态,说:“我现在不想跟你这小道纠缠下去,要我走也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最后一个丧乐手

白毛老头儿翻倒在了地上,身子呈一百八十度扭曲,此时看上去说不出的怪异。

把棺的独眼,陈家兄弟,富贵这时候也缓了过来,各自活动了一下手脚,忙跑朝我略带慌乱问我,怎么回事。

这时候的他们已然把我打成了主心骨,我要是跟他们明说我这骨笛没了用,那今晚这趟活儿,怕是只能歇菜咯。

当下我强装镇定,从兜里摸了一张陈二爷白送的护身符出来,递给经验老道的独眼,说:别乱,来拿着这个护身符把这老头儿装进棺材里头,继续走。

独眼将信将疑的接过护身符,招呼了陈家兄弟一句,走上前状着胆子又把白毛老头儿往棺材里抬去。

没想到吆喝了一嗓子,独眼便嚷嚷了起来:“我不走,我不走,你们要把我抬去哪儿。”独眼口中突然传来的声音,惊得大家一愣,他一个三十好几的汉子口中发出的却是女孩儿撒娇声。

一时间,大家伙脸色惨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一同将目光转向了我。

目光盯来,我摆正了脸色,说话声音也提高几分,看着独眼喝到:“你是什么东西,赶快走,不走老子收了你。”

有句俗语说得好,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鬼这玩意虽然邪乎,可也并不是那么可怕,鬼跟人大径相同,也分好鬼,恶鬼。

可无论那种鬼,它都不可能平白无故缠上你,万物都有个因果,正所谓种瓜得瓜,点豆得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独眼这时,手捏成兰花状,轻轻抚了一下发鬓,口中又发出以之声线极为不调的女儿音:“你这小道,本事不大,脾气倒是不小。”说着话,他看向棺材中躺着的白毛老头儿,恶狠狠的又说:“你们要把我的肉身抬去哪儿。”

陈家兄弟,富贵,二顺子此时听着独眼口中说的这些话,眼中布满惊恐,已然是临近崩溃。

我见到此赶紧让他们背过身去,等他们都转过了身子,我这才对上独眼,振声说:“你还不走,莫非当真要我收了你才是。”说实话,我在说这话时,手心也一直在冒冷汗,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唬住这玩意,要是唬不住今晚怕是栽在这儿咯。

听我已经动怒,独眼眉头微皱,有些小女人作态,说:“我现在不想跟你这小道纠缠下去,要我走也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听到此,我在心中悄悄暗叹一口气,不过脸上依旧冷厉,问:“什么条件。”

“我要你把棺材里这老头儿抬到山中去。”独眼斜眼瞥了一眼白毛老头。

听闻如此古怪的要求,我张口追问,道:为什么。

独眼冷哼一声:“昔日我便是死在这老头儿箭下,连带着我肚中的孩子也一并身死,我要这老头儿以后留在这山中伺候我一世。”

我往前一步踏出,闷哼一声,喝到:“我不管你是鬼,是妖,既然你已经死了,就别在扰乱人间的安宁。

不管这老头儿生前做了什么错事,既然他已经死了,就该好生安葬,哪有死了还得上山为奴的说法。

被我大喝一嗓子,独眼嘴角突然往上勾起,冲着我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来,在这夜色下一眼望去,让人平添几分恐惧。

不等我有所反应,独眼手中生出尖锐的利爪,眼中翻着眼白便向我冲来。

卧槽,这玩意也是个暴脾气,两句话说不上便要打要杀。

见到来势汹汹的独眼,我赶紧往地下一躺,麻溜滚了几圈这才避开了去,而此时的陈家兄弟,二顺子,富贵,听见动静,非但不转过身来,反而一个个的在嘴里嘀咕着:没事,没事,师傅在呢,都是幻觉…。

“他奶奶的,你们还不过来帮忙。”我脸一黑,翻身起来仓促喊道:“快给我把独眼按住咯。”

他们一听,这才回过身子,一回身瞧见沾满土灰的我正被独眼撵着到处跑呢,模样颇为狼狈。

见到如此,富贵性子直,关键时刻还是这兄弟好使,他咬了咬牙,像头奔跑的蛮牛一头扑向独眼。

独眼追我追得正急,全然没注意到扑来的富贵,只听见咚的一声碰撞,独眼已经被牛高马大的富贵压到在地。

见独眼被压,我赶紧招呼陈家兄弟,二顺子也压上去,等他们三人像叠罗汉一样把独眼压得稳稳妥妥,我这才拿出骨笛来,吹响了书中的唤灵曲。

曲子吹响,底下压着的独眼露出一副痛苦的模样来,整个人也开始剧烈挣扎起来,瞧见独眼挣扎,我便知道这是曲子起了作用,当下我又提高了几分音调,渐渐的曲过半循,独眼挣扎的力度也小了许多。

从他头顶处,缓缓飘出一道黄色影子,乍一看有几分像狐狸,等它完全从独眼身中脱离出来,我这才瞧清他的模样,这尖嘴猴腮的玩意不就是黄皮子吗。(黄大仙)

它从独眼身体中钻出来,胆子反而小了很多,屁股上喷出一股臭气,眨巴两下就往山上跑了去。

黄大仙一跑,独眼口中咳嗽两声,也清醒过来,见状我赶紧招呼压在独眼身上的三人可以散开了,独眼捂着胸口站起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我们发生了什么。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抬着棺上路吧。”

我既然已经说了没事,他们四人自然也不会大嘴巴捅穿了让我难堪,当下独眼,富贵,陈家兄弟继续把着棺上路。

经历了这一茬子事,往后的路出奇的顺利,一盏茶功夫,棺材便已抬到地里,在这地里头一天已经用白面画上了棺材下葬的位置,我们抬到只管挖就是。

当下,我示意把棺的独眼几人放下棺材,顺着白面刨个坑出来,他们会意,拿起铲子上了手。

不大一会儿一个刚好够容纳一副棺材的深坑便已被挖了出来,大家伙忙活了一晚上,此时瞧见终于下葬,脸上也舒坦了几分。

不过就在棺材下葬时,又出幺蛾子了,把棺的独眼临在下棺时,突然大喊:“底下有东西。”

他这一嗓子喊出来,着实让大家伙心头一惊,面面相视。

我听见此,赶紧低头往坑里望去,结果便瞧见一只肚子隆起的黄皮子不知何时躺在了坑中,瞧见如此,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一横便吩咐他们把这带了崽的黄皮子连着白毛老头一并埋了。

独眼不明所以,还想说什么,却被眼尖的二顺子给拉住了,口中的话又咽了回去,富贵跳下坑中把黄皮子抱进棺材中和这老头儿躺在一起,封了棺材,掩了黄土。

事情到这儿便算完了,回到西村,王胖子见我们回来,忙上前问,怎么样了。

我点了点头,跟他说,事情办妥了,老爷子也下葬了,只是以后你得多去地里走动走动,有事没事多烧些纸钱。

王胖子长呼一口气,连连点头,交待完这番事,我便带着大家伙连夜返回了钱家小院,回到院中一开门便瞧见桌上热好的酒菜,正当大家伙发愣之时,便见闲杂在家中的酒鬼老头手中端着一碟小菜咧着嘴从厨房走了出来。

大家伙见此心头一暖,哈哈大笑,坐定了下来,人手一番米饭,一大桌子菜不大一会就吃得仅剩盘子。

吃过饭,我拿出今晚的赚的票子,给大家伙人手分了一份,大家伙拿到票子,心中自然又是一喜,相互吹嘘一番便各自散去。

最后一个丧乐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最后一个丧乐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最后一个丧乐手

我叫钱小乐,是吹手班钱家班最后一个丧乐手。父亲和爷爷都因为送鬼身亡,在整理父亲遗物的时候我发现了一本《丧门驱鬼术》,里面竟然藏着驱鬼的一百零八种神术……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